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磁州窑

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彭城古窑

时间:2019-08-07 11:38:04  来源:新邯郸  作者:  浏览: 分享:

  

彭城东阁

喜鹊纹坛

 

 

 

鱼藻纹盆底

 

彭城磁州窑之谜

 

几十年前,当从被水淹而埋在地下的钜鹿古镇挖出古瓷,国内外古陶瓷界的学者,把搜寻古瓷产于哪里的目光盯上古磁州境内时,他们毫无疑问的第一选择是彭城窑。因为无论从史料典籍记载,还是从民间传说;无论是从历史沿革、还是从地理地貌、蕴藏资源;无论是从“磁山文化”出土的陶器,还是至今窑火不熄的延续,都在促使引导着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为此,许多专家都曾来到峰峰搜寻古磁州窑的影子,除了能看到地面上残存破败的馒头窑和新建的简陋厂房外,遗憾的是始终没有找到古代的陶瓷器物。

 

长期以来,这成了大家心里始终困惑不解的一个谜。

 

让我们把时间推回到上世纪四十年代。1945815日,日本宣告无条件投降。818日,太行五军分区政委陶鲁茄带领一个团,经过一天激战,将彭城从顽固的敌伪军手中解放。新生的彭城陶瓷行业,在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以及后来的华北人民政府支持帮助下,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恢复生产。仅用四、五年时间,至全国解放初,彭城瓷业已从日伪占领时期奄奄一息的状况,焕发出勃勃生机,私营窑厂纷纷开工生产,国营瓷厂陆续建立。全区的碗窑、缸窑、砂货窑达到了二百多座,从业的陶瓷工人达到3500余人。

 

1951年,我国古陶瓷界的泰斗、著名的陶瓷专家陈万里先生带领几位青年学者来到了彭城,考察古窑址。他时任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古陶瓷研究部主任,治学严谨,注重实地考察,著作颇丰。建国初期,百废待兴。陈万里这次来就是要遍访考察平原、河北两省的古陶瓷窑址。他对古磁州窑更有兴趣和偏爱,这也是他先来彭城的心愿。

 

然而,眼前的景象与他的想象反差极大。大大小小的工厂、作坊生产着生活中的日用陶瓷用品、工业陶瓷电料制品,以及优质的缸盆和仿古建筑使用的多彩琉璃瓦。虽然有的作坊和窑场还有绘画的装饰品,但粗劣的绘画颜料充斥在一些瓶、壶上,典型的白釉黑花、黑白剔刻、褐彩装饰技法已无踪影。他在到处是馒头窑的旧窑场里探查;他在砌满笼盔墙的胡同里询问;他在摆满瓷货的碗市街、砂锅巷的店铺观看;他在小山似的瓷窑渣堆上挖找。几天下来,他失望了。除了地面上尚存的清末民初的古窑外,他没有找到想象中古磁州窑那些极具特色的典型器物。

 

陈万里带着对彭城的疑虑,随后对观台、冶子村进行了考古调查。在那里有了新的发现,确定了观台等窑口为古磁州窑之一。

 

从建国初到“文革”前的十几年里,国内外专家、学者把对磁州窑的调查、考察或者说主要是对观台一带古窑址及出土器物的研究,推上了一个新的领域,出现了许多研究新成果。

 

196535日,根据上级区划要求,邯郸市峰峰矿区将观台人民公社的观台一、二、三街,东艾口、西艾口、前岭、岗子窑等15个村划归磁县。

 

从此,同属一个文化脉系的磁州窑文化,分属于峰峰和磁县两个区县辖管。

 

19873月至7月,北京大学考古系、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和原邯郸地区文物保管所联合对已隶属磁县的观台窑址进行了第三次全面考古发掘。这次考古出土数十万片古瓷片,发掘出比较完整或可复原的瓷器2000多件。发现9座古窑遗址,有的古窑保存的还比较好。这次考古取得了丰硕成果。形成的发掘报告《观台磁州窑址》,专著由国家文物出版社正式出版,把磁州窑的学术研究推上了新的高峰。

 

数十年内,当国内外研究磁州窑的专家学者把目光盯上观台窑的发掘考古成果时,他们同时在念念不忘的思考着磁州窑另一个嫡系窑口--彭城窑的情况!

 

古窑真实的“谜面”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至六、七十年代,当陈万里、冯先铭、李辉炳等著名的陶瓷考古专家一次又一次来到彭城,苦苦探寻这座“嫡系磁州窑”的前世今生时,眼前的景象,地面上的建筑仍然使他们感到了困惑、迷茫、甚至失望……

 

到处高耸的瓷渣堆、一座又一座的窑厂、林立的烟筒、浓浓的窑烟、不断建成的新厂、现代制作陶瓷产品的生产线,哪里还有古磁州窑旧影遗踪?

 

权威的专家们甚至做出了这样的结论:彭城没有古代磁州窑窑址?彭城没有发现瓷枕的烧造地点?彭城没有发现磁州窑典型装饰风格、白地黑花器物的瓷器碎片?

 

彭城的古窑址到底在哪里?谁能揭开这个千年古谜?当然要靠事实来说话。遗憾的是,不知是禁锢、迷信于权威的论断,还是出于何种原因,彭城始终没有进行一次正式的考古发掘。

 

历史的脚步在匆匆走过,时间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埋藏于峰峰矿区地下的古窑遗址不甘寂寞了,它们要跟上时代的发展,要证明自己的存在。

 

19738月,位于彭城大路沟的“邯郸艺术陶瓷厂”破土动工建设。在地下三米的基建深沟里,挖出一块古代窑场必备的石制碾槽大石板,上面竖行刻着“大元国至元卅一年四月初八日张彧记”一行字。“至元卅一年”是元代早期,元世祖忽必烈的年号(公元1294年)。峰峰文物所的专家做了

 

进一步的清理发掘,发现了大量的瓷盆、碗、盘和破碎片,不少器物和瓷片上用铁锈花画着的精美图案。专家们确定这是一座元代早期的磁州窑窑址。这是在彭城首次发现的古窑遗址、遗物,这次发现最重要的意义是破除了多少年以来很多人认为彭城没有古窑的误区,证明了彭城最晚在元代已经开始烧制陶瓷的事实。

 

这次发现,带来了想不到的效应。那些关注着彭城古窑的人,因此开始关注沉寂在古镇地下的遗迹。

 

19763月,在彭城的主要街道新华村原公安派出所,盖楼房挖地基时,发现宋金古窑场遗址,出土了大量瓷片。瓷器装饰以白底黑花为主,内容以花卉、叶草、鱼鸟纹饰为多。冯先铭先生主编的《中国陶瓷史》中收录的“宋代磁州窑(彭城)纹饰复原图”就是主要以这次出土瓷片纹饰复原的。

 

随着地下出土物的不断增多,彭城的古磁州窑址被埋在彭城老街及周围地下的思路,渐渐明晰了。进入上世纪80年代后,随着峰峰经济建设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地下古窑址被发掘出来。

 

1988年,彭城镇砖厂南边的一个叫二里沟的地方,工人们在挖土的过程中,发现了层层叠叠的碎瓷片。经文物所的专家探挖发掘,发现了完整的窑炉遗址,出土了大量的文物、器具,一件大型的元代器物“鱼藻纹盆”还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这是彭城磁州窑的一处重要古窑址。

 

1998年至1999年间,彭城镇进行旧城改造的滏阳路西沿工程建设工地,从盐店遗址西侧一公里范围内,在八坡窑、老槐树、碗市街、小街口、大庙坡、半壁街、衙门胡同等处,陆续发现了数座古窑炉遗迹,同时出土了数以万计的瓷片、窑具和完整的瓷器。器形包括盆、罐、缸、碗、盘、碟、钵、瓶、枕、盏托、炉、灯及瓷儿童玩具。装饰纹样以白釉黑褐彩为主,也有少量的白釉剔刻及胶胎器。

 

19996月,峰峰矿区文管所与邯郸市文研所联合对彭城上、下盐店窑遗址进行了首次清理发掘工作,发掘面积350,发掘元代窑址1座、清代窑址1座、料池1座、瓷片标本万余片。

 

20004月,在彭城原运输四公司老槐树北处基建施工地,出土了一批完整陶瓷器物及大量瓷片。其中一完整白釉黑彩四系瓶,高29.6厘米,腹径13.5厘米,口径4.8厘米,底径8.2厘米。腹部上部行草书写“沉醉东风”四字。许多瓷瓶残片上书有“太平馆”、“八仙馆”等酒馆名称,以及“李家用”、“梨花白”等字。

 

20016月,在彭城新建中医院楼建筑工地,出土一批鱼藻纹大盆、四系瓶、龙凤坛、碗等残片。其中一件较完整,有残的鱼藻纹大盆,口径30.5厘米、高4厘米、底径25厘米。盘中用铁锈花绘一条大鱼,外底中部墨书“大德八年六月望日记”字样。这批珍贵标本,为元代白地黑绘装饰技法鼎盛时期产物无疑。

 

从此以后,在彭城老街的地下,发现的古窑遗址、遗迹、陶瓷器物、瓷片越来越多。几乎到了不管哪里搞基建、挖深沟,都会不时地发现不同时期古陶瓷遗迹、遗物。它的面积涵盖了彭城老街的整个地下。

 

古窑的谜底被揭晓

 

201045月,市、区文物工作者又对彭城半壁街、彭城瑞兴花园的建筑工地,进行了考古发掘,清理出宋、金时期的古窑遗迹及大量出土瓷器碎片。并在当年召开学术研讨会上做了汇报,受到了与会专家的高度赞赏与肯定。

 

当年82日至3日,中国磁州窑遗址论证会在峰峰矿区召开。时任中国古陶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莉英(现任会长)女士、副会长冯小琦女士以及国家、省、市专家学者李广宁、王兴平、穆青、马忠强,王兴、郝良真、乔登云等专家学者亲临会议,实地考察了彭城磁州窑富田遗址、盐店遗址、彭城老街、黄家窑址等,提出了《中国峰峰磁州窑遗址论证意见》。认为峰峰区域磁州窑的始烧年代从北朝、隋唐、宋金、元、明、清直至现在。可谓“万年窑火相传,百代历久弥新”,在中国陶瓷史上占有十分重要地位。意见特别指出:“千年陶瓷古镇彭城镇,经区政府和社会各方面的努力,迄今保存有30余座古窑、50余座古作坊、7座渣堆等大量地面遗存,其地下遗存也及其丰富。这是目前在国内保存规模最大、保存现状最为完好的古陶瓷文化遗存,是极为珍贵的中国古陶瓷文化遗产。其重要性和独特性在于它们在社会、精神、历史、艺术、审美、自然、科学等层面或其他文化层面存在的价值,也在于它们与物质的、视觉的、精神的以及其他文化层面的背景环境之间所产生的重要的联系。磁州窑文化遗产见证着这一地区彭城特有的生命历程、承载和延续着这一地区特有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

 

写到这里,我真为彭城感叹,真为彭城兴奋。我直觉地感到,做为古磁州窑最重要的中心窑口,彭城一定会在弘扬磁州窑文化方面,“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有所前进”。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王小波:艺术的正途不是去关怀弱势群体,而是去冒犯强势群体
王小波:艺术的正途不是
永年贾公彦——指纹学鼻祖
永年贾公彦——指纹学
虽死犹荣杨宏明(续)
虽死犹荣杨宏明(续)
看那展翅飞出的犀鸟,像一声呼喊把森林唤醒
看那展翅飞出的犀鸟,像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855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