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随鹿钟麟主席回河北抗战 散记

时间:2023-11-28 08:13:18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肖守身  浏览: 分享:

 

随鹿钟麟主席回河北抗战

散记

作者;肖守身

一九三八年,河北大部分地区沦陷,国民党军队和党政人员大部过了黄河。这时,国民党政府发表鹿钟麟为河北省政府主席兼冀察战区总司令。       

 

鹿钟麟是河北省定县人,他是冯玉祥手下的一名宿将。蒋介石看到他是河北人,又有些名气,所以让他到河北沦陷区收拾局面。而其真正用心是,看到八路军华北敌后抗战轰轰烈烈,让鹿钟麟回河北联络旧部,抢占地盘。   

 

一九三八年我在平汉路广水车站员工子弟学校任教师,暑假期间车站遭日寇飞机炸毁,学校停办,教师一律被遣散。我失业之后,不愿流亡南方,与几位同学约定,先去延安学习,之后再回家乡参加抗日游击队。途经洛阳被同乡劝阻,在第一战区河北游击总司令部政治部当了宣传队队员。不久从郑州过河,沿着总司令走过的道路北上到濮阳,沿途许多军民群众谈论着鹿总司令路过时的情景;以后到了南宫 、冀县,与总司令部咫尺相邻,在鹿总司令的指挥下参与了一些工作。腊月中、下旬在敌人大扫荡中,我被迫离队回家。几个月的时间,耳闻目睹有关总司令的抗日事迹并不太少,现在加以记述,给邯郸文史编写提供一点参考资料。         

 

一、由洛阳到濮阳

 

一九三八年农历(本文均用农历)七月中旬,我到了黄河南岸的洛阳。随着一阵阵空袭警报声,敌机不断在空中掠过,闹得人心惶惶。由同学王春生介绍我到东关附近的一座大庙里,见到了赵县中学校长耿平允和正定八师毕业同学武孝儒、张涤尘等人,大家不但都是同乡,亦充满了老师同学的亲热气氛。他们告诉我,这里政治部的宣传队,属鹿总司令领导。鹿总司令是有名的爱国将军,老家河北,回到河北人熟地熟,开展抗日工作有利条件太多了。经大家一再劝勉和鼓励,我终于报名当了宣传队员。一天,主任张荩臣召集训话,他说鹿总司令来电,通知我们马上过河。他又对大家说:杨炳文大队长是军事专家,沿途我们如何行军,应注意哪些问题,要请他给大家讲一讲。杨炳文身穿半旧绿军装,斜披着武装带,腰间挂着六轮枪,身材中等,白脸皮,北方口音。他讲话的大意是,河北省情况很复杂,上级派我们配合鹿司令一块工作,只要大家听指挥干得好,要人给人要枪给枪,以后大有出息。会后有人给我说,杨大队长中央有根,是政治部的实权人物,连主任也得听他的话。但耿校长、武孝儒、张涤尘等人则和我在背地另有看法,认为杨炳文确实是个大有来头的人,但大队长缺乏群众观点,半点不谦虚,而是盛气凌人。至于张荩臣这个人,一九三五年我在邢台四师上学时,他任尧山专员,曾到学校讲过一次话,曾大骂共产党共产共妻,让他当主任,我看也不是好兆头。不到几天,我们从郑州向北渡过了黄河。过河时 没有见到大队长,但是又来了几个类似大队长的人员。其中龙乃 鼐名义是行军大班长,但行军途中多半由他指挥,据说他是北京人,在庐山受过训。我们刚踏上河北岸,从庄稼地里很快走来许多军人,摆着手打招呼,原来他们是原武,阳武县游击队张连三司令派来的队伍,他们说鹿总司令有通知,知道我们这几天过河,特地在这里等候,并负责护送。果然一路上他们前后左右分组与我们相距行约二里许。每遇横过汽车道时,他们在一里外把 好大路,让我们快速通过,免遭日寇袭击。      

 

二、在濮阳县城

 

到了濮阳,城门口早已有人等候迎接。一进城门街道整洁,秩序良好,很难找到战乱的迹象。刚才我们走过的原武、阳武、 封丘、延津等县城,都被日寇占据,所以我们绕道而过,濮阳是这一带较大的县城,它处在敌后竟这么安静,实在令人惊异。进城之后濮阳军民开了盛大的欢迎会,会上丁树本专员讲了话,表现得十分热情。原来这里是河北省最南端的濮阳专区,丁树本不忍国土沦陷人民涂炭,在中国共产党人的帮助下,团结起全区军民,多次打退了日寇才保住了这片土地。据当地人民传说,他和山东省聊城县的范筑先专员一样,既是专员,又是保安司令,是文武双全的人物。在这次大会上还演了一出《三代》的独幕话剧,剧情描述了几个日本鬼子,闯进一个村庄,奸淫烧杀无恶不作,这一家祖孙三代,忍无可忍,复仇的烈火怒不可遏,举起了菜刀、斧头、铁锨与敌人猛烈格斗,就在这时候,我们的军队赶:来了,终于全部打死了鬼子兵,于是祖孙三代人一齐参了军。由此使他们认识了一个真理,对付敌人只有军民团结起来去拼杀。这个大会深刻地教育了我,到敌后宣传群众的劲头更大了。在濮阳住了十天,我们处处受到欢迎,群众愿意接近我们攀谈。有的说前几天见过鹿总司令,他对人诚恳亲切,和许多人握手谈话;有的说中央军有数百万,但他并没有带军队就敢到敌后来,实在是有胆有识。我们临出发继续北上时,政治部罗士高主任(解放后曾任我国驻外大使)特地来送行,他说了不少招待不周的客气话,另外还谈到鹿总司令路过时,随行的武装力量不到二、三十人。据说这还是二十六路军孙连仲赠送给他的警卫人员,丁专员担心他的安全,派出了一个团护送北去,并说鹿总司令在开展工作中,如果需要他们,那就长期留在身边调遣使用不要回濮阳了。最后罗主任说他受丁司令员委托,政治部北上需要护送时,可以马上派人。其他困难均可帮助解决。

 

我们在濮阳的天数不太长,但他们军民团结,慷慨支援友军的精神实在令人钦佩!

 

在继续北上的途中,我们的大班长龙乃鼐不见了。后来张荩臣讲话中说:丁树本的军队全完了,全赤化了,那个罗主任是个共产党员。我们把龙乃鼐留在濮阳,帮助丁树本重整队伍,啥时彻底整好了再来归队。他们的讲话使我大吃一惊。人家团结抗日,又受到人民的赞颂怎么说成全完了呢?鹿总司令在—个赤化团的护送下顺利到达了目的地,这赤化有什么不好呢?张荩臣的论调实在令人难解!

 

三、在南宫冀县农村

 

八月下旬,我们到了南宫县就停住了。据说鹿总司令就住在附近。我们先住在南宫、冀县交界处的榆林村的一座庙里,大街小巷的墙上写着白灰大字标语,如打倒日本帝国主义!铲除汉奸卖国贼!巩固、扩大抗日根据地等等。我访问了老乡,他们都说是八 路军写的,还说八路军宣传队不断来村召开群众会。我问他们鹿 总司令的队伍怎么样,他们说他带来的军队不多,都住在庙里, 他们身穿灰军装,每天早晨在村外练操。听了他们讲话,我想起 在濮阳时的队伍都是灰军装。群众所说的一定是丁司令派来的那 个团。   

 

几天之后,我们又改住在附近的冯管村,这是个大村庄,省政府和司令部的各机关大多住在这里,有的仍然住庙宇,有的住在老乡的闲院里。一天早晨,总司令在村头的树林里召开了全军大会,那穿灰军装的军队也和我们集合在一起。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鹿钟麟总司令。他身材高大,面皮苍黑,讲话很慢,很诚恳。他把《军人读本》分发到每人手里。他命令大家翻开小书本,然后一句一句地念给大家听:你的父亲是谁?老百姓。你的母亲是谁?老百姓。你的姐姐妹妹是谁?也是老百姓。他只读了这一课便开始了讲话。他说:我们是抗日的队伍,我们的天职就是和日本鬼子拼,保护老百姓安居乐业。读本上这一课,看起来很简单,但真正学懂,切切实实地做到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老百姓既然是我们的父母姐妹,我们总该帮他们干点活,但至少不能欺负他们。现在我们每天和老百姓住在一个家里。彼此该怎样相处。请你们自己考虑吧!

 

总司令的讲话很有效验,每天早晨不少机关职员打扫街道,给住户挑水、扫院子,军民关系明显亲热了起来。一天,有几位老乡,面带笑容地给我讲:我们这村庄要求改名为“封官”村了!我问这是为什么,他们说:这个村从前冯家是个大地主,全村人都给他家当佃户,收打了粮食都要先给他交租子,全村的事情他家说了算,全村的人都属他管,富了一家,穷了全村。这已有好几辈子了,现在总算改换了世界,正好总司令住在我村,来了这么多的官,我们心里高兴,愿意趁此改换村名,也好作个纪念呀!但很快传来了出发转移的通知,据说敌人已向南宫扫荡。开拔很仓促,我们向西北方向转移去。“冯管”是否改为“封官”我完全不得而知,但军民共处,亲密合作的情景深深留在我的脑海中。

 

四、在冀县城附近村庄

 

转了两天弯之后,接到通知,敌人已退了回去,于是我们最后驻扎在冀县西南十里许的宋李村。很快鹿总司令召开了省政府与司令部所属各厅处的全体大会。总司令在讲话中说:“敌人为什么敢随时来欺负我们呢?因为我们人少力量小。我们的组织还不健全,我们的军队还太少。大家都有亲戚朋友,有乡邻有同学,凡愿意和我们一起抗日的,我们都欢迎。

 

自鹿总司令号召扩大抗日组织之后,来自四面八方的人十分踊跃。不但充实了各厅各处的人员,而且还创办了抗战建国学院,军官训练班以培养军政干部,对散布我省各地的游击队进行联系与改编,工作不但全面铺开而且发展得也很有成绩。

 

我所参加的政治部也扩大了编制,增添了新人员,部里添了位申副主任,他来自冀中深县;定县的齐筱民当了我们的秘书长,张荩臣的两个儿子一一张东文、张奉文等人组织了卫士班。买了一头坚实的毛驴,张荩臣在卫士护卫中骑上毛驴,显得十分神气,大会宣布他的官衔晋升到中将。政治部下设四科一队:军训科长龙乃鼐,据说在濮阳整军有功,授衔上校。民政科长于华峰,宣传科长于介忠,总务科长耿平允,宣传大队长张鹏飞都授衔中校。我和武孝儒、张涤尘等一般年轻人都定了上、中尉的衔,分到各科当科员。张荩臣在一次讲话中说:你们从南到北,不远千里跟我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能不安排个官当呢。以后河北各县的县长全由我们来派,可惜我们人太少了。不到几天,政治部又增添了不少新人员:新河县的刘清太,安平饶阳的冯大伦、刘馨甫、李瑞恒、张子奇等人,他们都是教过中学、师范的教 师,都是很有文化的知识分子。但在张荩臣的眼中怀疑他们被赤 化了,安排的职务最高和我差不多,一般比我低,但不论如何,人才济济,如果真实地要开展抗日工作已经大有可为了。

 

总司令各厅、处的人员,据我亲眼所见肯定增添了不少。省党部也来到了,有韩梅晨(他以后兼任我们政治部副主任),常梦月、邵其寿等人。省财政厅厅长王德乾带来了一批人,据说他还带来了大批钞票,因为其中有肥乡县的同乡,所以我到过他们的机关。

 

因为我是军训科的人员,又是教音乐的教师,几处部队都请我去作音乐教官,这时跟鹿总司令的除丁团长外,又组成了张清海为团长的一个直辖团,每周我去教抗日歌曲三次。在宋李村南面不远的马庄(?),又开办了军官训练班,主任邱某,身穿少将服黄呢子军大衣,学员一、二百人都是连排长,来自各处的游击队。我每周去教军歌二次。课堂在村子北面一个戏台里。有一天,正在教课时,敌人的飞机来了,总司令指挥说:“把人就地散开,但他本人非常镇定地站在台上毫不移动,于是我也留在台上没有离开,过来我对敌机闻声丧胆,而这一次,不知为啥却没 有半点恐惧的心情。飞机绕了一个圈子就走了,课堂马上又恢复 正常。

 

在这很短的日子里,鹿总司令收编了多处的游击队,有吴桥县贾河口的胡合道,冀县城北的赵云祥,并且已派人与冀中的吕正操正在联系。在冀县城里点验赵云祥部队时我代表政治部参加点验仪式。这一次我顺便参观了抗建学院,它利用原河北第六师范的校舍,学员二百多名,多半是中学生,每人坐着一个小草袋当凳子,热烈地围在一起开讨论会,据说这是仿效延安公学办的学校,是一座艰苦朴素培养军政干部的学校。冀县城里的商店都 开门营业,大街上熙熙嚷嚷川流不息。团结抗日的气氛与市场繁荣的景象,俨然是第二个濮阳。      

 

五、石友三的到来与团结抗日的破裂

 

三八年十一月底传来了石友三军队开到河北的消息。到了腊月初,我们接到通知到堤里王村参加欢迎石友三的军民大会。在一个飞着雪花的早晨我们赶到了会场,村头搭着一座农村唱戏的台子。石军团的军队身穿绿大衣,每人一长一短两支枪,排在一起 有千把人,占了台下一大半,其余是鹿总司令的官兵。老百姓参加的并不多,工夫不大,鹿总司令与一个军人手挽手地登上了台,台下响起了一阵掌声,总司令很热情地介绍说:这就是石军团长,是我的好兄弟。他来帮我们打日本,我们胜利的希望更大了。我代表省政府及全体官兵表示欢迎,表示感谢。我只记得石友三面色铁青,表情淡漠,大概只说了几句话。可能由于防空的缘故,会开得很短便仓促解散了。

 

大会之后,政治部里议论纷纷。大多数认为石军团军队整齐,武器精良,战斗力强,是我们抗日强有力的膀臂;也有少数人认为石友三历来为人多变,万一不高兴,说走就走开了,我们鹿总司令的人,不要忘记自力更生。但是据我观察,不论机关或地方都增加了安全感。据说省政府很快向各县派出了政工人员,省税务局也要派人到各处去准备税收了。

 

但不到几天,政治部里掀起了怪风波,张荩臣在全体会上脸色十分阴沉的讲话:有人劝我们鹿总司令去逛南宫城,与共产党的冀南行署,协商共同抗日,我们是国民党,我们是省政府,南宫行署属我们领导,怎么能对等协商呢!所谓统一战线必须是在 国民党领导下的统一。谁若有第二种说法,我们坚决反对,谁不同意我的说法就赶快滚开,否则我毫不客气!

 

张荩臣讲话一两天之后,政治部走了不少人。申副主任首先 回深州去了。李瑞恒、刘馨甫、冯大伦、张子奇等人不知去向了。后来我听有人说,这些人都是共产党员,不走也得赶他们走!几天之后,省党部秘书长韩梅辰兼任了政治部的副主任,张荩臣在大会上介绍说:韩秘书长直接领导我们,今后党政合一了,我们的政治工作就更好办了。鹿总司令对国共命作的态度,我不能直接了解,但张荩臣、韩梅辰是国共合作的反动派,是合作抗日的破坏者!他们由隐蔽变得十分露骨,可能与石友三的到来有 关,因为他们竭力为石军团鼓吹,所以我才有这样的估计。

 

腊月中旬,凶讯突然传来,司令部紧急通知,日寇发动大规模进攻,已接近南宫,必须火速转移.那时我手忙脚乱,别人怎么跑,我就跟着跑,先向西跑到巨鹿,又转到新河,最后跑到衡水南边的小故城,别人告诉我,我们的主任,科长不知到哪里去了,已经没有人管我们了,各自逃命去吧!政治部就这样乌雀四散了!

 

六、我在回家的道上

 

我在小故城换了便服向着家乡肥乡县的方向南逃,夜色中走过冀县城外,刚出南关,忽见西南方向的田野闪着一片发亮的灯光,这时正好遇到一支武装部队,他们劝告我赶快躲开,敌人的汽车队很快就要到了,工夫不大我们就把这伙鬼子消灭在这里我仔细地打量着他们,并不是石军团的军队,好象是一群胆量很 大的老百姓。

 

我改向东南,在野地里跄跄踉踉地紧步前进,东方发亮时,忽然枪声四面乱响,向老乡打问,我已经到了南宫县的城东大午及村,这里住有八路军,简单地问明了我之后,才告诉我说: 西边一带都是战场,你赶快往正南方向走吧。因为正打仗抽不出人去送你。另外他们还对我说:我们抗日的都是一家人,都是为了打鬼子保护家乡,保护老百姓。你可以回家休息休息,以后你愿意来参加时,我们热烈欢迎你。他们如此热诚,使我终生难忘 四年旧历年后,恶贯满盈、破坏团结的石友三败退窜逃时从我家乡附近经过,一路上残杀了我们许多抗日干部和群众,最后叛变祖国,投降日寇,成为万人唾弃的卖国贼!

 

关于鹿总司令的消息,我是几年之后才知道的,他在河北的一年,由于受国民党顽固分子包围和从中干扰没搞出什么名堂,相反却给共产党和八路军造成一些困难。他可能不信仰共产主义,但他是真诚的爱国主义者,大敌当前,国难日深,鹿钟麟以报国抗敌为己任,不愧为民族英才。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邯郸老字号“金字招牌永不倒”的“万宾楼饭庄”
邯郸老字号“金字招牌
穿梭邺城造像之间,感受北朝佛教兴衰,致敬过往千年的不朽信仰|河北邯郸·邺城考古博物馆
穿梭邺城造像之间,感受
白皮红心的“伪装书”
白皮红心的“伪装书”
邯郸:先说北朝,再说战国!
邯郸:先说北朝,再说战国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