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滏阳河

我们很卑微,只是不想粗鄙地活着

时间:2019-10-22 15:41:15  来源:杭程HCH的博客  作者:  浏览: 分享:

 

《长物志》卷一很有代入感:居山水间者为上,村居次之,郊居又次之。吾侪纵不能栖岩止谷,追绮园之踪,而混迹廛市,要须门庭雅洁,室庐清靓,亭台具旷士之怀,斋阁有幽人之致。

很想知道当我们把山水、农村甚至郊区都消灭了的时候,蜗居在城市里如何过上雅致的生活。还没到卷二我就失望了,文震亨说:构一斗室,相傍山斋,内设茶具,教一童专主茶役,以供长日清谈,寒宵兀坐。别说茶寮,那山斋在哪儿,他还聊到咱们家应该有怎样的照壁、琴室、楼阁还有桥……这就是不想聊的节奏。

没有茶寮,桥也摆不下,在咱的客厅沏个事儿逼的茶还是有条件的。于是翻开《茶经》,陆羽曰: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其山水,拣乳泉,石池漫流者上……我靠,用准备好的八十块钱的新西兰水好像不行啊。关于水《长物志》还有话说:天泉,秋水为上,梅水次之,秋水白而冽,梅水白而甘,甘则茶味稍夺,冽则茶味独全,故秋水较差胜之……雪为五谷之精,取以煎茶,最为幽况。

雪,北京的雪,就是山里的雪你敢化了喝吗……还能不能愉快地喝杯茶了,将就一点不行吗?陆羽贴心居然在最后单写了一节将就饮茶的“九之略”:其造具,若方春禁火之时,于野寺山园丛手而掇,乃蒸,乃舂,乃以火干之,则又棨、朴、焙、贯、相、穿、育等七事皆废。其煮器,若松间石上可坐,则具列,废用槁薪鼎枥之属,则风炉、灰承、炭挝、火筴、交床等废;若瞰泉临涧,则水方、涤方、漉水囊废。若五人已下,茶可末而精者,则罗废;若援藟跻嵒,引絙入洞,于山口灸而末之,或纸包合贮,则碾、拂末等废;既瓢碗、筴、札、熟盂、醝簋悉以一筥盛之,则都篮废。但城邑之中,王公之门,二十四器阙一则茶废矣!

好吧,这个可以废那个可以废的前提替代者是野寺山园或者瞰泉临涧,比找二十四器难上百倍,直接就把茶废了。

本来初衷就不是饮茶,也不用纠结这些细节,重点是憧憬我倾慕的雅致生活,我端着一杯袋装茶泡的热腾腾的大碗茶幽况地想象。如果可着劲儿地造,给我八个装修队,我能想象的最美妙的雅致场景应该是怎样的呢?

那个计成便是个修园子的,明末有名的装修队总监,看看他的《园冶》怎么说:一湾仅于消夏,百亩岂为藏春;养鹿堪游,种鱼可捕。凉亭浮白,冰调竹树风生;暖阁偎红,雪煮炉铛涛沸。渴吻消尽,烦顿开除。夜雨芭蕉,似杂鲛人之泣泪;晓风杨柳,若翻蛮女之纤腰。移竹当窗,分梨为院;溶溶月色,瑟瑟风声;静扰一榻琴书,动涵半轮秋水,清气觉来几席,凡尘顿远襟怀;窗牖无拘,随宜合用;栏杆信画,因境而成。制式新番,裁除旧套;大观不足,小筑允宜。

崩溃又苏醒后我整理了一下思绪,计成好像就是一个造园子搞装修的,不是诗人文学家当然也不是写神仙故事的,这段话大约就是装修效果图的描述,或者是他装修园子的使用说明书的前言,在我看来他勾画出的却是人之所以为人、人不枉为人、人在这个世上最美妙最自然最舒适的生存形态。

他们真是闲得蛋疼,他们写了《长物志》、《山家清供》、《茶经》、《云林石谱》、《园冶》、《瓶花谱》拉拉杂杂有的没的……可是我在想,人生在世是来受罪的还是来享受的,人到底应该怎么生活,怎样的生活才是好的生活?生活在哪儿呢?

翻开林洪的《山家清供》卷首:青精饭,首以此,重谷也。 按《本草》:南烛木,今名黑饭草。又名旱莲草,即青精也。采枝叶捣汁,浸上白好粳米,不拘多少,候一二时,蒸饭曝干,坚而碧色,收贮。如用时,先用滚水,量以米数,煮一滚,即成饭矣。用水不可多,亦不可少。久服,延年益颜。仙方又有青精石饭,世未知石为何也。按《本草》:用青石脂三斤、青粱米一斗,水浸三日,捣为丸,如李大,白汤送服一二丸,可不饥。是知石即石脂也。二法皆有据,第以山居供客,则当用前法;如欲效子房辟谷,当用后法。每读杜诗,既曰:“岂无青精饭,令我颜色好。”又曰:“李侯金闺彦,脱身事幽讨。”当时才名如杜、李,可谓切于爱君忧国矣,天乃不使之壮年以行其志,而使之俱有青精、瑶草之思,惜哉!

好吧,惜哉。

……

冷静下来想,读这些书其实是没用的,你既不能效仿,也不能借鉴,更没地方去寻,我们仅仅用了一百年就从雅致的生活投入到了粗鄙的生活里来,还进行了坚苦卓绝的追赶……不敢绝望了,而怀念的意义又何在呢?

我们很卑微,只是不想粗鄙地活着。

另:本来写了一段骂现代生活粗鄙的文字,但是那些描绘现代生活的词汇实在粗鄙到,无法忍受他们与那些雅致的描绘放在一篇文章里,包括那些令人厌弃的各种现代之父。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荣新江|敦煌藏经洞的性质及其封闭原因
荣新江|敦煌藏经洞的性
曹操:我这一生如履薄冰,经营邺城十几年竟被杨坚一把火烧了?
曹操:我这一生如履薄冰
梅香留余韵   芬芳怡后人 ——记已故东风剧团舞美设计师宋次炎先生
梅香留余韵 芬芳怡
将西汉王朝推向绝境的大名王家 ——兼论王莽真的是篡汉吗
将西汉王朝推向绝境的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