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身居虎穴 砺志抗日 ——宗具臣、韩永梅等潜伏 峰峰煤矿的抗日斗争

时间:2023-08-01 08:42:41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王中方 姚长林  浏览: 分享:

身居虎穴  砺志抗日

——宗具臣、韩永梅等潜伏

峰峰煤矿的抗日斗争

 

王中方  姚长林

 

抗日战争时期,宗具臣和他的夫人韩永梅,在地下党组织和八路军一二九师首长的关怀指导下,不顾儿子宗书阁率部起义投诚所造成的险恶处境,坚持潜伏峰峰煤矿,和八路军敌工干部韩永明,联络员韩永泉(均系韩永梅胞弟)并肩排难破险,向根据地传递情报,运送军火、医药,掩护抗日干部,积蓄抗日力量,忠实执行党的秘密抗日工作的方针政策,至抗战最后阶段,适时率领伪矿警队起义反正,和广大煤矿工人及地下军一起,粉碎了日军报复破坏阴谋,保全矿、厂,配合八路军迅速解放了峰峰矿山,为党和人民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受到刘伯承、邓小平等八路军首长的高度赞扬。

 

出任伪职拉起武装

受党领导秘密抗日

 

宗具臣,系磁县黄官营村人。1899年生,抗战前任磁县公安局贾璧分局巡官。“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军之一路,沿平汉铁路线向南大举进犯,不久侵占了磁县城。宗具臣和夫人韩永梅怀着忧国忧民的愤懑心情,暂时避居到了西部山区。怀有爱国心、民族感的宗具臣目睹侵略者烧杀抢掠的罪行,深感国难当头,匹夫有责,决心投入全民族的抗日洪流中去。

 

1938年春,宗具臣夫妇先后回到原籍磁县黄官营村,就在他们秘密准备组建抗日武装时,磁县汉奸县长杨敬斋闯进了他们家,借日本占领军的淫威,要挟宗出任伪军职务。宗具臣鉴于当时的形势,认为可以将计就计,于5月出任磁县伪警备队司令。韩永梅负责军需,作军务辅佐。伪警备队成立后,先后驻磁县北来村、光录镇。伪警备队发展很快,曾达到2000多人。宗、韩一心想抗日,可是伪警备队人员成份相当复杂,日军对这支部队又有戒备,难以举事。二人商议让韩永梅二弟韩永明向磁县抗日政府县长、中共党员田裕民同志求计。田裕民与宗具臣早就熟识,他通过联络人员韩永明、陈凤仪传递书信,向宗具臣夫妇指出抗日前途,接着派磁县瓦解敌伪军工作委员会主任王惜润与宗具臣谈判。宗具臣完全接受抗日政府向他提出的“秘密抗日,掩护抗日干部,不欺压群众”的三条件并签订了秘密抗日协定。1938年6月,宗具臣、韩永梅夫妇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地下组织,开始为党和八路军工作,积极进行秘密抗日活动。  

 

宗具臣、韩永梅图谋带领伪警备队起义心切,要求田裕民派干部指导。田裕民向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敌工部报告了情况。同年秋,敌工部副部长项本立派敌工部干部于守林(系化名,真名林树森)到宗部工作。宗具臣对八路军派来的干部完全信任,委任于守林为军法处长。于守林的任务是帮助宗具臣开展秘密工作,在条件成熟时,协助宗具臣率部起义。于守林任军法处长后,大胆地对这支队伍进行了整顿。经过整顿,警备队剩下约700多人。队伍人员虽说少了,素质却高了,可以指挥得动了。在于守林的指导下,宗具臣曾秘密组织人割电线、锯电线杆、破坏铁路等骚扰日寇活动。

 

宗具臣潜人矿警队

宗书阁率部举义旗

 

1939年春,在伪军内部的互相倾轧中,皇协军第二军军长崔靖德企图吃掉警备队,强行改编警备队为其第五团(团长刘化南)第三营。命宗具臣到军部任上校参议(未到职)。为保实力和实权,宗具臣把警备队这支武装交给了其子宗书阁。他委任宗书阁为营长,于守林为副营长,韩永泉(韩永梅大胞弟)名义是副官兼九连排长,实为宗部与八路军、抗日县政府的联络员。三营奉调到西佐、彭城、临水、峰峰一带驻防,宗具臣经常随营活动,图谋寻找时机拉部队进入西部山区投奔八路军。期间,项本立副部长也曾到三营活动,向连营干部介绍抗日战争形势,宣传抗日思想,启发民族觉悟。

 

7月上中旬,侵华日军驻磁县的煤矿军管理满井在磁县城筹备日军劫管峰峰煤矿时,议定起用宗具臣任磁县伪矿警队司令并宴请了宗。8月14日,日军正式发布任命。宗具臣想到解放区走公开抗日的道路,不愿再干伪职。他向于守林汇报了他的思想。于守林认为宗具臣应当利用机会去抓这支武装。于的意见得到了项本立副部长的同意。宗具臣服从党的安排,出任了伪矿警队司令,组织起了几百人的武装。

 

8月17日,刘化南所部(包括宗书阁三营)奉日军命令撤离峰峰煤矿去邢台驻扎。同日,在日军的保护下,日本兴中公司的派员劫管了峰峰煤矿。宗具臣所组建的伪矿警队也进驻了煤矿。宗具臣加紧矿警队的工作,准备必要时与三营同时起义。9月初,项本立由宗书阁陪同,从邢台到磁县北来村,找宗具臣回峰峰,和韩永梅共同商定,要尽量潜伏。l0月初,皇协军团长刘化南要从三营往外抽调领导干部,准备叫宗书阁离开部队去军校学习。宗书阁和于守林、韩永泉商议,识破了刘化南企图吃掉三营、夺走三营军权的阴谋,随派韩永泉回峰峰矿警队向宗具臣报告情况,计议三营和矿警队同时起义率部进山。l0月17日,刘化南突然命令次日三营与团部附近的一营换防。项本立、宗书阁等决定,利用换防之机举行起义。但当韩永泉和项本立到峰峰组织实施同时起义计划时,发现矿警队因刚组织起来,队伍内部复杂,可靠力量不足,再加日军控制很严,起义条件尚不具备。宗具臣当即决断,让儿子宗书阁率三营起义,自己留下来在敌人内部坚持斗争,待机起义。项本立复至北来村见韩永梅。韩永梅决定于次日(宗书阁起义之日)带领原警备队后勤人员搬家驻进峰峰,以迷惑敌人,与宗具臣并肩排险。她的意见得到了项本立的赞赏。黄镇同志在谈到这个情况时,称赞宗具臣、韩永梅“是冒着杀头危险为我军工作的。”

 

1939年I0月18日,三营突然开火,给来换防的伪军以伏击,并在八路军先遣支队某部政委杨得江带一个连部队的接应下,进入了太行根据地。三营起义成功了,虽然只是500多人枪的起义,但是,当时正值日军把军事重点转向进攻解放区,以50000余众扫荡太行山根据地,使我军行动受到一定困难,在社会上悲观情绪严重,伪军起义尚少的情况下,宗书阁率伪军反正的举动,在军事上和政治上都是有影响的。

 

师首长及时指导

排万难继续潜伏

 

三营起义后,受到了太行抗日根据地军民的热烈欢迎。八路军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电贺起义胜利。一二九师刘伯承师长、蔡树藩政治部主任、李达参谋长接见了三营代表韩永泉同志,决定三营与先遣支队一个营合并,编为晋冀豫边游击纵队第一大队(团的建制),任命宗书阁为大队长,林树森为副大队长、韩永泉为营长。边纵司令员王树森、政委黄镇、参谋长秦基伟。刘伯承师长认为宗书阁起义后宗具臣在峰峰的处境是困难的,存在着危险性,指示宗具臣要千方百计克服困难潜伏下去。

 

当时,宗具臣、韩永梅在峰峰的处境,的确是很困难很危险的。峰峰煤藏丰富,西依太行山,扼守着出入太行山八隘之四的滏口径,经济、地理、军事位置极为重要。日寇侵占峰峰后,推行“以战养战政策”,把这里作为掠夺我国资源的重要煤矿之一,派驻400多人的一个中队日军对煤矿实行严酷的军管理。敌人沿鼓山西侧挖了纵贯南北的两条封锁沟,在鼓山上建炮楼5座,矿区内炮台多座,交错的火力网可以覆盖整个峰峰。矿区内警、宪、特组织十多个.约千余人。这些伪组织部严格地控制在日军手里。宗书阁起义后.日军对宗具臣更不放心,派了32名日军指导官驻进矿警队,统管一切军政事务,并给宗具臣派了贴身指导官,和宗同院住宿,同桌吃饭。还安插了便衣特务,监视宗具臣的行动。

 

11月,宗具臣、韩永梅正在一筹莫展时,韩永泉奉命来到了峰峰,向宗、韩转达了一二九师刘伯承等师首长的指示和慰问。宗具臣、韩永梅顿时激动不已,他们托永泉向有关领导报告他们的决心:一定要做出成绩,报答首长的关怀。

 

为了帮助宗具臣、韩永梅继续潜伏,加强对峰峰矿警队的工作,落实师长的指示精神,在韩永泉到峰峰转达师首长指示的同时,项本立找田裕民(时任五专区副专员)共议选派敌工干部进峰峰。田裕民与磁县县委商定,选派磁县自卫游击支队公安局股长、韩永梅二胞弟、共产党员韩永明。韩永明经过敌工工作训练后,于1940年3月化名韩亮彩潜入峰峰,以宗具臣私人办的小煤窑掌柜身份作掩护,帮助宗具臣、韩永梅开展对敌斗争。小煤窑的收入是宗具臣支援根据地物资和应酬敌人的主要经济来源。小煤窑靠近鼓山,是一个很理想的秘密联络点。

 

一二九师首长对宗具臣等同志的潜伏工作极为关注。1941年5月,刘伯承师长指示有关同志,不要向宗具臣要东西;要减少往来,防止暴露。为此,宗书阁奉命亲自到磁县中岔口村,通知韩永泉并向宗具臣传达。

 

1941年8月,日军借口矿警队30多匹军马患病,突然命令全部杀死。此事引起宗具臣夫妇极大震惊,叫韩永泉向一二九师首长汇报,请求准予起义。9月20日左右,刘伯承师长亲自到涉县王堡(师政治部驻地,距师司令部三华里)接见韩永泉,也把宗书阁找了去。韩永泉汇报峰峰情况后,向首长转达了宗具臣请求起义的意见。刘师长断定日军既杀军马,暂时就不会对宗县臣下毒手。刘师长说:“请你(韩永泉)亲自告诉宗具臣,让他不要紧张,要设法应付日本人,尽可能取得他们的信任,解除怀疑,继续坚持下去”,“要减少联系,必要联系时,不要经过其他人,也不要写文字东西,以防泄密;如实在危急,不能坚持下去,可以起义;能带多少人就带多少人,实在不可能,就是宗具臣一个人过来也可以……。”刘师长还让韩转告宗具臣一些应付日本人的办法,如多同日本指导官拉关系,请吃饭,拉拢感情,取得他们的好感等等。刘师长决定,与宗具臣的联系由韩永泉负责,叮嘱韩永泉对于宗具臣与一二九师的关系,要严格保密。

 

1942年3月,磁武敌工站成立,和宗具臣等同志经常性的联系工作,由磁武敌工站站长李右平同志负责。

 

与日寇明维暗斗

将弹药密送太行

 

三营起义的同日上午,韩永梅到了峰峰,日本人很是欢迎,认为宗具臣安心为日军服务了。几小时后,三营起义的消息传来,还贴出了通缉宗书阁等人的布告。韩永梅闻讯后佯装震怒,利用家庭内部的客观关系,扬言宗书阁与己有仇,以此来迷惑敌人。中共磁县县委敌军工作部门利用上层关系散布舆论说,八路军攻克宗书阁部,宗书阁现生死不明;如果活着,八路也可能给他个有职无权的小官;八路的目的是要离间日军与宗具臣的关系等等。恰于这时,一二九师三八五旅一部夜袭峰峰,宗具臣开的百货商店被收缴一空。交错的情况使敌人迷惑不解。再加上峰峰日军与邢台日军不属一部,峰峰日军又苦于找不到合适的代替人,于是宗具臣被暂时保留了下来。宗具臣、韩永梅把日军对他们的怀疑、监视置之度外,广与敌人接触,拉拢感情:日本人迷信,他们在家设立了佛堂;日军太太称赞中国服装好,韩永梅就买了送给她们;宗具臣贴身指导官爱吃中国饭,韩永梅专请了厨师;日军官兵中穷人也不少,宗、韩常慷慨解囊予以资助。当时宗家住着一位给他们做饭的王姑娘,亮彩到峰峰后,韩永梅为亮彩与王姑娘大办婚事,亮彩便住进了宗家。这个安排,巧妙地掩护了亮彩,为及时取得党的领导和开展工作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1942年秋,宗具臣、韩永梅在日本军营喝酒时,从日军日语对话中获悉,日军已下达命令,将于次日拂晓前偷袭七八十里以外的磁县抗日政府。宗、韩佯醉离场,令韩永明火速去送情报。韩永明下午4点动身,越过封锁沟,闯出敌区,挣脱民兵羁押,非常及时地把情报送到了抗日政府。政府机关及时转移,未受任何损失。

 

宗具臣等同志还为五军分区司令员皮定钧同志提供过一份自制的峰峰地区敌军军事图。  .

 

宗、韩利用其身份,尽力保护抗日干部。1939年秋,八路军一一五师六八八团敌工股长王舒苗在彭城镇活动时被矿警逮捕,当着日本军官的面,宗具臣认王为旧友,掩护王舒苗脱险。地下交通员陈风仪和向根据地运送物资的牛成安等都曾被营救。1942年夏,日军突然以“通八路”罪逮捕了矿警队8人,其中7人是小队长,另一人是捏造事实并报案的特务本人。宗具臣、韩永梅多方活动,保释了7名小队长,那个特务被日军处决。

 

宗具臣和韩氏姐弟三人等曾向八路军太行抗日根据地多次运送物资,突出的有两期:一是运送一批子弹,二是运送了数量可观的医药。

 

韩永梅巧妙地由磁县带进矿警队一批子弹,有高射机枪子弹千余发和无计其数的七九步枪子弹,散装作13箱。韩永明潜入峰峰后,有了运出的条件。韩永梅和永明商议把这批子弹设法运上太行山支援八路军。他们趁日军不备,把子弹运到小煤窑上,然后装进车里,上面装满煤炭,按照预先制定的武装押运计划,先把这批子弹运到野庄村堡垒户杨中和家藏匿。1940年夏秋之际,太行五军分区派出一个拥有两挺机枪的加强排,一个手枪班,30多个民夫,由韩永泉带领,乘着漆黑的夜色,绕过敌人的炮楼,翻过鼓山,到了野庄村。韩永明作内应,把这批子弹安全地运出了敌区,上了太行山。在当时,这对我军是个有力的支援。

 

1942、1943两年,太行根据地时有流行疾病发生,日军封锁严密,根据地医药奇缺。宗具臣、韩永梅知道后商定,冒险也得搞医药,送进太行山。韩永梅没担任伪职,又是司令太太,敌人不好限制她。她自筹资金,经常骑马到临水、彭城、磁县城、邯郸、安阳等地,以探亲访友为名购买医药。她还曾几次到北京“同仁堂”购买贵重奇缺医用药品。药品由韩永明、陈凤仪和几个至亲转给韩永泉,韩永泉再转给领导指定的人。他们在转运医药中曾多次遇险。

 

永明魔窟受刑坚贞不屈

具臣夫妇巧斗日本军官

 

 1942年5月12日,韩亮彩(永明)突然被驻峰峰的日军宪兵队逮捕。宗具臣、韩永梅内心虽然很紧张,但表面上十分镇定,他们自信过来的工作是严密的。

 

驻峰峰日军的头头是军管理满井。他咬定:“韩亮彩通八路,宪兵队掌握了确证。”宗具臣、韩永梅断然不予相信,认定是仇人的陷害,是想搞掉宗具臣的一个手段。敌人派特务到宗家诱诈,声言拿两万元可以保释亮彩,否则,难过酷刑关。韩永梅坚决拒绝,没上敌人的当。  

 

一天上午,日军宪兵队队长西川提着酒,带着4个日军随从和两只狼狗闯进了宗家,要“谈谈韩亮彩的案子”。酒杯刚端起,西川斜眼一盯韩永梅,一只狼狗“呼”的一声扑上了韩永梅,狗爪抓住了永梅的胸膛,狗舌头伸出半尺多长。永梅早有所料,她一拍桌子站起来,要动枪打死这只恶狗,被西川拦住。接着西川又对宗具臣、韩永梅进行了长达七八个小时的“酒审”。威逼、恫吓、诱骗、许愿,以期酒后失言,都落了空。宗具臣、韩永梅强烈要求西川摆出韩亮彩通八路的罪证,拿出审讯口供。西川被弄得技拙词穷。韩永梅正告西川说:“还是那句老话,没有真凭实据,打死人不行,随便杀人不行,要不咱们得反脸!”

 

韩永明是被认定为真正共产党、真通八路而被捕的。一开始,敌人就追问他帮助宗具臣给八路军,运军火的问题和宗具臣通八路、通宗书阁的问题。永明冷静地回答:“这些情况我完全不知道。”敌人又厉声叫道:“你帮宗具臣给八路运军火,就交待这个问题。”永明把心一横说:“没有这事。”于是敌人就使重刑。宪兵队长亲自坐阵指挥,一声嚎叫,如狼似虎的刽子手便扑向了永明。皮鞭、带刺的钢鞭一抽一拉,皮肉就下来了;狼狗噬咬,虽不致命却使之满身血肉模糊;坐老虎凳,往鼻孔灌辣椒水等。最难忍受的是泼水以后的电刑,如拔筋抽髓,全身抽作一团,失去知觉。永明被头朝下脚朝上吊起来,宪兵队长西川指着瓷罐里的毒蛇威胁说:“你就差用这个了,要不要领受领受?”永明一声不吭,只有一个念头,要严守机密。起初永明走着进刑讯室,爬着回牢房;以后是爬着去受审,被抬着回牢房。过一次堂,永明就几次昏过去。敌人先后给韩永明动大刑11次,却未能捞到半句口供。敌人施用酷刑无效后改用许愿劝供的办法,还不行,又改为断食断水的办法,要把韩永明折磨死。

 

一天,熟人杜兴琦给宗具臣夫妇报信说,他去宪兵队修门窗,见亮彩大口大口地吐血,高烧不退,昏迷不醒,滴水不进了。钉窗户声震醒了亮彩。亮彩爬到窗口说:快告诉姐姐,我不行了……。

 

宗具臣、韩永梅怒吼了,他们分析敌人没有得到口供,没抓到确实的把柄。他们立即反守为攻,找日军头头满井,强烈要求见亮彩,不能容忍宪兵队毫无根据地把人活活折磨死。满井说他没权管宪兵队,他可以向上级反映情况。当时,峰峰宪兵队归属驻邢台的上级特务机关统辖,峰峰的其他驻军归属驻邯郸的混成旅团司令部统辖,系统不一。峰峰的日军不愿把宗具臣搞成“通八路”,因为那样对他们也不利。宗具臣利用日军内部这些关系分别向日军驻邯郸、邢台的上级机关提出控告。控告峰峰宪兵队诬陷忠于皇军的邯郸、邢台的上级机关提出控告。控告峰峰宪兵队诬陷忠于皇军的人,破坏中日亲善。峰峰宪兵队拿不出确证,又没口供,日军权衡利弊,还想利用宗具臣。再加上,我磁武敌工站长李右平亲自写密条,警告宪兵队里的汉奸特务,要保证韩亮彩的生命,为自己留条后路。汉奸特务不敢再动刑逼审。这样,在韩永明横遭劫难41天后,于6月21日被释放。人们抬着韩永明上车离开宪兵队时,宪兵队队长西川拍着韩永明的胸脯懊恼而又折服地说:“韩亮彩,你的真正的八路,大大的英雄,没口供,不能处理。”

 

经过三个多月的治疗,韩永明的身体渐渐得到恢复。李右平与韩永明接头,安排他继续在峰峰煤矿潜伏斗争。

 

粉碎敌人破坏阴谋

保护煤矿完整安全

 

1945年8月10日,日本政府发出了乞降书。同时,八路军朱德总司令发布对日敌全面进攻的命令。太行五军分区在布署本地区作战任务时,专员田裕民命令韩永泉立即进峰峰向宗具臣等同志传达上级指示:一是绝对保护峰峰煤矿的安全,不容日军破坏,保证矿山、设备、物资完整地回到人民手中;二是掌握好矿警队,适时组织反正,矿警队的武器不得被日军带走;三是配合八路军打击敌人,解放峰峰。力争迫使敌人向我军缴械。田裕民同志还嘱咐,要注意敌人的突然袭击,尤其是叫韩永梅提防矿警队内部坏人对宗具臣本人及其全家的杀害等。韩永泉迅速赶到峰峰,向宗具臣等3位同志传达上级指示,他们极其兴奋而又冷静地讨论上级指示,逐条研究对敌最后斗争的策略和办法。安排韩永明在家坐阵,以便及时研究对付复杂的局面。宗具臣立即对矿、厂要害处,如火药库、电厂、机房等采取了严格的警备和分部门负责等措施。

 

8月15日,日本政府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驻峰峰的日军最高头头军管理仙头向宗具臣、韩永梅交待日军撤退事宜说:“奉上级指示,皇军要撤回本国;绝不是失败,是暂时回国;少则3年,多则10年还要来;太君(上级)指示,撤退前要对煤矿进行破坏,不能这样丢给八路,物资及武器弹药,包括矿警队的,统统带到指定地点(邯郸)交给国民党中央军,太君命令,绝不交给八路军。

 

宗具臣、韩永梅当即向仙头指出,日军撤走后,矿警队要巩固地盘,继续开矿,等待皇军再来。以此为借口,坚决反对破坏煤矿,并要求皇军再给武器弹药,以便能保护矿山不被别人夺走。

 

日军贴出布告宣称,他们决不向八路军缴械,如果八路军敢于来犯,则坚决回击。企图阻止我军对峰峰的武力解放。

 

当时,晋冀鲁豫军区正在组织上党战役,峰峰地区的我军,有太行五军分区磁武独立团之一部200多人。所以,由根据地调来了大批久经锻炼的民兵和当地的区干队、地下军。汇合起来组成了一支解放大军。8月18日,彭城解放,五军分区代政委陶鲁笳和五专区专员田裕民所指挥的独立团及地方武装进驻峰峰以北村庄,由峰峰以北的薛村、牛二庄向南推进,峰峰外围敌人据点均被我军攻克。应宗具臣要求,五军分区派张大竹(团参谋长)、李右平进矿协助工作,十多名战士进矿警队掌握了重要武器。张大竹、李右平到矿后及时处理了一些棘手问题,有力地应付了错综复杂的局面。

 

日军为求撤退顺利,极力拉拢宗具臣,拨给矿警队一批武器、弹药。日军要把大批军用物资运走,向农村逼要大批马车,要求宗具臣催办。宗具臣叫农民以“修车”为由拖延时间,结果一辆车也没拉出。日军表面上拉拢宗具臣;背地却加紧进行销毁火药库及炸毁煤矿主要设施的活动。宗具臣得到侦察报告后,亲自带矿警查看。周密布置防护措施,严令矿警,对于破坏者不论是谁,坚决以武力对待。宗具臣得知日军在临水电厂布设了炸雷,立即命令驻电厂的矿警严格监守,随即增派力量加强保护。宗具臣、韩永梅宴请电厂的日军头头黑木,当面指出了此事,劝诫他不要做出对他本人不利,对皇军撤退不利的事情,又馈赠黑木以重钞。黑木不得不撤掉炸雷。敌人把医院的药品、器械装满了几十个罐车,企图全部运走,由于宗具臣亲自带领矿警队坚决阻止,一辆罐车也没有开出。在宗具臣与日敌斗争正激化时,磁县城日伪军旅长王允策摇身一变成了中央军旅长。他给宗具臣送来了国民党委任宗具臣为旅长的委任状及官方印章,拉宗具臣投中央军。宗具臣没予理采。矿警队中队长谢广怀等以武力要挟宗具臣、韩永梅投靠国民党,宗具臣夫妇表面上应诺,随即便对谢广怀等不可靠分子采取了派差、隔离控制等措施。矿警队的大多数人早已不堪忍受日军的统治,在此关键时刻,坚决执行了宗具臣的命令。日军撤退前,矿警队虽未公开宣布起义,但已完全听从党的指挥,担起了保护矿山免遭破坏的任务。广大煤矿工人群众热切盼望解放.不听敌人的停工命令,照常上班,自觉守护矿井和机器。工人地下军积极活动,以各矿、厂为单位组织了保护机器、资财等小组,警惕破坏,迎接解放。整个矿山,完全置于我方势力控制之下。  

 

9月1日,宗具臣发现敌人备了大量熟食,断定日军要跑。他要韩永泉立即向五军分区代政委陶鲁笳报告,并请求给矿警队下达战斗任务。指挥部决定里应外合打击日敌.在敌人逃跑时尾击的任务由矿警队担任。9月2日凌晨,敌人突然涌出新兵营,向北盲射并出击一程后,调头向东逃跑。宗具臣在敌人开始行动时,即命令集结待命的矿警队,每人左臂扎一红布条,出发尾随袭击日敌,以实际行动表明矿警队起义站在八路军一边。在野地埋伏的独立团和地方武装突然给敌以伏击。日军原以一排兵力作断后牺牲品,这时不得不重新调整队伍两面应付。敌人丢下许多辎重,向马头逃去。与此同时,独立团部分同志在工人地下军配合下,清理了峰峰村的日伪据点,打死打伤敌特6人,“剿共武装队”头子张继先等4名特务和10余名小汉奸被活捉。约10时许,宗具臣带领矿警队和工人群众队伍,在峰峰煤矿北门热烈欢迎太行五分区军政亲人进矿.韩永梅把矿山各仓库的钥匙交给了接管矿山的负责人。田裕的矿警队改编为太行五军分区磁武总队(团的建制),宗具臣任队长(司令),柴吉昌任副队长(副司令,以后任政委),李右平任政治部主任,胡鸣德任参谋长。改编的矿警队700余人,汽车10辆,战马10匹,迫击炮2门,重机枪4挺,轻机枪10余挺,三八式、捷克式等步枪千余支,弹药无数。宗具臣同志完全拥护矿警队改编。峰峰煤矿解放中,矿井生产未停,电厂依然供电,社会秩序安定。

 

9月14日,磁武县军民在峰峰南召开了庆祝峰峰煤矿胜利解放大会,69村万余名群众兴高彩烈地参加。陶鲁笳同志代表五分区党政军领导向收复彭城、峰峰等地的八路军、地方武装和配合部队英勇作战的工人地下军致敬,祝贺矿警总队司令宗具臣率队起义光荣反正。大会表彰并给宗具臣等有功人员披红戴花。太行五分区还向宗具臣赠送了绣有“光荣义举”大字的锦旗。随后,宗具臣亲率一个大队参加了解放观台六河沟煤矿的战斗,率全总队参加了解放马头镇、磁县城和攻打安阳飞机场的战斗。在解放磁县城的战斗中,双方停火20分钟,宗具臣走到城北门下与城内敌旅长王允策谈判,劝他放下武器,投诚八路军。王允策拒绝投降。阵前谈判,又一次表现了宗具臣不怕牺牲的精神。10月2日,磁县城解放,王允策被俘,宗具臣任城防司令。

 

1945年10月中旬,上党战役结束,平汉战役即将开始,晋冀鲁豫军区平汉战役指挥部设在峰峰煤矿鼓山庄楼内。10月20日,刘伯承、邓小平进住峰峰。他们在军务工作很忙的情况下,还在第二天上午同薄一波、李达、黄镇等一起,宴请了宗具臣全家。被宴请的人员除在峰峰煤矿的宗具臣,韩永梅外,宗书阁由上党战役结束的前线回来参加,韩永明也参加了。韩永泉因出差在外未能参加。在宴会上,刘伯承司令员说:祝贺你们全家团圆,整个抗战期间,你们能应付下来,可不容易;这个煤矿能安全、完整地保存下来,照常生产,电灯还亮着,你们是有功的。邓小平政委特别表扬韩永梅是宗具臣的好内人、好参谋长,是一个立下大功的人。并称赞韩永梅姐弟三人,不仅是同胞姐弟关系,而且是革命关系。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荣新江|敦煌藏经洞的性质及其封闭原因
荣新江|敦煌藏经洞的性
曹操:我这一生如履薄冰,经营邺城十几年竟被杨坚一把火烧了?
曹操:我这一生如履薄冰
梅香留余韵   芬芳怡后人 ——记已故东风剧团舞美设计师宋次炎先生
梅香留余韵 芬芳怡
将西汉王朝推向绝境的大名王家 ——兼论王莽真的是篡汉吗
将西汉王朝推向绝境的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