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邯郸紫金山——历史文献关于紫峰文人事迹的记載 ——刘秉忠传(续)

时间:2020-10-21 14:30:48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刘心长  浏览: 分享:

 历史文献关于紫峰文人事逃的记載

——刘秉忠传

 作者:刘心长

太保刘文正公 

苏天爵 

公名秉忠,字仲晦,顺德邢台人。少隐武安山,因祝法从释氏游。后居云中,从海云师应召北上,留侍潜邸,凡征伐谋议皆与焉。至元初,翰林王鹗请公改正衣冠,诏从之,遂拜太保、参领中书省事。十一年甍,年五十九。 

公风骨秀异,志气英爽不羁,家贫,年十七,为邢台节度使府令史,以养其亲。一日,因案牍事,有不惬意,投笔叹曰:“吾家奕世衣冠,今乃汩没为刀笔吏乎?”即弃去,隐于武安山。天宁禅师闻之遣其徒招致为僧,以公知书工翰墨,命掌书记。后游云中,值海云禅师被召北觐,过云中,闻公博学多艺能,求相见。既见,约公俱行谒上于潜邸,一见,应对称旨,自是屡承顾问,及征云南还,公遂见留。(王文忠公撰《神道碑》)

录事公卒,讣音至,公恳求奔丧,上赐黄金百两;仍遣使送至邢州。公持服营葬事,服除,被召,后还和林。公献书陈时事所宜者数十条,率皆尊主庇民之事,上嘉纳之。(《神道碑》)

邢州,古民郡也。国初为某官食邑,州旧万余户,兵兴以来,不满五七百。公言于上曰:“今邢州破坏如此,当得良二千石如真定张耕、水刘肃者治之,犹可完复如故。”上从之。请于宪宗,以耕为邢州安抚使,肃副之。两人皆儒者,廉平方正。既至,苏枯弱强,爬蠹剔荒,由是流民四集,宅尔宅,畋尔田。未几,改邢州为顺德府。(韦轩李公撰《文集序》)

癸丑,从征大理,克城之日,令行禁止,未尝妄戮一人,公之谋居多。甲寅,从征云南。己未,从伐宋,由杨罗渡济汉江,公曰:“古者军赏不逾时,盖急武功作士气也。今三军暴露于外久,所至必捷,而未获少酬其劳,可使近臣一人慰藉之。”上曰:“善。”即命呼鲁苏以谕其志,故人人踊跃,皆乐为用,进围鄂州。阅三月,宋人乞和,全师而还。(《文集序》)

丙辰,上始建城市而修官室。乃命公相宅。公以桓州东滦水化之龙冈下,云其吉,厥既得ト,则经营,不三年而毕务,命曰开平,寻升为上都。《文集序》

上神武善断,每临阵前,无坚敌,而中心仁爱。公常赞之以天地以好生为德,佛氏以慈悲济物为心,方便救护,所全活者不可胜计。(《神道碑》)

庚申,上正位宸极,命公曰:“凡治天下之大经,养民之良法,卿其议拟以奏。”公即上采祖宗旧典,参以古制之宜于今者,条列以闻,深称上意。诏下之日,纲举目张,一时人材咸见录用,文物粲然一新。(张忠宣公撰《行状》)

至元元年,翰林承旨王鹗奏言:“书记秉忠,效忠藩邸,积有岁年。参帷幄之密谋,定社稷之大计,忠勤劳绩,宜被褒崇。今圣明御极,万物维新,秉忠犹以野服散号,守其初心,深所未安。宜与正其衣冠,崇以显秩。”上览奏,即日会有司备礼,册授公光禄大夫,位太保,参领中书省事,赐第于奉先坊,给少府官籍监户甚众。公居蔬食,终日澹然,与平昔略不少异。(《神道碑》)。又图克坦公履撰《墓志》云:“公既大拜,以天下之重为己任,以身徇国,知无不为奏,建国号,定都邑,颁章服,立朝仪,事无巨细,有关于国家大体者,条举而缕陈之,无有遗者。"又《鲁斋文集》云:“初,太保之奏朝仪也,因言高帝有言:‘吾乃今知皇帝之贵也。旨汉高眼孔小,联岂如是?

十一年,扈从至上都,居南屏山精舍,俨然端坐,无疾而薨。闻,上嗟悼不已,谓群臣日:“秉忠事联三十余年,小心慎密,不避险艰,事有可否,言无隐情,又其阴阳、术数之精,占事知来,若合符契,惟朕知之,他人不能得与闻也。”"(《神道碑》)

公自幼好学,至老不衰。通晓音律,精算术,善推步,仰观占候,《六壬》、《遁甲》、《易经》、象数、邵氏《皇极》之书,靡不周知。初丁太夫人忧,毁瘠骨立,衣一敝裘,三岁不易。及录事公卒,虽身从天竺之教,而服食贬损,容貌哀感,与循礼典而执通丧者,无少异焉。(《神道碑》)

国家列圣相承,成以武功戡定祸乱,丰功伟绩之臣,不为不多。若夫辅佐圣天子开文明之治,立太平之基,光守成之业者,实维公为称首。上在潜邸,士之所以涉远道,冒风霜而至者,往往有所陈诉祈请,惟公独无所求。间燕之际,每承顾问,輒推荐南州人物可备器使者,宜见录用,由是弓旌之招,蒲轮所迓耆儒硕德奇才异能之士,茅拔茹连至无虚月,逮今三十年间,扬历朝省,班布郡县,赞维新之化,成治安之功者,皆公平昔推荐之余也。(《神道碑》)

元朝苏天爵撰《元朝名臣事略》卷七

(载《四库全书》第451册,史部209,传记类)

注释:

①苏天爵(1294-1352):元朝真定(今河北正定)人,字伯修。国子生出身,从安熙、吴澄、虞集学。泰定二年(公元1324)由翰林国史院典籍官升任应奉輸林文字。至顺元年(公元1230),预修《武宗实录》。二年,升修撰,握江南行台监察御史。入为监察御史,道改奎章阁授经郎。复拜监察御史。预修《文宗实录》,迁林待制。寻除中书右司都事,兼经筵参赞官。后由刑部郎中改御史台都事,迁礼部侍郎,出为淮东道肃政廉访史,人为枢密院判官,改吏部尚书,拜陕西行台治书待御史,复为吏部尚书,升参议中书省事。天爵知元不言,言无顾忌,夜谋画,须发尽白。后拜湖广行省参知政事,迁西行台待御史。召为集贤殿待讲学士,兼国子祭酒。出为山东道肃政廉访使,又召还集贤,充京畿本使宣抚。又起为北道宣慰使,浙东道廉访使,升江浙行省参知政事。召为大都路总管,复起为两浙都转运使。至正十二年公元1352),天完红巾军进人两浙,克杭州,他募民为兵对抗,病死于军中。天爵为学,博而知要,长于纪载,著有《国朝名臣事略》15卷,《元文类》70卷,《滋溪文稿》。其为文长于序事,平易温厚,成一家之言,而诗尤得古法,有诗稿7卷,文稿30卷。当时中原前辈,调谢殆尽,天爵独身任一代文献之寄,讨论讲辦,虽老不倦,为我们留下了一批珍贵的元代史料。

②武安山:即紫金山。该山位于武安、邯郸、永年三县交界处。

③祝法:法音同发,应为祝发,指剃去头发。祝:断绝;削去。《谷梁传・哀公十三年》:“祝发文身。”后指削发出家。黄庭坚《跋赠俞清老诗》:“欲祝发著浮图人衣。”释氏: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的简称,这里指佛教徒。

④潜邸:皇帝即位前作王子时所居住的府第。

⑤苏枯弱强:使枯的复苏,使弱的健强。

⑥爬蠹剔荒:清理社会蠶虫,剔除荒攻。

⑦畋(tian):耕种。《书・多方》:“今尔尚宅尔宅,敗尔田。"孔颖达疏:“治田谓之畋,犹捕鱼谓之渔。”

译文:

刘公名秉忠,字仲晦,顺德邢台人。早年隐居在武安山,于是削发从佛教徒交游,后来居住在云中(今山西省大同市),跟随海云禅师应召北上,留侍当今皇上的潜邸中,凡是征伐谋议他都参与了。至元初年,翰林学士王鹗请求皇上为刘公改正衣冠,皇上下诏同意,于是拜授为太保参领中书省事。至元十一年(公元1274)去世,终年五十九岁。

刘公生的风骨秀异,志气英爽不羁。家里贫穷,17岁为邢台节度使府令史,以此养家糊口。有一天,因为文案的一些事,有不意的情绪,就投笔于地叹息说:"我家一代接一代的都是衣冠世族,现在难道就埋没为刀笔史了吗?”随即弃职而去,隐居在武安山。天宁寺禅师听说,派遣他的弟子招来成为僧人,由于刘公知书精通笔墨,命掌寺中书记。后来游于云中,正赶上海云禅师被召赴北参见皇上,路过云中,听说刘公博学多艺能,要求相见。相见之后,约请刘公一块北行进见当今皇上于潜邸。现今皇上接见刘公,刘公应对使皇上很满意,人此以后屡承顾间回,等到远征云南回来,就被留了下来。(王文忠摆《神道碑》)

刘公的父亲录事公去世,讣音传到,刘公恳求奔丧,皇上赐给黄金百两,并派遣使者送到邢州。刘公穿着传统的丧服操办丧事丧期满,被皇上召请后回到和林。刘公进献奏书陈述时事所应该做的数十条,都是关于尊主庇民的事,受到皇上的赞扬。(《神道碑》)

那州,是古代民人众多的一个郡。开国初期曾为某官的食邑,州中旧有万余户,进行战争以来,已不满五七百户。刘公向当今皇上建言说:“今邢州破坏的如此严重,应当安排二千石的良吏如真定张耕、洺水刘肃这样的人去治理,还可以完复和从前一样。”当今皇上听从了。向宪宗请示,以张耕为邢州安抚使,刘肃为副职。两人都是儒者,廉洁平易方正,到达邢州后,使枯的复苏,使弱的强健,清治蠹虫,剔除荒政,因此流民从四方归来汇集,建宅的建宅,耕田的耕田。没过多久,改邢州为顺德府。(《韦轩李公撰《文集序》)

癸丑(公元1253),跟随当今皇上远征大理,攻克城邑的日子,令行禁止,未尝妄杀一人,刘公出谋居多。甲寅(公元1254),眼随当今皇上征云南。已未(公元1259),跟随当今皇上征伐宋朝,由杨罗渡的地方渡过汉江,刘公说:“古代的人军赏不超过时辰,原本为了急迫颁布武功来激励士气。今三军暴露在外的时间已经很久了,所到的地方必定战胜,而没有获得少量的赏赐来酬答其劳,可以派遣近臣一人去慰籍他们。"当今皇上说:“好。"当今皇上即刻命呼鲁苏前去晓谕他的想法,所以人人踊跃,都很高兴为国家效力,进围鄂州。闰三月,宋人乞请求和,军队完整地班师回来。(《文集序》)

皇上神武英断,每临阵前,没有在他看来是坚固的敌人,而他心中却是仁爱的,刘公经常为皇上赞谋,把天地以好生作为大德佛教以慈悲救济众生为本心,方便救护全活的人不可胜纪。(《神道碑》)

庚申(公元1200),皇上登极即位,指命刘公说:“凡是治理天下的大经谋,休养民众的良法,卿都要商议草拟报奏。”刘公即刻上采祖宗旧典,增添古代制度中的适于现在的部分,条列出来报奏皇上知道,深合皇上的想法,诏下之日,纲举目张,一时人才都得到了录用。各种文化典章制度粲然一新。(张忠宣公撰《行状》)

至元元年(公元1260),翰林承旨王鹗上奏说:“书记秉忠效忠藩邸,已经有很多年了,他参与帷幄的决策密谋,议定社稷的大计,忠勤劳积,应该进行表彰推崇。现在圣明的皇上统御着最高政权,万物为之一新。可是秉忠还是朝服野号,坚守他的初心,我们深感不安,应该明正他的衣冠,用显耀的秩位加以褒赏。”皇上看到奏议,当天就责成有司备礼,册授刘公为光禄大夫,职位是太保参领中书省事,在奉先坊赐给宅第,还赐给少府官籍监甚多。然而刘公却过着斋居的生活,吃着粗质的饭食,一天到晚静处淡然,与平常也没有多少差别。(《神道碑》。又图克坦公履撰《墓志》说刘公拜受显位以后,以天下之重为己任,以身许国,知无不为奏,建国号,定都邑,颁章服,立朝仪,事无巨细,有关于国家大体的,都条列出来一一陈述,没有遗漏的。"又《鲁斋公文集》说:“起初,刘太保上奏朝仪,于是说高帝曾有言:我现在才知道当皇帝的尊贵啊!'意思是认为汉高祖眼光短小,当皇帝怎么会那样呢?

十一年(公元1274),刘公陪同皇上到了上都,居住在南屏山精舍,庄严端坐,无疾去世。讣告传来,皇上嗟悼不已,对群臣说:“秉忠事联三十余年,小心慎密,不避险艰,事有可否,言无隐情,还有他的阴阳、术数之精,占事知来,好象符契那样相合,只有朕知道,其他的人不能参与知晓。”(《神道碑》)

刘公自幼好学,到老不衰。他通晓音律,精算术,善历法推步仰观占候;《六壬》、《通甲》《易经)、象数、邵雍的《皇极经世》之书没有不全部知道的。从前,母亲去世居丧,毁瘠骨立,穿着一件破旧棉衣,三年也不更换。等到父亲录事公去世,虽自身信奉为佛教,然而饮食减少,容貌哀,和遵循礼典举行通常丧礼的,没有多少差别。(《神道碑》)

国家列圣相继承,都是以武功平定祸乱,丰功伟绩之臣,不为不多。至于说到辅佐圣天子开创文明之治,立太平之基,光守成之业的人,实在只有刘公可以称首。现今皇上在潜邸,读书人所以跋涉远道,冒风霜前来的,往往有所陈诉祈请,只有刘公没有所求。皇上闲暇的时候,刘公经常承皇上顾问,就推荐南州人物可以起用担当重任的人,建议应该加以录用。从此用弓旌招致的,用蒲轮迎接来的耆儒硕德奇オ异能之士,一批又一批地到来没有空虚过个月。到现在三十年间,历任朝省班布郡县,推行维新之化,成就治安功业的人,都是刘公平常推荐之余的。(《神道碑》)

 

(待续)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白云乡:纳群山于胸怀,洒巍然之笔墨
白云乡:纳群山于胸怀,洒
2024【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展,这批作品能否配得上“第一美院”之称?
2024【清华大学美术学
黄河的源头在哪儿?
黄河的源头在哪儿?
黄永年:我为什么研究六至九世纪中国政治史
黄永年:我为什么研究六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