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邯郸古城红旗飘

时间:2022-07-08 09:24:05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尚荣生  浏览: 分享:

邯郸古城红旗飘

——纪念邯郸解放四十周年

 

尚荣生

 

  邯郸城是平汉铁路上的一个重要战略据点,也是日寇苦心经营多年,对冀南一带进行殖民统治的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的中心。一九四五年十月四日,我冀南、太行两支大军一举攻克邯郸,歼灭国民党第一战区冀晋豫边区挺进军第三纵队司令郭化民、副司令王冠英以下三千余人,使邯郸古城飘扬起人民胜利的猎猎红旗。解放邯郸之战是一个规模并不甚大的战役,但它却有着极其曲折而复杂的过程,产生了超出自身的影响。因此,回顾这一战役对于了解和认识抗战胜利后国共两党在这一地区的斗争是有一定价值的。

    

关于邯郸解放的资料,过去文字记载甚少,许多“内幕”情况尚不为人所知。一九八○年夏,在我国授教的日本社会学者武井克之先生来邯参观时,曾向我询问邯郸解放的有关情况,由于我当时对此资料掌握有限,未能完全满足先生的愿望,每每念及心中便深感不安。从那时起,我即多方留意进行调查和搜集,并陆续走访了当时指挥这一战役的领导同志和参加解放邯郸战役的部分人员。今年是邯郸解放四十周年,我将手头现有资料粗略整理出来,以未纪念。因资料和个人水平所限,文中难免存在偏颇,敬请各亲历者和知情者予以补充惠教。

 

日本投降后的邯郸

一、郭化民的伪匪部抢先入城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军宣战投降后,蒋介石连续发布几道反动命令:命令我八路军“应就地驻防待命”不得“擅自行动”;命令侵华日军在原地“作有效之防卫”并“收回”被我抗日军民已解放了的地区。同时,命令胡宗南、孙连仲、李品仙沿同蒲、平汉、津浦三线向北,傅作义沿平绥路向东推进。企图占据沿铁路各大、中城市,控制各个交通线,进而控制整个华北,鲸吞抗战胜利果实。

    

就在这个时候,长期盘据在邯郸东北贾村一带的伪匪郭化民部,被国民党第一战区封为“冀晋豫边区挺进军第三纵队”,任郭化民为司令,率队进驻邯郸,战据整个邯郸城。

    

邯郸是我国一座古老的历史名城,战国时期曾为赵国都城,汉代也是全国五大都市之一。但二千余年的沧桑岁月,邯郸城几度毁于战火,日渐衰落。清末京汉铁路通车后,邯郸的工商业有所发展,车站区、西南庄、火磨街等处,皆为商贾云集的繁华街市。抗日战争时期,日军把邯郸作为侵华的重要战略基地,对付我八路军总部和一二九师的桥头堡。日军常驻一个旅团司令部,设立伪冀南道尹公署,制定了“大邯郸”发展计划,把邯郸作为他们奴役冀南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策动晋冀鲁豫四省边界地区军事的大本营。

    

郭化民继日本侵略军之后,率部进驻邯郸城,与其叔父伪冀南剿共教导司令、伪商会会长郭采芹和伪冀南道尹王冠英所指挥的伪军合兵一处,死心塌地的进行反共、反人民的罪恶活动。

    

郭化民,又名郭尚礼,邯郸县贾村人。一九二六年,其叔父郭采芹在浙江嘉兴孙传芳部任营长,十五岁的郭化民便前往投军,任军需处会计。一九三一年十月,郭采芹担任国民党第四十三师师长时,叫郭化民给在北平公馆中居住的太太送去三万块大洋,行至途中,郭化民灵机一动,将三万块大洋全部独吞,到北平见期婶母后,哭诉说钱在半路被歹徒抢掠而去,自己也几乎丢掉性命,婶母将信将疑,只得自认倒霉。抗战爆发后,郭采芹趁局势混乱之机在贾村组织武装自卫队,自任社长,郭化民任队长,属于约三十余人。不久,郭采芹进邯郸城当了伪商会会长,后又任冀南剿共军教导司令,郭化民则将部队拉到永年、邯郸、武安三县边境地带,与土匪李尚清、陈韵之、孙光前等归编河北民军永年保安旅张立勋部,郭化民任一团三营营长。一九四○年张立勋部溃败后,郭化民返回贾村,由伪县长杨肇基及郭采芹从中引线,日军给以邯郸北区强化保甲自卫团第二中队番号,郭任中队长,后升任团长。郭化民以郭采芹为后台,不民扩充实力,成为邯郸一带势力最大的土匪武装。这时,郭化民自以为羽翼已丰,加上潜藏贾村的国民党邯郸县党部书记长刘健西、鸡泽县党部书记长李芳卿、曲周县县长王景山等人的百般挑唆,不断屠杀我抗日干部、群众,进攻八路军。一九四二年冬,我冀南军区滏西支队司令员赵海枫在民众的强烈要求下进剿郭化民部,双方激战一夜,给郭以重创,最后由日伪军接应救出并补充了弹药。自此,郭化民对日寇感恩不尽,更加顽固地替其卖命。一九四五年六月,郭化民见日本人大势已去,遂派薛泽民、李振华前往河南省修武县购买枪枝,并与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部高级参议、冀晋豫边区挺进军总指挥李仪渲取得联系。不久,经国民党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批准,郭化民部被收编为冀晋豫边区挺进军第三纵队,委任郭为纵队司令。同时派冀晋豫边区挺进军参谋长孙嗣同携电台一部(由郭出钱数万元买的),台长一名,于七月来邯担任三纵参谋长,住贾村司令部。

    

日本投降后,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为在华北扩大实力,派军事专员吴涧溪到冀南一带活动,对郭化民、孙嗣同面授机宜,郭化民遂命戴家修部留守贾村老巢,其余全部进驻邯郸。在十余年的浪迹生涯中,郭化民深深懂得了实力的重要性。因此,他进城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整顿和扩大武装,将曲周伪军土匪萧根山部改编为第一支队,萧为支队长;伪县警备队改编为第二支队,周瑞夫为支队长;伪冀南道尹公署教导大队改编为第三支队,王汉卿为支队长,郭化民本部改编为卫队营,营长尤清山。纵队司令部下设八大处,另外还成立了“特务队”等组织,总兵力达三千余人。

    

郭化民在政治舞台上毕竟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人物,根基很浅,经验不足,邯郸城内又多是其叔父郭采芹的故旧好友,论资历论手腕都在郭化民之上。因此,郭化民的军令时常为各方所阻,难怪他以后被捕时哀叹:“我在邯收编时,均以郭采芹的关系,伪冀南道尹王冠英则是经孙嗣同的许可请为指挥部前进指挥所副指挥(即第三纵队司令部副司令)。该道尹公署所有队伍归王汉卿,我实际上毫无办法。”这些话虽然意在为自己开脱罪责,但多少也反映出了当时邯郸城内盘根错节的复杂情况吧。

    

二、复杂的政治局面  

    

继郭化民之后,活动于邯郸周围的土顽武装,称雄于一方的地方实力派人物,被我军攻占的冀南各县的流亡政府纷纷涌入城内。瞬时间,邯郸成了伪、顽、匪的云集之所。与此同时,代表各政治集团利益的组织机构便应运而生了。

    

邯郸县政府:在郭化民被任命为边挺第三纵队司令时,陈韵之也打通了上层人物的关节,弄到了国民党邯郸县县长的美缺。陈韵之是邯郸县陈窑人,抗战爆发后,他纠集游兵散勇成立了民团,抢砸绑票,无恶不作,加上庞炳勋从豫北为其接济武器弹药,渐成邯郸西部紫山一霸。至日本投降时,其部已扩展到四百余人,陈韵之早年在冀南保安旅任团长时,郭化民只是一个没有多大实力的营长,其位在陈之下。况且郭氏叔侄公开投过日本人,陈自以为是国民党正统而不甘心受其管辖,因之迟迟未有来邯,邯郸县政府只是在城内挂了个空招牌。

    

国民党邯郸县党部:初建于一九二七年,“七、七”事变后,其成员或匿名隐居,或逃往四方,组织处于瓦解状态。一九三八年,国民党河北省政府主席鹿钟麟到任后,即派人来邯活动将旧时人员重新组织起来,恢复县党部,成立了三个区党部,八个区分部,并在邯郸城周围地区秘密建立民团武装。后经杨肇基和郭采芹介绍,民团归日军节制,与日伪公开合流。日本投降后,县党部书记长刘建西在西门里正式挂起招牌。

    

三青团磁县分团驻邯办事处:一九三九年五月,国民党派张巨珍来邯筹建三青团组织,于一九四○年春正式成立“三民主义青年团磁县分团筹备办事处”,书记张巨珍,主任王朝阳,下设总务、组织、宣传三个股。一九四四年一月,原分团总务股长李海峰升为主任,马超臣为书记。李海峰是邯郸西上宋村人,又名李珊,曾在三青团中央受训三个月,日本投降后,他身兼党团政军联合办事处主任、党政纵队分队副、保管委员会委员、电灯公司经理等职。邯郸三青团组织在他的领导下成立了“战地服务队”、“武装别动队”,活动十分猖獗。

    

邯郸地区临时款产保管委员会:郭化民、萧根山部均系土匪武装,抢掠成性,习以为常,各驻邯办事处机构也争相夺取日本人撤走后遗留的物资和财产,因分脏不均而引起的冲突时有发生。为了制止这一混乱局面,党团政军联合办事处决定:城内所有遗留物资均由伪冀南道尹公署负责接收,伪合作社现存资产则仍由其暂时代管。但这两个单位都是敌伪组织,声名狼籍。所以联合办事处于九月七日召开会议,决定成立“邯郸地区临时款产保管委员会”,推举刘剑德为筹备委员,规定驻邯各机关所需物资一律经该委员会统一分配,不得乱拉乱用。

    

党团政军联合委员会,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九日,在三青团磁县分团部会议室召开成立大会,这是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在邯各种势力的联合办事机构。参加单位共二十二个,即国民党河北省第二十五督导区办事处、冀察党政纵队、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军事专员办事处、第一战区冀晋豫边区挺进军第三纵队、国民党中央委员会调查统计局河北省调查统计室冀西南分区、三青团磁县分团、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大名组以及成安、肥乡、广平、曲周、武安、永年、邯郸、鸡泽等县的国民党部、政府等。联合委员会为委员制,各参加单位的负责人为当然委员,设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各一人,委员会每周开会一次,主席临时推选,联合委员会下设办事处,负责处理日常一切事宜。办事处主任李海峰、副主任刘建西,下设总务股,股长李芳卿;调查股,股长徐贵品;宣传股,股长刘虞廷。联合委员会共活动了三十六天,十月三日召开最后一次会议后,邯郸即解放。

    

伪组织当时在邯郸也还有相当大的影响,这是国民党人所不能忽视的政治力量,更何况他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八月三十一日,在伪县新民会礼堂召开了党团政军及伪方各机关联席会议,着重研究了暂时维持现状并请伪方协助工作的问题,由伪商会会长郭采芹任大会主席,边挺第三纵队司令部参谋长孙嗣同代表党团政军联合办事处致开幕词,他说:“自七、七事变以来,因军队节节败退,致陷民众于水深火热之中,此点实为我们军人最在耻辱。在这八年中,幸赖在沦陷地区各工作同志,茹苦含辛,艰苦奋斗,而得到最后胜利,本人在此特表十二分敬意。现党团政军机构多欠灵活,办事诸感滞慢,希各机关多予协助,并望在大军来到以前,对各项物资妥为保管,静候中央接收,这是我们对国家应尽之义务,本人谨代表党团政军简述,敬请作为大会致词。”孙嗣同的这一番讲话,实际上是一篇蒋伪在邯郸公开合流的宣言,郭采芹等人听了不禁喜形于色。

    

其实,这不过是孙嗣同玩弄的一个圈套。孙极端阴险狡诈,富有多年政治斗争经验,他临来邯郸时,边区挺进军总指挥李仪渲曾秘示,为了扩大在华北的势力,必须把郭化民这些土匪武装牢牢地控制在手里。但到邯郸后,他发现郭化民身上仍匪性不改,是一匹难以驾驭的野马,其背后又有以郭采芹为首的一批邯郸地方实力派的支持,一时很难掌握在手里。因此,孙嗣同表面上是以郭化民的参谋长身份进行活动,暗地里却积极扶持其它势力。郭化民对此也有所察觉,并采取了一定措施进行抵制,如拒绝陈韵之部开进城内即是一例。但地奈孙是上司派来的人,武器装备的供应也要靠孙出面周旋,因而郭化民把心中的怒火一压再压,对孙的所作所为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除孙嗣同外,在邯郸还有一位使郭化民头疼的人物,这就是王符师。王符师原名王泽生,是国民党中统局河北省调查统计室冀西南分区的高级特务。一九四五年春,郭化民在贾村一带扣押了伪永年县警备队队长齐马三的两匹良马,就是王符师代表齐马三前来协商取回的。当时,郭化民在交谈中知道他暗中还为国民党服务。进城后不久,王符师经国民党邯郸县党部书记长刘建西、鸡泽县党部书记长李芳卿介绍,以国民党河北省党部驻邯办事处负责人的身份由永年来到邯郸,当他亮出中统局的公函时,郭化民才知道了他的真实面目。王一到邯郸,便积极为郭出谋划策,让郭下委收编永年县伪警备队长齐马三和土匪郭玉坤,因这二部均已编入永年县保安队而未果。但王为人专横,许多事情根本不同郭化民商量,出入司令部如入无人之境,郭因此对他十分反感。所以当王符师提出派一班士兵对他进行保护时,郭只给了四名随从应付了事。

    三、伪匪各部之间的争斗

    

离邯郸城不远的铁路西,有一片面积很大的建筑物,这就是日军在邯郸占领期间修建的兵营和军火物资仓库。这批军用物资久为郭化民和盘据在临  关的土匪许铁英所垂涎。

    

许铁英原名许仲琪,永年县许庄人,是一个凶惨强悍、杀人不眨眼的土匪头子,人送外号铁磨头。郭化民与许铁英的关系比较复杂。一九三九年,郭化民和许铁英同被收编为河北民军冀南保安旅时,二人即互有往来。当时许匪手下有三百余人枪,郭只有一百条枪。一九四○年冬,郭化民回到贾村并将所部改编为自卫团,许铁英也于其后投靠武安县日本工滕部队,编为“工滕部队铁血团”。因许匪不受约束,一九四一年六月,被日军包围在许庄一带,激战一昼夜,许匪伤亡惨重,最后只带着少数残匪逃了出来。许铁英在突围时腿部负伤,郭化民派人把他接到贾村秘密养伤,许迫于当时的不利处境,曾答应等重整旗鼓后给郭一定报酬。许伤愈后回到许庄,积极招兵买马,部队很快发展到二千余人,郭化民派人要许履行前言,许不但一文不给,反而对郭化民大加奚落。郭极为气愤,但养虎成患,又奈何不了他,只好慢慢寻机报复。日本投降之前,郭化民的叔父郭采芹由于有关国民党陆军中将的身份和善耍政治手腕深得日本人器重,在汉奸中权倾一时,日本宪兵队情报班特务、国民党军统特务、一贯道首王慰浓对此极为妒嫉。王原是国民党军统特务,日军占领邯郸后又进入日本宪兵队,他为了抑制郭氏叔侄的势力便派出申致和出城游说许铁英、陈韵之、郭玉坤联合起来对付郭氏叔侄。这三股土匪与郭即有联系又有矛盾,他们给了王慰浓一笔款子,让其协助在邯郸城内建立一个秘密联络点。王就借盖公馆之名,在小楼下面设了一个地下室,做为秘密电台通讯处。这个活动很快被郭采芹所知,便向日本人汇报说王慰浓勾结土匪秘密组织“反日同盟军”。日本人明知这是郭玉矛盾所至为顾全郭的面子,仍派后将王的公馆团团围住,从地下室搜出了隐藏的国民党特务和许铁英、陈韵之、郭玉坤驻邯代表及电台,当场枪毙了国民党特务马启太。从此,郭氏叔侄同匪众的矛盾更深了。

    

抗战胜利后,许铁英被任命为国民党第一战区“先遣军”第一支队司令,占据临  关,部队发展至三千余人,但武器装备较差,成为其继续扩大势力的一个障碍。因此,郭化民进驻邯郸后许即派人前来谈判,要求与郭伙分日军仓库的物资。

    

八月十五日,日本宣布投降。八月下旬,驻邯日军及日本居民撤往石家庄集中。这时,郭化民计划用汽车将仓库的物资全部运到城里,防止许铁英部前来抢劫。我敌工站得知情报后立即向上级做了汇报,上级指示:仓库的物资能保就保,不能保就破坏掉,决不能落到敌人手中。日军撤走的第二天,郭化民立即率人来到焦窑街华北汽车公司,强令将所有汽车全部开动,到仓库去装运物资。工人们说:“这些汽车都被日本人破坏了,一辆也开不动。”郭化民把眼一瞪,气急败坏地骂道:“我限你们半天时间,修不好我砍了你们的脑袋。”修了许久,才从汽车公司大门开出来一辆吱吱呀呀的破汽车,郭化民又征集到十余辆马车,一齐开往铁路西军用仓库。

    

当郭化民指挥众人往车上装运物资,车辆将要启动时,邯郸城地沙门突然出现了一支队伍,冲着城门架起了机枪,其中二十余人手提双枪,赤裸着上身,气势凶凶地来到仓库,一进大门便二人一组占据了车辆。郭化民走上前去问:“请问你们是哪一部份的?”为首的一个凶汉用嘴朝胳膊上一努,说:“看不见吗?我们是铁爷派来的。”原来二十多个凶汉,都赤裸上身,用别针将铁字臂章别在胳膊的肉里。这时郭化民仗着人多,又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还想耍一耍司令的威风,便粗声傲气地说:“这是我管辖的地方,你们不要太放肆了。”说着他把手一挥,几十名部下立即围了上来。那凶汉冷笑一声,迅疾地从腰中拔出手枪冲天打了一枪,其余的匪徒也都把黑洞洞地枪口对准了郭化民。郭化民知道许匪向来是以凶惨著称,如果惹急了,他们什么事也能干出来,好汉不吃眼前亏,郭化民思考了片刻,带着手下的人朝仓库外撤去,许铁英的人则赶着大车开往临洺关。

    

就在郭、许两股土匪僵持不下时,我汽车公司敌工人员李树林悄悄地从箱中取出两颗手榴弹,朝库房堆放红炸药的地方反去,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股浓烟冲上天空。接着爆炸声响成一片,整个库房倾刻间化为灰烬。

    

望着这一片火海,郭化民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到城中。

战前运筹

一、大名会议

    

日本投降以后,我晋冀鲁豫军区部队,按朱德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命令,全线出击,和敌伪讨还失地。九月下旬除邯郸、永年等少数几个城市外,我冀南大部分地方都已解散。这是蒋介石一面放出和平烟幕,邀请毛主席到重庆谈判,一面秘密签发了“剿共”密令和“剿匪手本”,动员了一百万正规军并指示七十万伪军分路向各解放区大举进攻。山西阎锡山部首先侵入上党地区,打响了抗战胜利后反共内战的第一枪。同时,国民党第一战区胡宗南、第十一战区孙连仲部八个军及河北民军共二十余万人,由郑州、洛阳北渡黄河,侵入新乡、汲县地区,与伪军孙殿英部会合,沿平汉线大举进攻太行和冀南的结合地带。石家庄之敌十六军则积极准备南北夹击,实现蒋介石的迅速打开平汉路完成南北一统天下的野心。已经占据邯郸、临  关、邢台等市镇的伪匪军郭化民、许铁英、高德林等部,则策应南北蒋军的行动。如果敌人的这一阴谋得逞,不仅会给晋冀鲁豫解放区带来极大威胁,而且对华北乃至全国战局,对国共两党的谈判产生不利影响。对此,中共中央于九月十九日提出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我晋冀鲁豫军区的任务是:堵住华北的大门,阻止和消灭北上之国民党军队。在这种形势下,邯郸便成为敌我双方争夺的一个焦点,因为:一是邯郸是华北的门户,扼宁着国民党军北进的通道,谁占据邯郸,实际上谁就掌握了这一段平汉线的控制权;二是邯郸位于晋冀鲁豫四省的中心,它的命运关系到晋冀鲁豫解放区的建设和发展;三是日军在占领期间、对邯郸进行了长达八年的苦心经营,防御设施较完备,加子城池坚固,又有日本人留下的弹药库和兵工厂,可成为一个出能征伐,退可坚守的强固战略堡垒。党中央很重视邯郸的得失,朱总司令发布命令:“我冀南主力迅速攻下邯郸,以取得在平汉战线上作战的有利机会。”晋冀鲁豫军区首长决心在上党战役激烈开展的同时,趁北上国民党军正在集结兵力期间,迅速解放邯郸城,取得战役的主动权,堵死华北的南大门。

    

九月下旬,我晋冀鲁豫军区副司令员兼冀南指挥部司令王宏坤和指挥部雷绍康、刘明辉等领导同志,在大名北关美国教堂召开了冀南三、四、六分区负责人会议。会议根据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委从太行发来的电报精神,决定将未投入上党战役的我冀南、太行军区部队,迅速向平汉线集中,解放邯郸及沿线城镇。会上,同三分区司令部汇报了邯郸敌情。王司令员指出:解放邯郸的战斗分两步。第一步,扫清外围,占领城关商业区,把城外敌人消灭,将残敌压缩到城里,不让敌军突围。第二步,攻城,全歼守城之敌。

    

会议结束后,我冀南部队之十九团、四分区基干团,从运河东高唐一带日夜兼程,西返平汉线,于九月底汇同原在这一地区活动的三分区基干团,逼近邯郸郊区。

二、劝降

    

我军兵临邯郸,为了减少牺牲,争取和平解放,我敌工战线,在冀南军区宋任穷政委的领导下,也正积极开展工作。决定利用我抗纵司令王天祥和郭采芹的关系,对敌军进行争取工作。

    

王天祥原是西北军军官,参加过“察绥抗日同盟军”。抗战爆发后,王奉孙殿英之命在武安、沙河一带组织抗日武装,任团长。因吸收流亡学生和爱国知识分子,容纳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受到国民党顽固派的仇视,不得不率部东出太行,来到冀鲁豫地区。一九四二年春,他在日军和土顽的挟持下建立了伪“东亚同盟自治军”。一九四二年八月初,伪“东亚同盟自治军”在邯郸宣布成立并举行了隆重的授旗仪式,善观风向的郭采芹在仪式毕将将王天祥请到自己的公馆内设宴相待,并交换“兰谱”,成了“八拜之交”。

    

一九四四年秋,日军怀疑王天祥通共,把王软禁在邯郸的公馆里,郭采芹曾受命前去“探望”,二人虽话不投机,但毕竟是出于大哥的“关怀”。半月之后,王被解送到保定,后借口治病又到了北平,最后在我党帮助下,摆脱了特务的监视,回到了冀鲁豫,正式参加了八路军,于一九四五年一月在大名策动了“东亚同盟自治军”起义。在这之前,郭采芹任冀南剿共军教导司令,于一九四四年五月到清丰县城“祝捷”时,被我军俘虏,经我冀鲁豫军区首长亲自谈话,郭一再表示要“身在曹营心在汉”后,被释放回邯郸。王天祥大名起义后,利用与郭的关系,曾写信给郭,要他也效仿大名起义,投身革命阵营。信是由我三分区路西中心情报站负责人宋杰同志通过关系送到郭手里,郭当时表示模梭两可,虚与委蛇。鉴于这种情形,九月底在大兵压境的情况下,军区首长认为仍有争取郭采芹的必要,邯郸和平解放最好。

    

此时,我军区首长都还在大名,决定由抗纵侦通参谋张蔚林去邯给郭送信。张蔚林在大名起义前,即为王部中共地下党员,王天祥的随从副官,对王北京脱险和组织大名起义都起过重要作用。这次军区首长派他给郭采芹送信,都认为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郭采芹对于张蔚林的突然到来是大为吃惊的。但他毕竟是久经世故、诡计多端的一个人,沉吟片刻便很快镇静下来,他打开信仔细看了起来,信是以王天祥名义写的,内容是:

    

采芹仁兄勋鉴:今日本已宣布无条件投降,这是国人奋力抗战之结果,男女老幼无不欢欣鼓舞,共庆这一伟大胜利。我自起义参加八路军后,受到各级领导关怀和器重,令我深为感动。我军在刘、邓首长指挥下,所到之处,节节胜利。现我刚从临清回来,临清问题已经解决,部队正在大名集结,准备向平汉线进发,先头部队已同王自全、郭清等部接触。今派张蔚林前去联系,望兄深明大义,洞察时局,迎接邯郸解放。当然,我知兄自弃甲归田后不再从戍,但我也知邯郸的实力者乃是兄的侄子郭化民,望兄竭力加以劝导。兄还有何要求,可向张蔚林说明或派代表前来谈判。盼不久的将来,我们在邯郸相见……。

    

郭采芹看完信后,站起身来,默不作声,在屋内来回踱步,张蔚林问道:“郭会长,看过王军长的信,您有什么打算呢?”

    

郭采芹慢慢说:“王军长对我是一片好心,这我心领,但我手中无一兵一卒,自弃甲归田后,一直经商,从不过问政事、军事。兵权有一部分在化民手中,我可以做工作,但要给我时间,希望保持联系,回去请代问各位司令好。”

    

张蔚林要郭采芹写一封回信,郭却坚持不肯,一则他怕写信被王符师、孙嗣同、李海峰、崔爱国等人发现,二则是当时国民党军已推进到安阳一带,这样,既同八路军互有来往,又寄希望于国民党军早日到来,狡兔三窟,脚踩两只船,对郭采芹来说是一贯的手腕。

    

张蔚林见郭采芹坚持不写回信,也不便强求,又给他讲了一些王天祥起义后在八路军的情况,到天黑时分便悄悄潜出城外。

 

三、三取城防图

    

谁都清楚郭采芹、郭化民叔侄的真正用心是:固守邯郸,迎接蒋军北上。为此在邯郸积极修筑工事,储存物资,决心和我们对垒。我军也即开始存置解放邯郸的准备工作。

    

一天,邯郸敌工站接冀南三分区通知,在近日内绘制出邯郸城敌人兵力部署和防御工事的城防平面图。图由我党地下关系、爱国人士、伪商会副会长杨真卿等负责绘制,敌工站派米际琪翟济民、秦进贤三人一块进城取图。翟济民、秦进贤在东门外等侯,米际琪肼城到商会杨真卿处取图,正巧,这是崔爱国也来到商会。崔爱国是邯郸县堤南堡人,与杨真卿是近邻,是一个死心塌地的日本宪兵队特务。日本投降后,崔爱国摇身一变,成了三青团邯郸第一区第一分队队长,“别动队”队长,国民党军统冀南情报站邯郸情报组组长。这天他从城内桃园街的家中走来,到商会来“串门”,正撞见米际琪在堂屋吃早饭,便扭身走了出去。杨真卿发现情况不好,没有交出城防图,催米赶快出城。米刚走到东门里益寿堂药房门前,便被崔爱国带领的侦缉队追上,押进了郭化民的司令部。翟济民、秦进贤在声码外等了许久未见米际琪出来,一打听才知是出事了,急忙回到堤南堡敌工站向上级汇报情况。

    

敌工站随即派邯郸县黎林堡村(现归永年)刘国静前往邯郸取图。刘国静带着敌工站给杨真卿的信,来到了离邯郸城约二里远的地方,仔细地观察城门的动静。很快,他从来往行人的口中了解到邯郸城敌人戒备森严,四个城门出入口各有七名匪兵把守,二人站岗,二人检查,三人在一旁观察,发现可疑者立即抓起来。。行人告诉他,南门进城的人多,盘查紧,其它三个城门来往人员较少,盘查也较松。刘国静认为南门紧靠新华街商业区,看起来盘查很凶,但来往行人过多,实际上检查常有疏忽,而其它三个城门因行人较少,检查比较仔细,于是,决心从南门进城。他把信夹在馒头中,一边吃一边朝南门走去,心想,如果不检查馒头,我就转着吃边儿,如果要检查,我把信一口咽到肚里去。就这样,他安全来到城里。杨真卿看过信后说:“今天敌人搜查很严,为了予防万一,图暂时不能拿走,过两日再派人来。”

    

第三天,敌工站又派刁金、崔××和胡芳兰三人进城取图。刁、崔二人在城外接应,胡兰芳一人进城,到杨真卿处顺利取出了城防图。这份敌军城防图对解放邯郸是起了一定作用的。

 

兵临城下

一、横扫外围

    

解放邯郸战役是从十月一日晚九时开始的。

    

当时,敌人军事力量的岂有此布署情况是,城内主要是郭化民的基本队伍,约一千余人。城外西关及火车站附近是萧根山的第一支队。萧是鸡泽、曲周一带有名的大土匪,其部辖三个大队、九个中队,号称千人,实际只有七百人,但匪众强悍凶猛,战斗力较强。火磨街、罗城头、张庄桥一带是周瑞夫的伪警备队,即第二支队,共三个大队 ,九个中队,其在城内和城西户村、城东河沙镇也住有一部分兵力。这支部队装备较差,步枪多为杂旧的七九步枪和日军换下为的六五步枪及邯郸自造步枪,每中队有两挺杂牌轻机枪,后员都是从各乡抽派的,素质很差,没有什么战斗力。面粉厂一带驻有又汉卿的伪教导大队即第三支队的一个中队,其它两个中队和支队部驻扎在城内。兵员多是在邯郸、永年网罗的大、小汉奸,每中队有大沽造轻机枪两挺,步枪皆为石家庄造六五式。柳林桥带是伪警察所和伪水上警备队,这部分人装备虽较好但训练很差,没有什么战斗力。另外,邯郸城周围的主要村庄和重要据点敌人都派人分兵把守。

    

我军参加解放邯郸作战的共六个主力团和地方部队,(太行军区部队两个团参加解放邢台战斗尚未赶到),一日傍晚,我冀南部队四个团和邯郸县大队,分头向邯郸城区迂回。我前哨部队和伪警备第二大队佘万春部两个中队在罗城头村南遭遇,战斗打响后 ,伪军退入城内,我军尾追至南沙门附近。此时,我后续部队已经赶到,立即分兵进攻。三分区基干团从柳林桥、苏曹越过滏阳河向城东、城北进攻,直取伪军大队郭敬之部,郭系我敌工人员,当我军到达后,郭部未作任何抵抗即全部缴械投降,其他各股伪军皆被消灭。另一路由王宏坤司令员指挥十九团和抗纵一团、四分区基干团从罗城头方向向西北进攻,直取火磨街伪警备队,接着又迅速歼灭了驻守在华北汽车公司和面粉厂的全部伪军。十九团和抗纵一团继续向城西扩大战果,扫清火车站及西关顽抗之敌。四分区基干团向邯山路一带冲击,并占领电信大楼。

    

当我军在西关、南关和火车站附近与敌激战时,驻守电厂的特务顽匪企图炸毁工厂机器,我敌工人员组织工人手持钳、棍准备与敌人搏斗,保护工厂。我军得知这一紧急情况后,立即派兵火速赶到工厂,消灭了敌人。

    

二日拂晓,我军初战告捷,驻守城外的两千多敌人被击溃,外围敌人据点荡然无存,邯郸城内的敌人已成“瓮中之鳖。”

 

二、再次劝降

    

我军占领邯郸四关和西南庄商业区后,此时电信局(在城外)与城内电话尚通。根据张蔚林见郭采芹后的情况,宋任穷同志和抗纵司令王天祥来到邯山电信局,与城内郭采芹通话。

    

王天祥问,“采芹兄,久违了,我派张蔚林给你送去的信收到了吧?”

    

郭采芹答道:“收到了,收到了。”

    

王:“任务紧急,部队已经赶到,现四关已被我军占领,攻克城池易如反掌,希望采芹兄高举义旗,立功时机已到。”

    

郭:“老弟,老弟,我实在困难。”

    

王:“采芹兄有何为难之处呢?”

    

郭:“有两个要求希望考虑,一是起义后,家眷和财产需有保障,起义人员应该受奖;二是起义后要给一个师的番号,由郭化民任师长。”

    

王:“第一个条件可以答应,对于第二个条件,我们的原则是根据起义人员多少进行整编,现城内并没有多少队伍,只能编一个团。”

    

郭采芹:“……”

    

王天祥看了看在一旁的宋任穷同志,宋随即接过电话,说:“郭会长,我是宋任穷,刚才的电话我都听到了,请你打消顾虑,我军人保证安全。如起义,可编为一个团,因为你们没有多少人,不能编一个师。”

    

王天祥又接过电话:“采芹兄,你们的兵力是不堪一击的,不过为了城中的百姓着想,最好和平解放,听命受编。”

    

郭采芹:“老弟,恐怕你也难保住我吧,我跟共产党在江西作战时结仇很深。”

    

王天祥:“共产党的政策,你是知道的,希望立即行动。好,容你再考虑一天,后天下午我们再通一次电话。”

    

宋任穷同志站起身来,对刚放下电话的王天祥说:“看来郭采芹是在和我们耍滑头。他的目的,是尽量拖延时间,以加强战备,等援军,我们要做好立即攻城的准备。”

 

解放邯郸

一、最后挣扎

    

我军进攻邯郸,使龟缩在邯郸城内的伪匪部队惊恐万状。匪首郭化民、郭采芹、王冠英、孙嗣同以及王符师等,不甘心于自己的灭亡,进行垂死挣扎。他们以为:

    

第一、当时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孙仲连部三个军已北进至安阳一带,距邯郸城只有一面多华里。山西阎锡山集中十九军的六十八师、暂编三十七师,六十一军的十九师及第二十六纵队等部共二万余人,由十九军军长史泽波率领,在日军第十四旅团掩护下,侵占上党地区我部六个县城,平汉路敌军呈犄角之势。因而郭采芹常给其他匪首打气说:国军兵有百万,人力、物力极其雄厚,又有美国人的支持,占有绝对优势。邯郸乃平汉线重镇,国军近在尺间,短日即可到达。八路军不过是虚张声势,仅有的主力一部已开走阻击北进的国军,一部则开往上党阻击阎锡山,剩下的只是些民兵游击队,是绝对打不开坚固设防的邯郸城的。此刻,国民党军队的迅速到来成为他们心中的最大希望。早在九月十五日,敌“党团政军联会委员会”召开第四次会议,专门讨论组织慰劳委员会,欢迎国民党军到来的事宜。会议决定:慰劳委员会由党团政军联合委员会委员为当然委员,另聘士绅及商会正副会长郭采芹、杨真卿为委员,推举郭化民、李海峰、陈韵之、张虞廷、刘建西五人常务委员。在国民党军队到达时,在火车站、新戏马路、西口十字街、南门口各搭彩楼一座,召开欢迎大会,通知各商民准备欢迎旗帜,选举指挥人员,组织纠察队维持秩序。三青团则负责印制、散发传单,张贴标语。真是好一派热闹景象。

    

第二、邯郸附近尚有部分残匪,如永年县城的王泽民,临  关的许铁英,永年、武安交界处的郭玉坤,邯郸城西北紫山一带的陈韵之等,与邯郸势同鼎足,一有险情,便可相互救援。

    

第三、郭化民的基本队伍尚未受到打击,气焰还很嚣张,萧根山的顽匪虽在外围作战中遭到一定打击,但大部逃入城内,还有一定战斗力。

    

第四、郭化民等人都有其反动历史,对共产党素持敌对态度。同时,国民党中统特务王符师对守城各部队及指挥机关都暗中派人进行严密监视,如有动摇者便格杀勿论。

    

这时,敌人在城内的布置情况是:西门至南门城角由萧根山部把守,南门一带由伪警备队、特务队把守。郭化民的基本队伍设在东门和北门一线,司令部在城隍庙。城中划分为东、西、南、北、中五个区,每区组成一个“自卫团”,户出一丁,平时以丛台为重点构筑工事,战时随时准备登城防守。同时,命令商会、“款产接收委员会”、“军警后援会”等准备军服一万套,小麦一千包及接收日军的全部弹药,并将准备慰劳国民党军队的专款和物品拿出一部分供城防官兵所用,如鞋、袜、毛巾、纸烟、猪羊肉等。对于在外围战斗中死伤的官兵予以抚恤,受伤者每人旧币一百元,阵亡者每人三万至五万元。另外,在军中成立“敢死队”、“督战队”,司令部参谋长孙嗣同、军法处主任李振华、政训处主任薛泽民则在守城各部队中四处“巡查”,对士兵欺骗和恐吓。

    

与此同时,敌人还加紧对我被捕人员和进步人士进行迫害和

 

尾声

    

从一九四五年九月二十九日到十月十日,《新华日报》(太行版)在头版以醒目的大字标题接连报导了组战讯:

    

“新华社太行二十八日电,平汉路邯郸县城已为我太行、冀南两路大军四面包围,正在猛烈进攻中。”

    

“新华社太行五日电,军区司令部公报称:围攻平汉路邯郸县城之我太行、冀南两路大军已于二日拂晓占领该城四关,激战正在进行之中。”

    

“新华社太行六日电,我军攻入邯郸,占领中心街道,敌死尸枕籍十日电,…………

 

一座衰败的古老城市获得了新的生机。一九四五年十月十五日邯郸市人民政府宣布成立,邯郸从此走上了迅速发展的康庄大道。

    主要参考材料:

    1、齐武《一个抗日根据地的成长》。

    2、毛泽东《蒋介石天挑战内战》、《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给蒋介石的两个电报》。

    3、《一二九师战史》、《一二九师大事记》。

    4、向守志《千军万马下太行》。

    5、高厚良《忆邯郸解放》。

    6、《新华日报》(太行版)。

    7、张绍基《有关解放邯郸和平汉战役的回忆》。

    8、刘永锡《收复平汉重镇邯郸之战》、《邯郸县爱国民主人士杨贞卿先生》。

    9、河北省公安厅《邯郸县敌特组织人员资料》。

    10、国民党驻邯联合办事处”党团政军联合会议“记录。

    11、郭化民的供词。

    12、郭采芹的供词。

    13、刘国静、李从夏、李树林、胡芳兰等同志回忆材料。

    14、访王宏坤、向守志、孔庆德、张蔚林、宋杰等同志记录。

 链接:http://www.handanwenhua.net/hdwhua/2022-07-08/6059.html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国民军在直南一带活动纪实
国民军在直南一带活动
邯郸杏坛诗刊连载——涉县诗词选
邯郸杏坛诗刊连载——
大运河畔的大青砖文化
大运河畔的大青砖文化
古邺城与三台
古邺城与三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