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滏阳河

写作者的宿命

时间:2019-11-18 10:41:58  来源:介子平——的博客  作者:  浏览: 分享:

 

胸中有灯火,腹中有学问。梁启超从政之余著书立说,《饮冰室合集》1400余万言,尚不包括15万字的《梁启超家书》。弟子吴其昌记述之,精力最佳时,“为文恒三数日不寐,作竟乃息。每作辄数万言,十数万言,常手稿笑付门弟子辈曰:‘汝辈玩了两日,吾乃成书一本,吾睡觉去矣。’”年均写作量达39万字之多,这在手书年代,乃不可思议之事。

不光著述宏富,彩笔行文,质量且高,有条理,文言文得恰当,有层次,白话白得干净。推出的所谓新民体,“鼓民力,开民智,新民德”,大风泱泱,大潮滂滂,笔锋感情充沛,吴其昌形容之:“至于雷鸣潮吼,恣睢淋漓,叱咤风云,震骇心魂;时或哀感曼呜,长歌代哭,湘兰汉月,血沸神销,以饱带情感之笔,写流利畅达之文,洋洋万言,雅俗共赏,读时则摄魂忘疲,读竟或怒发冲冠,或热泪湿纸,此非阿谀,惟有梁启超之文如此耳!”一时间举国趋之,如饮狂泉,张元济《致汪康年书》为此道:“乡人有年逾七旬素称守旧者,读其文且慕之,且赞之。其摄力何若是大耶!”

中西交会之际,登高远望,极目苍茫,其思索之深刻,见识之卓越,早已超越同时代学人。他认为以暴力革命推翻清廷,于民主共和,种瓜得豆,《申论种族革命与政治革命之得失》即云,凡以强力取得政权者,必以强力维护之,结果会加倍地专制,“历史上久困君主专制之国,一旦以武力颠覆中央政府,于彼时也,惟仍以专制行之,且视前此之专制更加倍蓰焉,则国本其庶可定。所谓刑乱国用重典是也”。《中国史序论》则抨击旧史“不过叙述一二有权力者兴亡隆替之事,虽名为史,实不过是帝王家谱”。《新民说》指出,国家由国民组成,国家与国民间,如身体与四肢五脏、七筋八脉关系,“未有四肢已断,五脏已瘵,筋脉已伤,血轮已涸,而身犹能存者;则亦未有其民愚陋、怯弱、涣散、混浊,而国犹能立者”。由此推断,国家乃国民共有财产,非某一王朝之私有,《论近世国民竞争之大势及中国之前途》云:“国者积民而成,舍民之外,则无有国。以一国之民,治一国之事,定一国之法,谋一国之利,捍一国之患,其民不可得而侮,其国不可得而亡,是之谓国民。”救国必先拯民,天生民,各具赋异,此即悲天悯人情怀。

民兴与仁,士奋于学,其友徐佛苏尝言:“先生平昔眼中无书,手中无笔之日亦绝少。” 无论冬夏,五点起床,每日工作十小时,不读万国之书,不知万国之事,除看完必读报刊、中日文书籍,还要摘录若干材料。读书庞杂,而能博闻强记,是位百科全书式人物。与之有一比的鲁迅,一生写作1000万字,其中著作600万字,辑校、译著、书信约400万字,自言“哪里有什么天才,我只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工作上了”。书桌前俯伏一生的张恨水著述则超过3000万字,女儿张政回忆:“父亲大约每日九点钟开始写作,直到下午六七点钟,才放下笔吃晚饭。饭后稍事休息,然后写到夜里十二点钟,日复一日,从不间断……爸爸伏案而作,夜深人静,只有窗前一丛茅竹的影子,和他默默相对。”虽曰通俗小说,平易畅达,殊不知那是另一领域的高峰。

一日不写,一日无进项;一月不写,家中闹粮荒。通过写作养家活口,自是写作者的营生。三点睡,五更醒,写作之路,这般艰难,而通过从政、教学也可达到同样目的,且能超值体面,却不必如此熬油费灯,手肘成胝。其可取之处,试图通过写作方式,传播思想,以期启蒙民众,虽曰世界未能如其所是。久而久之,便会生出舍我其谁的使命感,写作已然生命的一部分,屏弃万缘,惟以写作自课,写作者的宿命,不过尔尔。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邯郸:先说北朝,再说战国!
邯郸:先说北朝,再说战国
武安涉县共有的三大历史文化名人——胡砺、郭资、王可大
武安涉县共有的三大历
中国最被低估的千年古都,不在河南,不在陕西
中国最被低估的千年古
响堂铺战斗:伏击战的经典范例
响堂铺战斗:伏击战的经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