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赵国历史

《大商风华》连载49 尘埃落定话口碑

时间:2022-12-05 14:21:35  来源: 神钲书院(公众号)  作者:安秋生 图片:江芳延  浏览: 分享:

   

《大商风华》连载49  尘埃落定话口碑

 

  邯郸制药股份公司厂区

 

  尘埃落定话口碑·安秋生

 

  在长达数百年的时间里,武安商人矢志“货通天下”,其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中国,为这些地方的人民送去了商品,送去了服务。尤其是为数众多的药商,为广大的病患者送去了药材这种特殊的商品。虽然时过境迁,往事并不如烟,这份历史贡献不容抹灭。

 

 

  继续以东北为例来说明。东北在近代的历史是一部恢弘壮阔的移民史,千千万万的山东人、河北人、河南人怀揣淘金梦想,在近200年的时间里先后涌入东北。武安药业的壮丽图景,正是随着大移民的浪潮铺展的。例如开发较晚的松花江以北的广大地区,在19世纪末仍然人烟稀少,一片荒芜,移民来到这里,没有医院,没有药店,在疫病面前束手无策,只得依赖巫婆神汉。此时,武安商人推着药车挑着药担或背着药包及时赶到,把人们急需的药品送到田间地头,送进窝棚地窖,“我来了!”他们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移民在哪里聚集成伙,他们就把药铺开在哪里,直至遍地开花:凡是麻雀能飞到的地方,都有武安人在卖药。他们以药带医,以药助医,医药结合,尽最大努力治病灭疫济世活人,极大改变了这些地方缺医少药的状况,保障了当地人民,包括垦民和原住民的身体健康。抗日战争期间,武安药商的药品(尤其是冻疮膏、金疮散等)源源不断地秘密运送给抗日军民,为民族解放做出了贡献。

 

 

  东北人民需要和信任武安药商,也钦佩武安药商的敬业、专一和机敏、精明,半开玩笑地称他们为“药鬼子”。正是这帮满身草药气味的“药鬼子”,成为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翻阅黑龙江、吉林两省各地的“卫生志”,许多地方把武安人的药店当做当地医疗卫生事业的发端和首篇,浓墨重彩加以记载。吉林省《桦甸卫生志》记载:桦甸县(现为桦甸市)20多个公社卫生院,几平全部由武安人的药铺改造而成。黑龙江省《克山县志》“医药”部分首句便记载:1914年,武克明由河北省武安县来三站(今县城)南街路西开设和发春中药店。1916年,赵丰年和谭席珍在克山镇开设德兴祥药店,经营丸、散、膏、丹及中药饮片……

 

 

  当然也可换一种说法。下关东的武安人,本身就是移民潮的一部分,他们只是在谋生手段的选择上,秉承祖业,选择了卖药。在两个多世纪里,一代代武安商人筚路蓝缕,与其他移民一起,为东北黑土地的开发和建设,做出了可圈可点的贡献。

 

 

  这样的证据俯拾皆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石方撰文充分肯定清朝一代“闯关东”移民对黑龙江区域乃至全国的贡献,列举绥化“锦和盛”药店、哈尔滨“同记”商场和“双合盛”火磨等三个实例加以证明,其中关于锦和盛的文字如下:

 

 

  该店的原始股东在河北省武安县,后在长春开设分号。1851年(咸丰元年)要在松花江北开店,派伙计胡全义带人创地盘。胡租车赊药来到北团林子,租房立匾“锦和盛”。自1851年至1955年公私合营,存在104年,分号50余家。以致人言“有人家的地方就有锦和盛”。

 

 

  黑龙江省《明水文史资料》中几处地名由来的记载也很能说明问题:

 

 

  崇德,是明水县的一个镇,它原名“崇家烧锅”,那是因为最初来此地开荒的人叫崇文才,除了开荒,他还开办有烧锅,名曰“崇家烧锅”。此镇由此而得名。为什么改名“崇德镇”了呢?因为后来这里有了一家颇具规模的商家“德庆合”,它主营中草药,兼营日用杂货,财富与声望日益与“崇家烧锅”并驾齐驱,人们在试图给这个愈来愈兴盛的地方重新命名的时候,几乎异口同声主张各取两家字号字首的一个字,将之称为“崇德”。这家享有盛誉的“德庆合”,就是武安人的一个普通商号。

 

 

  东北原住民和最初的移民,尤其是吉林、黑龙江一带的新移民,带着一身胆量和力气来垦荒种地开矿山的多,会做生意的少,武安商人们在自己赚钱的同时,也把商业精神和商业文化传播给了东北人民。东北人民至今铭记着武安人的这份贡献。在黑龙江省《七台河日报》的网站上,可以读到这样一篇题为《艰难商路》的文章:

 

 

  这时,我们应该真的感谢那些武安县人,踌躇满志,挥师北上。这些长城脚下数十名中药商贩,他们为什么舍家撇业、顶风冒雪、千里迢迢来到白茫茫的冰封北疆?他们随身带的不是京城大枣,不是贵重盘缠,不是贴身细软,而是弥漫呛人味的各类中医药材,枯根瘦干,死虫亡蚁。这些武安人简直疯了,带这些干嘛?其实他们极其心智平和,因为他们看到刚刚解冻苏醒的北方山村需要的东西,他们深夜在关东温热的土炕上做着北方药王的美梦,让梦深深地扎在黑土地里,要迫不及待地给缺医少药的关东人送来驱病消疫的科学良方。尽管劫匪堵围、虫咬蚊叮,但都未能轻易动摇他们北上的决心。果然,勃利城大方地接纳了他们,这是勃利人第一次张开宽厚的手臂迎来纯粹的外乡商人。

 

 

  何子清,投资2000元建起和发盛药店,成为第一家在勃利竖起招牌的药商。他经营中药饮片、中西成药、文具纸张、各种茶叶等千余种商品,生意极其兴隆。义和隆的翟长信,远比同乡何子清做的大,由顾客盈门的第一柜,人称“西柜”,迅速发展出人头济济的支柜“东柜”,两柜店门高悬色泽鲜丽的黑地金字横匾。还破天荒地邀请当地名医张荣久坐堂看病,慕名求医讨药者川流不息,很是火旺。武安人刘芝汉开设的惠存厚药店,以另辟西药为主,兼营批发,是当时武安人在勃利资金雄厚、商品繁多的一家批发兼零售的药店之一。之后,武安人靳志恒、霍世修等人及合并后的元和祥药店,给民国的勃利药业写下了一篇灿烂夺目的历史,以至于后人闲谈起武安人也赞不绝口。

 

 

  文章对武安商人的赞誉,证实了武安人留在东北人民心目中的良好印象。经过时间之水反复冲洗之后的口碑,其含金量不言而喻。

 

 

  新中国成立后几十年,东北地区的制药工业迅猛发展,涌现出不少颇有规模和名气的制药厂、药业集团。但如果追根溯源,他们的前身许多是武安人的药店。这就是说,东北地区制药产业的基础十有八九是武安人留下的。

 

 

  例如有名的辽阳制药,原本是在武安人的药店崇盛东、万兴常基础上组建而成,后改制为华鑫制药。当地的宣传材料《辽阳药业的历史足迹》这样写到:

 

 

  每个城市都有不可替代的文化。辽阳是大清朝的立治之地,成药制作在这里有着古老的传统,崇盛堂、宝和堂、天福堂、万兴常是中国医药行业的老字号。1956年,市内11家药店合营创建了辽阳制药厂,厂址在崇盛堂旧址西二道街,药厂生产的品种主要以崇盛堂等老字号的处方来生产,后来大部分药方载入中国药典和辽宁省药品标准。2002年辽阳药业更名为辽宁华鑫药业有限公司。

 

 

  大洺远尹家积盛和的分号“积盛广”的名字,出现在吉林省抚松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介绍上:

 

 

  公司位于美丽富饶的长白山腹地抚松县境内,长白山素有“世界资源宝库”之称,是中国三大中药材基因库之一,自然资源十分丰厚……始建于1901年的积盛广中药房就是本公司的原始雏形,在清末就享有盛誉,已经走过了百年的历史沧桑……

 

 

  而兰格集团的历史轨迹是:

 

 

  1956年,同业国药制药厂实现公私合营,将生产胡氏六神丸的恒盛元中药店并入,改名为公私合营哈尔滨同业国药厂。扩大规模后同业国药厂成为哈尔滨市首批公私合营的三家企业之一,是当时黑龙江省唯一的设备齐全、剂型多、产量高、质量好、销路广的中成药生产厂家,也是全中国规模最大、专门从事中成药生产的第一家专业厂家。1974年更名为哈尔滨中药一厂。1995年兰格集团收购哈尔滨中药一厂,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组建,并更名为哈尔滨兰格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至今“胡氏六神丸”“胡氏牛黄解毒丸”配方仍在使用。①

 

 

  内蒙古大唐药业与此大同小异:

 

 

  内蒙古大唐药业有限公司是呼和浩特旧城(归化城)诸多百年老药行在建国后公私合营而成的制药企业,其中最早的药行可追溯到公元1664年,即清康熙三年。1992年由原国有呼和浩特中药厂改制为中外合资内蒙古大唐药业,2003年改制为民营资本为主的非公有制企业。

 

 

  “大事记”:1.清康熙年间(公元1664年),呼和浩特市旧城大召玉泉井边出现了第一个药铺——同泰永,这也是大唐药业的形成的雏形;2.1956年,对同泰永、永合堂、济仁堂、广巨药房、福长和、元泰和、庆春堂、福寿堂等私营药铺进行改造。1月19日,公私合营加工厂成立。这就是呼和浩特中药厂……②

 

 

  邯郸制药厂也是武安商人创办的企业,其前身新生制药厂始建于1951年,10名股东全是武安人,属于亲戚朋友的合股企业,领头人为韩文对。韩文对出身医药世家,祖上在皇宫当过御医,他早年也在东北卖药,解放后回到故乡东长远村,但他不甘让自己祖辈积累的医药经验付之东流,于是出资并挑头来邯郸办药厂,初期主打产品为“利肺”“舒肝健胃丸”“三黄片”等,其中“三黄片”为韩家祖上从皇宫带出的方子。1956年公私合营,新生制药厂与另一家药铺联合组成河北省邯郸市公私合营新联制药厂,韩文对担任厂长。“三黄片”到现在仍是“邯郸制药”的名牌产品。

 

 

  随处可以找到的类似记载,确凿地证明了武安药商对中国中药制药产业的伟大贡献。只是武安人很“低调”,很少讲到这些而已。

 

  ①见胡伟成《抗日爱国商号“恒盛元”》,《神钲书院年鉴2018》第215页

  ②见网上材料

  (未完待续)

  

《大商风华》连载49  尘埃落定话口碑

 

  作者简介

  安秋生,又名安隆,字季三,号神钲散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协会副会长,邯郸市散文学会主席,神钲书院院长。有散文、诗歌、纪实文学、传记等著作多种。研究武安商帮20年,著有《药鬼子记事》《武安商帮史话》《大商风华》等,曾受邀赴日本明治大学、大阪市立大学和国内多地演讲。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荣新江|敦煌藏经洞的性质及其封闭原因
荣新江|敦煌藏经洞的性
曹操:我这一生如履薄冰,经营邺城十几年竟被杨坚一把火烧了?
曹操:我这一生如履薄冰
梅香留余韵   芬芳怡后人 ——记已故东风剧团舞美设计师宋次炎先生
梅香留余韵 芬芳怡
将西汉王朝推向绝境的大名王家 ——兼论王莽真的是篡汉吗
将西汉王朝推向绝境的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