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创作中心

艺术中的梦境——《旧约》里的雅各与约瑟

时间:2020-05-18 15:13:35  来源:凤凰网文化  作者:单炜明  浏览: 分享:

       将梦境作为艺术与文学内容是人类古老文明很早便发生的事情。站在西方世界的角度,众所周知的希腊神话三位女神为了获取金苹果采取宙斯的建议,寻求当时特洛伊王室尚未归宗认祖的王子帕里斯为裁判,决定金苹果最终去处。为求胜利,女神一一贿赂帕里斯,以及后来的判决过程都是在帕里斯的梦境中发生的。梦醒之后,帕里斯如愿获得报偿,却引发一场希腊、斯巴达联军与特洛伊城之间的十年战事。荷马史诗《伊里亚特》描述了那场战事里的最后几个月时间发生的故事。故事开始不久,宙斯答应阿基利斯的母亲爱琴海女神请求,对于联军将领阿加曼农传达不实的胜利信息,使得联军贸然出兵导致溃败,信息的传达是借助了一场让阿加曼农信以为真的梦境。

       与上述文学差不多的时间,《圣经‧旧约》里也不乏梦境场面。《旧约》创世记著名的《雅各之梦》在西方家喻户晓。雅各有两场梦都发生在旅途上,第一场梦境是雅各前往哈南投靠舅舅拉班的途中。旷野上,雅各梦境中出现一梯子,梯子连着天空和大地,天使们上上下下的,上帝耶和华在梯子上对雅各说了一段祝福的话… …。第二场似梦非梦的情境是雅各投靠舅舅拉班二十年后从哈南回乡的路上,遇见一人与他摔角了一整晚,那人没赢雅各,黎明时分那人要离去,雅各不让那人离去。除了摔角,还有那人给予雅各的祝福,将雅各的名字改为以色列,以及摸了一下雅各大腿窝里的筋,于是雅各跛脚。两场遭遇不同,却都和祝福相关。

       古老时代,人类对于梦境的发生不明就里,带有高度神秘色彩,视为人与天,人与无以名状之物的一种沟通方式,无论预言未来,知晓祸福,壮大心智,蒙福立约往往脱离不了一段又一段的梦境。即便十九世纪之后西方心理学家提出各式梦境理论,却不能完全解释梦境的发生或原由。这使得将梦境作为艺术与文学题材这件事情始终不退流行,让那些现实生活中接触不到的人事物,或者常规逻辑之下难以发生的情节,成为艺术与文学颇感兴趣与大量借助的题材。

       公元1659年,荷兰画家伦伯朗的一件作品《雅各布与天使摔角》﹝图1﹞描写的就是上述题材。《旧约》里究竟何人与雅各摔角,文章仅仅以“那人”作为描述,或者“那人”说:“你与人与神较力,都得了胜。”暗示“那人”的身分不凡。不过,西方艺术家面对雅各的这场梦境不一而足的都将“那人”画成天使。我曾经在某些书本上读见“那人”为上帝耶和华。无论究竟何人,圣经之外的说法总不认为“那人”属于世间凡人。于是我们看到伦伯朗的笔下天使身穿白袍,白袍右肩的带子稍稍的拉扯,天使面容慈善,大气不喘,双手看似紧抓,又似轻抚,右脚膝盖弯曲顶着雅各布的身躯。相较于天使,雅各侧脸面容现实感强烈,背对观者的脊梁用力、又不用力;加上彼此所处环境似在旷野,云雾缭绕,这让雅各与天使的摔角情节既有现实却也奇幻,添加许多艺术上的思维和想象。

图1 伦伯朗-雅各与天使摔角-1659年

       同样桥段到了十九世纪末,公元1888年法国画家高更的《雅各与天使格斗》﹝图2﹞有了不同的面向表现。十九世纪末,简单说是印象主义走到末尾,艺术家逐渐脱离印象主义的技巧和观点,不以视觉或视网膜理论为主流。一般说来,常人在梦境中的景象是模糊的,色彩是混沌的,故事情节跳跃或穿插,可高更仅仅藉助了“摔角”的形式,使得远景的雅各、天使和近景的布列塔尼妇女们形成同在一个空间里的实体景象,色彩强烈。

图2 高更-雅各与天使格斗-1888年

       我们暂时撇开是不是梦境不说,高更在现实中寻求想象,在想象中掺入现实是影响二十世纪现代艺术家们的其中理论。… …对于《各与天使格斗》这件作品,高更在致上友人的信件中说道:“我把他们简单化了,他们很土、很迷信。而整个效果十分强烈,对我来说,这一景象和搏斗存在于这些人的想象中,因此这些现代人在比例上,比那两个搏斗的人真实、自然得多。”

       可不是吗?高更离开欧洲,企图不以欧洲文明为单一为思考,接触其它文明,在许多“原始”聚落中获得更为真实的生存面貌,是时代里的趋势,也是他的艺术引起后世关注的一项特点。之后,高更于1891年前往当时法国在南太平洋殖民地大溪地生活,于二十世纪初出版了自己在大溪地的日记便不难看出他在艺术与思想上的追求。不过这是后话了。

     《旧约》中的雅各布共计十二个儿子,其中一位名叫约瑟。圣经中的雅各作梦,儿子约瑟遗传父亲不仅能作梦,还能解梦。约瑟后来的成就与他解梦的能力息息相关。

      先说约瑟作梦。约瑟年幼时做了一个梦,梦里他与哥哥们在田里捆绑禾稼。约瑟捆绑的那一捆禾稼站立着,哥哥们捆绑的的禾稼纷纷向约瑟的禾稼敬拜。… …想当然的,当约瑟说出的这场梦境让其他兄弟气愤难耐。约瑟后来又作梦,梦里内容不仅使哥哥们生气,连父亲雅各都生气。约瑟的梦境中出现太阳、月亮、十一颗星星都向约瑟下拜。太阳和月亮意味着雅各和利百佳,十一颗星星是他十一个兄弟,也就是父亲雅各的十一个儿子。约瑟的梦境和之后的故事内容息息相关。约瑟后来到了埃及,最终成为法老王的宰相,帮助了身陷苦难的父亲和兄弟们。… …不过,西方艺术家们似乎喜爱的是一场约瑟替犯人解梦的故事。

       约瑟到了埃及后并未立刻受到法老王关注。期间约瑟遭人陷害入住牢房,遇见同住牢房的两位法老体系中的官员,一是酒政,二是膳长。后来酒政作梦,对约瑟说出梦境:梦里有一颗葡萄树,树上有三根发芽、开花、结了葡萄的枝条。膳长手握法老的酒杯,并将成熟的葡萄挤在法老杯中,递给法老。… …之后,膳长也说出自己的梦境,梦里头顶三筐的白饼,最顶端的筐子有为法老烤的各式食物,有飞鸟去啄食那些筐里的食物。

       酒政与膳长的梦境听在约瑟的耳里得出不同结论:酒政三天之内走出牢房,官复原职。膳长三日之内大难临头,性命不保。果不其然,约瑟的解梦正确,提前预言了酒政和膳政命运的不同。约瑟如此不凡的解梦能力日后为法老的解梦中,提醒了日后可能面临的灾难,并且提出化险为夷的解方。

       公元1656年,欧洲画家兰吉悌的一件作品《在狱中替人解梦》﹝图3﹞说的就是约瑟的故事。画作中年轻的约瑟和一裸身秃顶男子(估计是酒政)交头接耳,约瑟面露喜悦,解释着梦境内容。约瑟与裸身男子在画中前景,前景明亮,男子卷曲的胡须,松弛肌肉的纹理,两人身上布料的转折增加了明暗反差,丰富了观众的视觉。约瑟与男子身后是一位挂着袍子的男人,男人兴许是膳政,他丰富的肢体语言说明了对约瑟解梦能力的惊奇,布料的晃动是身体姿态的延伸。… …另外,艺术的特征方方面面说明了画家对巴洛克时期风潮的关注和掌握。

图3 兰吉悌-在狱中替人解梦-1656年

       至于另一件名为《在监狱中替人解梦》﹝图4﹞的作品,作者布里尼,年代不详。依据风格的显示,可能是十七世纪左右的作品,与上述兰吉悌差不多时代的人物。布里尼在作品中画的应该就是阿瑟在替膳政解梦了,解梦时谈到了三日后的厄运。膳政双手掩耳,阿瑟表情与手势自信。画里光线集中在三位人物,突显出了一瞬间的情感和动态。… …之后故事的发生是约瑟替法老解梦,预防了法老与人民接下来七年即将面临的灾难。两件作品同样动感十足,反应不同梦境带来的一悲一喜。

图4 布里尼-狱中解梦的约瑟-年代不详

       梦境的神秘曾经是文学家和艺术家关注的题材。文学家在故事中让许多一时之间解释不了的事物以一场梦境作为理由,有时平铺直述,有时拐弯抹角,如此增添故事色彩。梦境这件事到了十九、二十世纪成为哲学与心理学大规模关注的重点,艺术家们不惶多让,现代艺术中好些艺术表现和思维都直接的、间接的与梦境关联,形成了自由的、非理性的、非逻辑的、原始的、超现实种种观点,使得二十世纪现代艺术蓬勃,春暖花开一般。如果说艺术是花,梦便是暖。

       作者:单炜明,宁德师范学院,教育与艺术学院副教授;艺术博士;著有《510号房》、《一幅名为时差的抽象画》、《影子窥视》、《八月南风飞》;教育电台《艺术单飞》栏目主持。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王小波:艺术的正途不是去关怀弱势群体,而是去冒犯强势群体
王小波:艺术的正途不是
永年贾公彦——指纹学鼻祖
永年贾公彦——指纹学
虽死犹荣杨宏明(续)
虽死犹荣杨宏明(续)
看那展翅飞出的犀鸟,像一声呼喊把森林唤醒
看那展翅飞出的犀鸟,像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855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