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顽匪郭清的一生

时间:2022-10-11 10:21:58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漳 戈  浏览: 分享:

 

顽匪郭清的一生

漳 戈

 

七·七事变,日寇南侵,临漳一带陷入混乱状态,土匪四起,绑票、凶杀、抢劫成风,人称“雁过拔毛之地”。在多如牛毛的土匪中,论势力之大,活动范围之广,赫赫有名声者莫过于郭清。

 

从赌钱混子到土匪

 

 

郭清,字井泉,乳名玉宝,1906年出生于临漳县柏合集乡大营村一个地主家庭里。父亲郭廷玉,是个与土匪素有来往的青皮混子。郭清5岁时,父亲去世,留下他和母亲、妹妹3口人,占有土地120亩。10岁上私熟,平时娇惯成性,不守学规,爱打架斗殴。14岁弃学开始赌钱,由于嗜赌成性,经常上集赶会串赌场。钱赌光了就去偷,又输光再去偷,钱输多了,只靠偷解决不了问题,就把家产和土地逐渐输掉。1932年郭清26岁,付村唱戏时,他串进张老巨开设的赌场,输了钱耍赖,被张用装石灰的袜子甩出赌场。郭清因无钱受羞辱嘲笑当众丢丑,心中愤愤不平,便跑到东五岔口一个老亲王自成家借了支枪,行劫为匪。他觉得一个人孤独做不了“大活”,就拉拢李金斗、张蒜辫下水,抢了本村4支枪闯荡起来,开始以村西南孤庙为落脚点,小打小闹。之后,就到处流窜,食宿异乡很少回家。逐渐与土匪赵金华、宋天成相识,结拜为友,三股土匪合成一股,活动更加猖狂。郭清贪婪发财,就广交匪友,扩大联合,又勾结梁国富、刘自祥、韩治和、姜勇、刘平贵、谢安庆、刘生只、王自全、薛光宗,黄三多、大根、老殿、杜二保、赵保才等土匪头目,常合伙出外打劫。

 

1934年,郭清的土匪武装发展到近百人,常驻付村。石友三的部队剿匪从此路过,耳闻土匪郭清祸国殃民胡作非为,遂一举围歼,活捉匪徒30多人,都砍头示众。郭清仓惶而逃。为躲避风声,在短期内不敢出头露面。他不劳而获的土匪本性难改,转到河南安阳吴庄投靠了土匪刘生只继续为匪。因胆大敢干,刘很赏识,得以重用。刘死后,郭清取代刘的地位,由匪卒跃为匪首,刘的两员干将金凤鸣、周志敬(名号骡子)也成为郭清的得力帮凶。但只有几十人,想自立大旗,力不从心。1936年,以维护治安为名,向家乡各村要枪100多支,扩大了队伍。

 

1937年,日军侵入华北,国民党纷纷南逃,临漳地方上有民枪的年青人也随之南下,郭清抓住这个时机,卡住油房河口,以抗日为名,很快就收枪600多支,把土匪程希孟、大根、老殿联合到一起成立了总部,郭清自称司令,到处派粮要款,围攻、砸抢村镇店铺、烧杀抢掠,祸害民众。

 

这时,国民党想用土匪武装自己的力量,便派赵保才(1929年被国民党李旭东部收编委任为副师长)回临漳收编郭清,一天把人集合到柳园和集廷家,委任郭清为旅长,程希孟为副旅长,程文选(外号半截砖)、李德善(大根)、杜二保为一、二、三团团长。收编后,这伙土匪迟迟不跟国民党南下,弄得赵保才束手无策,无法向国民党交待,只好留在临漳继续干土匪勾当。

 

1938年初,国民党二十九军一个营从抗日前线撤回到刘光营一带稍作停留。郭清见人家武器好,便带领他没经过正规训练的乌合之众,狂妄地去收抢,不料一交火,被打的七零八落,溃不成军,逃到漳河以北。

 

郭清与正规军作战无能,讹诈无辜却是好手,1938年4月26日早晨,他的土匪武装闯入成安县东范町,抓了30多人,搜抢40余支,牵牲口30头,大车20辆,劫回财物不计其数,对绑架的肉票(人质)以人定价,拿款赎人。农民赵忠、林贵堂、林付臣、林玉贵、林太保、纪庆太、刘小柱、纪庆兰和他儿子等人,因定价太高,拿不起钱,被毒打后全部活埋。张跃林通过保人卖了家产凑够254元现大洋,才得以活命,抢来的民妇都被奸污糟塌。

 

同年初夏,郭清的营长范进忠奉命带领十六名骑兵,从漳河南油房村出发,到田村讹枪支弹药,程凯抗拒不拿,遂将其父子枪杀在街上,进家又把不满周岁的孙子摔死,撕成两半。被讹户目睹惨状,只好破财保命。范珍买了两把盒子枪,范贵买了200发子弹,程明拿出200块现大洋,范玉明拿出130块现大洋,交给郭清才算了事。

 

1936年至1938年,土匪郭清曾先后到协王村、申村、三宠村、南东坊,成安县的辛义、杨岗、东范町、豆公,魏县的回隆、北皋,内黄县的楚旺,磁县的前后湾漳、尹家桥,峰峰矿区的彭城、薛村、和村,安阳县的辛店集一带多次抢劫,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民众饱尝匪患之苦。

 

郭清东行,受杨二宽所阻。这一心患,梦寐想除。杨二宽是魏县杨岗村人,受国民党大名专员丁树本的收编,委任为北皋保安大队长,在临、魏县边界设有据点,是郭清的一大障碍。

 

1938年麦前,郭清以给赵金华报仇为名,联合张村集韩治和、河南王自全的土匪武装,围住杨岗。杨二宽率部与其激战三天,因寡不敌众,突围逃跑。郭清进村,把老百姓的财产抢掠一空,填井锯树,烧房子,就连打谷场上的石磙也不留,顿时变成一片废墟。

 

1938年秋,郭清联合薛光宗、杜二保、黄三多等土匪上千人,去和村抢掠,不料遭日军袭击,死伤残重,扫兴而归。

 

郭清为了统率众匪,这时把国民党一个小军官苏明启推到台上做傀儡司令。8月31日集中各股土匪到贾河口合大操,成立总团,推选郭清为团总,操练后各回原地,郭清回到他家大营。就在这天夜里,八路军一二九师东进纵队发动了漳南战役,三八六旅八八团和骑兵团从肥乡出发,长途行军,当夜横扫了贾河口、大营、东辛寨、张村集等土匪据点,俘虏了苏明启,剿了郭清的老窝。在大营被打死20余人,俘虏多人,战乱中郭清光着脚仓惶逃脱。失去了他那得势时的傲蛮和威风。

媚外亲日  甘当汉奸

 

漳南战役,八路军突如其来的打击,郭清差点丢命,成了惊弓之鸟,不敢在临漳地盘久占,窜到磁县、峰峰一带隐避活动。

 

1939年10月,日寇为了利用土匪武装“以华治华”,成立“安临特别警备司令部,”任王自全为正司令,郭清为副司令,郭清还兼任临漳县日伪二、三区区长,从此,郭清由土匪变为汉奸。

 

1940年春,郭清让金凤鸣驻守魏县北皋,让郭志在冉店成立黑局子控制一区。他亲自坐阵贾河口控制二区五十三村,武装力量日益增强,势力范围不断扩大。日军对他怀有戒心,就预谋收枪,1941年4月的一天,一连日军开进贾河口,命令郭清向东南扫荡,郭清毫无顾忌,全力配合,当行至魏县蒲谭营附近,日军突然包围,当郭清还未醒悟已束手被擒,他手下六、七百人,见“司令”被抓,都乖乖的交了械。被押上汽车,送往安阳。此去不知是死是活,心里都没底,途中不少人跳车开小差。日军押郭清到安阳,扬言严惩,王自全出面说情,才得释放。一场闹剧,弄得郭清成了光杆,大伤元气。回到家乡,表示再也不干了。五十三村的大户、保长、有钱人连忙来安慰献媚,都说“你不干叫谁干,谁能比上司令你,要啥有啥甭发愁。”郭清说不干是假,再干是真,就这样在一阵吹捧声中,郭清又上了台。

 

这伙人支持郭清上台,是为了让郭清当他们的看家犬,郭清遇难有救,只得报恩。对五十三村都另眼看待,摊派从轻,每年每亩只要粮食二、三升。小偷小摸不敢活动,社会秩序相对稳定,在称勾集设“告状斗”,平了几家不白之冤,这些小恩小惠赢得了人们的称道。

 

郭清重新起步,羽毛欲丰,深知在日本人眼皮底下混,弄不好就有重捣复辙的危险,要干下去最佳选择是效忠日本,卖国求荣。

 

1942年,郭清开始实施他的媚日活动。这时,日军驻临漳一个少尉队长佐藤,因腿部受伤按军律应烧死把骨灰送回国去,郭清尽犬马之劳为佐藤说好话,才免于一死。佐藤感恩,常在日军中颂扬郭清,又通过日军新任驻临漳队长石田和县公署顾问青水搭桥,让郭清与驻邯郸日军少将岗田挂上钩,逐步取得日军的信任。

 

1943年5月,日军正式把郭清部队编为“冀南剿共独立旅”,封郭清为旅长,派石田为军事顾问,带日军一个班长驻贾河口。郭清变成正牌汉奸,在日寇的卵翼下,他的势力一下膨胀起来,增置轻重机枪50挺,小迫击炮3门,长短枪多支,大汽车两辆。配备了两个团,一个独立营,一个400人的保安队(驻临漳城内),总人数达2200人。旅部下设军需处、书记处、参谋处、副官处、审讯室、电话室、电灯房、医院、裁缝室等机构。同时在邯郸、临漳、成安、安阳设有办事处。控制范围以贾河口为中心,东到魏县城以西,广平县西南乡,西到临磁边界,南至漳河,北到成安城南,方园近百里,在郑家庄、常重村、北徐村、李家町、北皋、马丰头、坡儿里、宋村等据点常有驻军。

 

郭清登上旅长宝坐,对日军更是媚颜屈膝,惟命是从。1943年冬,郭清受命派一个营去成安县东马村、西马村为日本炮楼助威“压边”。有一个排做饭时在烧的柴草内发现了300块银元,一轰而抢,护兵李守谦(郭清内弟)得知赶去全部霸占,在大家的反对下,他硬卡了一半。郭清认为给他丢了脸,一听就火冒三丈,马上把抢钱的十几个人抓来吊打审讯。李虽把银元全部退出,仍没躲过皮肉之苦,审讯中一个班长被打死,伪兵靳特被打后枪毙。

 

同年,郭清派周志敬一个营去魏县马于村配合日军行动,在观察地形时,周拿出一个日本造的望远镜,在日本人前面夸耀,引起日军的怀疑,追查此事,周说:“此物是我部下一个连长送给我的,他哥李大根曾投降过八路军,与日军作战所得”。日军信以为真,遂将李大根抓获,即令郭清去收大根据点的枪。郭清与大根虽是朋友,但平时互怀敌意,早已反目为仇,日军撑腰,灭李正合其意。郭清指挥,一夜间除掉李在常重村、郑家庄等5据点,搜枪200余支,俘虏100人,其中50多人运往日本国去做苦工,李大根被装入麻袋,押送邯郸被日军用刺刀刺死。

 

郭清由土匪当上日本的铁杆汉奸,公开与共产党为敌,对无辜百姓实行残酷迫害。郭清怀疑大营村陈保善是共产党,抓到贾河口在一棵老枣树上吊打6个小时,直打得皮开肉烂,绳子吃进肉里,露出一寸多长的白骨,快死的时候才将其放下。他听说贾河口农民靳福堂私通八路,就反捆双手吊在树上,用皮鞭沾水打成半死活埋。大营村农民靳志平、靳二贵父子俩耕地占了点路边,郭清看见就气急败坏地命令士兵把2人吊在树上用马鞭、木棍毒打,快要断气时才放下来,并用车拉到贾河口准备用大刑,走到半路死去。据知,仅大营村就被郭清残杀9条人命。

 

1943年,在魏县马丰头抓住几个农民,本想勒索钱财,一个伪军说了声都象共产党,郭清不分青红皂白将其全部活埋。同年,郭清的队伍闯进成安县辛集村,挨户搜查,把群众赶到街心架起机枪威胁农民检举八路军干部,只要谁说一声“没有”,就被捆绑吊打,经过逐个相面抓住8个农民,说是八路军干部,无辜被活埋。在贾河口时,有人报告李付堂排里吕念只等4人想带枪去投八路军,被抓住活埋。郭清还杀害过女共产党员魏县妇联主任王婉贞和八路军路南支队第四队队长郭庆华同志。

 

郭清盘踞贾河口,为保护他的安全,于1941年至1945年,从周围几十里的村庄要人、要粮、要物,大修寨墙和壕沟。民工稍有怠慢,木棍皮鞭加身,无情摧残,打伤致死许多人。兵马寨100多个民工无一幸免,人人挨打。

 

农民李文重被活活打死在工地上,李母闻讯气死,妻子改嫁,留下三个孩子,一个留岳母抚养,两个送人,造成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贾河口深挖壕沟寨墙高筑,饱含了多少民众的血和泪。

 

郭清为了巩固日军及他的统治地位,与县公署顾问仁木密谋策划,于1944年3月8日炮制出一个“临漳县剿共委员会”,其任务:一、建立乡村保甲制;二、搞良民证加强户籍管理;三、历行甲、保连坐法;四、实行揭发检举共产党奖励办法;五、成立政治反省院;六、沿县边界设立哨所楼、检问所;七、宣传民众和压边活动;八、成立区剿共委员会。

 

当时的临漳县知事(县长)和集廷及五个区的区长李美玉、张祥丰、李子藩、李甲民、陈国玉均积极参与了活动。

 

1945年初夏,南东坊村抗款不交,触怒郭清,遂纠集王自全、韩步云的部队,于5月7日围打南东坊。红枪会头目王吉林指挥村里200支民枪与郭清对峙3天抵敌不过,弃家逃走。郭清进村后逐户搜查,见人就打,见物就抢,把人赶到街上,用各种残酷手段,杀害群众58名,惨状目不忍睹。

 

1945年6月,八路军二十六团打北皋马丰头,俘虏郭清一连人,经教育释放回到贾河口。郭清气急败坏命令交枪的兵在街上跪成两行,没交枪的兵用鞋打其头脸,仍不解其恨,又枪毙5人,活埋5人,并扬言“谁要投降八路军,就是这个下场”。洛村刘金堂卖兵到郭清那里,听父亲刘汉朝的劝说,串联五六个人带三四支枪,弃暗投明,几天后郭清派人将其父和两个弟弟杀害。因郭清部下的官兵都是本地人,跑了和尚跑不了庙,都得死心塌地的为他卖命。有个连长叫李自刚,看不惯郭清的胡作非为,携儿带妻去邢台隐居,郭清得知便抓住其岳母、内弟顶帐,内弟无奈只好把姐夫叫回,继续为郭清卖命。所以在郭清部下当过兵的人都说:“郭清的兵是辈兵,逃跑抓住不是活埋就是枪崩,留下家属亲戚也不算清。”郭清对民众肆无忌惮的迫害已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据1946年不完全统计,他在临漳、成安、魏县三地就残害7000多人。

 

刑罚无辜   残无人道

 

郭清的刑罚残无人道,随心所欲,实属世上罕见,概括起来有:活埋、割耳朵、奸后枪杀,机枪点名、饿死冻死、坐老虎凳、飞刑吊打、火炷烫身等10多种。

 

1942年从告状斗里取出一张状纸,状告高河口村小生只(土匪马平的人)仗势强奸民妇,并将其夫杀死。郭清得知亲自动手,烧红烙铁,把小生只的生殖器烫掉。贾河口村有对青年搞恋爱,有人告发是搞不正当关系,郭清知道后,将这对青年抓到司令部,强迫二人脱光衣服,让男的去舔女的阴户,然后他俩自己刨坑一起活埋。宋村农民任××因和郭清部下一个士兵争地边,郭清得知后,派人去抓任××,没有抓到就把其女儿抓来绑在板凳上命匪兵轮奸,奸后用皮鞭毒打坐老虎凳、火炷烫。第二天来了8个保人,郭清命他们都往女的嘴上尿。8个人怕挨打丧命,只好照办。这个女孩几天就被折磨死了。付村有个地主叫付俊华,到贾河口告发长工付西林、付少堂与母亲及妹妹搞不正当男女关系。郭清根据一面之词,将一人打死,一人活埋。这时付西林老婆怀孕,郭清派人对她说:“如果生下男孩,一撕两半,绝了你的后,生个女孩饶你一条狗命。”结果生了一个女孩,才幸免一死。贾河口有个妇女与人私通,丈夫管不住她,郭清得知让他买了口棺材,把这个妇女装进去活埋。事后郭清对其丈夫自夸道:“这个女人你管不了,我管她一次就改了。”有仙刘村的张石保在郭清司令部当伙夫,偷了米面,郭清得知,用东洋刀割去他一个耳朵,将其吊死。有一次从辛店集抓回7个农民,郭清叫他们头对头,连环咬住耳朵很拉,不用劲的活埋,结果7人都咬掉一只耳朵。

 

贩卖毒品   大发横财

 

郭清是土匪,又是毒品贩。他与大毒枭土匪和集廷、王自全等都有来往。1940年夏,郭清带十几个护兵骑马到崔家桥王自全那里驮回白料面包袱四百两。当时一两白料面兑换100块现大洋。按这个标准计算,郭清这一趟就价值4万块现大洋。

 

郭清觉得弄大烟土能赚大钱,1942年春,在他的管辖区内指令20多个村庄种大烟一千多亩。种大烟的地正常纳税,每亩另交大烟土5两,一年净收六、七百斤,还以低价大量收购烟土,一部分外销,一部分加工直接出售。

 

1942年旧历五月郭清为了发大财,带两名护兵以避暑为名到北京,伙同刘怀德、刘怀珍、张祥丰、曹梦林等人贩卖毒品,一去呆了49天,郭清安排小王村的李春华常住北京、天津捣弄毒品,再通过有各刘的刘怀德、刘怀珍、张录明等人的料子公司销售出去,郭清实际上是这个料子公司的后台老板。

 

郭清明禁大烟,暗中贩烟种烟,毒害民众,大发横财,他深知自己行事不正,不会长久,趁有钱有势,就在北京买了一幢宽敞的四合院。把母亲、头房夫人、孩子、儿媳送到北京去住,有专人服侍,任其挥霍享乐。郭清又仗势夺人妻女4人为妾,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郭清有金银财宝不计其数。1948年在安阳存有大量的金条、金砖。他的四房、五房夫人坐飞机南逃时带走了部分,其余不知落入何人之手。

 

横行乡里   鱼肉百姓

 

郭清信神、信鬼,遇事就到寺庙上磕头,烧香,求神灵保佑。1938年,郭清于大营光脚逃跑,路过村西南庙上,跪在铁佛前许愿,如能保佑东山再起,就修庙、塑像、唱戏。1939年郭清得势还愿。修建庙宇,塑了神像,“开光四天”唱大戏5台,一切开支向各村摊派。

 

1942年,郭清为了搞排场、混热闹,决定在他家大营村起会,怕没人来赶会,就接着前安上村的庙会起会,前安上每年农历二月十一至十四是有名的大庙会,郭清定于二月十五起会。预先通知各村,凡在前安上赶会作买卖的,都得到大营会上来,五十三村的牲口不管卖不卖,一律得牵到会上哄摊捧场。起会那天唱了三台戏,大营村街上搭大棚,摆流水席。凡来赶会的人,不管是谁够八个人就开一桌,吃了就走。会上一切开支由各村负担。

 

1944年秋,在郭清家一天娶了三个媳妇,其中,有郭清之子郭建章、郭志之子郭建勋、金凤鸣之弟金风仙。郭清为了把这件事办的热火气派,特意从北京、保定、邯郸邀来3台戏。说书的十几班,来看热闹的人很多。同样够八个人一桌,吃“流水席”。这一天郭清受礼款30万元(日伪币),猪800多头,馒头100多车、双料帐子700多挂。有个小土匪头目叫和文祥,送礼1万元,肥猪60头,馒头15车,还有双料帐子几十挂。付村有几个农民来帮忙,穿的衣服破旧,郭清一见就破口大骂,让他们滚回去。从临漳城内万盛园等几家饭庄叫了一伙厨师,郭清问“来了几个人,”厨师说“15个”,郭清一听大恕:“今天是什么日子,不来双数,偏来单数,冲喜!要不是办喜事,都得把你们活埋!”说着让护兵上去毒打一顿,赶出了大营村。

 

1943年,过五月节时,各村都给郭清送礼。田村的保长、富户也给郭清送去一些礼物,其中杀了两个大肥猪,拉到贾河口,予先没贿赂护兵,就把猪肉放到司令部的厨房。有人报告,田村送的肉有臭味,郭清大怒,令把肉赶快弄走,让送礼的人舔净案板上的血,爬出贾河口!这件事传开,都以此为教训,凡送礼者从此改送活猪。

 

投靠国民党   反共反人民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郭清见势不妙,就扭头投靠国民党。10月初,平汉战役开始,郭清恐被消灭,于10月12日,带十二个连约1500人撤离贾河口,逃往漳河南土匪王自全地盘柳园。为了对付我军,国民党把郭清、王自全、程道生三股伪匪合编为安阳地方自卫团,属河南省第三行政长官署行政专员、保安司令、清剿指挥部指挥官赵质宸少将指挥。

 

郭清撤走,漳河以北解放,共产党逐渐建立了基层政权,组织雇佃会、农会搞减租减息,斗地主分田地。郭清对此极为不满,恨之入骨,组织便衣队还乡团,常到解放区杀害基层干部,破坏政权建设。1946年秋贾河口雇佃会主任袁老随及妻子、女儿三口被杀;张村集马付其被怀疑是八路军,一家8口全部被杀。1946年8月,在江村围攻二区区长李励生。郭景贤为掩护李被捕,折磨致死。10月2日夜偷袭奶奶庙,杀死我五区区长李秀峰的岳父孙佩,李秀峰奋力反击,因受伤过重,抢救无效,光荣牺牲。1946年郭清的爪牙先后伸到贾河口、张村集、南寨、黑龙庙、郝王村、东狄邱、南羊羔、江村、奶奶庙、南岗村等十几个村,杀害我基层干部及其家属近百人。

 

柳园解放   逃入安阳

 

1947年,为了粉碎蒋介石对山东解放区和陕甘宁解放区的重点进攻,我晋冀鲁豫主力和太行、冀南军区部队十万余人发动了豫北战役。从四月三日开始,连克淇县、楚旺、回隆、鹤壁、观台、曲沟、太保、柳园等据点,破坏铁路二百多华里,对安阳形成包围之势。这时蒋介石速调师北上增援,妄图解除安阳、汤阴之危。被我军主力在淇县、浚县、滑县一带分割歼灭。五月二日第二次解放汤阴县城。五月六日解放崔家桥。五月五日我军总部下达第十三号命令,部署围攻安阳的作战方案。待各部队部署完备后,于五月二十五日发起进攻,很快攻克多处据点。郭清从柳园逃往安阳,被封为“河南省人民自卫第二纵队队长”,他的一千多人驻守在飞机场附近的安阳桥,在我军的猛烈打击下退到袁宅,又退到靠近城边的郭家湾。当安阳即将解放的时刻,形势发生了巨变,根据党中央战略部署,我二野主力马上撤出战斗,南渡黄河挺进大别山,把战争引向国民党反动派统治的大后方去。安阳城由太行、冀南军区部队进行围困。

 

郭清等多股顽匪粮饷匮乏,食用奇缺,士气低落,再加上我强大的政治攻势,动员伪军家属教子索夫,进行分化瓦解,不少伪军纷纷弃暗投明。在这种情况下,郭清一面大搞反宣传,一面严加镇压,反动气焰异常嚣张,得宠国民党。1948年初,被提拔为三三七师师长兼冀豫边区清乡剿共指挥部副总指挥,让他的一千多人重返安阳桥和博爱村保卫飞机场。

 

9月驻安阳的国民党四十军,奉调要参加徐州会战,为了稳住郭清固守安阳,撤离前再次晋官加职,提升为安阳城防司令,许诺留下韩副旅长带两个团和八门大炮作后盾,并答应将郭清的四房、五房二位太太用飞机送走。四十军的这一番安排消除了郭清的疑虑和后顾之忧,他从心眼里感激四十军,一时眉开眼笑沾沾自喜,屡屡向主子表示坚守安阳效劳国民党的决心。当四十军作战部队和大炮空运完毕,两位太太也乘飞机南逃之后,韩副旅长以检查防务为名,突然出现在飞机场,郭清听到禀报疑心幽生,急命匪军包围机场,部队赶到,韩已登乘最后一架飞机升空,机场上顿时一阵爆炸使人不能靠近,匪兵们个个不知所措目瞪口呆,郭清望尘莫及干着急没办法,只好瞅着离去的飞机破口大骂。而四十军给郭清留下的仅仅是一个辎重营,一个担架队和一座孤城。郭清只有以城防司令的身份,带领顽匪王三祝三个团,王景昌二个团,刘乐先一个团,吴介仁一个团,程万福一个营,他的一个团,死守孤城为国民党卖命。

 

多次争取   执迷不悟

 

我党对郭清的争取工作一直没断,但他执迷不悟,坚决与人民为敌。1938年初,我四支队司令员唐哲明派张复南在临漳城东羊羔曾与郭清会谈,为了国家民族的利益,争取他共同抗日,郭清提出:“抗日可以,八路军必须打杨二宽。”我方不同意,理由是,杨二宽当时已被国民党大名专员丁树本收编,打杨二宽就等于打丁树本,时值国共合作,这样做,不符合我党的统战政策,结果谈判未成。

 

1941年郭清建立了以贾河口为中心的独立王国,依靠日本当汉奸保持他的统治地位,与八路军素不往来。1942年王自全与八路军有了联系,劝说郭清靠近八路军,先后两次搭桥进行接触。第一次在柳园和集廷家,参加人员有郭清、王自全,八路军桂干生司令员的代表张励,我冀西南工作站王殿杰。谈判中,郭清只要求我方不占他的地盘,不答应我方派人改编部队等条件,没谈成。1943年春王自全又一次搭桥,让王殿杰与郭清在崔家桥北一个镇上会谈,会谈中我方正式提出,今后双方在未发生战斗的情况下,八路军可派代表到郭清的部队去,郭清仍不接受,只答应派他的干将刘殿清与我方联络,由于郭清没有诚意,会谈仍无结果。

 

1947年郭清龟缩安阳固守孤城,遭到解放军重创。1948年9月国民党四十军撤离,至1949年5月,安阳即将解放之际,我方派临漳县知名人士郝庆祯三进安阳城说服郭清投降。第一次劝郭清为自己留条后路,郭清不认头。第二次进城又耐心解劝,郭清松了个口,提出不要改编他的部队。第三次进城郝对郭清讲了全国的形势,国民党败局已定,起义投诚可奖功赎罪继往不纠,孤城安阳解放军即日可取,何去何从应当即立断。说到关键时刻,郭清犯了打算马上翻脸,勃然大怒,“不要再说了,再说我不客气了,看到亲戚的份上,今天放你囫囵回去,换成别人管叫他有来无回。”遂令人把郝送出安阳。

 

解放安阳   郭清灭亡

 

1949年初,三大战役结束后,华北地区除了太原、新乡、安阳三座孤城外,全都解放。这时安阳驻有冀豫边区和冀豫边界十几个县的流亡政权。安阳城区猥集了土匪、特务、还乡团、反动会道门头子、地、富、反、坏、顽、伪等三万多人。这些亡命之徒走投无路,凭借安阳坚固的城防工事,孤注一掷,作最后挣扎。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十三兵团,确定以四十军、四十七军一六0师,太行五分区的两个团及三十八军炮兵团共七万余人,在豫北、豫南八千民兵、民工的配合下,围攻安阳。

 

我军采取长途奔袭作战方案,在敌人未觉察到我军动向之前,四十二军四个师于4月16日黄昏前同时行动,天未亮突然将安阳包围,横扫外围据点十七处,歼敌千余人。到22日又清除三十四个据点,27日攻克四关,十天作战歼敌二千六百二十多人。

 

4月28日做攻城准备,根据已掌握的敌人城防部署和我军有利的地形,选择大西门和小西门之间200米城墙段为突破口,北门东侧为配合突破口。

 

5月5日黄昏,我攻城部队在炮火掩护下抢占了护城河西岸,6日凌晨爆破城墙成功。总攻开始,各部队先后突进城内。8时许,全城解放,歼灭一万四千一百九十一人,生俘国民党第三行政专员兼冀豫边区“清剿”总指挥赵质宸以下官兵一万二千一百八十二人。

 

黎明时分,敌副总指挥兼安阳城防司令郭清和几个土匪头目心神不定地聚集在仓门口指挥部,忽听一声巨响,金凤鸣跑来报告:“北门失守快走”!郭清即刻奔向东门,想出城逃跑。不料还没接近城门,就遭到登城解放军的阻击,知出城无望便转身向南,躲进聂家院。郭清带护兵进了南屋,跟随而来的另一伙匪徒同时进了北屋,即鸣两枪,顿促郭清作出反映。郭清走到西间坐在炕边,觉得大势已去,逃脱无门,心情一阵慌乱脸色由黄变白,令一护兵去找便衣,霎时间郭清朝自己胸部开了枪,自杀未遂,后被击毙,结束了郭清罪恶的一生。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邱城惨案
邱城惨案
蒸腾邺下 散布四方——“三曹”“七子”营造的建安文学
蒸腾邺下 散布四方—
《大商风华》连载23 热察绥帮①
《大商风华》连载23
武安舍利塔
武安舍利塔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