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滏阳河

相亲男女(小说)

时间:2020-03-26 14:32:06  来源:乡土作家  作者:王志华  浏览: 分享:

 

 

相亲男女(小说)

王志华

 

明丽腊月二十四回荆州,回家次日,催婚的节奏一日盖过了一日。

父母发话:“别再挑三拣四,只要是男人就给我嫁了,二十七八的姑娘伢,再不嫁就没人要了。”

明丽肤白貌美,身高165,体重98斤,无论身材气质没得挑,深圳上班五年,追求的可多了。父母立了一条硬性规定:女婿必须是湖北伢,城乡无所谓,人品好,有上进心就行。婚房早准备好了,父母付的首付,剩下的房贷女儿在偿还。

明丽是独生女,父母是教师,孝顺的她遵从父母所命,择偶圈定了非湖北人不嫁。找来找去,一晃二十七八岁,父母慌了,坚定地要求她辞了职,回乡先结婚,其它的再做打算。

年前的一周,明丽的相亲会一场接一场,最后,明丽自我妥协了。

最后的相亲对象名叫胡春华,荆州工作,家住石首。荆州无车无房。

明丽对长相平平且不善言辞的胡春华没什么好感,介绍人是舅妈,胡春华是舅妈娘家的侄子,挨着这层关系,舅妈直接把男方带到了家里。

 

父母一眼相中了忠厚实诚的胡春华,父母发话:就这个女婿了。

明丽不悦,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父母反驳她:“帅有什么用?实诚,对你好,不三心二意,才靠得住!”

明丽还想争辩什么,父母堵住她的嘴:“别急于否定人家,过几年,你就会感谢父母为你拿这个主意的!”

明丽退而求其次:“我答应你们试着相处,但不保证一定嫁他。”

“好好好,先相处先相处。”父母满口答应。

腊月二十九,明丽心不甘情不愿地随水舅舅舅妈,到了胡春华家。

胡春华家住在石首的城郊,交通还算便利,距离县城四五公里路程,家里有不少虾田,养了鸡鸭。一底二楼住宅,房前屋后是田野,很有田园风光。

春华的父母一看就是勤劳朴实的长辈,对于未来儿媳的初次上门,做足了精心准备。

明丽被舅妈带进为她准备的客房,胡春华跟在后面,面对漂亮女友,不敢多说一句话。

明丽说:“舅妈,晚上我们得回去。”

舅妈向侄子递眼色,侄子出了房间。

舅妈说:“回去回去,吃了晚饭走,石首回荆州不远。”

明丽便不吭声了,拘谨地坐到了床上。

舅妈出去后,明丽仰面躺下去,嗅到了被套上阳光的味道。

春华父母各种零食水果招呼上来,生怕怠慢了漂亮的儿媳妇。

春华父子一声不响地挖了一筐子菩荠,一个一个削了皮。又扒开甘庶窖,拣了标致的抽出来,洗干净,削皮后切成小段,一古脑端到了明丽面前。

春华说:“吃呀,很甜的,都是施的农家肥。”

明丽不伸手。

 

春华就用芽签扎了递给明丽,明丽不接。

胡春华杵在原地,收也不是,伸也不是。

舅妈进来,假装有事叫走了侄子。

“你傻呀,明丽是个矜持女孩,你杵在那,她怎么好意思吃?”

春华挠后脑勺,走起一边。

吃过午饭,春华领着明丽在村里的小道上转悠。

路遇小伙伴笑话春华:“你小子哪里骗来的漂亮的女朋友?”

春华拿眼偷瞄明丽,明丽一脸寒霜。春华尴尬地回应着小伙伴。

走进田野,意外的发现了许多野韭菜。明丽心情明媚了许多,两人扯了一大把方回屋。

中午的饭菜异常丰盛,春华父母把家里所有好吃的菜端上了桌面。

舅妈话里有话:“好在我们家明丽吃不胖,天生好身材,不然将来准被哥嫂宠成一个大胖儿媳!”

春华妈接过话由衷地表态:“我们家要能娶进明丽这么标致懂事的儿媳妇,胡家前辈子算是积了厚德了。”

明丽的心被春华妈的话小小的触动了一回。

晚饭前,春华到房间叫明丽吃饭,筐里的菩荠和甘庶只剩下一小半了。春华心想,舅妈的话有道理,自己确实是有些木讷,将来一定要改改。

饭后,舅妈告诉明丽,车辆打不着车了,明丽试了几下,确实出了故障。

舅妈征询明丽意见:“要不明天回荆州?”

明丽不想留下来过夜,不作表态。

春华父母极力挽留未来儿媳:“家里的床单被套都是新买的,棉被也是今年弹的,不嫌弃乡里条件差,住一晚,明天团了年再走好不好?”

舅妈顺势而上:“就住一晚,明天早上做土鸡蛋煎野韭菜,不浪费那些野韭菜了。”

明丽无可奈何地答应了下来。

胡家人一脸欣喜。

第二天一早,明丽打开房门,春华出现在门口,吓了明丽一跳。春华手里准备了洗漱用具。待明丽洗漱完回到房间画了淡妆,春华又端进了一大筐菩荠和甘庶。

乡下的空气清新无比,大年三十,路上没什么人。春华一路上兴高采烈地讲述着小时候的趣事。田野里油菜花开了几枝,远处的树枝间错落着三五个鸟窝,更远的地方则是大片的虾田,春华向明丽指认自家的虾田。

两个年轻人返回途中又在田野里找到了一大片野韭菜。

农村大多是早上团年,七八点钟光景,春华父母已经把大鱼大肉端到了桌上。舅舅舅妈不在。问春华,春华说去爷爷奶奶那边团年了。

吃过团年饭,明丽找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舅舅舅妈,催促出发。结果铺天盖地的新型冠状病毒消息刷爆了手机屏。

舅舅舅妈先行一步回到了荆州,舅妈说:晚上或初一一大早过来接她。

稍后时间,武汉封城的消息传遍了互联网,就连春华所在的乡下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春华骑着摩托车到镇上高价买了两包口罩,包括明丽,全部戴上了口罩。明丽郁闷无比地择着早上扯的野韭菜,心绪早已飞回到荆州的家中。

 

父母告诉女儿:这次的疫情比非典还严重,舅舅舅妈此番回来要做足准备,待准备妥当了再来接她。当中若是有变化,要她不要着急,安心地呆在石首乡下。据舅舅舅妈介绍,春华一家待人非常热情,住他们家爸妈一万个放心。借此机会与春华好好相处,患难见真情,探探春华的人品,好与不好,嫁与不嫁明丽自己拿主意!

明丽一脸蒙圈,从爸妈的话里,隐隐约约觉察到,她可能暂时回不去荆州了。

明丽满心气恼:这不是处心积虑的逼婚么?事情因春华而起,整个下午,明丽迁怒于春华,没给春华半点好脸色,耐心地等候着舅妈的最终消息。

果不其然,第二天中午,舅妈来电说:来不了石首,荆州封城了。明丽不等了,决定自行设法回家。

春华替明丽拎包,明丽躲闪到一边,春华一脸悻悻然。明丽急匆匆地顾自前行,春华一脸难堪地骑着摩托车紧随其后。为了避免更深的尴尬,明丽不得已上了春华的后座。

走到村头,一台泥土车阻止了前进的道路。绕道行驶,每个出口都被死死的封住。明丽用拳头击打春华后背,“都是你都是你......!”

春华待明丽发泄完了,讪笑着央求她:“回去吧?安心住下来,乡下比城里安全呢。”

明丽怨气冲天:“不回还能怎样?套路,全是套路!”

明丽的去而复返让春华父母喜出望外,两位老实巴交的长辈是明白人。通过两天的观察,发现这个漂亮女孩不大感冒自己的儿子。儿子虽说也是大学毕业,但在城里无根无基,无车无房,跟人家姑娘比,差距不是一星半点。明丽这姑娘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配自己儿子绰绰有余。强扭的瓜不甜,能成自家儿媳当然是求之不得,成不了只能顺其自然了。

春华父母私下商量一番,按下了内心的想法。

明丽自腊月二十九随舅舅舅妈到石首乡下,原计划当天回荆的,故没带换洗衣服。封城封村开始后,换洗衣物成了问题。

春华报名参加了村里的防控志愿工作,在父母授意下,寻机进了一趟县城,通过姑姑(明丽舅妈)获悉了明丽的衣服尺码,挑了两套衣服带回家。

明丽试了,十分的合身,包括内衣内裤,她对木讷的男人有了些刮目相看。

明丽和父母视频,疫情事发突然,家里的生活物资准备得不充分,过几天要想法备一些。

晚上临睡前,明丽把新买的衣服晾在阳台上,春华的爸爸体贴地给明丽铺了一床电热毯。

半夜时分,明丽听到楼下传来杂乱的呼喊声,一个翻滚起床,穿一件棉袄冲出房门,一股浓烟窜进房间,明丽被呛得咳嗽不止。

退回阳台,阳台上也是浓烟四起了。楼下,春华大声地呼喊着明丽的名字,稍后又听见春华的父母大叫危险危险......

明丽急中生智,用力扯下阳台上的窗帘,撕成多段,打上死结,一头绑住床脚,一头抓在手上,手脚并用地爬出窗外。

下垂中,明丽手一滑,哎哟一声砸向一楼地面。坠地的一瞬间,身体结结实实砸在某一人体上。这人弓着腰,整个后背充当了明丽的人体气垫,明丽砸在对方身上,经过缓冲,毫发无损。

春华穿着单薄的睡衣,砸趴在地上,咧嘴咧齿直叫唤。

春华从地上支起身体,扶起明丽,问她:“没事吧没事吧……?”

明丽惊魂未定,答不上话来。

借着火光,隐约可见春华的额头磕了一个大包,血渗透出来,血流满面。春华父母和一众邻居拎着面盆水桶拼命地在扑火。

凌晨的风寒冷刺骨,天上飘起了小雨。明丽上半身袄子,下半身秋裤,光脚踩在地上,浑身发抖。

 

春华脱下身上的棉袄,围住了明丽下身,又把自己的拖鞋让到明丽面前:“地上凉,赶紧穿上。”自己则光着脚踩在半截砖头上,不停地调换位置。

“刚起火时,我冲到了你的房间门口,你上锁了。我下到楼下找梯子准备爬上二楼救你,谁知道木梯被人借走了。我再次返回二楼,门口火势已经很大了,我要冲进去,爸妈拉住了我,要我另想办法。”

“我跑回楼下,发现你扯了窗帘,知道你要滑下来,就到处找垫子接应,找不到,只好——只好.......

春华解释了起火后的一系列过程,明丽惊心动魄,打量春华的眉发,果然烧掉不少。

十几分钟后,火势被扑灭了。春华进到楼里察看火灾受损情况。

春华的爸爸也是单衣单裤,心力交瘁地望着一地狼藉。春华的妈妈裹了床棉被,掩面痛哭。

墙壁被烟雾熏得漆黑,吊顶坍塌了,空调面罩变了形,电视机面目全非,明丽晾在阳台上的衣服烧得到处是洞,不能穿了。

明丽把电话打给舅舅,舅舅叮嘱明丽不要告诉爸妈,免得他们担心。明丽听从了舅舅的意见。

春华的二叔在邻村,得知起火消息后,开车过来把一家人接了过去,安顿下来。

天亮后,春华返回家一趟。他的房间里没有过火,挑了自己的几套男装,给明丽带了回来。

春华的父母面对明丽一万个赔不是,一脸后怕。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恢复,死里逃生的明丽平定了情绪,不但不加怪罪,反过来不停地安慰起春华父母。

春华父母对于明丽的这种深明大义颇受感动,心里暗衬:春华要娶了这女孩该多好呀!

后面几日,明丽每天替春华上药,换药,动作极尽轻柔,眼里溢满了柔情。明丽要春华找人借了一把推剪,帮春华推去了烧焦的毛发。推着推着,最终推成个光头,俩人相视哈哈大笑。经过明丽的细心护理,春华额头的大包慢慢消散了。

两个年轻人的关系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春华父母看在眼里,乐在心上。妈妈对爸爸说:“这场大火烧得值,没有这场大火,这姑娘不一定能感受到咱儿子的优秀!”

春华爸被鼓舞,也是满心的欣喜与期待。

往后,明丽穿着春华的衣裤鞋袜,每天素面朝天,跟着春华一大家子,开始了“非难”的生活。

居家隔离的第三十五天,胡家人貌似适应了一家四口的生活。春华的姑父姑姑一个劲的侄媳妇侄媳妇的叫,明丽也懒得纠结,由着他们叫唤。

明丽父母告诉女儿,近段时间,隔三差五有人给他们家送来各种生活物资。问谁送的,来者不透露,只是说受人所托。

父母问女儿,是不是春华托荆州的同事送的。明丽问春华,春华矢口否认。

明丽便叫父母下次不再收了。

几天后,明丽不知道什么缘故,脸上过敏,长满了红疹,又痒又疼。一张漂亮的脸蛋近乎毁容,明丽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春华到镇上寻着一名老中医,抓了几副药,每天坚持给明丽煎药,又配了外用药敷脸,几经照料,明丽的过敏症日渐好转了。

父母打电话告诉明丽,送生活物资的人再次来时,自己拒收,对方承认了受春华所托。

父亲含着热泪说:这个女婿我们没有看走眼!

318号,石首城乡终于解封了,春华给明丽办好了所需的返城手续,把明丽送到了县城车站。

车站里春华对明丽依依惜别:“你是个好女孩,我们家条件差,门不当户不对,这段时间让你受委屈了,祝你幸福!”

明丽看着春华,看不到他的表情。明丽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春华有些伤感:“我知道配不上你,你不要有压力,大家做朋友也不错的!”

明丽取下口罩一脸愠怒:“这是男朋友该说的话吗?”

 作者:

王志华,男,湖北荆州人,著有《三峡人家》《荒湖》《荒洲》《芦苇林深处》《彩云之南》等中长篇小说。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邱城惨案
邱城惨案
蒸腾邺下 散布四方——“三曹”“七子”营造的建安文学
蒸腾邺下 散布四方—
《大商风华》连载23 热察绥帮①
《大商风华》连载23
武安舍利塔
武安舍利塔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