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身拘囹圄志不屈 唇枪舌剑斗顽敌

时间:2022-12-19 14:18:50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王诚斋  浏览: 分享:

身拘囹圄志不屈 唇枪舌剑斗顽敌

 

王诚斋

 

我叫王诚斋,魏县马庄村人,于1942年至1943年间,任魏县抗日政府民教科长,因县长李一帆去受训,由我代理县长。一天,县委书记田光涛同志对我说:“地委书记陈荣通知,你的活动已引起敌人注意,望提高警惕,有事不要单独外出,要随着路南支队活动。”由于我思想麻痹,书记的话没有放在心上,更主要的是认为自己是抗日政府的代理县长,畏惧敌人而不敢离开部队,外人知道了太不好意思,脸上也过不去。因此,我在1944年4月26日,仅带一名警卫员,从李家口村出发到德政村去催民工打漳河堤,就在这天被敌人逮捕了。伪军从生熟町炮楼上把我送到魏县城西关日军据点里。日本鬼子通过翻译官审讯我说:“你是否魏县政府的王县长?”当时我思想上认为如果说不是县长,是小干部可能有被翻译的希望。”于是我撒谎说:“我姓郭,不是王县长。”因鬼子是外国人,我是否县长他难明真相,即将我送交伪警备队大队长聂志远处审讯。聂本来是认识我的,他见了我便假惺惺地说:“我一向好交朋友,不管你是哪里的人,今后咱就是朋友了。”他并令士兵给我松绑,还亲自给我斟了一碗茶水。我一看他那个卖国奴才的熊相,想引诱我投降日寇,心中的怒火再也按耐不住,便抓起个水杯向他头上砸去,并大声骂着说:“你父聂兆林真不要脸,日本鬼子一进大名城就当了铁杆汉奸,后在清丰县被群众处死,现在又出你这个民族败类,真是恬不知耻。……。因我骂到他的痛处,他的脸立刻沉下来,打断我的话说:“好了,好了!请郭先生休息去吧!”他一扬手,几个伪军立即将我架到院内,摸肩拢臂捆绑起来,在一棵树上高高拉个燕飞,一直吊个通宵。

 

第二天,敌人用牛车拉着我向大名城去送,由五名鬼子,十名伪军押着车。敌人怕我半道逃跑,不仅用绳子紧紧地反绑着我的双手,还抽掉了我的裤腰带。当走到北张庄炮楼前,牛车停下了,叛徒王树堂(原是我四区区长),他买来两根油条让我吃,我气忿地说:”这不是人吃的东西,你怎么干这种出卖祖国、出卖民族的事情!”他面红耳赤地说:“别说了,别说了。”拿着油条低着头溜走了。等了几分钟时间,从广平开来一辆大汽车,敌人把我掐到车上,一直拉到大名城南门内,押进了大名监狱。负责审讯我的是一个日本军官叫中村,还有一个周翻译。那天,周翻译拿来一张表,他说:“王县长,表上这些题目你看着填吧,尽量详细些。”我接过来表,看看上边的题目是:八路军的军事、政治、宣传、文化、教育、经济、内线工作都是什么?这分明是敌人想在我身上取情况、挖情报。我随即拿起他的钢笔在表上写道:我是魏县抗日县政府的代理县长、民教科长;八路军的军事是游击战;政治是抗日;宣传是抗日;文化、教育是抗日;经济是生产救灾、支援抗日,内线工作不知道。周翻译看看我填的表很不满意,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气呼呼地拿起表走了。

 

 

那天,我正在监狱院内放风,一个伪军官楞头楞脑地走在我身旁说:“你是我们的中国人不是?”我说:“我当然是中国人啦!”

 

“你是中国人为什么打骂我们的聂队长!”

 

“他是大汉奸、卖国贼、大坏蛋!”我又对聂志远大骂起来。

 

 他看我又要骂他,便水不拉及地走开了。

 

后来日军撤离大名城移防到永年城,他们把狱中的囚犯也带着走。我与狱友郝鸿恩坐在一辆车上,行至中途,郝抬头望望四周低声音说:“老王,你打算怎么办呀!”我说:“只是以死报国,死的越快越好。”郝没有吭。我看出他心里可能另有打算,即反问他说:“你计划怎么办?”他说:“坚决想办法对付敌人。”我说:“好吧,按你的意见办。”那时,从大名押往永年去的狱友共有九人,即郝鸿恩、张俊德、吴邦禹、陈修仁、韩日炎、陈得禄、贾学诗、李×林(全名已记不清)、王诚斋。到永年县监狱之后,我们立即组织起来个对敌斗争小组,其成员有郝鸿恩、吴邦禹(大名县公安科长)、陈得禄(成安县救国会宣传部长)、韩日炎(魏县一区抗日区长)、王诚斋。大家推选我为组长。给日本人对话有郝鸿恩出面(他会日语),给日本人讲道理,动硬的由我出面,其他人遇事共同商量。有一天中午,敌人给我们送的饭是豆饼汤,又稀又少,还酸毛辣臭不成味道。我一看就心里起火,怒冲冲地向送饭人说:“这饭是人吃的吗?你去将管伙食的人叫过来!”送饭人走后不长一会时间,管伙食的人来了,我忿怒地问他说:“我们一天多少粮食?你们喝人血也不是这个喝法!”他不敢吭,我拿起饭碗就向他的头砸去。我一带头,狱友都闹起来了。第二天,饭的数量多了,也稠了一些。有个特务来向我们卖好,他说:“你们吃的好了,是我给皇军讲的情,今后每人每天半斤粮食,这样你们可满意了吧。”我当面骂他是下三赖,他红着脸溜走了。后来敌人怀疑我们有组织,把我们分散开居住。

 

那天,有个日军副官叫松井,将我和郝鸿恩叫去,他还备些茶水、水果和酸渣糕之类。

 

“共产党为什么要整顿“三风”?先请王县长讲讲。”松井向我发问。

 

“我们的抗日形势很好,解放区扩大了,人员发展了,思想要更加统一,通过整风进一步发展抗日的大好形势,以便狠狠地打击日寇。”我的回答,好似作演讲。

 

这位副官听了我说的话,很不高兴。这里有个翻译叫李正魁,暗中给我们有联系,晚上找到我的住处,埋怨说:“有什么事情不是在你们肚里吗,你们这样的强硬态度,我没法说话,今后注意点策略。”几天后,日军又调集大部兵力,去外地进行扫荡,因留守的兵力少了,又将我们集中到一个屋里看管着。

 

一天上午,曾在大名城见过的闫小个子(日军特务),领着几个人来到我们的住处(后来听说其中还有个道尹),我在地板上躺着不理睬他们,闫小个子贱声贱气地说:“王县长,你起来,我们来看望你来了。”我仍然不吭声。他转向韩日炎说:“你的脑筋换得怎样了?”韩说:“正在换哩。”闫又问我说:“你换得怎样了?”我坐起来说:“把你的汉奸头拔下来给我安上就换了。”他满脸羞愧领着那几个人走开了。

 

日军这次扫荡结束后,来了一帮鬼子,气势汹汹地又要大批屠杀囚犯。我动员大家要做好思想准备,要当英勇就义的好汉,死也要做一个硬骨头鬼。狱警果然喊话了,先叫韩日炎的名字,韩心里很害怕,他问我和郝鸿恩说:“我该怎么办?”我鼓励他在刑场上要呼口号,要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韩日炎在外边真的高呼起来。日寇这次杀人较多,我们从大名来的九人,被杀了五名,有韩日炎、贾学诗、陈得禄、张俊德、李×林。

 

日寇杀掉这批人,又加紧了向我们进行作争取工作。陈修仁、吴邦禹因经不起敌人的严刑和利诱,投敌当了汉奸。现在仅剩下我和郝鸿恩两个人了。我俩经过商量,为争取点自由,要写点假材料迷惑敌人。郝要求去王天祥伪“东亚同盟自治军”那里干伪事,敌人放他去了。鬼子问我时,我将魏县抗日政府里过去投敌叛变的人和已经死去的人,写了几个人名,敌人看后很不满意。

 

“县公安科长曹纯之为什么不写?”鬼子横着眼向我说。

“不知其人光知道公安科有个曹翠仙(临时抓个名,实无其人),他不是科长。”我顺口回答。

 

“财经科长李少甫呢?”

“无这个人,有个张幼英(实无其人)是一般干部。”我又向他们撒谎说。

“你县各科都无有科长吗?”

“科长我都兼任着。”

“那你县不是个糟糕县吗,各科、局头头都由你兼任,你被我们捉住了,你的县不垮台了吗?”

“八路军的组织、人员是不断变化的,离开我一个人绝对垮不了台。”

敌人看看从我嘴里掏出什么东西,不满意地走去了。

 

1944年10月,家父托广平县伪民团团长张栋营救我,并送给广平县宪兵队长高汉章四百元日票,才允许我父来永年监狱见我一面。趁这个机会,我给魏县党组织写了一封信,让父亲带回来去。信的内容是:

田蕴斋(指田光涛、陈蕴贤、裴香斋)。

我如能活着回来,还继续工作,死了请追任我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因我思想麻痹而被捕,望您注意。

王诚斋 启

1944年10月×日

 

时间不久,高汉章将我从永年监狱暂时保出,接到广平县伪民团张栋去处去住。陈修仁投敌后在广平县宪兵队供职,他见了我偷偷的说:“你到这里来是张栋用人头作保,你逃跑了宪兵队长非杀张栋的头不可。”原来我计划逃跑的陈修仁这样一说,我感到自己逃走,使朋友掉头,太对不起人。过了几天,张栋向我说:“八路军的大干部搞离婚,作风不好。”我一听他说的话是离间我与共产党的关系。我说:“你们的县长娶他小姨子,蒋 经国也不是宋美龄生的,他们这样的作风好呀?”

 

 

“你的思想还没有变呀?”

 

“实话告你说吧,除非死了,只要活着,我这一颗抗日救国的心就永远不会变。”

 

“那好,你还回永年去吧。”

 

两天后,张栋派汽车将我又送回了永年监狱。

 

这次回永年后,时间不长,日寇将我和新来的狱友邱明、王惠、王干一等人用绳子捆着送到北平黄米胡同一个四合院里囚了起来,称我们为高级政治犯。有一天,日军一个大尉叫清水,他向我们宣传东亚共荣,皇军帮助中国等谬论。我听后反驳说:“你们将话讲颠倒了,把侵略说成帮助,烧房子、杀人在你国也叫帮助吗?”王惠接着说:“你们的军队在中国拉人民的牲口、抢人民的东西,搞‘三光’政策,设无人区,将很多城乡搞得白骨累累,瓦砾片片,这也叫对中国的帮助吗?”直说得那位日军无言可答。

 

1945年2月,日军将我们送到他们的“华语教育队(地址在现在的北京旃檀寺),与他们的学生在一块生活。但我们的活动很受限制,只准去打饭、跑厕所、到操场。有一次,几个日本学生突然问我说:”德国希特勒失败了,东亚圣战能否胜利?”我说:“你们日本也快完蛋了。”他们听我说后,都低着头走开了。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因日寇对我们封锁消息。只看到他们无精打彩,整天慌慌张张烧文件,对囚犯的看守比以前更严了。这年9月间,日军向我们宣布“释放”,并发给我们每人一份释放证。我出了日军监狱,顺着从北平到大名的公路,徒步走了八天,来到广平县清张村,找到冀南三专署机关,地委、专署、分区的领导同志接见了我,在这里过了中秋节,我又分到魏县政府工作。1946年4月15日,我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王诚斋同志,魏县德政镇马庄村人,抗日战争时期任魏县抗日政府民教科长,代表县长。后来调省里工作,现已离休。)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招标代理

河北林洋工程项目有限公司

后勤一体化服务

河北纳初商贸有限公司

人事代理 劳务派遣

邯郸市王边溪谷文化有限公司科技创新服务

科技创新服务

邯郸市众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身拘囹圄志不屈  唇枪舌剑斗顽敌
身拘囹圄志不屈 唇枪
除了金村,滏阳河另一个源头被找到,就在……
除了金村,滏阳河另一个
佛韵悠悠响堂山
佛韵悠悠响堂山
王阳明家训:短短96字,却是孩子一生做人的基础
王阳明家训:短短96字,却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