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解放战争期间的邯郸经济概况

时间:2022-09-02 10:34:18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王昌兰  浏览: 分享:

 

解放战争期间的邯郸经济概况

王昌兰

 

“解放战争期间的邯郸经济概况”,是作者根据历史文献和历史档案资料编写的,资料很强。全文共分六章,本期先发表第一、第二两章,期余俟 后陆续发表。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宣布投降后,八路军进军冀南。九月二日,收复华北重要煤炭基地峰峰煤矿;九月三日,收复临水电厂、磁山铁矿;九月十 日,收复六河煤矿;九月二十五日,解放马头镇,切断京汉铁路;十月五日,邯郸县城解放。至此,遭受日寇路蹂躏八年之久的邯郸大地获得了新 生。冀南、太行两解放区联成了一片。

 

当时,邯郸县城虽然方圆不过数里,人口也只有三万九千,但它却是华北地区掌握在我党我军手里的重要城市之一,尤期是一九四六年秋张家口失 守和一九四七年春我军主动撤出延军以后,邯郸就成了关内解放区最大的城市了。邯郸历来是兵家必争之战略要地,京汉路修建以后,它的战略地 位更加重要,因此,我党中央和晋冀鲁豫中央局十分重视这个城市。为了把它改造好、管理好、建设好,邯郸刚刚解放,上级党委就决定建立邯郸 市,一九四五年十月十五日,邯郸市政府宣告在立。一九四六年三月,晋冀鲁豫中央局、边区政府、晋冀鲁豫军区机关相继迁驻邯郸。邯郸成为晋 冀鲁豫边区直辖市之后,邯郸市在中央局和边区政府的直接领导和关怀下,在支援人民解放战争,进行政治运动和政权建设的同时,努力探索改造 与管理城市的途径,在繁荣经济、恢复和发工商业,建立健全财政、税收、金融制度,管理市场等方面做出了显著成绩,为我党制定正确的城政策 提供了许多宝贵的经验。

 

第一章 在实践中探索端正城市工商政策

 

城市管理工作是多方面的,但最突出的是工商业工作,因此,如何对待工商业往往是城市政策的重要体现。我党保护发展工商业的政策是一贯的, 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我军解放峰峰,九月中旬即成为峰峰利民煤矿公司,并委派南布达任副经理,组织恢复生产的工作;十月五日邯郸解放,十 月七日,邯郸军管会发出布告,安定民心,要工商业照常营业。不久,军管会又会同人民政府发放贷款,扶助发展工商业。但是,时间不久同,到 十月下旬,蒋介石命十一战区副司令马法五等率领三十军、四十军、新八军和河北民军近七万人沿平汉路北犯,其前锋已到邯郸近效,妄图占领邯 郸,打通平汉路。为了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我军在进行平汉战役布署时,即命令邯郸市政府备战疏散,并考虑过暂时放弃邯郸,诱敌深入(后来 由于战局的发展变化,没有放弃)。邯郸战役虽然结束,但蒋介石的“邯郸梦”却一直未醒,以后又几次企图进占邯郸,在这种形势下,我们是不 可能对邯郸的城市管理和建设从长计议的。再说,邯郸是我党、我军最早解放的城市这一,如何管理城市?如何端正工商政策?如何发展工商业? 如何对待工商业者?还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和实践经验。部队进城后,在没有认真宣传政策和说明理由的情况下,查封没收了一些汉奸经营和与汉 奸有联系的商号,个别地方武装和民兵也随之没收了部分工商业者的物资,占用营业门面,因之,给敌人以可乘之机,他们到处造谣煽动“共产党 要共工商业的产”,坏人也乘机捣乱市场,闹得工商业者惶惶不安,对我们的政策产生了怀疑。我们的干部还不习惯或不愿意做商人的工作,这样 ,邯郸解放初的一段时间(很短的两三个月),市场比较混乱,营业也是萧条的。全市工商户只有五百四十六户,许多商人表面上是开张了,实际 是应付维持,货架上仅摆设一些不值钱的东西;一些与汉奸敌务有联系的人则逃亡敌占区,并带走一部财产。当然这仅是从我们工商政策上检查。 从根本上说,邯郸市场一九四五年十月至一九四六年初,短时间萧条的主要原因是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封锁交通,以致货物来去不畅。其次乃 是日伪统治邯郸八年,其经济类型是帝国主义殖民地性质同,我们解放后,就需对市场性质进行根本的变革,有的陈腐动的东西随着反动统治的消 亡而消亡了,如妓院、烟馆、首饰店、敌人的各类组合店等,而新的经济形式和新生事物还有个建立健全的发展过程。所以从邯种意义上讲,这个 时间市场的混乱和萧条不仅是难避免的,甚至是必要的。只是说,如果我们政策正确无误,可以缩短这个时期。

 

晋冀鲁豫中央局和边区政府十分重视经济工作。对邯郸、峰峰、彭城等地工商业的恢复发展尤为关心。一九四五年十一月十日,平汉战役结束后的 第八天,晋冀鲁豫中央局就在峰峰召开会议,研究布署一九四六年全区大生产和统一财政,发展经济诸问题。一九四六年三月,边区政府副主席戎 伍胜《边府通讯》上发表文章,对发展邯郸工商业、彭城磁业和峰峰、六河沟煤矿、磁山铁矿的开采业问题提出了具体的工作方向和意见。一九四 六年六月八日,晋冀鲁豫职工总会二届二次全委会扩大执委会在邯郸召开,晋冀鲁豫中央局副书记薄一波在会上讲话,明确提出了今后的工运方针 是“劳资合作,劳资两利,以建设与发展解放区工业”。在中央局和边区政府的直接领导和关怀下,邯郸市委、市政府根据党的既定政策和本市的 特点,迅速制定了恢复发展本市工商业的规划,宣传我党关于保护、发展工商业的政策,采取一系列有效措施,扶助贫苦商民,帮助私营工商业者 发展生产营业。这些工作的结晶之一是一九四六年初制定的《邯郸市政府施政方针》(原标题为《市政建设方针》)以下简称《方针》。《方针》 指出:“团结各阶层力量,深入反奸复仇运动,彻底摧毁伪残余势力,解决工商业上的困难,使之恢复与发。即在反奸运动中切实贯彻工商业政策 ,切实贯减租减息,稳定阶级关系,促进劳资合作,提高生产与经营的积极性,以便恢复与繁荣市场,发经展经济,这是我们的总方针。”从这里 我们可以看出,《方针》把反封建和保护工商业,繁荣市场融为一体了,它认为两者是统一的。

 

《方针》以显著的位置论述了恢复发工商业,端正工商政策的重要性:“邯郸市民的主 要依靠是工商业,而且新民主主义的性质是资本主义的, 故恢复与发展工商业是我们一个重要工作。因之,以农村看城设市,以对待封建地主的政策对待工商业资本家的观点必须改变,过去实际上妨碍工 商业发展的某些措施必须纠正。”

 

《方针》强调,邯郸市的工商业为条件所限,应以自给为目的,故必须强调大力发展手工业,再则创立半机器工作,逐步奠定工业基础,商业应变 过去的买办市场为发展边区经济、服务农村及其他小城镇的市场。

 

为了实现上述目的,《方针》提出了十一项原而措施:

1、一般的削弱封建剥削的斗争和兼有工商业,不牵及其工商业部分,使其工商业可照常存在和发。但罪大恶极的大汉奸除外。

2、理应没收之工厂商店、矿山等应接收继续经营,不是简单地从市场上取消。一般商号中存有应没收的汉奸股份可以接收经营为原则,商人被迫 接受的汉奸“以汉股”一律退还商人,公家不得没收。

3、劳资关系应是两利合作,团结互助,工人店员的经济生活,政治生活必须改善,同时必须努力生产,使资本家有利可图,继续发展业务,劳资 纠纷应调解促裁,不应强烈对立斗争。

4、反对投机操纵危害民生,提倡发展土货,使用土货,以便培殖民族工业。

5、公营工厂商店除规定免纳负担者外,只有团结帮助普通工商业者的义务,无特殊权利,机关经营之工厂、作坊、商店与一般商人同等权利、同 等义务,毫无例外。

6、欢迎解放区内外的中外人土投资共同发展市经济。

7、离邯外出之工商业者一律欢迎回市继续营业。

8、大量发放低利贷款及工商业贷款,以补助经营资本之不足,恢复与建立银号,以补银行贷款之不足。

9、逐步恢复滏河航运,发大车运输,以便货畅其流。

10、改造商会及各业公会成为各业、各阶层商人的办事团体,忠实为商民服务,改变过去敛钱机构的性质。

11、成立与发展为民服务的各种全作事业,使广大群众在经济上与组织上更提高一步。

这个《方针》是在我党工作重点尚未转入城市的战争年代制定的。一九四六年五月五日,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原则通过,肯定了它的基本精神。实践 证明,《方针》是我党工商政策与邯郸市情相结合的产物,它不仅适用于邯郸这样一类中小城市,而且对即将解放的大中城市也有参考价值。所以 说,《方针》是我党城市工作的一个重要文件。同时它的制定,说明邯郸市各项工作的基本方针是正确的。在实际工作中,邯郸市委、市政府按照 《方针》的精神制发了一系列布告、命令、规定、办法,保护发展工商业,改造管理市场;教育干部改变轻视工商业工作的思想,深入商店、工厂 与工商业者交朋友,做思想工作;发放低利贷款,扶助贫民商贩和工商业;组织合作社和机关生产,建立健全了一系列的财经、税收制度……在短 短的几年时间里,把一个萧条冷落的邯郸市建设得市场繁荣昌盛,人民安居乐业。应该说,邯郸市城市工作的轨道是正确的,成绩是很大的。

 

但是,邯郸市的经济建设是在非常激烈的邯命战争和政治变革的年代中进行的。一九四六年六月,人民解放战争全面开始;反奸复仇、土地改革运 动如暴风骤雨在邯郸及其附近农村展开。面临这样的形势,邯郸市委、市政府,一要发动群众积极推进土改等消灭封建的政治运动,一要保护工商 业发城市经济,支援人民解放战争。这两项工作在进行过程中并不完全是和谐的,它们之间有不少矛盾。邯郸市的市情也有其特殊性,一方面同, 它是一个被日寇占八年之久的城镇,许多工商业是在日寇“大邯郸计划”中发起来的,因此,不少工商业者和敌伪有程度不同的联系往来;另一方 面,邯郸是一个小城市,但工商业较发达,这里的工商业者多和农村地主有联系,不少工商业就是农村地主兼营的。在激烈的反奸复仇和土改运动 中,这样两种情况自然形成了两个十分尖锐的问题。怎么对待与汉奸有联系的工商业者?怎么处理地主工商业?对于第一个问题,邯郸市解决得较 早,而且稳妥。反奸复仇和没收汉奸财产的运动一开始,市委就明确了“一般汉奸”和“小汉奸”工商业不许动的原则,并严格区别汉奸与“为汉 奸敌人服务过的人”之间的界限,既使对没收了大汉奸工商业,也不是平分,而是继续经营,发展生产贸易。因此,总的来说,这一时期开展运动 与管理工商市场的冲突不明显。第二个问题事关解放区的政治大局。尤其是一九四六年中共中央“五·四”指示发表以后,对地主工商业是斗还是 保护的问题就成为城市工作如何执行中央指示的重要课题。邯郸市政府在施政方针中虽明确了“一般的削弱封建剥削的斗争如兼有工商业不牵及其 工商部分”,但是,它的力量显得十分有限。制定方针时土改运动尚未进入高潮,待到了暴风骤雨时,群众要求彻底斗垮地主(包括工商部分), 悉身翻透的形势很难遏止;另一方面,《方针》的原则并没有被邯郸广大干部群众所理解接受。由于当时战争环境的影响和干部群众中存在着的严 重的农民意识,相当多的干部和积极分子认为:党的保护发展工商业和地主经营土地同等看待,本能希望斗争地主工商业,在城市实现“填平补齐 ”。邯郸市委、市政府和一部分区委的主要领导人在这个问题上是比较慎重的。虽然从阶级感情上说,他们也希望将地主斗垮斗倒,但是,从城市 工作的实践出发,他们清楚地知道,城市不同于乡村,地主兼工商业者也不等于农村一般地主,若照搬乡村的一套斗争方法,邯郸市有限的工商业 将会被彻底摧垮,到那时,不仅市场贸易将会萧条,经济将会衰败,而且城市人民的生活也会受到严重影响。晋冀鲁豫中央局的领导同志支持了邯 郸市领导核心这种看法,因此,从整体上讲,邯郸市委、市政府的态度始终是坚定、慎重的,他们原则上不赞成斗争一切民族工商业。尽管在一个 时期迫于形势,他们也屈从了一些“左”的要求,但从思想本质看,他们还是正确理解并执行了党的保护发工商业的政策。也正是由于他们的努力 和坚持,邯郸市的工商业才没有受到更大的损失。

 

一九四七年初,邯郸周围各地的土改运动已经进入高潮,农村积极分子在清算地主财富以后,纷纷进入城市,要求斗争没收本村地主在邯郸市的工 商业,邻近邯郸的邢台、武安在这之前已经开始城乡联合斗争城市工商业,邻近邯郸的邢台、武安在这之前已经开始城乡联合斗争城市工商业,他 们的做法被上级个别领导人肯定并作为经验在一些地区推广。在这样的形势下,邯郸市委起初仍是旗帜鲜明地主张保护工商业的,一九四七年二月 ,市委根据当时的形势和干部群众的思想情况,指示各区普遍召集了一次村街干部大会,讨论工商业问题。起初大多数人主张斗争工商业,市、区 委便提出如下问题引导大家讨论:城市贫民依靠什么生活?是靠斗争还是靠工商业?斗了工商业还有没有邯郸市场?提出这些问题的本身已表明了 市、区委的立场和态度。当然,市、区委领导还做了其他一些工作,最后,大家在思想上都觉得市委的引导是入情入理的,主张保护工商业的占了 绝大多数,张庄桥区最后只有一个村干部坚持斗争工商业。

 

讨论会以后,一九四七年三月,市委针对讨论中发现的问题,发出了《为实行填平补齐的几点补充意见》,专门就地主工商业问题做出如下指示: “地主工商业有其进步性的一面,已经进步了的东西,我们就应该保存而不应取消!”“今天是联合全国资本家反对封建及外国帝国主义。如果现 在就打倒资本家,那是不对的。”这个文件发出后,在一段时间里,对于统一干部思想,稳定工人情绪、保护本市工商业都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一九四七年夏,土改形势愈加激烈,上级从保护贫苦农民利益,消灭封建的立场出发,作出了可以斗争地主工商业的指示。这一指示尽管在还没有 全面贯彻执行之前,有关领导已发现了问题,并宣布:“在全国土地会议没有结束且没有新的决议之前,工商业不要动!”但是,它的消极影响还 是很大的。“在一段时间里,给了左倾思想以合法的根据”(中共邯郸市委一九四七年工作总结语),干部群众的思想情绪又动荡起来,农村土改 积极分子进城的频率和规模骤然增大。在这种形势下,尽管邯郸市委、市政府仍然没有宣布斗争地主工商业,甘居运动的“下游”地位,对农民斗 争工商业的要求基本上仍采取了消极抵制的态度,但却未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工商业。当农民未经政府批准擅自将城里的地主商店没收,查封、斗争 ,甚至私下将地主成份的市联会成员绑架、斗争以后,市、区政府明明知道事件已经发生,商店已经换了主人,但他们既没有明令制止、追究责任 ,也没采取保护措施。同年六月,武安县委领导人来邯郸介绍城乡联合斗争地主工商业的所谓经验,使干部和群众本来就很活跃的思想更加混乱, 他们纷纷批评市委、市政府领导人“右”了,“只看工商业,不看群众革命情绪”。在这种情势下,了现了“通记”绸缎庄的问题。“通记”老板 是武安县某农村的地主,土改中群众清算他,除土地外还牵连到邯郸市的生意,在武安县城斗争工商业先例的指引下,该村农民到邯郸市政府要求 没收通记绸缎庄的财物。市政府领导人认为这样做不合适,但说服不了激愤的群众。最后认为“照顾革命群众情绪是基本的,照顾工产业是辅助的 ”,从这个认识出发,决定将“通记”的东西十分之六分给群众,十分之四留在店里维持生活。尽管这个决定武安群众并不满意,而且相当多的邯 郸干部认为这是“右”的错误,并在后来召开的市委会议上就此事向市领导提出批评。但是这个事件对邯郸市工商业产生的消极的影响却很大,在 武安农民拉走“通记”的东西以后,工商界马上就骚动起来了。多数工商业者不明朗的话,那么,这次是市政府明确表态了。使本来就动荡不安的 工商界,对党的政策更产生了怀疑和失望。工商界因些采取了消极经营的方法,有的商号闭门歇业;有的改坐商为行商、摊贩,分散人们的注意力 ;有的改字号,交换门面;有的迁移地址,裁退店员;有的想方设法缩小目标,减小规模,将批发庄改变零售铺;更有一些人因惧怕斗争而弃店逃 往他们……邯郸市场因此出现了一些波动,工商业出现了短期的萧条局面,人民生活也因此受到了一些影响。

 

邯郸等地发生的问题引起了晋冀鲁豫中央局和边区政府领导的重视。晋冀鲁豫中央局副书记薄一波同志多次深入邯郸市进行调查研究。一九四七年 六月,武安、邢台等地出现了城乡联合斗争地主工商业的现象,消息传到邯郸,一些干部要求学习他们的做法,邯郸市领导请示正在邯郸调查研究 的一波同志,他坚定地说:“工商业仍然不动!”并耐心教育干部:“事关大局,要慎重考虑,不忙作!”同年八月,薄一波同志在调查研究的基 础上明确指示邯郸市长王悦尘同志:“清理封建工商业是指乡村的作坊、小铺和城市的高利贷、当铺,在群众迫切要求下可以清理;城市的工商业 不准动!必须认识到:地主工商业这一面并非封建。”薄一波同志的谈话,支持了邯郸市领导的工作,使他们坚定了保护工商业的信念,有了抵制 左倾思想的勇气。市委后来发布的文件就是根据这个指示精神制定的。一九四七年八月,薄一波同志赴平山参加全国土地工作会议,动身前又一再 叮嘱王悦尘市长:你可要看守好商业!从这里既表现了中央局领导对邯郸市的关怀,又说明了一波同志对工商业问题的忧虑。以后的事态发展证明 了一波同志的担心。当时土改运动方兴未艾,我党正在发动群众彻底消灭封建,突出的任务是解决地主与农民这一对主要矛盾。在乡村,我们无疑 应该䛨在农民的立场上,毫无保留地支持农民斗争地主;但是,当这一对乡间的矛盾延伸到城市,延伸到工商业中时,应如何处理?各地的作法不尽 相同,正如上文谈到那样,在一段时间里,相当一部分城市是鼓动斗争地主工商业的,有的领导也曾明确表态支持农民进城斗争地主工商业,并将 这种做法总结为城乡联合斗争的经验加以推广。这种做法虽有时受到了批评和抑制,但在一九四七年春夏,一直都在或紧或松或高或低进行着。在 这种形势下,邯郸市也受到影响。一九四七年八月二十九日,就在平山会议期间,中共邯郸市委召开扩大会议(区委书记和市直机关负责人全部参 加),检讨总结一年来各个时期的工作,这个会议开了整整十天,主管经济工作的副市长冯于九就工商业问题做了报告。他强调指出:发展城市的 方针应该是为生产服务、为农村服务、为战争服务,把邯郸市建成对敌斗争的堡垒;邯郸市应以发展商业为主,发展工业为辅,工业以发展手工业为主。并就发展工商业的其它问题提出了意见,希望大家就此展开讨论。但是,会议的进程却脱离了原业的轨道,与会干部自发地和庥中地讨论弛如何对待地主兼工商业问题。许多发言者批评市委主要领导没有支持群众斗争地主工商业,责备他们“只提防左,实际上是右了!”“只强调保护工商业,发展生产的一面,未将重点放在彻底消灭封建上!”“对下级、群众的要求(指培争地主工商业)支持不够。”许多同志在发言中重提这样的几点认识:①不斗地主工商业,地主的经济基础就不能摧毁,就不能让地主低头,反封建就不能彻底!②“把地主工商业没收过来交给小商贩或城市贫民不同样可以经营发展吗?为什么非要让地主经营呢?”③有的干部从邯郸市的利益出发,认为“现在每天都有人来邯市斗地主商人,提走许多财货,如果我们仍然不动,财货外流,我们落一场空。”会上,绝大多数人否定了二月市委《关于实行填平补齐的补充意见》,会议的最后几天,要求斗争地主工商业的意见成为主导趋势。原来主张斗争不必说了,原来不同意斗争的也检讨了自己“右”的错误,大家纷纷要求市委领导人王悦尘下令斗争。在这个重大原则问题面前,王悦尘等领导同志的态度是郑重的,他们明白:只要市委市府一声领下,不要几天,邯郸的工商业将会被彻底摧垮,局面将不可收拾。因此,他们没有盲目屈从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而是一方面传达薄一波同志的有关指示,耐心说服大家,一方面当即请示中央局领导。表现了高度的革命责任心和组织纪律性。

 

就在邯郸市委扩大会议期间,地主工商问题已经成为新解放区城市十分紧迫的、集中的问题,急需我党做出明确指示。在邯郸市委请示中央局的前一天——九月四月,中共冀南区党委致电晋冀鲁豫中央局,反映由于同东德州、冀中辛集等地清算城市地主工商业,衡水等地的工商业者十分恐慌,资金大一外流,当地干部要求赶快斗争,以免地主商业资金逃避,“究应如何?速示原则。”九月九日,晋冀鲁豫中央局常务委员会根据刘少奇同志的指示答复冀南区党委和邯郸市委:

1、城市工商业一律不清算;

2、如地主被斗争时将财产避入城市商店。可用挤封建的办法领其退出,即可不搞该商店工厂。

这个指示当即在邯郸市委扩大会议上作了传达贯彻,市委领导对贯彻执行这个指示是很坚决的。将这一指示精神向全市人民进行广泛深入的宣传,并认真细致地做好一些干部和群众的思想转化工作。后来,晋冀鲁豫中央局和边区政府进一步就工商业政策问题边续发布指示,具本总结了前一阶段的城市工作,逐步纠正左倾思想。到一九四七年底、四八年初,毛主席、任弼时同志先后发表重要报告文章,明确肯定了我党保护民族工商业的政策,统一了全党的认识。一九四八年四月《新大众》刊登了晋冀鲁豫中央局《关于工商业政策的指示》。指示首先总结了前一段城市工商业政策执行情况,把边区城市分为三类,其中临清属于一类——“原来的工商业大部或是全部还存在,新的工商业又在发展,市面热闹、买卖兴旺”。邯郸属于第二类——“原来的工商业小部或一部分垮了,新的工商业有一部分发展”。武安、大名属第三娄——《指示》说:从我们政策上检讨,过去犯了五条错误:一、反奸清算时,汉奸恶霸、特务官僚资本这些字眼的意义没弄清楚,哪些商店工厂才算是汉奸官僚资本,才能清算没收,哪些应该保护,含混不清;”“土改中,也没有把资本主义同封建主义的界限公开。有些人认为工商业都带得有封建性,不斗争工商业,封建彻底消灭不了。”二、“工资太高,只从工人眼前利益着眼,没有想想工厂商店关了门对工人有利,还是和 兴隆对工人有利?”三、统制垄断:一些交易所作用不好,边沿地区的税局、公安局、武委会等机关乱没收、乱扣压,弄得做生意的都不敢活动。四、有些城市,解放前,生意还相当好,解放后,就慢慢垮下来。这是被一些机关、部队、团队搞生产的想方法设法排挤强占、挤垮了。五、“攻进城市后,纪律涣散。”

 

为了纠正上述左倾错误,中央局作出了十二项决定,《新大众》(第二十二期)编辑部将其归纳为以下五项:一、严格禁止清算斗争工商后,保护一切工商业,连地主富农的都在内。地主富农把土寺财产转到工商业去的,应该一律欢迎,不准斗争。地主富农的工商业,如果已被清算斗争,但是还没分配或者只变成群众股份,就是什么换精神不换庙的,或是已经分了还没搞坏弄光的,都应该马上无条件地退还原主的,或是已经分了还没搞坏弄光的,都应该马上无条件地退还原主。资本不够的,政府供给低利或无利贷款,使他继续开张。对有些逃亡工商业者的商店工厂要坚决保护,不准侵犯,等主人回来后交给他继续经营。真正官僚资本同反革命分子的工商业归边府、行署处理,其他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都没权过问。二、工会、党的支部,要给厂主合作,共同把工厂搞好,做到原料足、成本低、产量高、销路广。眼下工资高,一定要压低,实行按时计工,按件给资的工资制,由工作厂方两方面来自由规定工资。所有公私企来都要禁止对工人学徒用封建的虐待剥削办法。三、国营企业不能有统制垄断的思想。要实行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制度和办法。凡是对国营民营都有利的,或是对国家经营有利,又对民营没害,害很小的,才许做多对国营有利,对民营害大的,一律不许搞。对敌经济斗争一定要实行管理。但是办法要尽量简便,解放区里做买卖完全自由,取消路条、取消或是改造交易所、取消农村管制人口出村的办法,给大家找事做的自由。四、所有机关部队的工厂商店与民营企业一样,不能有特权。五、除了边府定的税收摊派者外,其他任何机关团体都不得乱摊派、乱增派……”

 

中央局的上述指示后来在全区各城市贯彻执行。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中央局的意见中有些条文(如关于地主工商业问题,劳资两利问题,公营商店等)就是一九四六年五月邯郸市市政府施政方针中的内容,只是更加完善、明确。这就说明,经过两年多社会实践的冲击检验,《方针》又一次得到了上级党委的肯定,并将其主要精神作为上级指示贯彻全区。从这个意义上说,邯郸市政府较早探讨、提出并实践了一套正确的管理城市的政策和策略,为我党制定正确的城市政策做出了贡献。

 

正因为邯郸市委、市政府过去就有正确的认识,所以他们对中央和上级的指示执行得非常坚决迅速。他们首先组织干部群众认真学习中央及上级的文件精神,使大家认识到:斗争工商业不仅对繁荣市场稳定经济不利,而且对城市工人贫民也不利,同时也不符合农村广大农民的长远利益。在此基础上,市政府于一九四七年十二月先后两次发出布告,重申我党保护发展工商业的政策,重申消灭封建不牵涉工商业的原则。一九四八年初,市政府又召开全市商人大会,市委负责人首先讲话,宣讲我党的工商政策,旗帜鲜明地指出地主工商业也在保护之列。市公安局、区公所负责人也在会上发言,检讨过去执行政策方面的左倾错误,公

 

开向他们道歉。大会还宣布:为了方便工商业者经营,决定取消路条制度,不准街村随便斗争工商业者;遇有矛盾不是由市民会直接斗争而是由市政府协调解决。之后,市政府又发出通知取消路条制度,以方便工商业者来往经营;取消工商业者战勤支差制度,改为交纳一一定的战勤负担。对工商业者经营中的实际问题,如房屋、税收等,市政府也派人积极协调各方面予以解决。一九四八年十月,根据上级党委的指示精神,邯郸市开展了退补错斗工商业的工作,将以前错斗的工商业一律退还本人经营。并发出布告,号召外逃的工商业者回邯经营。即使是运动中迫于形势自愿交出的财货和自愿交政府代管代营的工厂商店也退还本人,帮助其恢复经营。为了繁荣市场,促进邯郸与其他地方的贸易,市政府配合工商部门组织了邯郸药材大会和骡马大会,吸引周围农村和解放区内外的物资和商人。邯郸又成了药材集散地和附近人民交易骡马的重要场所。所有这些措施对邯郸工商业的发展无疑都是有很大好处的。这样工商业者逐渐改变了过去一度存在的对我党政策不信任的态度,他们从这些具体事实上看到了人民政府的诚意和共产党人磊落光明的胸怀,开始靠近人民政府,向党的干部说心里话,经营上也开始走上健康发展、逐步繁荣的轨道。

 

以后,邯郸市的城市工作也曾有过偏差。如一九四八年底一九四九年初在反左倾的时候,有些地方过分强调私人经济的自由发展,银行无限制地盲目向工商业者贷款,而对公营商店和合作社的主导作用重视支持不够,以致出现了短时间的私商干扰市场的现象。但是,这个时期党的工商政策是明确的、正确的,市委市府的指导方针也是正确的,这些偏差都是局部的、暂时的现象。而且得到了坚决的、及时的纠正,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所以,至建国前夕,邯郸市的工商业一直是比较繁荣的,商户从解放初的54 6户发展到1 50 O余户(其中不含有摊贩派证的1000户小摊贩,小行商),工业也在原来的废墟上得到了恢复和发展,铁工业从解放初的7户发展到41户,纺织工厂解放前已被敌人摧毁殆尽,一九四九年已发展到l 6户;粉笔制造业解放初只有两家,1948年发展到3 7家。合作事业、机关生产也有很大成绩,人民生活得到了明显改善。

 

以上我们可以看出,解放战争时期,邯郸市委,市政府在上级党委的指导下,努力摸索管理城市的经验,他们制定的具体方针政策是符合我党关于保护发展城市工商业,繁荣经济支援战争的总方针的。具体措施基本上是正确的,尽管他们的努力由于各种各样内在与外来的因素的影响而没有完全如愿以偿,但总的来说,成绩还是主要的。

 

第二章工商管理与商业贸易

 

邯郸历史上曾以商业都市而闻名,春秋战国时期,邯郸就是商贾荟萃的市场。汉代,邯郸成了黄河北岸最大的商业都市,与洛阳、成都、临淄、长安同为全国最大的五市之一。三国以后,邯郸衰落,商业贸易也随之萧条。但它始终是冀南地区物资集散的中心。近代,山西、武安,涉县的铁货、山货,峰峰的煤炭,彭城的陶瓷,东部各县的棉花等土特产品均到此集中,运销平、津,由于棉田增植,粮田减少,稂商又从河南、湖北运粮到邯郸,大多数销往邯郸及附近各县,少部分转运平、津,最高时,每日吞吐各种粮食十万石。另一方面,外埠来的食盐、布匹、煤油,日用百货等又不断进入邯郸市场。随着贸易的发展,邯郸出现了苏曹、马头、柳林桥、东门里、南关、车站、张庄桥等几个固定市场。至一九三七年,邯郸沦陷之前,邯郸商户已有647户,其中经营煤炭业111户(农村94户),主要在马头、张庄桥、柳林桥等几个水陆码头。经营粮业的107户(农村5 9户),经营棉业的51户(农村4 1户),经营油业26户(农村20户),经营中药业1 8户(农村1 O户),经营杂货业94户(农村5 4户),经营洋广货业30户,经营饮食、饭庄90户(农村90户),另有货栈业60余户。专驻邯郸的商人达两、三千人。邯郸商人称民国二十年左右是邯郸市场的黄金时期,他们确实在转手之间赚了大钱,但他们并没有雄厚的资金,他们只是外商不等价交换的中介。所以说这时的邯郸市场表面上十分活跃,骨子里却十分空虚,投机性很大,广大农民在不等价交换的交易中越来越贫困了。

 

一九三七年十月十七日,日寇占领邯郸,为了更多地掠夺我国的物质财富,以支持其所谓“大东亚圣战”,日本侵略者一方面抛出其“发展大邯郸计划”,以此为籍口拆毁民房、强占土地、修建和平街马路,企图利用邯郸市场吸引临近各县的物资,以便他们攫取。另一方面他们建立了形形色色的经济组织,采取种种手段严密控制邯郸市场。残酷而彻底地把“自由贸易”的邯郸市场改造成为他们的殖民地市场。一九四一年以后,邯郸市场的主要物资已完全掌握在日本侵略者及其代理店手里,市场成了日寇的代销处,民族工业被摧毁,这一时期发展起来的一些商店、货栈也多被敌人掌握,成了他们的买办和代销处。邯郸市场殖民地性质日益加深。

 

勿需讳言,从表面上看,这一时期邯郸更加“繁荣”了,商号从一九三七年的329家增至一九四五年八月的1652家,西南庄修建了大马路,安装了电灯。但是,在这种所谓“繁荣”的掩饰下,敌人对邯郸进行了敲骨吸髓式的掠夺。我们首先分析一下1652家商号的经营情况:棉花行、粮食行、货栈、皮货等共占516家,敌人通过这516家商号吸收我们宝贵的棉花、由料、五金废料,并通过他们向邯郸倾销各种奢侈性的日货。据统计,敌人每年从邯郸吸收的棉花达一千万斤。从九月到来年三、四月,平均每天吮吸棉花二十万斤左右。面粉公司每年出面粉约一千万斤,除极少一部分被当地日、伪军消耗外,大部分也被日寇“吸收”五金废料则是以献纳的方式直接掠夺。粮食行过去是邯郸的大宗贸易,敌人来后,一方面用苛捐杂税,限制货运,甚至随意用没收、查封等手段,迫使许多往日存粮几万包的粮行改为零买零卖的小粮摊,也有的被逼无奈改行,另一方面,敌人则指定一些粮店做他们的“代理店”,为他们“吸收”粮食。

 

抗战前,煤栈业也是邯郸的重要贸易之一,邯郸城郊及滏阳河畔的村镇曾有大小规模的煤栈数十家,从武安、焦作等地运来煤炭,靠滏阳河水运入冀南各地。直接、间接依靠滏阳河船运为生的达十万余人。敌人占领邯郸后,把煤炭都掠夺去了,冀南百姓烧煤的权利被剥夺,煤栈业也随之萧条。至一九四二年,全市的煤炭业只剩了两家,一九四五年全部关闭。土布是冀南的特产,行销山西等地,获利也大。事变前邯郸土布市场十分繁荣,敌人来后,烧毁农民的纺织工具,勒令农民种棉,并且要农民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卖给他们。土布市场也随之衰落。

    

这时候市场上主要行业的情况是:棉业:一九四二年184户,一九四五年169户,粮业93户,油业:一九四二年55户,一九四五年52户,煤业:一九四二年2户(一九四五年全部关闭),盐业:一九四二年3户,一九四五年减至1户;铁货业:一九四二年32户(其中农村6户)一九四五年30户(其中农村6户),中药业:一九四二年27户,一九四五年22户,杂货业:一九四二年174户,一九四五年182户,洋广货业:一九四二年178户,一九四五年113户,货栈业:一九四二年78户,一九四五年68户;饮食业一九四二年437户,一九四五年320户;茶点业8户多烟膏点5户,妓女院一九四二年50户,一九四五年26户。〔以上数字摘自邯郸市工商局1948年7月20日填制的《邯郸市解放前三个时期工商业户数增减比较表》〕。

    

一九四五年十月四日,邯郸解放。接着是平汉战役、备战疏散,邯郸市场在战争中自然呈现了萧条景象,但其性质却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统制市场的敌伪势力被推翻消灭了,为敌人掠夺政策服务的经济机构,如各种组合、代理店、代购店等即行消亡,市场随着政权的更动而自然变化着。解放初期,邯郸市政府在备战的同时,首先是恢复市场。至于如何深入改造旧市场,建设新市场,一九四五年时还没有提出明确的方针,整个市场贸易基本是自由、自发地进行着。

    

一九四六年初,邯郸市政府施政方针制定,市场改造管理的方针也随着明确:“城市为乡村服务、为生产服务,商业为工农业服务。”接着又完善为“城市为农村服务,为生产服务,变洋货市场为土货市场,变消费市场为生产市场。”把邯郸市场建设成为对敌经济斗争的堡垒。这个方针尽管有的提法未必全面,比如关于变消费市场为生产市场这个目的,就由于当时战争环境而无法实现,但它的主要精神还是反映了新市场为人民服务、为工农业生产服务、为人民战争服务的方向。同时,方针的确定也标志着人民政府开始有目的、有计划地管理改造市场。事实正是这样,在短短的几年里,邯郸市场确实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主要表现是非生活必需品行业和为反动统治阶级服务的行业逐渐减少或绝迹。如烟膏店五家完全停开,妓女馆20户也完全转业或它走多首饰业由解放前的20户减为1 5户多酿酒业由解放前的11户减为四八年的7户。与此同时,人民必需品的供给业在增加。如煤炭业由0增至19户多磁器店由11户增至14户,铁货店由十多户增至36户。

    

市场的上述变化是巨大的,但不是自然的。市委、市政府在改造管理市场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采取了一系列重大行动。比较重要的有如下几项:

一,改造、建立交易

解放初,邯郸市场恢复以后,商业贸易在新的基础上自由地发展着。这时,商品情况、顾主都有了很大变化,交易场所、方式也必然随着变化。比如棉花交易,敌人统治时代,棉花买卖完全由敌人的“组合”代理店独占统制,解放了,这种反动统治的买卖关系取消了。但棉花总还得通过一定的方式在一定的场所买卖,于是,棉花交易所便应运而生了。一九四六年初,市场上先后出现了棉花、土布、煤炭、牲口、瓜果五个交易所,这些交易所多是由旧的交易人员组成的,等于旧社会的行店或经纪人。

    

一九四六年夏季,人民政府开始加强市场管理,着手改造组织交易所。当时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便于交易买卖、繁荣市场、管理物价、取缔黑市,同时也要改造旧的经纪人员。先后共组织了八个交易所,现将主要的几个交易所介绍如下,

    

土布交易所:土布交易是邯郸市场的主要贸易之一。本地土布主要来自东部临漳、肥乡、大名等县,清末、民国初期主要销往山西潞安府,每年约二千五百匹。日本侵略者占领邯郸后对土布业横加摧残,他们先是强行登记,接着以低于市价百分之五十的价格强行收购,并派特务、警宪窜入市区、农村捣毁土布生产工具、破坏生产设施,农村纺织生产于是被摧毁。邯郸解放后,民间纺织业迅速恢复,土布市场也随着复兴。一九四六年,邯郸市场已有土布摊64个,每天交易量在一万五千斤至二万斤之间,是市场交易的主要商品之一。起初,一部分旧经纪人从中联络,收百分之五的手续费,没有任何制度,常因买卖双方的身份另定手续费。市工商局派干部对其进行教育改造,制定了各种制度,该交易所于是走上了健康发展的道路。

    

棉花交易所:棉花历来是邯郸重要的出口物资之一,解放后更是这样,据统计,一九四八年上半年棉花出境达476593斤。棉花交易成了邯郸市场的命脉。上海、开封、济南等地的客商都来邯购棉。开始时,有几个商人自发组织了一个交易所,尽管他们也有投机经营、操纵市场的毛病,但由于得到了公营商店的贷款扶助,资金较充足,而且在经营方式上也较其它商店灵活,所以,解放初期,大宗棉花交易在交易所成交的较多。除此之外,当时市场上还有九家棉花行,后工商局为了控制市场物价派干部做工作,将九家棉花行与交易所合并为一个合作社,人员是十家合并来的,资金也统一核算,制度、手续都建立起来,比较正规了。但这种方示也有不少弊病,经过一段工作,发现不少的问题:由于是独家经营没有竞争,棉花上市少时,卖方又提高价格,达不到平抑物价的目的。几家花行也觉得生意不自由,积极性不高,交易员也因是独家经营便消极冷淡起来,不去积极促成效易。于是又让九家花行自由经营、交易所单独成立。以后,交易所与花行在贸易上互相促进,大家的积极性又高涨起来了。

货币交易所:一九四七年成立,是由银行负责组织,他们从社会招考了一些交易员,买卖双方只限在交易所成交,价格完全自由。成立该交易所的目的是为了在货币自由的条件下取缔黑市,便于公开报导和掌握币值与金价,使法币只以当作商品而不能起货币作用。结果,这个目的没有达到,反使法币有了合法地位,助长了走私现象,所以一九四七年该所即被取消了。

 

煤炭交易所:完全由旧的经纪人去做。他们有一些制度,但常常违犯,出了不少毛病,市工商局也做了一些工作,但没有成功。牲口交易所实质上是牲畜市场。

 

一九四七年初成立的外币交易所是工商局贸易管理科领导下的一个机构。总结了其它贸易所的经验教训,从组织、人事制度到交易办法、程序、经费开支都比前几个交易所完善正规了。交易所下设会计、出纳、保管、交易员、鉴定员和负责外交、了解商情的人员。交易所每日公布成交价格为买卖双方的参考;每日开市一场,交易时间为上午六时至下午三时。买卖成交后,交易所向卖方征收手续费千分之十,交易方式分定期和现期交易两种。各有若干规定。

由于交易所不以赢利为目的,而是为了便于贸易的发展,所以,在一段时间里,交易所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首先是中心市场的作用,正确地传播商情、行情,便于商人贸易经营;其次在改造旧行店,树立新的贸易方法、活跃市场、消灭黑市等方面也起了不小的作用。但是,交易所在发过程中也遇到了不少问题:一是由于政治运动影响,在组织领导方面出现了一些偏差。有的商人、经纪人在一段时间里成了斗争对象。他们表面上对领导唯唯诺诺,不提任何反对意见,实际上则是想尽办法来对付,这就使交易所的工作有了暗礁。二是制度和手续总的来说尚不完备,既不简便、准确,又没有认真贯彻执行。三是交易员的教育改造任务繁重。这些人帮会思想、市侩作风都很严重。要他们正确执行新的制度和办法是很困难的,必须他们接受了新的思想改造以后方可实现,而这个改造过程又是长期的。四是缺乏地点与设备。交易所往往需要一定的交易所和货仓,但是由于当时物质条件有所限,这些条件常常不能满足。

由于上述困难问题存在,也因为交易所是一个特定时期的特殊机构,它不能取代市场,待新的制度、市场建立形成之后,它的历史使命了就结束了。所以,一九四八年,邯郸市政府根据上级的有关指精神,宣布取消了一些交易所,剩余的经过改造,期作用也很有限。

二、取消洋广货、组织商人转业

上文已经谈到,解放前的邯郸市场是半封建半殖民地性质的,是为反动统治阶级服务的。其突出表现就是洋广货充斥市场,最盛时竟有二百余家,从资本上看处于市场的统制地位。解放后,我们根据当时的社会环境和广大人民的生活条件,以及对敌斗争的需要,提出了变洋货市场为土货市场的方针,禁止外货输入,限制销售,并采取措施,清查登记全市洋货,分别验讫和贴发印票。与此同时,市政府还在商人中开展抵制外货、推销土货的教育活动。这些工作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洋广货在一段时间里确有减少的趋势,但过了一个时期,洋广货又在市场悄悄出现,且日趋增加,后来连过去很少见到的美国货也出现在市场上了。针对上述问题,市政府责令工商局进行了深入地调查研究,发现造成这个局面的原因主要是洋广货商人的转业问题没有很好解决。隔行如隔山,要做惯洋广货买卖的商人马上去做土货生意,有不少总想、技术,物资上的困难。同时,洋广货走私利润比经营土货大得多,所以商人千方百计经营原来的业务,你用登记验讫的方法,商人就把这些货不卖或转贴印票一一始终保持这些货作幌子,暗地里却去经营洋广货。也有一些商人认为,禁销洋广货是暂时的措施,将来交通恢复了还可以继续经营,目前暂时隐藏一下维持生活即可夕把希望寄托于将来。总之,变洋货市场为土货市场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其中有经济斗争,也有思想斗争。

    如何将市场改造的方针贯彻到底呢?市委、市政府首先在全市人民中展开了反美货的活动,广泛宣传启发商民的爱国思想。其次,认真采取措施,帮助商人转业,市政府教育干部,要充分体谅商人转业的困难,并采取了两项重要措施帮助其转业:一是在清查没收专买的同时,银行贷款积极扶植其转业。洋广货商人转业需要资金,银行便发放贷款一千三百二十六万余元,基本上解决了他们的资金困难。第二项措施是,把经营洋广货的商人组织起来,让他们兵分两路,一部分人去销售集中起来的外贷,另一部分人去经营别的事业。这些人聚合在一起,  互相学习,办法多,资本力量也较雄厚。同时,交易所也主动与他们发生联系,委托他们定购一些货物,使他们获得一定的利润,有时他们也直接获得交易所一些物资帮助。

    

在采取上述措施的同时,市政府拒绝外货的态度更加坚决。一九四七年三月,经过相当长时间的调查摸底以后,在同一个时间里,组织全市大清查。干部深入商店教育动员商人把外货交出来集中在一起,由他们(洋广货商人)选举经营负责人,制定分配办法,拍卖货物的本、利也由他们自行处理。这个活动对市场震动很大。工商局等有关部门及时宣传解释,消除了大家的疑虑。从此以后,洋广货市场基本上被取消了。

三,积极发展公营商店(机关生产)

    

邯郸解放后,许多公营商店随着所在机关进了城。当时,工商管理工作尚未就绪,同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上级指示公营商店以私商面貌出现,所以起初究竟有多少公营商店无统计材料。一九四六年三月,晋冀鲁豫中央局、边区政府迁驻邯郸,邯郸成了边区首府。从那时起,驻邯的党政机关日益增多,机关生产也随之增加。一九四七年以后,机关生产逐渐由隐蔽走向公开,公营商店在邯郸市的市场上已占据了统制地位。它对私营商业起着影响和制约作用。这是解放后邯郸市场最突出的特点。据一九四八年四月的统计,邯郸市场共有公营商店83户,  大致可分为货栈,客栈,杂货等几个行业。其中隶属华北中央局的有振华公司(负责人古原)、振华花布店(负责人古原)、磁县建华煤矿邯市推销处(负责人辛树标)。隶属华北人民政府的有同仁合作总社(负责人柴希虞)、同仁门市部、同仁棉花店,永太酱园(负责人王德本)、大生药行(负责人王养忠)、德胜分店(负责人王振华),积厚堂(负责人张方)。隶属华北军区的有华泰药行(负责人魏继荣)、华泰花店(负责人张丙维)、利昌山货药材栈(负责人安连仲)、益丰商行、益丰食粮店(负责人郭谦明)、益丰门市部(负责人刘思成)、益丰西药房(负责入刘庆广)、益丰花店(负责人张其政)、建华采购站(负责人申星三),益祥山贷栈(负责人陈风仪)。隶属华北军政大学的有华大山货药栈(负责人原维升)、鸿复货栈(负责人姚瑞彬)、广华货栈(负责人巩占海)、达生货栈、工集兴货栈等。隶属太行区行署的有裕兴药栈(负责人岳增理)、裕泰分栈(负责人张苏)、永丰货栈(负责人陈玉明)。隶属太行区党委的有泰昌货栈(负责人常德玺)。隶属太行军区的有永华山货药栈(负责入高杰民)。隶属峰峰煤矿的有工建货栈(负责人张树善)。隶属太岳区的有义昌恒(负责人李瑞生)o另外,比较大的公营商店还有豫兴山货药栈、同济公货栈、漳滨商店、利源药行、裕丰药栈、公兴货栈、裕大药栈、益丰商店、同兴商店,他们分别隶属于太行区、冀南区、武安县、邢台市、平顺县、邺县、长治县、涉县等秽己关单位。隶属邯郸市机关生产管委会的有民友货栈、民友山货栈、盐店(负责人均为王福缘)。

    

公营商店是机关生产性质,它的主要任务是保证供应调剂物资、稳定市场保证军需、稳定货币和扶持发展手工业,同时还要辅助机关部队的供应、填补机关经费的不足。但在实际工作中有些机关生产也起了一些不好的作用,他们什么有利干什么,行业不固定,以跑行庄为主(其门市、货栈都是为行庄服务的),在经营上也存在一些问题。他们的资金多来自银行贷款,有很大的机动性。一些机关经费一发下来就弄到商店,经营运转,情况很难捉摸。常常引起市场盲目的竞争,有利的大家都经营,造成物价波动。

    

机关生产有许多优越条件。比如资金雄厚,可以开特许证,工作人员可穿军衣、带手枪,自己开路条等等。许多私商不能做的买卖他们能做,私商不能去的地方他们能去。这样,公营商店在与私商的竞争中就有了优势。这些优势在一个时期便发展为特权,一些公营商店乘机投机经营(大部分搞颜料、银元,有的搞大烟),甚至私卖特许证,也有一些私营商店为了经营上的方便,冒充公营。

    

针对机关生产存在的问题,一九四八年进行了清理机关生产的工作,取消了机关生产的一些特权,决定将所有机关生产单独组织公营委员会,针对冒充公营的问题,规定:  “是公家的资金,有公家的干部,有机关证明信的才算是公营商店。”经查,合乎这些条件的只有417一九四八年五月,又减少为28户。其中货栈业12,资金262143744元;中药行9户,资金226500000元;花店1户,资金47463900元;织工厂2户, 资金15943621元;广货4户,资金97000000元。虽然户数减少,但资本总额没有相应减少,有些商店仅是门市合并,公营商店的资本仍然超过私营商业。加上整顿后端正了经营方向,提高了管理水平和经营能力,所以,公营商店的作用是加强了,仍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这也是邯郸市场历史性的大变化。

四,组织群众合作社

    

这也是邯郸解放后市场出现的一种新的经济组织形式。合作社本来是解放区人民发明的一种经济形式,邯郸市的合作社形式有消费合作社、供销合作社、生产合作社。其目的是在国营经济的领导之下通过一定的形式,逐渐把小生产者组织起来,克服他们的盲目性、散漫性,保护其基本益,共同建设新民主主义经济。其主要任务是:一方面,以尽可能低廉的价格供给小生产者生活、生产必需品,以尽可能公道的价格收购小生产者的生产品,使小生产者不受或少受投机商人的剥削,另一方面代国营经济部门收购物资原料及推销成品,使小生产者经过供销合作社的媒介接受国营经济的领导。

    

一九四六年春,工、店、贫运动时,为了发展经济,安排群众生活,邯郸市曾组织了三、四个合作社,但因缺乏组织领导、不赚钱等原因不久便自行消失了。一九四六年底一·九四七年春,市委、市政府开始重视这项工作,到“填平补齐”运动后期,邯郸合作社工作大大发展了,仅城关区、车站区就出现了三十一个,其中十四个生产性的小工厂,其余都为商店性质,且多经营杂货、粮店、酱菜等生活必需品。这些合作社职工人数很少,最多的车站区前街风行卷烟也只有二十人,一般的仅三、五个店员,但入股群众很多。如车站区后街的群益酱园合作社,职工只有六人,但入股的却有303其中市民300商人3户)。南大街民兴杂货铺,职工四人,入股市民达142这个时期影响比较大的合作社有:郝庄合作社、北大街群众医药合作社,摊贩合作社、春厂合作社等。

    

合作社的成立和发展,对安排市民群众的生活,稳定市场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尤其是在稳定粮价的工作中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一九四七年底,市场粮食价格出现了大的波动:小米上涨359小麦上涨412德太公司为平抑粮价曾出售二百多万斤低价粮食,但没有达到平抑粮价之目的~~市民群众买到粮食的不多,大部分低价粮食都被投机商人、商贩购买后又倒卖高价。市政府研究了这个问题,认为政府和群众之间缺乏一个经济联系组织,因此,国家无法把粮食或其它人民必需的生活、生产用品直接分配给消费者群众,使投机商人有机可乘。最后市政府与德太公司研究决定:通过合作社向市民群众分配销售粮食(没有合作社的暂由街公所代管,但仍启发他们建立合作社)。仅一九四七年十二月全市十一个合作社就按规定销售粮食90618斤,群众都能得到应得的一份粮食。生活有了保障,这样也就稳定了市场,安定了民心。群众对组织合作社也有了积极性。

    

一九四八年,邯市合作社数量有所减少,全市共有18个合作社,共有社员4788人,拥有资金33817235 00元。其中供销合作社三个,信用合作社一个,生产合作社两个,经营杂货的合作社七个,配售粮食的合作社五个。此外,周围乡镇合作社来邯郸设门市的也有十余家。

五、组织物资交流会

    

为了沟通物资交流渠道、繁荣市场、稳定物价、打击投机商人,一九四八年,市政府决定在邯郸发起“药材大会”,大会分春秋两次。春季会期为阴历三月十五至四月十五(正会期是四月初一至初五),秋季会期为阴历九月十五至十月十五日(正会期是十月初一至初五)。发起邯郸药材大会的依据是什么呢?市政府考虑了以下的历史背景l抗日战争以前,禹州(河南禹县)祁州(河北安国县)是全国著名的两个大药材市场,素有“南禹北祁”的称号。邯郸位于“禹”“祁”之间,又处在药材产地的包围圈之中,具备一个药材交换市场的条件。但过去它却很少发展,究其原因,主要是南边安阳有药材行,北边酌邢台有药材会,西边的山货药料大部分走向这两个地方了,各地的药商直接到那两个地方采购。天津的客商甚至直接到武安阳邑采购。邯郸解放后,由于战争和交通的关系,邯郸成了推销山货、药材的理想市场。各地群众迫切要求邯郸成立药材会,市政府抓住这个时机发起了药材大会。

    

药材大会由市工商局出面组织,以市工商联的名义向上海,天津、济南、郑州,洛阳等地的工商界人士发出邀请。开会时,各地商人和观众络绎不绝,真是车水马龙、人山人海。它不仅吸引了山货和解放区的工商业者,而且也招来了相当数量的工业品和国民党统治区的客商。会间,市政府领导召开座谈会,向各地客商介绍我党的工商业政策,欢迎他们来邯做生意,许多从国民党统治区来的商入都表示回去以后要向同行们介绍邯郸的情况,带动大家都来解放区做生意。

   

药材大会一开始就取得了很大成功,上市的药材日趋增多,一九四八年六月上市药材达六十六万三千余斤,交易总值在七万万元以上。除此之外,上会的山货,杂货、布匹,颜料等物资也有相当的数量,既活跃了市场,又有效地组织了供应。

    

药材大会的召开带动了邯郸药材业的发展兴旺,市内的药材加工,刀工房、山货药材、货栈业等迅速增加。至一九四八年底,邯郸市内中药批发庄已达四十八家,这些商店都很赚钱。如庆生药栈资金共五千二百万元,一九四八年三月得纯利三百二十万元,到了六月份就得纯利九百零五万元。

    

上述几点是市政府管理改造市场的几项主要工作。除此之外,针对场上以假充真的经营作风还开展了“货真价实”运动,打击投机商人,对全市工商业实行普查登记,了解各种经济在市场上所占的比重和作用。由于这些工作的开展,邯郸市场出现了许多新的气象,虽然其中也有波折,但总的来说,邯郸经济是逐渐繁荣的,市场是日趋活跃的。至一九四八年七月,全市坐商已达1668户,比一九四七年增加了499户。除了少数几个行业,如洋广货商因政府管制,没有货源等原因逐步绝迹外夕其它各业都有不同程度的发展。如煤炭业的解放前的两户增至15户(一九四七年),磁器店由解放前的11户增至23户(一九四七年),山货药材业由解放前的20户增至50户(一九四七年)。一九四八年新增商店124户,饮食业(饭业)已达126户,粮食行达83户,杂货店达136户。

    

从资金分布情况看,这一时期中西药材、颜料、纸张、火柴、糖类等所占资金比重很大,尤其是中西药材经营所占资金约六亿元,而政府希望发展的铁工业、棉纺业及其它手工业方面所占的资金却很小,原因主要是:邯郸市场最主要的特征是它的运转性,在诸多行业中,货栈、运输业获利最高,而一般工业产品却很少赚钱。如青记花店,_九四七年上半年获纯利为一元赚三元多东升货栈、联商银号三个月获纯利为一元赚一元多而恒泰织布工厂一日赚纯利仅有三分。差距是这样悬殊,所以邯郸大商人一般都不投资工业,而工业资本家却常有弃工经商的。

    

这一时期,出境物资以棉花为主,其次是药材、油料、花椒,桃仁、杏仁、枣、柿饼、黑白瓜籽,羊毛等。棉花主要销至济南、上海、开封。走济南的棉花经临清、清平、齐河;走上海的棉花经濮阳、新乡、汉口,走开封的经长垣、兰封。山货药材大部运往天津,少部分(如桃仁、杏仁等)运往华北、东北各地。入境物资以中西药为大宗,其次是颜料、火柴、纸张、红白糖等。颜料自天津来,其他货物多由上海经济南、临清来邯郸。

    

  总之,邯郸解放以后,人民政府努力摸索改造管理市场的方法途径,取得了很大成绩,有宝贵的经验,也有教训。市场虽有短时间的波动;但总的说还是日趋繁荣的。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解放战争期间的邯郸经济概况
解放战争期间的邯郸经
什么是太行五指山
什么是太行五指山
磁州窑文化研究院积极推动国家艺术基金项目实施
磁州窑文化研究院积极
邯郸市荀子实验小学进行开学前卫生大扫除活动
邯郸市荀子实验小学进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