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战斗在太行的“洋八路”

时间:2020-12-23 14:31:11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卫庆前  浏览: 分享:

战斗在太行的“洋八路”

作者:卫庆前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在遍地烽烟的华北前线、太行山麓,有许多国际友人投身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他们有的放弃舒适的生活和工作,不顾个人安危,融入中国人民的革命洪流;有的渴求真理,用手中的笔和打字机、照相机公正地介绍中国的实况;有的手握枪杆走上前线,参加抗击侵略者的斗争,甚至献出自己的宝贵生命;有的背叛了日本军国主义,成为中国人民忠实的朋友。他们以自己的行动,谱写了一曲曲国际主义的战歌。

朝鲜义勇队的优秀战士——陈光华

陈光华1911出生于朝鲜平安南道大同郡,1931年流亡到中国,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来到太行山,任晋冀鲁豫党校副校长、朝鲜义勇军华北支队指导员。19425月牺牲于涉县庄子岭,时年31岁。

941年,朝鲜义勇队来到太行山根据地,与八路军并肩作战。19425月,朝鲜义勇队随八路军总部、中共中央北方局、高级党校,被包围于涉县和辽县之间的十字岭地区。当时形势十分危急,天上敌机轮番轰炸,地上日伪密集,层层合围。政治部主任罗瑞卿率领野政直属队,边冲边打,一路冲杀到黑龙洞峡谷,发现敌人已经布好了阵势把山口堵死了,就命令一二九师十三团抢占青塔后山,掩护部队从青塔后沟北坡登上东山,却又受到东山方面敌人的顽固截击。罗瑞卿组织政卫连发起多次冲锋,想杀出一条血路,但因为这一带山高沟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只有一条被称为“天绝栈”的羊肠小道可通过,地势十分险要,战士们一队队倒下,一队队又冲了上去。几次冲杀,伤亡惨重,仍未能冲破敌人强大的封锁线,一时处于胶着僵持状态。
   
这时,朝鲜义勇军这支半武装宣传部队100多名带武器的干部,组成敢死队,向罗瑞卿请战。罗瑞卿怕损失这支受过正规训练、懂日语的国际队伍,再三告诫前来请战的义勇军领导人:“我们同生死共患难,但不能同归于尽”,希望他们注意保护自己。陈光华等率领敢死队冲上黑龙洞峡谷西边的山头,与敌人展开近距离的激战,出现了短兵相接激烈肉搏的场面。勇士们抱定了必死的决心,把集束手榴弹绑在身上,专往鬼子聚集的地方冲,冲到敌群中就拉响手榴弹,所到之处,敌军魂飞魄散,鬼哭狼嗥,不敢抵挡,硬把日军的“铁壁”撕开了一个缺口。野政直属队几经曲折,终于突出了重围。但令人痛心的是,义勇军中的陈光华同志在战斗中光荣牺牲了。
    1942
1017日,晋冀鲁豫边区党政军民和朝鲜独立同盟、朝鲜义勇队,对反“扫荡”中牺牲的朝鲜革命烈士陈光华、石鼎同志举行了追悼大会,与左权将军同安葬于涉县石门烈士公墓,并为烈士刻石树碑,激励后人。新中国成立后,他的遗体安葬于邯郸晋冀鲁豫烈士陵园。

 

陈光华烈士之墓(邯郸晋冀鲁豫烈士陵园内)

美国籍八路播音员——李敦白

李敦白,原名为悉尼·里滕伯格,1921年出生于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的查尔斯顿市的一个名门望族。他从小就“离经叛道”,17岁时开始参加工会和学生运动,支持黑人解放斗争,19岁就成为一名美国共产党员。1942年李敦白应征入伍。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陆军当局调他去学习日文,他坚决要求去学习中文,并得到同意。1943年,他被调到斯坦福大学陆军语言学校学习中文。但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一念之差”竟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而且在中国一待就是35年。

1945916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一个月,李敦白随美军到达中国云南省昆明市,被分配处理美军和中国民间事务。开明书店的老板给他取了一个地道的中文名字——李敦白,就是在唐代大诗人李白的名字中间加了个“敦”字。在这里,这使他有很多机会接触中国社会不同阶层的人民,渐渐看出国民党当局的腐败和黑暗统治。

1946年,在周恩来的介绍下,他先后到达张家口考察,又到新华社晋察冀总分社从事英语广播的翻译、修改和播音工作,不久到达了向往已久的革命圣地延安,担任新华总社的英语专家。

19473月,国民党胡宗南部进攻延安,他随新华总社转移到太行山麓的河北省涉县,在这里工作了大约一年。在此期间,李敦白协助“陕北”新华广播电台开办了英语广播。在太行山区的这个小村子,李敦白也身穿一身灰色军装,脚上一双老土布棉鞋,住在简陋的老百姓家里,睡的是木板床,薄薄的被褥。冬天取暖要靠自己生煤炉。窗前是借来的桌子。空闲是还经常帮助老乡挑水,打扫院子。
   
之后,他加入了中国国籍,并且经过中共中央的特殊批准,成为当时唯一的美裔共产党员。

 

美国籍八路播音员李敦白 

土改工作队的洋队员——大卫·柯鲁克夫妇

19482月,晋冀鲁豫《人民日报》组成土改工作队,进驻武安县十里店开展工作。他们的队伍中出现了一对年轻的外国夫妇———大卫·柯鲁克和伊莎白·柯鲁克。丈夫柯鲁克是英国人,妻子伊莎白是加拿大人,他们都是英国共产党员,持英共中央介绍信来到中国,要亲眼目睹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路途。他们加入土改工作队,是为了亲身体验和记录中国的土地改革。

大卫·柯鲁克,1910814日出生在英国伦敦一个犹太中产阶层家庭里。少年时期家庭比较富有,青年时代却遭家道中落之窘。他早年在伦敦的教会学校接受教育,18岁前往美国纽约,勤工俭学上大学。他在美国接受了马克思主义,1935年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1936年夏天,加入英共。

大卫·柯鲁克作为英国志愿者到西班牙前线参展并受伤。后来他阅读了斯诺名著《红星照耀中国》,深受感动,来到中国。他认识了斯诺的夫人海伦,又由她介绍认识了几位中共党员,新结识的朋友使柯鲁克更迫切地希望了解中国社会。

1940年夏天,柯鲁克来到成都,在金陵大学找到一份教职。在这里,柯鲁克遇到了美丽的加拿大姑娘伊莎白,并于1942结婚。伊莎白出生在中国四川的加拿大传教士家庭。父亲是华西大学教务长,母亲在当地开办了一所幼儿园。她的童年和少女时代,有一半光阴在中国度过。成年后,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专攻心理学,1938年获硕士学位;随后,她回成都探望双亲,并且深入中国西部农村开展调查。

二战结束后,柯鲁克夫妇受美国记者斯诺《西行漫记》的启发,决定重返中国考察。1947年秋,他们持英共介绍信经香港转道上海和天津,进入晋冀鲁豫边区政府驻地——河北武安县十里店村。那年10月,中共中央决定对前一段时间进行的土改工作进行复查,纠正一些错误。十里店被选作土改复查的第一个试点。   
  
柯鲁克夫妇穿起土布军装,住进了十里店。边区政府为照顾他们,给他们每人配了一匹马,以便于行动,被他们拒绝了。工作队进驻之前他们便深入农民家庭,经常端着饭碗蹲在地上和农民一起吃饭,促膝谈心,收集了这个村子1937年至1947年十年的历史情况和封建土地制度变革情况的材料。工作队进驻之后,他们形影不离工作队,密切观察他们的工作,与他们一同参加大大小小的村民集会。夜晚,开会的人群散去,柯鲁克夫妇的小屋透出灯光,打字机噼啪作响。

 1959年,柯鲁克夫妇合作撰写的《十里店——中国一个村庄的革命》在英国伦敦出版。20年后,内容更为翔实的《十里店——中国一个村庄的群众运动》(图4)于1979年在美国纽约问世。这两部不可多得的历史文献,使西方人真实了解了中国的土改运动。

由柯鲁克摄影、伊莎白口述的《大卫·柯鲁克镜头里的中国》2016年出版,其中100余幅有关晋冀鲁豫边区土改与太行山区民俗的照片,十分珍贵。    

 

大卫·柯鲁克与夫人伊莎白在武安十里店 

日籍八路宣传员——前田光繁

前田光繁是第一个参加八路军的日本士兵,是“日本士兵觉醒联盟”的发起者。

1916年,前田光繁出生在京都一个小手工业家庭。由于家境不好,小学毕业后前田便到一家商店当学徒。19376月,在“七七事变”爆发前一个月,前田光繁来到了中国沈阳进入“满铁公司”,次年春天被派往河北邢台一个叫作双庙的小车站工作,1938725日被俘。前田以前听到的宣传都是“如果被八路抓住就死定了!”就在惊惧中等待着那声枪响。但他等到的却是怎么也理解不了的优待。
   
被俘后,两个小战士护送前田去往后方根据地——西部的太行山。令他不解的是:一路上翻山越岭,小战士一直步行,却尽量让前田搭乘老乡的牛车、骑老乡的毛驴;小战士吃背着的小米和糠,却尽量给前田找来馒头烙饼。怎么俘虏倒比主人吃得好呢?前田试探着问为什么,小战士只是简单回答:“优待俘虏。”

在一次转移途中,路过一座几乎被烧光的村子,前田看到了一家五口被日军惨杀后的现场。这是前田光繁从未见过的景象,他开始相信日军的野蛮行为是事实。这以后,前田以往对中国抗战的看法彻底改变了。
   
最终他们来到了太行深处的王家峪村,见到了一二九师政治部敌工科科长张香山。张香山曾留学日本,说一口流利的日语。前田被安排和他同住一间屋,受到他的热情接待和细心照顾。张香山给他讲日军对中国百姓的残害,讲自己留学日本时参加的反战运动,讲日本人也是战争的受害者,讲共产党的信念,讲八路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两人同住1010夜,也长谈了1010夜。与君十日谈,胜读一世书。前田感到醍醐灌顶,豁然开朗。

193912日是前田永世难忘的日子。这天,麻田村的打谷场上举行军民迎新联欢会,会上前田与另外两名日俘参加了八路军。在热烈的掌声后,朱老总疾步上前紧紧握住前田的手说:“我代表全军衷心欢迎三位日本青年参加我们的军队,成为光荣的八路军……”这成为前田光明人生的新开端。是年117日,前田发动另外7名日本八路军战士,成立了第一个日本军人反战团体——“日本士兵觉醒联盟”,编写、印刷、散发了100多种宣传品。

1940年日军开始对华北地区进行疯狂扫荡。10月下旬,关家垴战役打响,战斗非常激烈,此时前田领了任务:向日军喊话宣传,让他们不要负隅顽抗。1025日半夜,一小队战士掩护着前田悄悄接近了敌军阵地。前田举着自己的武器——用铁皮做成的喊话筒,在黑夜中用日语高声喊道:“日本兵士们,我是日本人,过去曾是你们的战友,现在是八路军中反战觉醒联盟的一员,我们的目的是让战争早日结束,尽力挽救战友们的生命!现在你们已经被八路军紧紧包围,快下决心、放下武器投降,八路军绝对不杀俘虏,保证你们的安全,想想吧,你们在家的父母、爱妻、子女决不想看到你们的骨灰……”喊话时,枪声的确停止了。

 

2015年99岁前田光繁阅读人民日报 

日籍八路前田光繁用过的军号

1958年,前田和妻子及一双儿女返回了日本。20058月,前田受邀来中国参加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胜利60周年纪念活动。

原创作品,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点击免费看热门小说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战斗在太行的“洋八路”
战斗在太行的“洋八路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唐宋重镇、革命老区:浅口村
唐宋重镇、革命老区:浅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855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