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大名府

大名成语典故

时间:2021-03-22 15:40:34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大名非遗图典》编委会  浏览: 分享:

 大名成语典故

(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属地:大名县

红线盗盒

也作“红线偷合”,是一个传奇故事。大意是:唐肃宗至德年间,规博节度使田承嗣拥兵自重,有起兵吞并潞州(今山西长治)之意。潞州节度使薛嵩(薛仁贵之孙)受朝廷之命,为防变乱,固守滏阳(今磁县),因惧田承嗣势大,日夜忧问此时,“内记室”(略同于现代的私人秘书)红线为排主忧,自告奋勇,前往魏州观察形势,并相机行事。当夜,红线入闺房做了一番妆扮,拜别而去。薛嵩饮了十余杯酒的工夫,红线就从魏州返回,以所取田承嗣床头的金盒为证。原来,红线于子夜前三刻到达魏州城,避过侍卫,潜入田承嗣榻前,盗出床头的金盒,漏三时(相当于今3-5)返回溢阳。薛嵩依红线计,立即派使者持书入魏,并送还金盒。田承嗣慑于薛嵩有高人相助,唯恐性命不保,遂罢吞并潞州之念头,从而避免了一场兵祸。此典故已被改编为京剧,广泛演出。

 

乞食五鹿

春秋时晋献公初有三个儿子,即太子申生、次子重耳和三子夷吾后又娶骊姬姐妹,生下奚齐和卓子。骊姬野心勃勃,决意夺嫡。献公拗不过宠姬,狠心杀掉了随他征战有的太子申生,重耳和夷吾只得逃亡,重耳逃到卫国,据《左传》及《史记·晋世家》记载:“重耳过卫,卫文公不礼焉,出于五鹿(今大名县城东),乞食于野人(乡民),野人盛上器中进之,重耳欲鞭之,赵衰曰:“土者有土也,君其拜受之。’重耳稽首而载之。”重耳流亡二十余年,后在秦国护送下回国即位,为晋文公,并使晋国成为春秋“五霸”之一。

 

路不拾遗

路不拾遗:路上丢失了东西,没有人拾为已有。古时多用于民风醇厚,现用于形容社会风尚和道德良好。《旧唐书》曰:途有遗物,人不私取。”唐朝有一商人途经武阳(郡名、郡治在贵乡,今大名县),不小心把一件心爱的衣服弄丢了。走出十多里后才发觉,心中十分着急,不禁喊出声来。这时路人劝慰他说:“不要紧,我们武阳境内路不拾遗。你回去找找看,一定可以找得到。” 那商人半信半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回身去找,果然找到了他丢失的衣裳。路不拾遗,亦称“遗袍复得”

国而忘家

语见《宋史·宗泽传》:宗泽初任大名府馆陶尉,当时大臣吕惠卿率军驻鄜延(fū yán,命令宗泽及其县令巡视黄河堤坝。命令刚至,正遇宗泽长子痛丧,宗泽不顾儿丧事,即奉令而行。吕惠卿得知后,感慨地说:“宗泽真不愧是为国而忘家的忠臣!”

二子争死

据《史记·卫康叔世家》载,卫国国君卫公继任前,曾与庶母夷私通,生一子叫伋(jí)。卫宣公继任国君后,立伋为太子。伋成年后,卫宣公为伋聘齐国女宣姜。卫宣公见宣姜貌美,神移心变,据为己有。宣姜生下寿和朔二子蓄意加害夺嫡,卫宣公因夺伋妻而厌恶伋,听了宣姜和朔的谗言,欲废除伋,于是给太子白旄(máo),命去齐国协约,而暗中在齐卫边界布下“强盗”,截而杀之,这个阴谋被寿探知,他告诉伋:“边界有强盗,见了白旄就要杀掉太子,不可去。”太子伋说:“违背父命而求生,不行。”遂行。寿置酒以饯行为名将伋灌醉,盗去白旄并留言:“我已代往,请太子逃命。“遂骑快马先至边界。酒醒,不见白旄,急忙追赶。当他追到边界,寿已被杀死。伋指责“强盗”:“你们要杀的乃是我呀!”“强盗”又将杀死,回报宣公。宣公不让二子尸身回国。逐当地,人们称之为太子冢。今大名县冢北村因位于太子冢之北而得名。

 

北门锁钥


  北门锁钥
:指大名这一北方战略重镇,语出宋朝朱熹著《五朝名臣言行录》第四卷:宋景德三年(公元1006),寇准镇大名府,北国使者路过这里,向寇准说:“相公望重,何以不在中书!”寇准说“皇上以朝无事,北门锁钥,非准不可。”意思是说,大名为北国南侵必经之地,必须用重应坐镇。北宋年间大名府为河北路治所,景德三年(公元1006),寇准主管天雄军,守大名曾为大名府,曾为大名撰联:“东郡股肱今右辅,北门锁古天雄。“从此,大名有北门锁钥之称。

 

诗文判状

诗文判状:五代时大名人罗威以诗判案的轶事。语见《旧五代史·梁书·罗绍威传》;罗绍威身为邺王,主管邺地军政。他喜好诗文,政务明达,通谙管理官吏的方法。有一次,一人在官府门前街道当中为驴整,恰巧一辆车驶,把放在地上的碾坏了,这人一见火冒三丈,出手就殴打赶牛车的人。告到官府罗绍威没有采取官府办案的一般程序,而是提笔用诗文作判决:“邺城大道甚宽,何故驾车碾鞍?领鞴(bèi)驴汉子科决,待驾车汉子喜欢!”大家都很赞成,认为这判决用词诙谐,但道理讲得切、恰当,合情合理。

近视看匾

近视看遍,语出清直隶大名人东壁著《考信录提要》:有二人皆患近视,视力不相上下,恰巧村中富人将于明日悬匾于门,乃约其同至其门,读匾上字以验之,然皆恐自弗见,甲先于暮夜使人刺得其字,乙并刺得其旁小字,暨至门,甲先以手指门上曰:大字某某,乙亦用手指门上曰:小字某某,甲不信乙之能见小字也,追主人出,指而间之曰:“所言字误否?”主人曰:“误则不误,但匾尚未悬,门上虚无物,不知两君所指何也?”嗟乎,数尺之有无,不能知也,况于数分之字,安能知之!闻人言为云云而逐为云云,乃其所以为大误也,借以说明考辨古史的原则,应“以辨其虚实为先务,而论其失者次之”,即正本清源之意,也说明,无实事求是之心,而怀哗众取宠之意,必将贻笑于人。

铸成大错

:铸造,即把金属熔化后倒在模子里制成器物;:锉刀,借用为错误,语出宋代马光《资治通鉴·唐昭宗天佑三年》:田承嗣镇魏博,选募六州五千骁勇之为牙军,厚其给赐以自卫,为心腹。自是父子相继,亲党胶固,岁久益骄横,小不如意,辄族旧帅而易之。自史宪诚以来皆立于其手,天雄(今大名)节度使罗绍威心恶之,力不能制。遂密请朱全忠军,尽杀牙军及其老小。全忠留半岁,罗威供亿,所杀牛羊豕近七十万,资粮称是,所赂遗又近百万。比去,蓄积为之一空。绍威虽去其逼,而魏兵自是衰弱。绍威悔之,谓人曰:“合六州四十三县铁,不能为此错也。“宋孙光宪《北梦琐言》卷十四作“聚六州四十三县铁,打一个错不成也”。罗绍威请朱全忠杀尽骄横的牙军,从而被朱全忠凌制,使藏竭尽,兵力衰弱,悔恨异常,把它比作聚六州铁不能铸成的大错。后指造成重大错误,或指错误重大。

被甲枕戈

刘词,字号谦,五代时大名府元城县人,以勇猛强悍闻名。后唐庄宗李存勖攻打魏博(今大名、聊城一带),刘词立有军功,授效节军使。李从珂即位,选刘词为禁军校尉,率兵大破张从宾,擢奉国第一军都虞侯。石敬塘称帝,讨伐安从进,因功升泌州团练使。刘词在不打仗时,晚上睡觉也身穿铠甲,头枕戈矛,时常保持临战状态。别人不解,他说“我从刀口枪尖上取的富贵,岂能一日忘记?”(摘自《大名非遗图典》

 

原创作品,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点击免费看热门小说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国民军在直南一带活动纪实
国民军在直南一带活动
邯郸杏坛诗刊连载——涉县诗词选
邯郸杏坛诗刊连载——
大运河畔的大青砖文化
大运河畔的大青砖文化
古邺城与三台
古邺城与三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