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博物馆

茹茹邻和公主墓

时间:2023-10-24 10:19:59  来源:唐时星光  作者:唐时星光  浏览: 分享:

茹茹公主墓,位于河北省磁县大冢营村之北,在当地被称为小冢,陵墓编号为M31976年春,因大冢营村社员在村北平地时,铲破墓顶被发现,于19789月到19796月进行了清理发掘,并出土了大量珍贵文物。因一合墓志,志盖上有“魏开府仪同长广郡开国高公妻茹茹公主闾氏铭”二十字,以及志文中“魏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长广郡开国公高公妻茹茹公主闾氏墓志铭。”等信息,确定了墓主人身份为当初柔然和亲到东魏,嫁给北齐武成帝高湛的茹茹邻和公主郁久闾叱地连。且因墓志中提及的齐献武王之茔内,推测出了今义平陵与峻成陵的位置。

茹茹邻和公主墓

 

前几次来磁县,都有前来大冢营村。茹茹公主墓,据简报描述,在高欢义平陵东北约300米的位置,然而因为早年间封土已经平整成农田,所以现在基本看不到痕迹。

第一次前来时,停在路边观望,本想入田寻找,却因为狭路而来的货车,最终放弃了停泊,回来后在写文襄峻成陵时,顺带将她的墓书写了一二。

 

茹茹邻和公主墓

 

后几次来时,因农作物茂盛,我们始终未步入田中,只是在义平陵上观望过这一带的地形。

 

茹茹邻和公主墓

by海棠

 

这一次,因为果果带了航拍机,又恰好赶上了冬小麦未长起之时,终于有了上帝的视角再来欣赏这座传奇的大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by边草无穷

 

而后,我们对比了老地图的样子,虽然老地图是照片组合而成,存在一定的坐标偏移,但根据三点定位,这个墓的原址也基本可以确定在下图的蓝圈范围。

 

茹茹邻和公主墓

by边草无穷

 

这张航拍,基本在M3正上的方位。

 

茹茹邻和公主墓

by边草无穷

 

于是惊喜地发现,上次停靠的位置竟在墓的正北,而因大车掉头的关系,我们几乎是看着这个墓在转,一切原来早有安排~

茹茹邻和公主墓

 

 

柔然的三位和亲公主,各个都有故事留存下来的,这位邻和公主自然也不例外。

 

茹茹邻和公主墓

为了方便理解人物关系,先列出柔然与魏的相关联姻。

 

茹茹邻和公主墓

 

这位小公主唤作郁久闾叱地连,墓志的书写者似乎是先镌刻好了其他的文字,才将这处名讳的空格填补齐全。

她,是柔然可汗郁久闾阿那瑰的孙女,太子庵罗辰(墓志为谙罗臣,音译相同)之女,算是草原上尊贵的小公主了。(公主讳叱地连,茹茹主之孙、谙罗臣可汗之女也。源流广远,世绪绵长。䧺朔野而扬声,跨列代而称盛。良㠯布濩前书,备诸历史矣。)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她的童年想来无忧无虑,备受草原人们的宠爱。墓志中说她:

公主体弈叶之休徵,禀中和之淑气,光仪婉嬺,性识闲敏,四德纯备,六行聿修,声穆闺闱,誉流邦族。若其尊重师傅,访问诗史,先人后己,履信思顺。庶姬㠯为谟楷,衆媛之所仪形。

可对于一个小女孩,哪里会有这多大人才有的端庄娴熟之气,若非和亲之事,她更无从享誉外邦。而从她离开草原时起,她的形象似乎就已经被人们定格成了明妃的样子,多了条条框框的束缚,失去了原本的童真。在她的墓室北壁上,有一幅诸人簇拥着的主人画像,画面中间的戴冠之人似乎就是人们给她设计好的样子。

 

茹茹邻和公主墓

 

画壁上的形象十分清冷,似乎邻和是个不苟言笑之人。也许是她离开故土后,和她的另两位姑姑类似,有着诸多不适之处,会有被高墙束缚之感。只是相较于她的两位姑姑,她的事迹少了许多。但她的封号,却如两国的关系般,成为了东魏和柔然交好的标志,她的到来,也让东魏与柔然的关系近一步转折。

一切还要从当初柔然与西魏的和亲说起。

 

彼时,因和亲在西魏的文帝皇后郁久闾氏难产离世,高欢便遣人前往柔然说服阿那瑰倒向东魏。使者以宇文泰和元宝炬害死了元修及阿那瑰之女为由头,又言先前西魏和亲去的化政公主非孝文帝这脉,而算做疏宗之女,从而离间了柔然与西魏的关系。加上先前战事中宇文泰对阿那瑰确有所防备,阿那瑰因而让东魏以和亲表示诚意。于是,高欢便以常山王之妹改封兰陵长公主,嫁给了阿那瑰之子——郁久闾庵罗辰。

史书中留给我们一些迷茫的东西。因东魏时期的常山王理论上是元怿的孙子,元亶兄弟元巶的儿子元绍宗。绍宗是元善见亲叔叔的儿子,关系非常亲近。但《北史》中又云,这位常山王,名讳为骘。是绍宗为字,而名骘,还是这个元骘其实是华山王元鸷的异体字,如今很难得知。但若是元鸷之妹,可以说比西魏派去和亲的公主还要旁支,并不科学,所以这里暂以常山王绍宗之妹为准。

因为这位兰陵长公主的和亲,高欢又亲自送亲,阿那瑰感受到了东魏的诚意,便也自此改为和东魏交好,并在东魏兴和四年时,请以孙女号邻和公主,将其嫁给了高欢的九子高湛,也就是未来的武成皇帝。当时孝静帝亲自下诏赐婚,阿那瑰便将孙女送来了晋阳。是年,公主只有5岁。

墓志及史书上的文字极具艺术性,从东西魏争相与柔然交好,后来高欢为高澄求亲,又被柔然逼亲来看,当时柔然的实力尚存,与柔然的联姻,应是东魏更急切的事情。只是墓志与史书中,似有所隐,反而渲染着彼时高欢治下的东魏强大,而柔然主更思结姻好之事。

皇魏道映寰中,霸君威棱宇县。朔南被教,邀外来庭。茹主钦挹风猷,思结姻好,乃归女请和,作嫔公子。亦既来仪,载闲礼度;徽音岁茂,盛德日新。(神武方招怀荒远,乃为帝聘蠕蠕太子庵罗辰女,号「邻和公主」。)

但不论和亲对于双方哪一方更有需求,邻和是在懵懂不知事的年纪远离家乡,嫁入了晋阳,并在晋阳宫里生活了8年之久。她的丈夫,当时也仅有8岁,不过,那时的高湛冠服端严,神情闲远,使得华戎叹异,加之维系两国邦交的联姻受到了柔然,高欢以及孝静帝三方重视,想来在外人眼中,这桩亲事算得上一桩美谈了。

然而,或许是水土不服,或许是思乡成疾,或是和她姑姑一样出现了难产,再或是其他原因,她嫁入东魏后的事迹我们不得而知,而她短暂的生命,在十三岁时便画上了句号,并且作为高家的儿媳,隆重地葬在了高欢身边。

方享遐期,永���难老。与善徒言,消亡奄及。㠯武定八秊四月七日薨於晋阳,时秊十三,即其秊岁次庚午,五月己酉朔,十三日辛酉。葬於釜水之阴。齐献武王之茔内。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许因她是柔然的和亲公主,她的离去再次受到了诸人极大的重视。甚至天子下诏,允许其葬仪使用辒辌车。

天子下诏曰:长广郡开国公妻,茹茹隣和公主,奄至丧逝,良用嗟伤。既门勋世德,光被朝野,送终之礼,宜优常数。可敕并州造辒辌车,备依常式,礼也。

不过,墓志中并未提及下诏的天子是谁。因为其下葬之时,东土已经从东魏换作了北齐,年号也已经更为了天保。此时,高洋初建国没有几日的时间,而从史书上来看,就在她下葬的同一日,高洋还册封了母亲娄昭君为太后。至于她的灵柩是随着娄太后册封的大驾一同来到了邺城,还是元善见下诏后,高洋借着送丧之事,从晋阳来邺城顺便行了大事,她的灵柩已在京停留了多时,我们不得而知。

 

茹茹邻和公主墓

 

 

往事难追,这位邻和小公主的生平注定随着东魏的亡国一同埋在了黄土之下,唯有与柔然的交好,在她死后仍持续了些时候。直到他的父亲在突厥的逼迫下选择了投靠高洋,最终却背叛了北齐,惹得高洋亲征讨伐,这看似稳固的“邻和”才真正成了泡影。

邻和,字面便是比邻和睦。于柔然而言,于东魏北齐而言,接壤之处的主人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这场和亲真的可以带来想要的目的,而这位小公主算是做到了,即使时间短暂,也留下了刹那的芳华在人们心里,在金石之上。

乃铭石壤阴,永传余烈。其词曰:

祁山发祉,蒙野効灵。䧺图不竸,世载民英。於惟淑女,膺庆挺生。德兼柔慎,质俪倾城。皇德远临,霸功遐震,紫塞纳款,丹邀思顺。有美来仪,作嫔世儁。惠问外扬,贞情内峻。思媚诸姑,言齿同列。衾懤有序,大小胥悦。方享遐期,仪范当世。如何不弔,兰摧玉折。卜云其吉,将窆玄宫。荣哀揔备,礼数兼崇。轻辌转毂,飞旐从风。清晖永谢,彤管无窮。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她的墓究竟何样?是否如墓志中所描述的颇具规格,从出土之物来看,应当是肯定的。

当你行至这座墓的墓道入口,左右两侧的青龙白虎已经在鲜花和祥云的簇拥下飞舞而来。

茹茹邻和公主墓

 

墓道两侧,威严的仪仗队,各司其职,静静陪着这位小公主走入黄泉世界之中。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在一位仪仗人员的手中,举着看起来有些特殊的幡旗,不知是否是象征和解的驺虞幡。

茹茹邻和公主墓

 

与同时期的墓葬类似,墓室中充满了对死后世界的幻想与升仙的渴望,还可见凤鸟、畏兽等形象。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在北壁的门墙上,一只朱雀在畏兽的陪伴下振翅而翔,为邻和守护着墓室之门。

茹茹邻和公主墓

 

甬道两侧,还有几位内侍之人,他们有的着了大袖衫,有的着了翻领袍,样貌也不全是汉人,或许有柔然和鲜卑的血统在。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行至墓室中,北壁被烟熏成灰色的画面,不知是邻和出嫁来时的盛大场面,还是在并州宫中出行时的仪仗。周围的侍女们,举着华盖等物,伴在她身边,有几位的服饰,很像北魏时出土的陶俑。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画面上的残损玄武,个头庞大,四足生风,似乎正追赶着什么,由它守护的北方行来。

 

茹茹邻和公主墓

 

除此之外,墓葬出土了一千零六十四件陶俑。

其中的人物俑形态各异,有骑兵,有侍卫,有宫女,有伎乐,还有很多其他的职位,内容也与同时期的帝王墓极度类似。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这当中最经典的,当属一个萨满巫师俑。这陶俑的样子十分少见,果果第一眼看时,以为它是拿着蜡牙的排牙技师…我不禁感慨果然是巫医相通,连道具都这么像。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尊贵的邻和,生前因为身份的特殊性备受关注,离世后也在事死如事生的观点中享受了异地他乡的厚葬之仪。除了陶人俑外,墓中还出土了陶镇墓兽四件,陶牲畜三十一件,陶生活器二十三件,青釉仰覆莲花带盖瓷罐一件,石灯四件,金器五十二件,铜饰三件,铁器二十三件,珠类两种。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其中,动物俑中最具特色的莫过于骆驼和马,这只单膝跪地的骆驼,也是现在磁县北朝考古博物馆门前的标志和吉祥物,连博物馆中的文创都与它有着许多关联。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茹茹邻和公主墓

 

而下图这种在北朝极为流行的马,几年前在三台的角落中便见到过一只残破的,当时只道是寻常,直到后来在大同,磁县等各种北朝展上见到它的完整样貌,才知道它的与众不同。

茹茹邻和公主墓

 

此外,这位来自草原的公主,在千年后,用另一种方式向我们展现了当时丝路上交流的痕迹。在她的墓中,不同的文化碰撞出火花,也留给了我们许多的惊喜。印象最深的几件金器,其中之一便是这个金冠饰。它许是邻和生前所用之物,其上精美地雕刻着莲花化生童子和伎乐天以及鹦鹉的形象。

茹茹邻和公主墓

 

两枚东罗马拜占庭的金币,一枚上是阿斯塔斯一世与胜利女神像,一枚是查士丁一世与天使立像。在南北朝时,出土西方的金币并非个案,可见当时的战火并没有影响到中西间的往来。

茹茹邻和公主墓

 

丰厚的墓葬,死后的殊荣,对邻和而言或许已经不再重要,毕竟那一切于她都成了虚妄之物。

史书上并没有记载下她与丈夫的感情,但在那样懵懂的年纪里,或许应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记忆,而我也更希望她短暂的人生,在异国他乡能够得到这样的美好,即使她没有见到她的丈夫登基,没有陪他走到最后,连死后都未曾同穴而眠

这段和亲的故事,与柔然的另外几次类似,结局依旧是凄凉的悲剧,多少令人有点惋惜在…不过,她的葬地离她的一位姑姑极近,也算是有所依靠。

那里的故事,便留待下次再说吧。

参考文献:《魏书》、《北齐书》、《北史》、《磁县北朝墓群出土碑志集释》、《河北磁县东魏茹茹公主墓发掘简报》、磁县北朝考古博物馆及河北博物院展览简介等。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麦田守望--丁融绘画作品展,一场关于麦子的视觉盛宴
麦田守望--丁融绘画作
【致敬老兵】王秋堂,涉县的最后一个抗战老兵也走了
【致敬老兵】王秋堂,涉
北大教授:道德需要的是“底线”,而不是“高度”
北大教授:道德需要的是
阅古 | “哀莫大于心死”的意思,你可能理解错了
阅古 | “哀莫大于心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