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筑先抗日游击纵队的组建与对日军作战纪实(续)

时间:2020-11-05 16:01:32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张维翰  浏览: 分享:

 筑先抗日游击纵队的组建与对日军作战纪实 

作者:张维翰

二、筑先抗日游击纵队的成立

聊城失陷后,鲁西北的抗日部队分化瓦解,有的投靠了国民党王金样,如第二,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等支队,编成国民党的第六、八、九等保安旅,盘踞在朝城、范县、寿张、阳谷,观城、莘县一带;有的投靠了齐子修,如第十九支队(以后又投了八路军),第二十九等支队,也编成了国民党的七、十一两个保安旅,盘踞在高唐、清平、博平一带;禹城、高唐、夏津、恩县一带的李连祥、王化三、云茂才、吴纯阳等有的在本地独立割踞;有的投靠了国民党第四专员袁聘之,堂邑的第八支队、博平的第三十二支队和第四支队等民团武装,除徐宝山(地下党员)掌握的武装从第四支队拉出来编为筑先纵队第七团外,其余都溃散回家了;远地听命的民军第二路军和第九支队,更不知去向了。除原第六区的部队分化外,汉奸,皇协军被国民党收编为保安旅的吴连杰、冯寿彭等部盘踞在临清,夏津,清平一带。阳谷反动会道门忠孝团、冠县大八区封建围子区,也各霸一方,勾结日伪军对抗抗日部队。我们党所领导的部队在聊城失陷后,以三十一支队为核心成立了八路军平原纵队,配合筑先纵队第七团和八路军先遣纵队的第五大队,坚持茌平,博平、齐河、聊城一带的小块根据地。

在东平、汶上一带的第十支队陈伯衡的东进梯队,在平阴,长清大峰山一带活动的第十支队的独立营,编入张北华的山东纵队第六支队以后,坚持泰西一带抗日根据地

第五、六、七、二十五支队编入第十支队各一个团,坚持冠、馆、邱、临、堂、朝北等六,七个县的小块根据地,鲁西北的形势基本上是敌伪、国民党顽军,反动会道门和封建地主所掌握的围子区各霸一方,和我们抗日根据地形成犬牙交错之势。他们之间互相有矛盾,但对付共产党是一致的,因此斗争更加复杂了。

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十八集团军总部为了支持鲁西北的抗战,于1938129日在太行山组织了八路军先遣纵队,李聚奎为司令,肖永智为政委,王幼平为主任,王波为参谋长(以后刘志远为参谋长)。当时,司令部只是空架子,于本年12月下随除赓所率三四四旅六八八团来到了冠县,区党委由筑先纵队和地方党抽调了一部分干部充实其组织,以担任司令部、政治部的科、股长,搭起了先遣纵队指挥机关的架子。为了充实先遣纵队的战斗力,“集总”由冀南军区拨东进纵队第三团,津浦支队和骑兵团归先遣纵队挥;并把地方上游击队,如卫河支队等编为先遣纵队第一团,筑先纵队由第五支队改编的第五团,调拨给先遣纵队为第二团,以博平、茌平一带活动的八路军第五大队为基础编为第三团,和筑先纵队共同坚持鲁西北抗战。

先遣纵队和陈赓率三四四旅六八八团到鲁西北之后,形势大变,由不利转为有利。范筑先牺牲,各支队已分化,在这种形势下,第十支队番号已不适应了,这时,有的同志主张干脆改为八路军,有人主张仍打范筑先的牌子,以利于团结其它杂牌武装,正在议论纷纷之际,19391月份接到八路军总部命令,将第十支队改为筑先抗日游击纵队”,属一二九师领导,114日正式整编:

筑先抗日游击纵队的组建与对日军作战纪实

    :张维翰

    :朱德崇(以后调的)

    :胡超仑

政治部主任:袁仲贤

    :巩固

共整编了七个团和一个独立团:

第一团是由第七支队改编的,团长吴作修。聊城失陷后,政治部由莘县姬家移到冠县东七里铺,特委军事部长王幼平叫鲁西良同志去馆陶说服吴作修归第十支队收编。鲁到了第七支队,吴态度暖昧,一怕敌人合围在鲁西北呆不住;二怕第一路军王来贤并吞他;三怕第十支队靠不住最后被吃掉。鲁西良未到七支队以前,民军第一路军王来贤派代表到七支队邀请吴作修去会谈,吴借巡视工作为名和王来贤在东目寨相会,他们订了互相不侵犯条约,王来贤的第一路军决不进攻第七支队,一路军战士不再越过馆,邱公路来抢粮食,吴作修的第七支队也不北到第一路军防地活动。待鲁西良见了吴作修之后,给他分析了当前的形势:王来贤是土匪出身,变化无常靠不住;国民党王金祥是杀害范司令的内奸,日寇进攻聊城就是国民党勾结来的,是王金祥摆的圈套,把范司令陷在城内,范筑先是被国民党陷害而死的,广大战士们如知道了,会痛恨国民党的,所以靠国民党也是一条死路;现在唯一可靠的出路,就是八路军和第十支队。吴经过说服后在干部中组织讨论,大家都同意归编第十支队。马上驱逐了国民党员袁宾周,接受了第十支队派去的几十名政工干部,1939120日调到北馆陶南关进行改编。在改编时吴作修仍心中害怕,担心在整编时扣留他,不敢前去,借母亲有病,委托鲁西良和第七支队第一团团长傅好仲负责。改编由我和参谋长胡超仑坐镇。整编很顺利,共整编了1500人,三个营。

    :吴作修

    :于笑虹

:鲁西良

:吴洪宾

第一营长:杨有海

:李汝海

:王士奇

:李肇安

第三营长:傅好仲

:杨峰

第二团是原第十支队主力改编的,除郝国藩的独立团维持原编制外,其它如原机枪营和李风藻、王金甲、宋风岐等部队合编成三个营,干部配备如下:

    :刘志远

:金维国

    :李福尧

:吴新之

第一营长:杜叔山

:陈中民

第二营长:曹丕堂

第三营长:刁国兴  陈中传

: 

第三团是原第六支队改编的,聊城失守前驻防东阿、铜城一带。19381113,敌人在黄河口鱼山搭浮桥,14日绕过第六支队驻地铜城奔袭聊城。当天中午东阿地方党员王雨城(兴隆屯人)来第六支队向赵健民汇报了情况,赵随之报告了、正副团长梁灿章和吕福绅,立即命令部队整装待发。黄昏后司令部的副官赵文魁来电话问敌情,当告诉他日军四、五千人由鱼山过黄河奔向聊城后,遂命令第六支队围击敌人。14日夜聊城电话不通,知聊城危急,遂率领部队尾击敌人。行至聊城城南之郭店电、李海务一带,聊城已失守,韩春河率他的100余人投了王金祥,其他全部由梁灿章、吕福绅,赵健民率领拉回冠县城南25里之东、西大李村。在大李村住了四、五天、得知梁灿章私自派副官王×(冠县少庄人)去朝城与王金祥联系接洽归国民党。六支队党组织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布置应变计划,另外派专人飞速通知赵发荣(支队高级参议)即来部队。

当时开会分析,第三营是我党直接领导的基本力量,各连都有党的支部,二连连长杜克印、指导员张敬一均是党员,一、三连指导员是党员,连长都是积极分子,一、二营有的有党支部,有的进步军官是发展对象,二营营长杨士珍可能守中立,一营长是旧军人,估计可能跟梁灿章走。根据以上情况,会上决定,一旦梁灿章投国民党,将梁抓起来,把一营缴械。

赵发荣回部队后,知道梁灿章派人到朝城已回来,并带来王金祥的亲笔信。赵提议召集营以上干部会,讨论部队的去向。在会上梁灿章和一营营长主张归王金祥,吕福绅侧重于归筑先纵队,赵健民坚决主张归筑先纵队。赵发荣在部队威信很高,大家都听他的话,所以吕福绅问赵,“四叔的意见怎样?”赵发荣说:“宁舍王金祥,不舍张维翰,他是咱们这里人,他不会做对不起我们的事。吕福绅叫赵念一念王金祥的信,其内容是:接梁灿章有意来归的信很高兴。建议把部队向东开到堂邑县境,粮秣由堂邑县牟县长供应。所需弹药一事,待部队到堂邑后,即派人送往。信后说:“其不愿来归者,亦可不必过于勉强。”(王估计六支队不会全部愿归,拉一部分亦可)。信念完后大家问,“信后说的不必过于勉强是什么意思呀?”赵说:“你愿来就来,不愿来就散。于是大家哗然,一致说:“不愿来就散哪,不归他,归张维翰。随派赵健民到冠县联系,赵健民向张霖之汇报后,委第六支队为筑先纵队第三团,团长吕福绅,梁灿章回家休养,柏洁民仍任团主任,编后到邱县整训。

第四团的成立颇为周折。聊城失陷后,民军一路军司令王来贤,在国民党员参谋长刘寇千、秘书长车寒光、参谋处长暴捷三的撺掇下,投靠了国民党,接受了二十二旅旅长的任命。以后又会同王金祥、吴连杰、齐子修等部,企图合击我十支队,我们发觉后,配合陈同志三四四旅六八八团,围剿了王来贤在邱县东目寨的老窝和在临清尖冢等地据点,冲垮他的一、二、三团,王率200多人逃窜。一路军被消灭后的残部,经政治部主任沈兰斋和李延令等同志收容,大约400多人,带到北馆陶第十支队司令部,即给他们一个纵队第四团的番号(这时已接到将第十支队改为筑先纵队的命令):

    :沈兰斋

:辛万()

:刘海萍

    :李延令

:张俊峰

供给处长:李泽民

第四团成立不久,就遇19392月大扫荡,在曲周安儿寨和敌人遭遇被冲垮了,团长沈兰斋等几个团的领导干部,回到筑先纵队司令部。扫荡过后,再叫他们收容起来约数十人配合邱县成润县长开辟工作,19399月第四团调到朝城编入筑先纵队的一个营,一部分干部被派到邱县去扩军,成立邱县工作队,以后编入八路军某部。

第五团是石鸿典第五支队改编的。在聊城失陷前,五支队驻防阳谷七级镇,19381114日聊城紧急,范筑先命令第五支队来援,经过安乐镇遭忠孝团截击,待击破会道门赶到聊城傅家坟一带时,聊城已失陷,与日寇相持三昼夜,由盛北光、李邦林二同志率领部队转移到堂邑南张炉。集当时部队思想十分混乱,有的想当土匪,有的想解散回家。在张炉集稍停后,第二天在盛、李二同志率领下到了冠县桑阿镇靠拢第十支队,由桑阿镇又开到冠县北之里固村。于193812月初,改编为第十支队第五团,团长荆维德,副团长盛北光,政治部主任孙洪。整编后不久即参加打民军第一路军的战斗。先遣纵队到鲁西北,奉命将第五团调拨给先纵第二团。19392月大扫荡,先遣纵队转移到大峰山区,行至茌、博平地区,在琉璃寺被敌人合击,鲁西北区党委秘书长赵伊坪同志牺牲,荆维德团长负重伤后由王长年同志任二团团长,盛北光任团政委,孙洪任团政治处主任。1940零年4月奉集总命令,和筑先纵队独立团合并,编为一二九师新八旅二十三团。

第六团,原计划把馆陶二区民团千余人组织起来给一个第六团的番号,因形势变化未编成。当时的情况是这样:先遣纵队和陈赓率六八八团到了鲁西北之后,给鲁西北人民以很大的鼓舞,在这样大好形势鼓舞下,馆陶二区人民积极要求组织起来参加抗战,我亲自去进行了动员。正在部队集中之际,19392月大扫荡,敌人占领了馆陶城,馆陶二区变成了敌占区,六团也没集中起来。

第七团是博平一带地方武装组成的。第四支队其中有一个营为我们地方党谢鑫鹤等同志所掌握,聊城失陷,脱离了第四支队,以此为核心,地方党又发展了一部分武装,利用徐宝山(地下党员)本地人的社会关系,组织了1000余人武装,以徐宝山为团长,高境为主任,成立了第七团,以坚持博平,茌平、清平一带游击战争。

在大峰山活动的张耀南,曹洪盛的独立营,在东平活动的陈伯衡、刘星的东进梯队,都编入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六支队。在河南临漳、楚旺一带活动的冯警涛、熊义吾的西进梯队,编入了八路军东进纵队第三团的一个营,这次总整编开始不下万人左右。

部队整编以后不久,形势和部队内部发生了一些变化,所以于19395月又来了一次整编。19393,代师长陈光、政委罗荣桓率一一五师一部分奉中央命令从晋西进到山东泰西,师部设在大峰山区陆坊,鲁西区党委也在陆坊住。筑先纵队整编之后,我于19394月间率陈中民营一个连到大峰山陆坊向区党委和一一五师汇报工作。汇报时根据2月敌人大扫荡后我军和地方情况的变化,我们提出部队要再次整编和开展卫西工作的意见。区党委和师首长听了我们的汇报,同意我们的意见,并配备红军时代师长朱德崇任筑先纵队副司令。为了加强联系,拨给了我们一部电台,我们在陆坊住了将近半个月,4月下旬离开陆坊。

回来以后和政治部主任袁仲贤讨论研究,在敌人占领城市,我占领乡村的情况下,不宜于大兵团作战,应把主力部队团的建制撤销,改以大营为战斗队兼工作队,采取分散活动的方针,除保留独立团和第七团的建制外,决定将二、三团改编为五个营,4月下旬在冠县二区斜店一带把部队集中起来进行整编,整编情况如下:

第一营营长:杜叔山

    :陈中民

    :吴新之

    :谢德元由原二团一营—— 既机枪营改编

第二营营长:廖云山

    :刁国兴

    :李肇安

由原第二团的王金甲、李风藻部改编

第三营营长:赵健民

    :张文基(陈贯店战斗牺牲)

    :沙延孝

由原第三团改编

第四营营长:陈中传

    :曹丕堂

由原第二团郭子昌的两个连和大峰山曹洪盛的独立营两个连改编。

第五营营长:冯警涛

    :周法武

由原第三团二营两个连和直属特务连、袁仲贤从平原纵队带来的特务连改编。

团长刘致远、副团长金维国,主任刘昌等团级干部调太行山去学习,袁仲贤调回一一五师。区党委派史钦琛为筑先纵队政治部主任,巩固为副主任,朱德崇为副司令,胡超仑为参谋长。

193976日“集总”命令,老黄河以北的鲁西北地区军事斗争归一二九师领导,命令颁布后,筑先纵队的军事指挥即归一二九师了。

19394月去陆坊向区党委和一一五师汇报工作回来后,根据上级指示精神和卫河以西的抗战形势,为帮助卫西几县工作的开展,决定成立卫西三县军事指挥部。七七事变,馆陶一带形势也是非常混乱的。王来贤号称万人盘踞在邱县、馆陶四区交界之东目寨一带,王金甲有千余人盘踞在馆陶一区城关附近一带;吴作修也有1000多人盘踞在馆陶五区一带;馆陶七区张星吾,八区郝田藩的民团,他们各霸一方,互相残杀。193856月间,王金甲、王来贤和吴作修被六专区收编后,馆陶秩序稍稳。中共馆陶县委为了利用合法名义掩护党的工作,由聊城要来馆陶政训处名义,在南馆陶挂了块牌子,成立了办事机构,以从济南第三集团军政训处派到临清专区的政训干部王乐庭为主任,抽调地方党干部张建功、满登发、梁一民,靖儒之、刘玉如、张思曾、韩兰亭,胡俊魁,王天岭等同志为政训员,并推选韩书义为馆陶县长,南馆陶七区民团张星吾改为县保安大队。19392月大扫荡,县长韩书义逃跑了,馆陶卫河以西又形成了无政府状态。在这种情况下,筑先纵队报请区党委同意,调筑先纵队政治部民运科长成润任邱县县长,派原第一团主任于笑虹去临清西部加强临西工作团工作,并于19395月成立筑先纵队卫西三县军事指挥部,以指挥临清,馆陶,邱县三县的军事斗争,委原第十一支队司令牛连文为指挥兼馆陶县长,张潭为主任,张维德为参谋长,指挥筑先纵队独立团,馆陶县保安大队和地方上的几个游击队。兹将卫西部队的情况介绍如下:

()筑先纵队独立团,19385月改编的,原名馆陶县第八区人民抗日自卫军,是第八区地主为了保卫他们的生命财产而组织起来的。七七事变,韩复榘委派的县长逃跑了,人心惶惶,地主们为了保卫他们财产和怕存着枪惹祸,所以组织民团。19384月由庄固地主张仲宝出面邀请各乡长和士绅在房儿寨镇公所开会,组织八区人民自卫团,团长郝国藩,副团长李尚达,编了四个大队,十二个分队,500人、400多条枪。为了筹备粮草供给军需,成立八区人民自卫社”,以张子平为社长,刘谭臣,张仲宝为副社长。这时馆陶县地下党梁一民,靖儒之和大名地下党李大磊、解蕴山在靖儒之家开会,商量两县联防和如何把人民自卫团引向抗日的问题。19385月第十支队打开北馆陶收编了王金甲后,派王化云前去规劝,在地方党的争取下,团长郝国藩派浒演村的李振声,朱庄村的秦善杨到北馆陶十支队司令部,表示愿归十支队改编为抗日武装,第十支队给其一独立团的番号。

  :郝国藩      主任:孙建功

副团长:李尚达      副主任:阎兆亨

参谋长:罗林(后派去的)

副团长:陈中民(后派去的)

第一营营长:张吉升

    :崔玉璞

第二营营长:王希林

    : 

副团长李尚达是地主分子、国民党员,改编后对我们派去的政工人员百般刁难,破坏抗战,被县委组织的挺进队抓起来枪决了。

独立团曾两次到卫河以东馆陶二、三区开辟工作,在那里开了村干会议,宣传我党的方针、政策,并帮助邱县县长成润,县委书记王秋月打击敌伪,建立抗日政权,开辟和巩固了邱县地区的抗日根据地。在北董固,北孙店、郑村等村和敌人大小十余战,消灭了大量敌人。于1940年初,参加打叛军右友三战役,以后和先遣纵队第二团合并编为新八旅二十三团。

(二)卫河以西的武装,除八区郝国藩民团外,有张星吾的七区民团,约千余人,自称“六区抗日自卫团”,和冠县民众起义武装韩春河部隔河相持,互相残杀。有一次张星吾活埋了韩春河部十二人,更激起双方仇恨。我为调和他们双方矛盾,一致对外,在冠县二区北满莱由宋风岐(以后归编十支队任团长)出面邀请韩春河赴宴,在宴席间劝韩和张星吾和好,中国人不打中国人。韩认为我袒护张星吾,从腰中掏出枪要动武,宋风岐手疾眼快,卡住韩的手腕,抽出手枪对住韩的胸膛说:“二哥!你想干什么?”韩看形势不好,态度软下来,双方把枪都放下来。我耐心地给他们谈一些抗战大道理,韩同意和张星吾和解,以后再不相互残杀了。接着我到了南馆陶,通知张星吾,今后再不要过卫河双方发生矛盾了。并经过地方党的争取劝说,将张星吾的抗日自卫团改为馆陶县保安大队。

    :张星吾

      :王乐亭

第一中队长:胡英哲      指导员:马修身

第二中队长:孙登山      指导员: 

第三中队长:满登发      指导员:孙海震

第四中队长:薛保太      指导员:王天岭

第五中队长:焦焕卿      指导员:张思曾

第六中队长:张云城      指导员:李树春

19392月大扫荡,敌人占领了北馆陶,筑先纵队第一团在车瞳被冲垮,团长吴作修投敌当了汉奸司令,勾结张星吾秘密策划拉保安队投敌。这个情况被馆陶县委知道,汇报给鲁西区党委书记张霖之,张于814日在西庄固村东头一个小园里召开了紧急会议,参加会的有梁一民、满登发、靖儒之等,牛连文因有事未到,派秘书刘畔溪参加。张霖之在会上说:“张星吾勾结汉奸吴作修,准备投敌,证据确凿。南馆陶是根据地的中心,交通要道,倘若张星吾投敌,给我们威胁很大,不如先发制人把他消灭掉。”决定由卫西指挥部执行,请三八六旅担任警戒,由李聚奎负责总指挥,并派王化云到卫河东筑先纵队司令部传达区党委的决定。

卫西指挥部把保安大队分散调开,一中队调常儿寨,六中队调南孙店,三中队调辛庄,二中队调张沙,由三八六旅负责监视各中队。于814日在拐渠指挥部召开保安大队排以上干部会,并叫张星吾先到常儿寨第一中队听侯通知。牛连文派参谋长张维德率副官程鸿连和牛连文的警卫员陈继绪、石国栋、武德法等数人去常儿寨担任枪决张星吾的任务。

张星吾接到通知于14日上午带着他的警卫员吴士梅、薛树梅、李如发,焦玉起等到了常儿寨一中队等侯,一直等到下午4点,仍未接到开会的通知,他叫随从焦玉起去大街买鸡蛋准备喝酒。焦到外边一看,街上八路军来来往往很紧张,好象有什么动静,马上回到队部向张报告,张说:“八路军是咱们自己人,不要紧,没有事。等了一会程鸿连、陈继绪等同志进了屋内向张星吾说:“请大队长去开会!”张随程出门走到一个园子南头,程鸿连从背后一把张枪毙了。战士们听到枪声不知什么原因,张参谋长向战士宣布:“张星吾想投敌当汉奸,奉上级命令把他枪决了,与大家无关。”战士们思想才安定下来。牛连文集合一中队干部说明张星吾勾结吴作修意图投敌的罪状,动员他们编入卫西指挥部特务营,共100多人,并发给他们一挺机枪,吴新之任教导员兼营长,10月特务营编为独立团第二营。

在南馆陶,辛庄、南孙店、张沙等村住的其他中队,除一部分由刘副官带着投了馆陶敌人外,还有几十人由王化云带到冠县,其他约500人由主任王乐亭带着编入了三八六旅。

()卫河以西除了独立团和县保安大队外,还有几个小游击队,指挥部把他们编成了八个大队:

第一大队长:韩金亭      教导员:韩立芳

第二大队长:陈福增      教导员

第三大队长:霍高禹      教导员

第四大队长:韩金风      教导员

第五大队长:李尚达      教导员

第六队队长:杜振东      教导员

第七大队长:孙镇南      教导员

第八大队长:刘霍亭      教导员:肖永茂

卫河以西的抗日挺进队,是县委直接领导的武装,队长韩兰亭,教导员刘玉如,20余人,19392月大扫荡敌人占领馆陶城后,县委将挺进队改为工作队,以宣传群众,组织群众,帮助县委开展抗日工作。

()还有一支抗日武装,是县委领导的鲁西北抗日游击队1938年底,第十支队派李善保同志组织一个工作团,在馆陶五区一带发动群众,在田庄村支部的密切配合下,不久发展几十人,经馆陶县委批准改名为鲁西北抗日游击队。编制:

  :刘如玉      教导员:李善保

中队长:张思曾      副中队长:王得林

枪支来源主要是筑先纵队储存在田庄的破枪和动员地主们捐出的一部分枪,不久发展到四个中队:

一中队长:罗霞光      指导员:武怀宾

二中队长:        指导员: 

三中队长:王得林      指导员:韩济民

四中队长:            指导员

    :冯会川

该游击队在馆、邱、临一带活动,帮助成润和临清县长史烈光开展工作。193910月地委成立卫河支队,以郭英为司令,李某为政委,王剑桥为主任,该游击队合编为卫河支队第三大队,不久即改编成八路军先遣纵队一团三营,孙作栋为营长,张思曾为副营长。

1940(农历正月十五日)打叛军时,该部队撤到馆陶西北赵官寨村,与日寇遭遇,王得林连长指挥九连战士,英勇战斗,奋不顾身,向敌人发动冲锋,把敌人赶出村外,占领了赵官寨村。敌人越来越多,四面把村子包围起来,教导员孙树声,连长王得林,书记冯全川率领战士击退了敌人数次冲锋,鬼子尸体遍野,敌伤亡不下百余人。从拂晓打到傍晚,在敌人优势兵力下,逼守一座楼房,敌人几次攻击,都被击退,一直坚持到第二天拂晓,已弹尽粮绝,上有飞机轰炸,下有顽敌攻楼,敌人兽性发作,把楼纵火焚烧了。在烈火中,连长王得林同志两处中弹牺牲,教导员孙树声举枪自戕,接着指导员张学甫,书记冯会川,排长满林河、翟风仪、刘文元以及全体战士62人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跃入烈火誓死不作俘虏,为民族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生命。62名烈士的光辉事迹,永垂青史。

十五、六岁的两个通讯员张思俊、乔某被敌人抓住,敌人集合全村群众,用刺刀逼迫叫嚷说:“只要你两个向大家说永不当共产党八路军,’就马上放你们回家。两个小孩面不改色,齐声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等口号,并大骂鬼子,汉奸,宁死不屈,万恶的日寇拧住孩子两支胳膊扔入烈火中烧死,群众对鬼子的兽行,恨之入骨。群众为了纪念烈士,1946年在赵官寨村树立纪念碑,并开了追悼大会。

三营九连赵官寨战斗结束后,经过整顿、补充后,继续和敌人进行战斗,19405月编为一二九师新八旅二十三团。(待续)

点击免费看热门小说

 

原创作品,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国民军在直南一带活动纪实
国民军在直南一带活动
邯郸杏坛诗刊连载——涉县诗词选
邯郸杏坛诗刊连载——
大运河畔的大青砖文化
大运河畔的大青砖文化
古邺城与三台
古邺城与三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