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王边溪谷

冀南门帘,华彩满庭——河北武安、永年、沙河等地的别样年俗

时间:2021-05-26 18:33:05  来源: 俗人语(公众号)  作者:田和旭  浏览: 分享:

春节挂门帘,从年三十就开始了。永年城关80岁的高玉堂回忆,那时一进冬天,人们就开始忙活门帘的事了,秀才文人、能工巧匠,就被人们当贵客请到了家。

清代民国那是商业气息不浓,画门帘与做被子修房子一样,是街坊邻居的一种帮忙,画一天吃主家一天饭,直到画完为止。主家喜欢复杂的,往往不惜工本。画者也乐意帮这个喜庆热闹的忙,有时一幅就画一个月。

 

到三十,崭新的门帘挂起来,真是华彩满庭。自家人自然要品评门帘的漂亮美丽,街坊邻居也要说长道短

尤其是初一拜年开始,满庭华彩一直是人们啧啧称艳的话题。一直到元宵节,门帘才摘下,换上平时的简单帘子,或者换上不珍惜的旧门帘。

过年是人们的大日子,要挂门帘。结婚是人生的大日子也挂门帘。河北门帘画主要流行于河北太行山东麓的武安、永年、沙河一带,影响所及,东部平原的肥乡、曲周、威县、清河也偶有村、里时兴。

总的来说,地域狭小,因而有强烈的地域特点。究其产生,既有中华腹地浓郁传统文化的基础,也与清代武安商帮走南闯北的见识和经济富裕有关。

门帘画虽然依附于门帘而存在,但因其为所装饰的门帘带来的审美情趣,大大提升了原有门帘的艺术性和技艺高度,甚至画的意义远超门帘的意义,画的价值远超门帘的价值。因此,门帘才成为了重大活动,如结婚、过节活动中一种仪式化的标志。

在邯郸邢台一带,结婚挂门帘是一种习俗。在举行结婚仪式那天,新娘的嫁妆要先送到男家,然后由新娘的弟弟陪着新娘和送亲的人们再到男家去。等新娘新郎进入新房之后,新娘的弟弟便拿出一条门帘挂在新房的门上。门帘多为红色或其它鲜艳的颜色为主,上绘鸳鸯戏水或秀水奇峰,绚丽多姿,甚是喜庆。新娘弟弟挂完了门帘,男家要送一个红色的小纸包做喜钱,包里装着四元六元八元不等,不过都是双数,意思是希望新婚夫妇成双成对白头偕老。近年来虽然婚礼从简,门帘却仍然还要挂,而且一定还要新娘弟弟来挂。如果新娘没有弟弟,也要从娘家请一个小男孩来挂。

冀南一带在20世纪50年代流行挂五彩门帘。一些地方的妇人到了做公婆的份上,住房的门帘就有了讲究,都挂彩绘大门帘。在过去这种门帘多数是娶儿媳时由儿媳为公婆做的。因儿媳觉着嫁到婆家后自己门口挂着新门帘,婆婆门口挂着旧门帘,于心不忍,也不好看。所以预先就向婆婆讨门口尺寸,提出要为婆婆做门帘。这门帘可不是白做的,婆婆还须高高兴兴付出比自己做门帘更大的“奖赏”,不然就有看不起儿媳之嫌。儿媳的门帘红红绿绿,婆婆的门帘也五彩斑斓,结婚那天新展展的挂出了,喜庆异常。这种门帘挂起来即起御寒作用,又有观赏价值。尤其是农家的妇女们,不仅要看新媳妇,还要看门帘,没事串门来了,少不得要看上一阵子,对画面评头论足,赞不绝口。一条门帘就是一件民间工艺品。

门帘产生的时间已经无从可考,但是广义上的“门”的概念却几乎与人类的生活同时出现。从原始社会时期的洞穴入口到氏族社会的初步木构建筑,门都作为抵御野兽的第一道防线。门的形制在甲骨文中已经可见其成熟的样貌,其后大型建筑的勃兴,也让附属于门的各种构件和装饰开始出现。“帘”在古代为“簾”,段玉裁在《说文解字注》中谓“堂簾也。小徐曰。此書及釋名簾帷皆作㡘。疑���或與簾別。或者此簾字後人所加之乎。所不能決也。按巾部曰。㡘,帷也。又曰。在旁曰帷。周禮幕人。掌帷幙幄帟綬之事。注曰。王出宫則有是事。在旁曰帷。在上曰幕。帷幕皆以布爲之。四合象宫室曰幄。帟者,王在幕若幄中坐上承塵。幄帟皆以繒爲之。然則㡘施於次以蔽旁。簾施於堂之前以隔風日而通明。㡘以布爲之故从巾。簾析竹縷爲之故其字从竹。其用殊。其地殊。其質殊。學者可以無疑矣。从竹。廉聲。力鹽切。七部。按韋昭注國語曰。薄,簾也。薄今字作箔。”[1]可见其与早期建筑中的“帷幄”有关。帷幄的图像在汉代的画像石以及墓室壁画。多起到在空间中遮挡与屏割的作用。而门帘主要是挂在屋门口,除遮挡功用外,依据春夏秋冬的季节变换,还可以通过不同材质的变化来起到保暖和通风的实用功能,其最初的形态也应是作为屏障物的素色织物。但是在满足单纯的屏障功能之后,人们必然会对它进行美化。在其后的大量古代的图像和实物中,虽然看不到绘画式门帘的使用情况,但是我们在片段的文句中却可以感受到古人藉由各种材质“帘”所焕发出的诗意。

“珠帘暮卷西山雨。”(王勃《滕王阁诗》)、“草色入帘青”(刘禹锡《陋室铭》)、“月幌风帘香一阵”(舒亶《醉花阴(越州席上官妓献梅花)》)“两台帘对卷,燕芹香、风花近清明。”(陈允平《八声甘州三首》)、“那日绣帘相见处。低眼佯行,笑整香云缕。敛尽春山羞不语。人前深意难轻诉。”(苏轼《蝶恋花》)、“日曈昽,娇柔懒起,帘幕卷花影”(张先《归朝欢》)、“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李清照《如梦令》)

从以上的这些与帘相关的诗句中我们完全可以感受到古人细腻而暧昧的审美情趣。同时也可以看出,自唐宋以来,帘子已成了诗情画意的载体,而对于将帘子当成一种美好的事物进行修饰制作的心态也就不难理解了。

 

相对于建筑的实体,属于附属物的门帘可算为一种“软环境”,而这种“软”的设计正是人与生存生活空间的一种“物空对话”,也因此而受到人们的重视,甚至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种情趣追求。实际上,门帘本身独特的材质和功用,也天生就具备了较其它材料更容易与人产生对话的条件。这些条件通过人的视觉、触觉等生理和心理感受而存在并体现其价值。如图案造型能给人以优美或壮阔感;形态的大小疏密可造成不同的视觉空间感;触觉肌理的柔软使人感到亲近和舒适;不同的花样题材,可以使人产生一系列的联想。充分利用这些条件或者因素,就能营造出符合人们不同心理和生理要求的室内环境氛围。用现代室内设计的观点来分析,古代的门帘画以手绘、印染、绣饰的方式来完成一系列的纹样,传达吉祥喜庆的寓意之外,也美化了室内空间,同时也已经创造出了独特的审美意境。门帘因为是家庭一个四季常见的物件,人们出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同时使其附着了无限的生活情趣并赋予了丰富的文化内涵。

河北南部的这种门帘画属于民间绘画的范畴,这是相对于传统的文人绘画、宫廷绘画(、宗教画和现代的学院派绘画删掉)的划分方法而言的。其源头可追溯到远古的岩画、彩陶装饰画等原始艺术。河北南部的响堂山石窟,磁县、临漳等地的墓室壁画等重要的文化遗迹肯定为当地民间艺术的勃兴提供了肥沃的历史文化土壤。况且河北地区本身也是民间艺术的最为丰富的区域。河北蔚县、武强、邢台、磁县一线以及南部邻近的安阳、西部邻近的晋南都是民间艺术的重要产区,都有着水平很高的作品传世。从形式和内容上看,河北南部发达的门帘画在发展过程中,对这个文化片区内的石刻线画、壁画、宗教画、水陆画、庙画、年画、灯屏画、建筑彩绘、扇面画等民间艺术的养分吸收也具有着近水楼台的便利。

中国是一个喜欢画画(装饰)的民族,生活中生活物件随处可以见到寄托着美好寓意和高尚追求的图画。门帘是家里的门面,是居住者的精神和素养的展现。河北门帘画与其他的民间艺术门类一样,因为工匠创作的性质。早期是不落名款和年款的,谁画的对主家不重要。现在收集到的最早有落款的门帘画是民国19年商号买回家后商家作的标记。丙子年即1936年才见到作者有落款的门帘画。解放以后,1950年代民间艺人的地位有所提高,逐步才有了文字、诗词、图章的标记。

河北门帘画的艺术特征为:大胆的用彩逻辑,精细的构图布局,吉祥的图案韵语,深厚的文化底蕴,浓郁的乡间气息。它有着强烈的地域色彩、民族色彩,与民间习俗相结合、有着很强的程式化色彩,造型古朴、夸张,色彩鲜明,既有工笔重彩之作,也有清新淡雅之处。

]

尤其到了1950年代,更具有原色浓重、对比强烈、大红大绿的特点。那些造型优美的图案和丰富的色彩,有的是直接取自年画等民间绘画,有的则是将传统的民间绘画中的局部图案、传统吉祥图案运用在门帘的装饰上,更多的是民间艺术家富有灵性的创作和构思的体现,但无论何种,都从浓郁的传统文化中走来。门帘画的色彩较民间的木版年画更为丰富,构图也远比年画构致复杂,她更强调在一个大的主题下,被众多小的丰富的“句子”簇拥着。这点又像庙堂的装饰,一个个小的故事组成一个大的主题。但她又绝没有庙堂画那样的沉重与划一,她是生动活泼和汪洋恣肆的。不仅形成了独有意味的观赏性艺术,还作为环境和器物等的装饰成为附属性的装饰绘画。

农家常挂的布帘分大小两种,大门帘是挂在屋门外口的,小门帘是挂在屋门框外边的。从色彩上看,河北南部的门帘一般分为“三蓝门帘”和“五彩门帘”两类。

“三蓝门帘”以靛蓝为主要颜料,根据靛蓝植物制作蓝颜料加石灰的多少,制作出的颜料分为紫蓝、深蓝、灰蓝三种。“三蓝门帘”以靛蓝为主要颜料,其实还使用了黑、赭黄等素色,画出来的门帘没有五彩那么鲜艳,但以蓝色为主调的河北门帘画,倒显得高雅大方,与现代的审美隔空契合。这与当地的武安、林县、沙河盛产靛蓝,有打靛的传统有关。据现在掌握的材料看,三蓝门帘一般都在清晚民国,解放后也有延续。解放后五彩门帘才大量出现,时兴起来。三蓝门帘因为颜色的单调,更强调艺术的老道,绘画水平达到了河北门帘画的顶峰。河北门帘画《仕女图》《博古图》《甘露寺》是三蓝门帘的代表作,就其水平来看,不次于清晚的书画大家。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门帘画中所强调的“三蓝”与木版年画中所谓的繖蓝有所不同。虽然年画中“繖蓝”在用色上同样强调的是以蓝色作为主调,呈现一种素雅的感觉,但是在使用上却主要被用于国丧或家中丧事之时。门帘画中则会在三蓝中掺杂别的颜色,使用上也较少考虑家中的状况。

“五彩门帘”也叫彩绘大门帘。彩绘大门帘就是经民间画匠用五彩画上画的大门帘。“五彩门帘”画画得非常稠密,细致,不厌其繁,先将四周用花边图案界出一块块小型画面,花边图案常见的有:万不断、云子勾、花卷心、螭龙、八仙、暗八仙、折枝花卉、神仙人物、样板戏人物、吉语文字等,全是深浅颜色一层一层套出来的,立体感很强,在界出的小画面中,可画出山水、人物、花鸟、草虫、瓜果、博物等,中间留出的大片空白,被横拦在中间掀帘子的帘押(夹板)给界出上下两层,这两层的大块空白就是门帘的主画部分,也被界成六边型或八边型,上层多画人物,如三国的《甘露寺》《红楼梦》《观音送子》《桃园结义》《天仙配》《麒麟送子》《吉祥有余》等等,下层的多画花鸟,如《丹凤朝阳》、《孔雀回头看牡丹》、《鱼拱莲》等,画面喜庆祥和。

相比较而言,“五彩门帘”强调的是一种色彩的冲击,而“三蓝门帘”更注重艺术的张力和风格的内敛。再到合作化以后、文革时期,河北门帘画虽还在这些山区延续流行,但也受当时的政治影响,破四旧不提倡甚至打压,人才流失与后续无人,河北门帘画远看还有其势,但已没有了清晚民国的精致与华丽,显得仓促而简单,有些则是粗糙。

   

河北门帘画的题材极为广泛,形式多种多样。主要有:祈福迎祥、人情世事、男耕女织、小说戏曲、神话传说、山水花卉、飞禽走兽、时事新闻人物场景。清代河北门帘画工丽缜密,古朴雅拙。产生了如《仕女图》《甘露寺》《林黛玉与贾宝玉》《天仙配》、《牛郎织女》、《刘海戏金蟾》、《博古花卉》、《麻姑献寿》、《西厢记》、《猪八戒招亲》、《榴开百子》、《五福捧寿》等等构思精巧、繁复、鲜艳、浓郁、喜庆的大量优秀作品。那时出现了大量仕女人物、戏曲人物门帘画,线条流畅秀美,场景描绘精细周到、一丝不苟。框架分区巧妙,画层一般多为五层,每一层都以传统的吉祥花纹和人物故事、吉祥花卉动物小品组成,形成了精细繁复的构图布局。民国及前后,河北门帘画艺人基本沿例其本,工有所简练。门帘画以《凤凰牡丹》《清供图》《吉庆有余》作为普及样画畅行一时。

“五彩门帘”的时兴与解放后社会的稳定,经济的迅速恢复有关。1950年代末期,中国正值「大跃进」年月,在全国各地先后搞起了农民「诗画满墙」活动。随着经济的发展,五彩颜料不再那么高不可攀,解放了的人们也需要以“五彩门帘”来表现自己喜悦的心情,再加上“五彩门帘”强烈的色彩冲击,表现结婚等等喜庆大事有无限的气氛张力,于是就时兴起来。为配合解放初的建设运动,以宣传为主要目的开展了群众艺术活动。民间画师画炼钢、画生产、画阶级斗争、画理想,是当时门帘画的主要表现题材,如《朝阳沟》《花篮的花儿香》《家乡新貌》等等,流露出民间艺术淳朴美的特质。

文革后期,样板戏兴起以后,强调古为今用,河北门帘画有所复兴,这时期一批老艺人受重视,也有一批年轻人参与其中,创作了一批时代气息浓厚的作品。 1970-1980年代,民间艺人创作了大批的河北门帘画作品,如“样板戏”系列,如《朝阳沟》《知识青年》、《家乡美》等无不构图奇妙,栩栩如生,且乡土气息浓郁。

改革开放以后,由于河北门帘画没有走向市场,只是在这一片闭塞区域发展,体裁上也并无适应市场的内容出现,以致迅速萎缩,大多艺人投向装修、装饰行业,也只有极个别走向以画谋生的路子。

河北门帘画由于画幅较大,有的工匠需借助工具来绘画。一般的有界尺、框模,其它手绘。一些销量较大的店号、染坊,则有刻好的印版,像年画一样印线版,然后再由工匠着色渲染,也有套色印刷的。这种门帘高七尺五寸,宽五尺,上边有尺半宽的走水,两边及底部都是宽达八寸的帘边,走水和帘边儿全是一色的深蓝(有些是黑色),中间是白底彩绘。门帘都是粗布所制,里表两层,中间的帘心布是经过漂白、刮浆,缝成门帘后,再找民间画匠往上绘画的。

 

 

门帘画因为是在粗布上作画,对布要进行特殊的处理,首先要进行捶打,把布捶平,然后用过过箩的浆汤进行浆洗刮平。颜料除过箩外,还要加蛋清,这样才能画到布上,而且不掉色。

关于河北挂门帘这一习俗,有一个美丽的故事。相传西汉时期匈奴四起,汉王为了边境不受侵犯,并促使匈奴对汉王称臣纳贡,便采取通婚方式以达到两国和睦的目的。后宫明妃王昭君自请北嫁匈奴,汉王十分高兴,立刻认她做义女,并为她的出塞准备了极为丰富的嫁妆,从工艺产品、五谷种子到首饰衣物、金银财宝,应有尽有。昭君是个有胆略有心计的才女,她用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把这些嫁妆一一查看完毕,便对汉王说道:“父王,还缺少一件东西。"汉王心想:你是我为了和亲才认下的义女,按说这嫁妆已经是很丰富的了,怎么还缺东西?于是便问还缺哪一样呀?昭君说,听说草原上的房屋不比这里的皇宫,那屋子虽有门可是敞开着的(现在还部分保留这样的习俗),人在外边一眼就能看到屋里,多有不便。父王何不把宫中的门帘送给女儿,一来遮屋挡门为孩儿方便;二来女儿天天看着门帘,也就天天想念家乡了。汉王听后觉得很有道理,便立刻派人去做门帘,并命专使护送门帘,在婚礼那天为昭君挂在门上。传说可能产生于唐宋或以后,但却说明了门帘画的历史悠远。

通过对河北门帘画的初步的调查,我们可以发现这一奇特的民间艺术形式按照农民的思想要求、风俗信仰、审美观点、生活需要,逐步发展完善,形成了自己古朴雅拙、繁复鲜艳的风格。它植根于民间,装饰于节日,长期以来起着丰富人民精神生活,反映人民美好愿望,美化人民节日环境的作用。

另外从一定的程度上讲,华夏文明的一些古老习俗比较多地保留了下来,其中古老的图案与特定的“吉语”相连,饱含着传统婚礼中对新人的祝福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折射出古人的价值观和生活理念,是研究民俗、民间绘画的珍贵实物,因为也让它具有了极高的文化价值和历史价值,希望通过不断地整理和访问,能够将这一默默无闻的璀璨明珠重新展现在世人的面前。

[1] 【汉】许慎撰,【清】段玉裁注:《说文解字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191页。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邱城惨案
邱城惨案
蒸腾邺下 散布四方——“三曹”“七子”营造的建安文学
蒸腾邺下 散布四方—
《大商风华》连载23 热察绥帮①
《大商风华》连载23
武安舍利塔
武安舍利塔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