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太极圣地

我的七剑——长虹剑

时间:2021-04-06 11:11:50  来源: 周亮的江湖  作者:周 亮  浏览: 分享:

 

我的七剑

周  亮 

四、长虹剑


   剑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由击刺功能,分流为为实战(应用之道)、文化(佩剑、装饰)与宗教(法器)各类别。

   表现形式则逐渐形成了“斗剑”和“舞剑”两种。斗剑即为现今的西洋击剑比赛项目,爱好和平的国人,把舞剑推向高峰,以武术的剑法套路和民族艺术剑舞为主。

   后者,不是我们论述的重点,说前者:新中国成立后,剑被列为武术竞赛项目。

   要求是剑不能开刃,长度规定为运动员反手直臂持剑,剑尖达于耳垂为准。

   民间流传剑术套路颇多,青萍剑、昆仑剑、昆吾剑、太极剑、八卦剑、武当剑、蛾嵋剑、达摩剑、三才剑、三合剑、云龙剑、盘龙剑、七星剑、八仙剑、螳螂剑、通背剑、醉剑、宣化剑、龙形剑、白虹剑、纯阳剑、奇门十三剑,等等,零零总总。

   用武术工作者的话说“可谓博大精深”——真是丢人!

   作为一个曾经热切的习练者,我知道,剑不过是以直线和圆圈两种组合,结合手法、身法、步法的N次方分蘖而成。你要说剑的文化,我没意见;你这么吹嘘剑术,实在汗颜。

   近年来,健身和趣味满足了群众需求,即使没有任何武术基础的人,练上两三个月,就可掌握一套剑法。我举个例子,一位大姐花三年时间,学习了17套剑术。

   她不是什么习武天才,换你,你也成。因为现在的大部分剑术内容,大同小异,是将一些动作组合,交叉混杂,形成不同的套路和名目。就像把包子,包成肉包、素包、蒸饺和烧麦而已。

   学第一套,比较耗时,往后就简单了。对于大姐孜孜不倦的学习热情,我着实钦佩;对于她学的东西——看着她渴望夸奖的眼神,我一向尊老爱幼,不能扫她的兴,只能简单搪塞:


   挺好!挺好!

   大姐倒不高兴了:“周老师,您没说哪里好?”

   只能婉转迂回了,我说:“大姐,您真了不起!17套剑术,光是动作名称和演练顺序,您都能记下来,证明习武不但健身,还锻炼大脑,不会得老年痴呆。”

   大姐一下子就兴奋了,两眼冒光:“咱们得把祖国的优秀瑰宝一代代传下去,否则对不起祖宗。您说是不是?!”

   唉,如果祖宗知道你练的这些东西,我怕按不住他的棺材板┅┅您还是放过祖宗吧。

   何止大姐,我们所谓的中国传统武术界,不都这样吗?


   国家对于体育有两大分类,一是要到国际上拿金牌的奥运会的46个大项目,这是重点工作对象。二就是民间群众体育,舞龙舞狮、打麻将、广场舞、武术┅┅

   其中,政府自八十年代起,也曾耗费数十年时间,准备将武术推进奥运会。可面被改良过的武术,邀请到北京来的奥委会官员,酒足饭饱之后,诚恳的说:武术,还是别进了,作为民族体操,就观赏性和艺术体操比,差得太远。

   纳尼?民族体操?对,在外国人眼里,穿着民族服装翻跟斗,要么拿着一些中式道具,稀里哗啦满场跑,就是民族体操。

   武术不是有实战的吗?老外叫“功夫”。源自早些年在国外开武馆的华人,以及李小龙的影响。在他们眼里,功夫和武术,不是一码事。

   排除海外那些疯狂热爱的发烧友,从正统西方人的眼里看功夫,就是华人黑社会稀奇古怪的打架技术。就像我看电视节目中年轻人玩rap(黑人说唱),不禁腹谤:什么鬼?这他妈是音乐?

   政府眼看武术进不了奥运,就把搏击归入商业,传统彻底扔给民间,和广场舞为伍。而曾经力捧的竞技套路“走火入魔”,和处于尴尬境地的散打,养着一批运动员,自娱自乐。

   近代,武林名家总结剑术演练,就剑路体势而言,分有四大类型,即工剑、行剑、醉剑和绵剑。

   工剑,也称势剑,演练中多定式,形健骨遒,端庄势整,一招一势,端端正正。

   受传播影响,现在大家都知道站桩,站桩,在武术中又称为“扎架”或者“摆架”。工剑相当于把若干个桩法,串连起来的意思。

   行剑,走起来,不停滞,流畅潇洒,多挽剑花,忽往复收,非常的飘逸。现在武术赛场上年轻人练的剑术,大多是这一类型。

   醉剑,大家通过武打影视比较熟系了,武者形如醉酒,以醉非醉;恣意挥舞,乍徐还疾,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佯醉诱敌,乘隙攻击。

视频1

https://v.qq.com/x/page/d0365b7i1a3.html


   其中绵剑,流传最广,柔和蕴籍,缓缓不断,这就是现在老年人练习的太极剑——太极拳以前就叫绵拳。

   在上面这四类中,应该补上长剑,也叫双手剑,双手持剑,劈、砍、挎、挂、身法矫健,丰彩多姿。

   由于承惠先生的努力,通过影视,得以弘扬。但双手长剑,不是他的独创,汲取自山东螳螂门的“穿林剑”,经过改造发挥而成。

   于承惠,曾入选山东省体院武术队。1963年,因在训练中受伤,离队进入山东黄台造纸机械厂工作,利用业余时间坚持习练,参考“螳螂穿林剑”的动作构思,形成自己“双手剑”的鲜明特色。

   1979年春,于承惠应邀担任宁夏武术队教练,在黄河边训练时,目睹水流浩荡,得剑法气势。后又于暴风骤雨夜,见螳螂怒与天争,得剑法神髓。

   于先生曾把自己感悟的这趟剑,称为“大河(黄河)剑法”,最后还是被同行就形式叫成了双手剑。

   如今,斯人已去,广陵散。大河剑法失传了。虽然全国受于先生影响,目前练习双手剑的人有很多,但我还是要说:大河剑法失传了。

   失传,不是说动作招式没有了,肉体还在,魂飞魄散。丧失了于老先生的神韵、味道,而且以后也不会再有人能呈现。

   就像武打电影之于李连杰,年青运动员演练套路,比他打得好,难度也增加了很多,但说再造一个“李连杰”出来,那是痴心妄想。

   艺术这东西,人在艺在,人亡艺亡,不可复制。武术,古代又叫“武艺”。

视频2

 

https://v.qq.com/x/page/u03300amb2n.html


   从形制看,剑有单双、轻重之别,如龙凤剑、鸳鸯剑、雌雄剑。

   根据剑穗,有长穗剑、短穗剑和无穗剑之分。有穗的称“文剑”,无穗的称“武剑”。

   还有奇正显隐的搭配,如雨伞剑、拐杖剑(二人夺)、拂尘剑。雨伞剑和拐杖剑当列入暗器部分,回头单说。

   其中拂尘剑,是一手拂尘,一手剑,攻防兼备,软硬兼施。但是我在2015年9月,去湖南浏阳看望沈岳武道长,门后挂着拂尘,把手有异,且柄较粗,遂抽出一看,内藏利刃。

   原来还有这般拂尘剑,以前,我竟不知。沈老师父已于2018年12月去世,其子——沈小雷师哥,可把拂尘剑放妥?

   汉代《剑道三十八篇》轶失,明代有《浑元剑经》存世,清代宋仔凤撰《剑法真传》,将历代剑术予以总结。

   追根溯源,证据确凿,早期有四篇论述剑法的文字,非常棒!越女论剑、要离论剑、庄子论剑、列子论剑。

   其中,庄子说修养,列子说境界,要离说剑道,越女是说剑法。这也恰恰是中国武术的不同走向。如果取舍,就是西方的科技法则了,中华是文史哲不分家。

   越女见越王,越王问曰:“夫剑之道则如之何?”女曰:“妾生深林之中,长于无人之野,无道不习,不达诸侯。窃好击之道,诵之不休。妾非受于人也,而忽自有之。”

   越女没有师父,是自己常在野外练习,忽然就有了——这在中国有个特殊的词汇“顿悟”,一刹那,全明白了。

   民国时,中西方互相翻译,西方没有这个词汇,几个国内的汉学家反复磋商,竟无法把此意翻译输送过去。因为对方没有这个认识,所以翻译不成。


   越王曰:“其道如何?”


   女曰:“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兴。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滕兔,追形逐影,光若佛仿,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斯道者,一人当百,百人当万。王欲试之,其验即见。”

   越王大悦,即加女号,号曰“越女”。乃命五校之队长、高才习之以教军士。当此之时皆称越女之剑。

   注意:上面越女并没有特别申明剑术,而是说手战之道,只要是动手了,都遵循这个法则。言简意赅——是中国武术(包括自由搏击、什么泰拳、空手道)的最究竟论述。



   楚国大臣伍子胥受陷害,出逃吴国,他有两位好朋友,也是得力助手,专诸因为刺杀吴王僚而成名,另一位要离,其剑术非专诸所能及。

   要离生得身材瘦小,仅五尺余,腰围一束,形容丑陋,有万人之勇,是当时有名的击剑能手。足智多谋,以捕鱼、猎鸟为业,家住无锡鸿山山北。

   比剑时,他总是不先进攻,必定等着对方的剑快挨到他的身子了,才微微一闪动,轻巧、准确而疾快,随心所欲,要刺击对方什么部位就是什么部位,要刺到什么程度是什么程度。

   和别人对阵,他神态悠然,沉着镇静,如在玩着有趣的游戏,又象是对手根本不存在的样子。比试胜利了,他毫无矜夸的表情,甚至脸上连一点喜色也没有。

   伍子胥、专诸也常常和要离比剑——用一些竹竿或竹剑之类,每一次总是要离获胜的,他们不禁问要离的诀窍:“你是怎样练到这样巧妙啊?教一教我们。”

   “这没什么奥秘,”要离笑笑,“因为你们全是有力气的人,我是个力气不大的人,得靠智巧。再有你们对阵的时候总是想胜人,心气就不能平静,心气不平静,智力就要被蒙蔽,只见利,不见害,只欲胜,不想败。因此手不稳,步不活,先把自己缚绑上了,故必败。

   我和你们相反的,我因为无力,故不敢恃力;我因不想必胜人,只为自卫而免害,以哀哀之心而待人,死中求活,待机而击之,故不求胜而自胜。无胜败之心,无生死之虑,无戕人之欲,故常胜……”

   伍子胥追问:“你一定也有战斗的方法和练习的方法,把这个说一说。”

   “我临敌先示之以不能,以骄其气,我再示之以可乘之利,以贪其心,待之以出击,而空其守,乘之以虚,而急进之,以身为剑——这就是方法吧。”


    这一段论述,和越女所说完全一样。


   要离说练习击剑的经过:“我是个缺乏力气的人,我耕田不行,只好到湖里去捕鱼,到林里去捉小鸟以谋生。捕鱼我不能举网,又不愿使用鱼饵,就用鱼镖,捕鸟我只用粘网来粘。

   起初我并不爱剑,因为力弱常常被人欺负,而又有所不能屈,才学了剑。起初每与人比试,总是被击败。于是我就苦苦钻研,后来力量和腕力感到有了一些增加,又试着把鱼镖、取鸟的方法和道理应用到剑术上来,渐渐我明白了彼此共同的道理,但仍然继续练习和思索。

   经过多少次失败的痛苦和经验,才达到了今天这程度。可是如今的人们只看到了我胜于人,而没有看到我早为人所胜!要知道,鱼这东西最警灵,稍有形影就游开了;鸟也是最灵巧的,你稍有动作它就要飞去,因此你必要待之以虚静,乘之以未备,飘然急取之而后才有得。剑术是小道,镖鱼、捕鸟是贱技,可它们之间的道理是相同的。”

   最后要离总结:“所以最高的剑术是恃其智,并非恃其力!仗着捷巧而非仗着身体高大。譬如大鸟猛兽,一丸一箭射中它的要害,就要立地死亡,它们的猛和力这时候有什么用呢?

   对敌的道理,首先在凝固自己的神智,有敌要像无敌,无敌又像有敌,安静自己的神态,象无风的树,无波的湖,敛精蓄力,待机而发。其次观察敌手的精神,默识他的取势,或者等他先机而发,使他备而不及,一击而胜,或者等他先发,而后囡了他的来势乘隙而入,一击而胜。或者是骄之,劳之……而待其力尽技竭,一击而胜;或者引之,劳之,乱之……待其自败,一击而胜!

   总之,道存于一,法有万端……剑术虽然是小道,它也是有“道”的啊!从这小道理和贱技之中,我却悟出了大道理来,这道理就是用到治国和用兵上,我看也是一样的。”



   要离可不是光说不练的。阖闾用专诸刺杀吴王僚,成功篡位。吴王僚之子庆忌为报杀父之仇,筹集兵力,准备攻打吴国,夺取父亲的王位。庆忌身材魁梧,力大如牛,被称为吴国第一勇士。

   这时候,要离登场了,他毛遂自荐,决定效仿专诸,去刺杀庆忌。吴王阖闾担心不能成功,要离说:“大王杀死我的妻儿,再断我一臂,便可消除庆忌对我的疑心。”

   吴王不同意:“你帮我除掉敌人,我怎么能杀死你的妻儿呢?”

   要离回答:“一个战士,随时准备赴死,怎么可以贪图家庭的安逸呢?大王只需厚葬他们就行了。"

   庆忌了解到要离从吴国投奔而来,看他右臂真的断了,并打听到妻儿被阖闾所杀,并焚尸于市,就相信了他,用他为心腹,每日训练士卒,修治舟舰,准备伐吴。

   要离乘隙在战船上,左手持短矛刺中庆忌,短矛透入心窝,穿其后背而出。

   身受重伤的庆忌,忍着剧痛,单手提着要离,把他的头投入水中,如此三次,然后又把淹得半死的要离横放到自己的膝盖上,大笑着对他说:“天下居然有像你这样的勇士,竟然能用这种苦肉计来刺杀我啊!”

   身边的卫士冲上来要把要离碎尸万段,庆忌摆手:“这个人是天下少有的勇士,我们怎么可以在一天之内杀死天下两个勇士呢!”

   庆忌伤势太重,渐觉不支,对他左右说:“你们放要离回吴国,以表彰他对 主人的忠诚。"说完,把要离扔到甲板上,自己用手抽出刺穿身体的短矛,当时血流如注而死。

   庆忌的卫士们遵照遗命没有为难他。但要离想自己从此就不能容于世,便举身投水自杀,却被庆忌手下捞上来,劝他快回吴国领赏。要离因不愿接受封赏,自刎而亡。

   年前,武协又在搞“兵击”推广,我也进了微信群去看,两个人手拿塑料棒,当做刀剑,互相殴打。没用的,就是兵击搞起来了,也不是真正的实战。

   两个人真拿着开刃的利剑,一定下心翼翼,满场游走,轻易不敢出手。一有闪失,命就没了。

   而比赛呢,两个人互相对打,规则保护,器具无害,反正又不受伤,看谁得分多,抢着胡抡吧,和实战貌似神离。

   民国时,老舍写过短篇《断魂枪》,是名作精品。讲清朝末年,列强入侵。身怀绝技“五虎断魂枪”的镖师沙子龙,不再传授技艺。

   王三胜是沙子龙的大徒弟,在与孙老者的较量中被打败,于是王三胜想用师傅的能力威望慑服对方,就引着孙老者来拜会沙子龙。但不管孙老者怎么说,沙子龙就是无动于衷,绝口不提武艺,从而威名大跌。

   深夜,往日的老镖师在后院耍起了枪法,望着星空,想起了当年押镖的岁月,说了四个字:“不传,不传”。

   沙子龙最早从“东方大梦”中清醒过来的人,他清楚的认识到“今天是火车、快枪,通商与恐怖”,他引以为豪的武艺已经成了明日黄花,那个曾经属于“他的世界已被狂风吹了走”。

   于是他及时把镖局改成了客栈,连他的武艺,包括绝技“五虎断魂枪”,也弃之一旁,甚至旧日镖局里的徒弟前来求教,他也不肯指点传授。

   但在心里,他仍然没有放下,每到夜深人静之时,他还会“独自拿起枪来”,“摸摸这凉、滑、硬而发颤的杆子”。情感和理性的矛盾使得沙子龙的身上充满了一种末路英雄的悲剧色彩。

   因为沙子龙清楚的知道:“断魂枪”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作为一种战斗的技巧,它已经到了该进棺材的时候了,当下是快枪的时代。也许沙子龙的徒弟们还能用武艺来干点卖艺什么的事情,但沙子龙绝不会容忍曾带给他威名和荣耀的“断魂枪”沦落到那种境地。与其让它沦为逗乐的玩意儿,倒不如让它和自己一起进棺材!

   这不是用“断魂枪”来给自己殉葬,而是在用自己给“断魂枪”殉葬。

   前几年,我去龙泉见铸剑师,他给我看他的制作,我选了一把直刃刀(唐刀),和一把长剑(双手剑)。我把刀送给了李文涛老师,剑留给自己。

   我想,事已至此,不应该再对武术有功利心,要成就什么,要成为什么。就如当年我开始练习,那想过那么多,只是因为单纯的喜欢。

   我已经在恢复锻炼,假如有人问我,是为了弘扬传统?为了探索实战?为了健身表演?我会微笑着,说,都不是——我喜欢。

   这把剑,长1.4米,柄近40厘米,我命名“长虹剑”,取长虹贯日的意思。

(待续)

点击免费看热门小说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邱城惨案
邱城惨案
蒸腾邺下 散布四方——“三曹”“七子”营造的建安文学
蒸腾邺下 散布四方—
《大商风华》连载23 热察绥帮①
《大商风华》连载23
武安舍利塔
武安舍利塔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