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邯郸紫金山——历史文献关于紫峰文人事迹的记載(续)

时间:2021-01-11 14:17:29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刘心长  浏览: 分享:

 历史文献关于紫峰文人事迹的记载

作者:刘心长 

神道碑铭

王磐

    故光禄大夫、太保、赠太傅、仪同三司文真刘公神道碑铭并序,翰林学士嘉议大夫知制诰兼修国史王磐奉敕撰,昭文馆大学士正议大夫姚枢奉敕书,国信使所参议官高翿篆额。

       耕莘非求进之地③,而伊尹阿衡④。钓渭非巧宦之途⑤,而太公同载。汉张良志从赤松⑥,而高祖得之以辅成帝业⑦。唐李泌幼好仙术⑧,而肃宗用之以佐定中兴。盖天下之士,惟自重者可与有为,而轻进者必非令器⑨。是以古之明王,取士不以悦媚易亲者为可佳,而以闲远高洁难致者为可贵。圣天子之用太保刘公,其审是道欤!公以高洁之资,慕空寂之教,轻富贵如浮云,等功名于梦幻,曷尝有一毫荣利之念动于心乎⑩?圣天子邂逅一见11,即挽而留之,待以心腹,契如鱼水,深谋密画,虽耆宿贵近不得与闻者,悉与公参决焉。此其精诚胥会12,志意交孚13,与夫渭滨之同载,商邑之阿衡,盖异世而同符矣。公讳秉忠,字仲晦,瑞州刘李村人。先世仕辽,多显贵。金初,曾大父尝任邢州节度副使,秩满,身还乡里,留其家于邢。故自公大父以下,遂为邢人焉。大父讳泽,资性倜倘14,为乡闾所重。父讳润,仕本朝,历邢州录事15,巨鹿、内丘两县提领16,俱有惠爱。公风骨秀异,志气英爽不羁。家贫,年十七,为邢台节使府令史17,以养其亲,干敏条洁,诸老吏咸服其能。一日,因案牍事有不惬意者18,投笔叹曰:“吾家奕世衣冠19,今吾乃汩没为刀笔吏乎20?丈夫不得志于世间,当求出世间事耳。即弃去,隐于武安山岩谷间,草衣木食21,以求所志。天宁寺虚照禅师闻之,遣其徒招致,与披剃为僧,仍以公知经书,工翰墨22,命掌书记23。后游云中24,住南堂寺。值海云禅师被召北觐,过云中,闻公博学多艺能,求相见。既见,约公俱行。公不可,海云因要之,不得已,遂行。既至,谒今上于潜邸25,一见,应对称旨,自是屡承顾问。及海云南还26,公遂见留。居数年,录事公卒,讣音至,公恳求奔丧,上赐之黄金百两,仍遣使送邢州。公持服营葬事,起坟于贾村,葬其祖父母、父母。服阕27,被召,复还和林28。公献书陈时事所宜者数十条,凡万余言,率皆尊主庇民之事,上嘉纳之。甲寅岁29,从上征云南。己未岁30,从上伐宋,由杨罗渡济江,围鄂州31。上神武英断,每临战阵,前无坚敌,而中心仁爱。公常赞之以天地好生为德,佛氏以慈悲济物为心,方便救护所全活者不可胜计。庚申岁32,,上正位宸极33,创定朝仪,立官制,改元建号,一切所当施设时物之宜,皆公所草定。中统五年秋八月,改至元元年,翰林学士承旨王鹗奏言:“书记刘秉忠,效忠藩邸,积有岁年。参帏幄之密谋34,定社稷之大计35。忠勤劳绩,宜被褒荣。今圣明御极,万物惟新。秉忠犹以野服散号,萧条闲寂,守其初心,深所未安。宜与正其衣冠,崇以显秩,实遂众望。上览奏,欣然嘉纳,即日命有司备礼,册授公光禄大夫,位太保、参领中书事,选聘侍讲学士窦默次女为夫人,赐第于奉先坊,给少府宫籍监户人口甚众。公斋居疏食,终日淡然,与平昔略不少异。至元十一年,扈从至上都,居南屏之精舍。秋八月壬戌之夜,俨然端坐,无疾而薨。享年五十有九。讣闻,上嗟悼不已,谓群臣曰:“秉忠事朕三十余年,小心慎密,不避险难。事有可否,言无隐情。又其阴阳、术数,占事知来,若合符契,惟朕知之,他人莫得与闻也。遣礼部侍郎赵秉温护其丧还大都,以冬十月壬申,葬大都西南二十里崇福乡之原,棺敛营葬,一切所须皆出内帑。十二年春正月,诏赠太傅仪同三司,下太常议,曰文真。仍命翰林学士王磐,定撰碑石文字。臣磐钦惟国家列圣相承,咸以武功戡定祸乱,龙韬豹略,鹰扬虎视,丰功伟绩之臣,其当纪名汗简36,画像凌烟者37,不为不多。若夫辅佐圣天子开文明之治,立太平之基,光守成之业者,实惟太傅刘公为称首。圣天子方在潜邸,士之所以涉远道冒风霜而至者,往往有所陈诉,祈请十慕进用。惟公独无所求,闲燕之归38,每承顾问,辄推荐南州人物,可备器使者,宜见录用。由是弓旌之所招39,蒲轮之所迓40,耆儒硕德奇才异能之士,茅拔茹连41,至无虚月。逮今三十年间,扬历朝省42,班布郡县,赞维新之化,成治安之功者,皆公平昔推荐之余也。其识度之宏远,推此一节而论,亦可见其仿佛矣。又自幼好学,至老不衰。通晓音律,精算术,善推步43,仰观占候、六壬、遁甲、易经、象数、邵氏《皇极》之书44,靡不周知。初,丁太夫人忧,毁瘠骨立,衣一弊裘,三岁不易。及录事公卒,虽身从天竺之教45,而服食贬损,容貌哀戚,与循礼典而执通丧者,盖无少异也。晚娶无子,以犹子兰璋为嗣。弟秉恕今为顺天路总管。臣磐谨按中书左丞张文谦所作《行状》,次第其行事实,而系以铭辞。

       铭曰:大元五叶46,圣运隆昌。爱有异人47,出佐时康。不坐官府,不趋朝行。褐衣疏食,禅寂徜徉。谋谟帷幄,罄竭忠良。指陈成败,开阖阴阳。渊虑规画,鬼神莫量。扶日上天,照临万方。万方仰德,百灵效祥。庭陈玉帛,路走梯航。朝仪整肃,济济跄跄。群贤未集,庶政允藏。大纲一举,众目毕张。治定功成,圣眷弥彰。崇资峻秩,师表侯王。肇造皇家,元勋是当。良平佐汉48,房杜兴唐49。公不自多,愈隆谦光。见善必举,有能必扬。陆行滞阻,与为桥梁。川济艰危,与为帆浆。寒而求衣,燠之裘裳。饥而求食,饫之腴肪。门庭人桃李,烂漫芬芳。芳人感公,德铭肝肠。公施于人,过即遗忘。公之仁贤,宜享遐年。胡为一朝,蝉蜕而仙。燕都南原,卢沟北堧50。佳城郁郁,有坟岿然。地锢重泉,松柏参天。石烂松枯,芳名永全。

《藏春集》卷六

(《四库全书》,1191,集部一三0,别集类)

注释:

      ①神道碑:墓道前的石碑。《后汉书·中山简王焉传》:“大为修茔,开神道。墓前道,建石柱以为标,谓之神道。:这里指铭文。古代常刻铭于碑板或器物,或以称功德,或以申鉴戒,后成为一种文体。

      ②王磐(公元1202-1293):元朝广平永年(今河北省永年县),字文炳。金朝正大进士。蒙古兵南下,避难淮、襄间,为南宋小吏。公元1236年北归,被杨惟中召聘,遂为东平总管严实之师。中统初,任翰林直学士,协助元世祖定仪制。又曾出任真定、顺德等路宣慰使。至元间,忽必烈欲用兵日本,他竭力反对,后年辞官。

      ③耕莘:耕种在莘国。莘,古国名,亦称有辛、有革、有侥。在今河南开封东南,一说在今山东曹县北。商娶有莘氏之女,即其国。

      ④伊尹:商初大臣。名伊,尹是官名。一说名挚。相传为家奴出身,原为有莘氏女的陪嫁之臣。汤用为小臣。助商灭夏,掌国政。汤去世后,先后辅佐外丙(ト辞作ト丙)、仲壬二君,官为保衡。仲壬去世,又立其侄太甲。太甲即位三年,因不遵汤法被他放逐。三年后悔过,又被他接回复位。因作《太甲训》三篇(今佚)。太甲死,其子沃丁即位。伊尹死后,咎单以他的行事作为教训。见《史记殷本记》。《右本竹书纪年》记载稍异。阿:屋栋。《礼记士昏礼》:“宾升西阶,当阿,东面致命。这里指委以重任。衡:保衡,伊尹的官位。

      ⑤钓渭:在渭水边垂钓。《史记齐太公世家》记载,吕尚穷困时,“以渔钓奸(”)周西伯(周文王姬昌)”,周西伯出猎,“果与太公于渭之阳,与语大说”,“故号之曰太公望’,载之俱归,立为师。巧宦:靠投机取巧弄到官位。

      ⑥张良(?一前186):汉初城父(今河南郏县东),祖与父相继为韩昭侯、宣惠王等五世之相。秦灭韩,他图谋恢复韩国,结交刺客,在博浪沙(今河南省原阳县东南)狙击秦始皇未中。传说他逃亡至下邳(今江苏省睢宁县北),遇黄石公,得《太公兵法》。后秦末楚汉相争中为刘邦的主要谋士,多出奇谋,最后刘邦击败项羽,建立汉朝。张良因功封留侯。张良宣称说:“家世相韩,及韩灭,不爱万金之资,为韩报仇强秦,天下振动。今以三寸舌为帝者师,封万户,位列侯,此布衣之极,于良足矣。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耳。赤松子:传说是古代仙人的代表人物。《史记·留侯世家》记载,张良晚年曾说,“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耳。相传赤松子为帝喾之师,见《韩诗外传》卷五、《新序》卷五。《韩非子解老》论”,赤松得与天地统。《论衡·无形》:“赤松、王乔好道为仙,度世不死。《汉书·古今人表》列第二等。《搜神记》卷八:“吾姓为赤松,名时乔,字受纪。《搜神记》卷一:“赤松子,神农时雨师也。服冰玉散,以教神农。能入火不烧。至昆仑山,常入西主母石室中,随风雨下。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仙,俱去。至高辛时,复为雨师,游人,今之雨师本是焉。

       ⑦高祖:指汉朝开国皇帝刘邦。

       ⑧李泌(公元722-789):唐京北(治所在今陕西省西安市),先世为辽东襄平(今辽宁省辽阳市)。字长源,玄宗时为东宫供奉。为杨国忠所忌被贬,乃隐居山中。至德元年(公元756),至灵武(今宁夏灵武南)谒见肃宗,陈天下所以成败之故。遂执掌枢务,权在宰相之上,而固辞官职,仅称山人。旋为宦官李辅国所谮,南隐衡山。代宗召为翰林学士,为元载所忌,出为外官。德宗时一度为宰相,封邺侯,好神仙道术。子李繁撰有《邺侯家传》。

        ⑨令器:指杰出的有器量的人才。令,意为善,,这里指出众的。《周书萧献传》:“幼有令誉。,意为才能,人才。《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传》:“亮之器能政理,抑亦管、萧之亚匹也。

       ⑩曷尝:哪里曾经。

       11  邂逅:不期而会,偶然相会。王安石《诸葛武侯》诗:“邂逅得所从,幅中起南阳。崎岖巴、汉间,屡以弱攻强。

       12  精诚胥会:真心诚意相与交会。胥:”,相与。

       13   交孚:相互信服。

       14  倜倘(tì替,tǎng):卓异,豪爽,洒脱不拘。夏侯湛《东方朔画赞》:“倜傥博物,触类多能。傥又作

       15  录事:州吏目官员。

       16  提领:金元县主管司籍的官员,为刑部下层官员。纪昀等撰《历代官职表》卷十三刑部记载:“司籍所提领一员,同提领一员。至元二十年改大都等路断没提领所为司籍所,隶刑部。

       17  令史:这里指元代州府的书吏一类的低等官员。

       18  案牍:指官府的文书。《北史·阳昭传》:“学涉史传,尤闲案牍。刘禹锡《陋室铭》:“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惬意:快意,满足。《世说新语文学》:“左太冲作《三都赋》初成,时人至有讥訾,思意不惬。,左太冲名。

        19  奕世:一代接一代。《国语·周语》:“奕世载德,不忝前人。王夫之宋论真宗》:而水保令名于世矣。衣冠:古代士以上戴冠,衣冠连称,是古代士以上的服装,后引甲指世族、绅。《后汉书·羊陟传》:“家世衣冠族。

        20  (gǔ骨):沉沦;埋没。苏轼《东坡题跋·评杨所藏欧蔡书》:“此真可谓书之家,不月的世所泪没者。刀笔吏:指办理文书的小吏。《史记·萧相国世家贺》:相国何秦时为力笔吏,碌碌未有奇节。《后汉书·班超传》:“永平五年,兄固被召诣校书郎,超与母随至洛阳。家贫,常为官佣书以供养。久劳苦,尝辍业投笔叹目:“大丈夫无它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研间乎?

          21  草衣木食:指刘秉忠初到紫金山,穿着草制的衣服,吃着粗劣的饭食。草衣,即草服。章制的服装。《礼记·郊特牲》:“野夫黄冠。冠,草服也。孙希理集解:“黄冠草服者,黄冠乃薹笠之属,而其色黄也。

           22   翰墨:犹笔墨,指文辞。曹丕《典论论文》:“古之作者,寄身翰墨,见意于篇籍。

           23   书记:古代在官府主管文书工作的人员。《新唐书·高适传》:“河西节度使哥舒翰表为左骁卫兵曹参军,掌书记。这里指佛寺的文书事务。

 24   云中:今山西省大同市。

 25   (yè业):拜见,进见。一般用于下对上,幼对长,或用作谦词。《史记·范睢蔡泽列传》:“唯睢亦得谒。睢请为召见于张君。

25   潜邸:皇帝即位前为太子时所居住的地方,也称潜邸。

26     海云:元朝燕都高僧。忽必烈曾召其赴漠北和林,后曾主全国佛事。

27   服阕(què确):这里指服丧期满。阕,终了,完尽。

28   和林:今蒙古国乌兰巴托西南哈尔和林。

29   甲寅岁:公元1254年。

30   己未岁:公元1259年。

31    鄂州:今湖北省武汉市武昌。

32    庚申岁:公元1260年。

          33   宸极:即北极星,古代借指君位。刘《劝进表》:“[陛下]诚宜遗小礼,存大务,援据图录,居正宸极。

         34    帏幄(wéi,wò握):这里指军中帐幕。帏同帷。古代战争时在军帐内对重大机谋大事进行策划。《史记·高祖本纪》:“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子房,张良的字。

        35     社稷:古代帝王、诸侯所祭的土神和谷神,后来因用作国家的代称《白虎通社稷》:“王者所以有社稷何?为天下求福报功。人非不立,非不食。土地广博,不可遍敬也;五谷众多,不可一一祭也。故封土立社示有尊;,五谷之长,故立稷而祭之也。”

        36   汗简:著述的代称,这里指史册。袁桷《偶述末章答继学》诗:“汗简功深岁月修。古代在竹简上书写,先以火炙竹青令汗,取其易书者,并可免虫蛀,也叫汗青

        37   凌烟:指凌烟阁。庾信《周柱国大将军纥干弘神道碑》:“天子画凌烟之阁,言念旧臣。唐太宗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图画开国功臣长孙无忌、杜如晦、魏征、尉迟敬德等二十四人于凌烟阁,阁在当时长安。唐太宗自己作《赞》,褚遂良题阁,阎立本画。见刘肃《大唐新语·褒锡》

        38   间燕:闲暇的时候。间通闲。燕通宴,安闲,休息。如燕居,燕见。

        39  弓旌:古代指招聘士大夫之礼。《左传·昭公二十年》:“齐侯田于沛,招虞人以弓,不进。公使挚之。辞曰:“昔我先君之田也,旃以招大夫,弓以招士,皮冠以招虞人,臣不见皮冠,故不敢进。乃舍之。任昉《为宣德皇后敦劝梁王令》:“爰在弱冠,首应弓旌。

        40   蒲轮:用蒲草裹着的车轮,古代常用这种礼节用于封禅或迎接贤士。《汉书武帝纪》:“遣使者安车蒲轮,束帛加璧,征鲁申公。颜师古注:“以蒲裹轮,取其安也。迓(yà亚):迎接。《左传·成公十三年》:“迓晋侯于新楚。

       41   茹连:根相牵连的样子。《易·泰》:“拔茅茹。王弼注:“相牵引之貌也。

       42   扬历:指仕宦所经历。这里指一任又一任的官员。《三国志·魏志·管宁传》:“优贤扬历,垂声千载。裴松之注:“《今文尚书》曰:‘优贤扬历。谓其所历试。后指仕宦所经历。

       43   推步:古代称推算历法为推步。意谓日月运行于天,犹如人的行步可以推算而知。《后汉书·杨厚传》:“就同郡郑伯奇受《河洛书》及天文推步之术。

       44  占侯:古代根据天象的变化来预测吉凶。《后汉书·郎传》:“能望气占侯吉凶。六壬:古代数术的一种。壬,天干的第九位。遁甲:即奇门遁甲古代数术的一种。易经:即《周易》,古代的六经之一,被推崇为群经之首原是一部上古ト之书,到了商、周时期,经过周文王的整理和注述,把它由卜的范围,引入天人之际的学术领域。又经过孔子传述和历代学者的注释,成为中国古代文化的基础,也是诸子百家学术思想的源泉。象数:指用周易》的卦等符号来预测帝王兴衰和人世的变化。《易·系辞下》:是故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孔颖达疏:“谓卦为万物象者,法像万物,犹若乾卦之象,法像于天也。皇极之书:指北宋邵雍的《皇极经世书》。刘秉忠对邵雍的这部书做过深入的研究。

45天竺之教:指佛教。天竺,古印度之称。

46五叶:即五世。指蒙古贵族从成吉思汗铁木真经由窝阔台、贵由、蒙哥到忽必烈五世。

47:于是,乃。《诗经·魏风硕鼠》:“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48良平:指辅佐刘邦建立汉朝的张良和陈平。

49房杜:指辅佐唐太宗兴隆唐朝的房玄龄和杜如晦。

50:土原的意思。 

       译文:

       故光禄大夫太保赠太傅仪同三司文真刘公神道碑铭并序,翰林学士嘉议大夫知制诰兼修国史王磐奉皇帝的勒令撰文,昭文馆大学士正议大夫姚枢奉皇帝的勒命书写,国信使所参议官高翿篆额。

       在莘国耕田并不是求取进升的地方,然而伊尹却被委以保衡的重任。在渭河边垂钓并不是投机取巧弄到官位的途径,然而姜太公却被周文王看中同载而归。汉朝的张良矢志与赤松子游处,然而汉高祖刘邦得到他的辅佐成就了帝业。唐朝的李泌小的时候爱好神仙之术,然而唐肃宗起用他帮助实现了唐室中兴。大概天下的士人,只有自尊自重的可以有所作为,而那些轻易高升的必定不是杰出的重器人才。因此古代的英明帝王,选取人士不以善于取悦献媚容易亲近的算为优秀,而是以闲远高洁难以招致的算为可贵。圣明的天子重用太保刘公大概确实是采用这种主张的吧。刘公以其高雅素洁的资质才性,仰慕佛教的空寂的学说,轻视富贵象浮云一样,把功名等同于梦幻,哪里曾有一丝一毫的荣利念头萌动在心中呢?圣明的天子邂逅一见,立即就把他挽留了下来,以心腹人那样对待他,相处的如鱼水那样默契。他们进行深谋密画,虽年高而有道德学同的人和费近的人都不能参与知道。他们志向心意相互信服,跟渭滨的周文王与昌尚同载而归,商邑汤委任伊尹保衡重任,大概是不同时代而又一模一样的事情吧。刘公的名讳秉忠,字仲晦,是瑞州(今江西省高安县)刘李村的人。他的先祖在辽朝作官,有很多显贵的人物。金朝初年,曾祖父曾任邢州节度副使,官期届满,只身回到瑞州乡里,留他的家在邢台。刘公的大父讳泽,资质性情倜傥,为乡间的人们所敬重。刘公的父亲讳泽,在本朝作官,历任邢州录事,巨鹿内丘两县提领在那些地方都做了有益于民众的事情。刘公生的风骨秀异,志向气质英俊豪爽不受拘束。他家里贫穷,17岁那年,当了邢台节度使府管书案的令史,以此来赡养父母家口。刘公办事干练敏捷有条理很整洁连众位老吏员都佩服他的才能。有一天,因官府文书上的一件事刘公很不惬意,他投下笔偾叹说:“我家是一代又一代的衣冠世家,现在我难道就埋没为刀笔吏吗?大丈夫在世间不得志应当谋求超脱出世间的事啊。”刘公立即弃职而去,隐居于武安山(今河北省邯郸、武安永年三县交界处的紫金山,俗称紫山)的岩谷间,穿着草制的服装,吃着粗劣的饭食,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下孜孜追求他的远大志向抱负。天宁寺的虚照禅师听到了这件事就派遣他的僧徒去招请,给刘公剃去头发,成为僧人,因刘公通晓经书精于笔墨文辞,就让刘公掌管寺中的文书事务。后来刘公迁游到云中(今山西省大同市),住在南堂寺。正值海云禅师被召到漠北觐见路过云中,听说刘公博学多艺能,要求与刘公相见。见面交谈以后,约请刘公一起成行去漠北。刘公不同意,海云禅师坚决地邀请动员,无可奈何,于是和海云禅师北去。到达之后,在潜邸进见了现今的皇上。一会见,对皇上提出的问题应对称旨,从此以后多次接受皇上的顾问,到海云禅师南还的时候,刘公因此就被挽留下来。过了几年,刘公的父亲录事公去世,讣音传到,刘公向皇上恳求前往邢台奔丧,皇上赐给了黄金百两,并派遣专使送往邢州。刘公按中原传统礼节居丧守孝操办葬事,在邢台的贾村起坟,安葬他的祖父母、父母,服丧期满,被皇上召请,刘公再次还和林。刘公献奉奏书陈述时事所应该实行的事情有几十条,共有一万多字,大致都是尊主庇民的事情,皇上非常称赞地采纳了。甲寅年(公元1254),跟随现今皇上远征云南。已未年(公元1259),跟随现今皇上征伐宋朝,从杨罗渡那里渡过长江,进围鄂州。现今皇上神武英断,每临战阵,非常勇猛,在他的面前没有坚强的敌人,而他的内心是仁爱的。刘公经常用天地好生为德,佛氏以慈悲济物为心来劝诫现今皇上,给予方便救护的得以保全生命的不可胜计。庚申年(公元1260),现今皇上即皇帝位,创定朝仪,建立官制,改元建号,一切所应当施设的适时措置,都是刘公所草定的。中统五年(公元1264)秋八月,改元为至元元年,翰林学士承旨王鄂上奏说:“书记刘秉忠,效忠现今皇上的府第,累积有很多年头了,他参预帷幄之中的密谋,确定社稷的大计,忠勤劳绩,应当给予殊荣褒奖。现在圣明的皇上总御极权,万物维新。秉忠还是野服散号,冷落闲寂,固守着他最初的意愿。我深感不安,应该名正言顺地安排他的官职,用显赫的秩禄来进行褒崇,切实地满足众人的愿望。皇上看到奏章,非常高兴地嘉许采纳了。当天就命有关部门备办厚礼,册授刘公为光禄大夫,职位是太保参领中书事,选聘侍讲学士窦默次女为刘公的夫人,赐给宅第在奉先坊那里,给了很多少府宫籍监户人口。刘公虽然身居显位,仍然象僧人那样斋居,吃着粗劣的疏食,一天到晚神态淡然,与平常没有什么不同。至元十一年(公元1274),刘公从皇上来到上都,居住在南屏山他的精舍。秋八月壬戌之夜,刘公庄重地端坐着,没有疾病而故去了,享年五十九岁。讣告传来,皇上叹息哀悼不已,对群臣说:“秉忠为朕做事三十

       余年,小心慎密,不避险难,事情有可有否的时候,他进言没有隐瞒含混的态度。还有他的阴阳、术数、占卜事态,预知未来,就象符契那样相吻合,这些事只有朕知道,其他人都不得参与听到。皇上派遣礼部侍郎赵秉温护送刘公的灵柩回到大都,选择冬十月日,葬在大都西南二十里的崇福原。置办棺郭丧敛物品,安排埋葬事宜,一切所须的费用都由官家的国库钱财支出。至元十二年(公元1275)春正月,皇上下诏赠刘公为太傅仪同三司,下付太常核议,谥号称文真。于是命翰林学士王磐,拟定撰写碑石文字。为臣磐敬想国家列位圣君相承继,都是用武功平定祸乱,那些龙韬豹略,鹰扬虎视,丰功伟绩的臣属,应当在汗简史册上记载下他们的名字,在凌烟阁上画上他们的图像,不为不算推重赞美。象那种辅佐圣明的天子开创文明之治,建立太平之基,光大守成之业的人物,实在只有太傅刘公是首位的。现今圣明的天子当年还正在王子府邸的时候,读书人之所以涉远道冒风霜前来投奔的,往往对自己的建议有所陈述,祈请求取好名得以进用。唯独刘公没有所求,在皇上闲暇归来,每每接受顾问的时候,刘公就推荐南州中原可以备用担当重要官职的人物,建议应该加以录用。从此以弓旌礼仪招聘的,蒲轮重礼迎接的那些耆儒硕德奇才异能之士,象茅拔根连一样,一批又一批的北来,以至没有空过月。到现在三十年间,在朝省的历任官员,在郡县知名的长官,他们拥护颂赞维新之化,推进成就治安之功,这些人物都是刘公平常推荐出来的。他的识度的宏阔远大,以推求这一节来说,就可以看到一个大概了。还有,刘公自幼好学,至老不衰。他通晓音律,精通算术,善天文历法推步,仰观可以知道天象的变化,并可以用来预测吉凶,那些六壬、《遁甲》《易经》象数、邵氏《皇极》之书,没有不全部知道的。当初,太夫人去世居丧,他瘦得皮包骨头,穿着一件破旧的粗糙衣服,三年

       没有换。等到他父亲录事公去世,虽刘公信奉佛教,然而他减少饮食,容貌哀戚,和按照礼典而举行通常丧事的,没多少不一样。由于娶妻晚,没有儿子,以侄子兰璋为继嗣。他的弟弟秉恕是现在顺天路总管。臣磐谨按中书左丞张文谦所作《行状》,编列刘公一生行止事实,还把一个铭辞系连在下面。

    铭曰:大元经过五世,圣运十分隆昌。于是有位异人,出佐天下平康。他不坐值官府,也不趋行朝堂。生活粗衣疏食,禅寂自由徜佯。参与帷幄密谋,尽竭精诚忠良。指陈成效征验,开阖数术阴阳。深入思虑规画,鬼神也难度量。辅佐皇上即位,如日照临万方。万方仰受德惠,百灵众鸟报祥。朝廷陈列玉帛,官员按序上堂。朝仪得以整肃,出现济跄景象。群贤未集之时,庶政当藏允当。等到大纲一举,众目全部舒张。治理安定功成,皇帝圣恩弥彰。赐加崇资峻秩,堪为师表侯王。始造皇家伟业,宜称元勋是当。有似良平佐汉,又如房杜兴唐。刘公从不自夸,愈谦愈加隆光。见善必要推举,有能定为宣扬。陆行有了滞阻,就给搭上桥梁。渡河遇上艰危,就为提供帆浆。寒冷请求衣服,送来温暖裘裳。饥饿请求食物,端上管饱美餐。门人多象桃李,盛开烂漫芬芳。受惠人们感激,恩德铭刻肝肠。刘公施于他人,过后随即遗忘。刘公仁质贤品,应该享受遐年。为何在一早晨,突然蝉蜕而仙。葬于燕郊南原,长眠卢沟北畔。茔区隹城郁郁,有坟屹立岿然。灵柩锢存重泉,地上松柏参天。可以石烂松枯,芳名定会永全。(待续)

原创作品,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点击免费看热门小说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大名县名城管委会馆藏——石狮
大名县名城管委会馆藏
 回忆抗战期间对敌经济斗争情况
回忆抗战期间对敌经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邯郸紫金山——历史文献关于紫峰文人事迹的记載(续)
邯郸紫金山——历史文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855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