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赵国历史

张维翰将军碑文

时间:2019-05-28 14:48:28  来源: 大运河时空  作者:  浏览: 分享:

  

    张维翰  19064月出生,197910月逝世。祖籍河北馆陶。鲁西北抗日根据地和革命武装创建人及领导人、我党统一战线工作杰出贡献者、著名抗日将领;八路军一二九师筑先纵队司令员兼鲁西北行政委员会主任、一二九师新八旅少将旅长、冀南军区参谋长;共和国一级独立自由勋章荣获者。

一九二五年参加革命,与彭雪枫等共产党人在北平从事革命斗争,曾参加五卅运动,是早期寻求救国之路的探索者。一九二七年他邀集部分共产党员到开封展开革命活动,他面对四一二事变的追捕仍毫不动摇,是大革命时期白色恐怖下的坚定志士。一九二九年他以更高的革命追求考入北平民国大学政治系,隨黄松龄、张友渔等共产党员教授系统攻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是忠诚的信仰与实践者。九一八后,他组织领导抗日救亡运动,利用二哥系冯玉祥西北军高级将领关系,以范筑先部秘书身份为掩护,在军界召集抗日力量,在政界聚合爱国精英,带领建立了多个革命组织;並发动学生运动,掀起斗争高潮。他在各时期均以最适合当时斗争需要的身份与方式全力奋斗,走出了成功之路。

    一九三七年五月他由彭雪枫介绍,报请毛泽东主席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七七事变前,彭雪枫回延安向毛主席汇报通过张维翰这个特殊渠道完成华北巡视调查任务情况。毛主席根据彭雪枫的推荐,亲自选定并部署张维翰以中央直属特别党员秘密身份,独自领导鲁西北统战工作,团结争取爱国人士,尽快推动区域国共合作。要他视情建立政权、发展武装、创建根据地,使其成为我党华北平原抗战的突破口和立足点,他圆满完成了中央赋予的历史重任。

    一九三七年八月张维翰促成范筑先将军全面拥护并接受中共主张;与范筑先达成执行我党抗日纲领、服从中央方针指令、接纳建立我党组织机构的三项共识,形成深度紧密合作的抗战局面。他以中央特派代表身份秘密出任范部政治部主任,迅速建立起党的各级领导机构,确立了我党主导地位。在韩复榘命令范筑先南撤的紧要关头,他以率四十二人誓死坚守聊城的壮举彰显我党抗战决心。他先后两次说服范筑先抗令拒撤,全力支持其通电全国抗战到底,举国震动。一九三七年十月他与范筑先共同建立了二十九个县级抗日政权,整合改造了六万余抗战武装,他亲自收编约两万人,这些武装曾发动攻打济南等战役,给日军以重创。他提名任命了十多位共产党员县长,在各县均设立了我党办事处;在各武装都编制有党的政训处,建全了党的政治领导体系,确保了我党对鲁西北地区的控制。从而打破了华北统战工作僵局,创造了在国统区我党掌政和在旧军队中党指挥枪的奇观,成为通过统一战线建立我党政权和武装的独特范例。中央曾要求各地学习鲁西北团结合作抗战和将旧政权为我所用的经验。

    他严格掌控以武装斗争为后盾的独立自主统一战线原则,以开辟平原抗日根据地为目标展开工作。一九三七年十月他布置直属政治干部下基层组建小型游击队,三七年十一月自己亲赴冠县、館陶等地不畏艰险筹建了数千人党的集中武装,同时把之前建立的革命组织中的軍界营团骨干一同召入。一九三八年一月他在国统区创建了我党绝对领导的武装第十支队,兼任司令员。以十支队为基础我党武装一年内即扩展至两万余人,成为根据地巩固发展的支柱和抗战主力,期间还调拨数个团支援了我党其他地区。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前后他在鲁西北领导创建了中央直辖的我党首个平原抗日根据地,开创了具备根据地的平原规模游击战之先河,取得可供借鉴的宝贵经验,毛主席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称赞这是平原能够发展游击战争的证据。鲁西北根据地还是抗战初期一二九师和一一五师向平原进发的重要立足之处,也是后来的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前身。

    依靠张维翰的特殊地位和他创立的政治环境,为屡遭破坏而瘫痪的山东地方党恢复重建及发展提供了有力保护和稳定可靠的立足之地。在他掌管的政治部内隐蔽了包括山东省委组织部长在内的数百位地方党领导骨干,省、特委干部凭借政治部官员公开合法身份的掩护,可安全稳妥履行各自的任务职责。依托他领导的统战平台,一年内发展了八千多党员、万余名民先队员。中央直属的统战区党的特别机构与隶属省委的地方党相互恊作,扩展了大好局面。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范筑先将军殉国,局势突变,统一战线破裂,军政力量分化,形势异常严峻。张维翰勇担力挽危局的重任,挺身兼任代督察专员和鲁西北抗日游击总司令,采取果断措施,稳住了错综复杂局面。他坚决执行毛主席关于“…以十支队为基础,团结其它部队组成纵队,成为鲁西北抗战及团结范部之核心”的紧急电报指示,冒危亲临动员收编武装,竭力争取中间力量,率部粉碎了各种敌对势力疯狂围攻,捍卫了鲁西北根据地。

一九三八年底,张维翰将在鲁西北创建的万余人的抗日武装带入一二九师,整建制统称八路军一二九师筑先纵队,成为抗战初期全军少有的编制八个团,上万兵力,加一个指挥部、两个干部培训学院的军级主力部队;同时根据斗争需要成立了鲁西北行政区。中央任命张维翰为筑先纵队司令员兼鲁西北行政委员会主任,继续全面领导鲁西北斗争。一九三九年春,日军向鲁西北平原持续大扫荡,域内党政机关和其他我党武装被迫暂撤到山区,只留张维翰率纵队万余将士殊死捍卫这一战略要地。面对日军飞机、坦克长期大规模连续扫荡,他指挥展开鲁西北保卫战,在极其险恶艰难环境中率部坚持了一年半,创造了我党平原游击战典例。他领导的鲁西北斗争作为华北抗日的前导和先锋,对早期平原抗战局面的形成和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他率部始终战斗在冀鲁平原抗日最前沿,为捍卫巩固冀南和配合一一五师进鲁,为冀鲁豫连成一片的中央华北抗日战略做出了重大贡献。

     一九四零年五月,一二九师将所属部队整编为九个旅。他领导的筑先纵队和李聚奎为司令的先遣纵队合并成立一二九师新八旅,张维翰任旅长,并授予少将军衔,率部参加著名的百团大战和冀南地区残酷持续的反扫荡等斗争。一九四三年赴延安中央党校学习,曾被选为全国解放区人民代表大会筹委会委员。在延安整风运动中,他主动请组织审查。朱德总司令亲自找其谈话,明确中央对他充分相信了解,不必审查,使之深受鼓舞。他隨后提出去做二哥的归属工作,朱总司令非常支持,正值成行时,曾任中原大战冯玉祥南路军总指挥的二哥被日伪暗害离世。 一九四五年底,他因患重病无法履任新职,在中央领导的特别关照下,病愈后于一九四六年返回前方。

    解放战争时期,任冀南三分区司令员、冀南军区参谋长。曾组织指挥艰难的围困解放永年和打安阳等战役。解放前夕,他在鲁西北建立的武装编入三兵团,原定他率部南下,有的领导希望他留下帮助稳定局面,他不计职位高低,告别老部队白手起家组建邯郸军分区,任军区参谋长兼分区司令员。由于他离开了中央的直接管轄和了解,基层不知道他执行中央隐蔽战线任务的内情和部署,不清楚他在统战工作中任职的性质和功绩,加之家庭背景和其它因素,对其认知定位出现严重偏差。一九五二年他在政治运动中遭到冤案处理,被降职降级。此后,他为我国军事国防体育事业的初建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进行了大量开创性工作,取得许多国内外有影响的成果。一九七九年经组织复查确认一九五二年对张维翰的处置纯属错案,予以平反,恢复政治名誉。这一错案不仅使他本人长期受到不公正对待,而且导致鲁西北抗战史的淡化和失实。

    张维翰为国家民族献身的价值观主导了他的一生,也成就了他事业的成功。一九一五年他九岁进入冯玉祥兴办的学校读书,从这里走出了一批革命先锋及我党高级干部。著名革命教育家,我党真诚朋友余心清任校长,使其从小受到系统爱国教育和严格军事化管理与正规训练,之后又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先进思想,奠定人生之路。他从青少年时代就甘愿拋弃荣华富贵,立志为大众谋利、为信仰奋斗,並为此付出了毕生精力和一切代价。他从大革命时期面对敌人的屠刀与追捕,到成为威震四方的抗战名将而屡遭报复,始终浩气凛然。日伪悬赏重金买他的人头,追杀全家,将其家族豪宅大院烧为灰烬。他下令将家族的全部土地分给农民,钱财购武器装备他领导的抗日武装。国民党曾送去将军委任状收买他,遭其严拒;日军綁架其父对他逼降,他声明下油锅也不动摇,父亲被迫登报与他断绝关系,后父含对日冦之恨而死。他为革命家破人亡骨肉分离,失去多位子女与亲人;他为救国大业抛家舍命,无怨无悔,报国忠孝难两全,丹心永远留人间。

   张维翰一生赤诚尽责,屡建奇功。他是抗战初期我党困难之际,中央多项重大方略的先期成功实践者,他率领鲁西北军民突破了上级急待解决的难题,出色完成了毛主席和党中央系列战略设想落实之重任,功垂史册。他在统一战线、创建武装、党的组织发展、开辟根据地等方面功勋卓著,深受中央信任和器重。他是孤胆创业、独当一面、对抗战全局有重大贡献的历史人物;是德才兼备、文武双全的军之名将、国之英杰。他经历传奇、类型独特,在我军高级将领中别具一格。他毕生鞠躬尽瘁,淡薄名利,即使遭受磨难和冤屈,仍信仰坚定,心怀大局,忘我工作。理想与奋斗伴隨他无愧的历程,信念与奉献铸就他光辉的人生。

 张维翰同志一九七九年十月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七十三岁。

 张维翰、范树瑜夫妇上世纪五十年代合影。  

 

范树瑜同志简介

 

    范树瑜  19211月出生,201010月逝世。祖籍河北馆陶,生于福州,一九三八年参加革命。受先辈影响和进步思想熏陶,抗日战争爆发后,面对国家危难,她刚满17岁就义无反顾加入革命队伍,把青春与热血献给了抗日斗争和人民的解放事业。她先在聊城我党政治干部学校学习,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分配到鲁西北我党领导的十支队任职。一九三九年后在八路军一二九师筑先纵队、新八旅政治部工作。隨部队转战在冀鲁抗日前线,经历了突破日军铁壁合围及多次反扫荡等残酷斗争;后参加解放战争和土改工作队及和平时期军队工作,她以忘我革命精神,艰苦奋斗作风在各时期均取得优异工作成绩,多次受到上级表彰。一九五二年因张维翰错案被株连,受到不公正对待,后担任地方基层领导职务,始终努力工作,勤恳奉献,是多年的先进模范人物。一九八二年北京军区为她恢复了级别待遇。

   1941年她与张维翰结为革命伴侣,一同经历了战争年代生死考验;经受了骨肉分离,儿女在战火中死难离别的磨历,共同的事业与理想让他们相濡以沫终身。

    范树瑜同志201010月在福州逝世,享年89岁。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王小波:艺术的正途不是去关怀弱势群体,而是去冒犯强势群体
王小波:艺术的正途不是
永年贾公彦——指纹学鼻祖
永年贾公彦——指纹学
虽死犹荣杨宏明(续)
虽死犹荣杨宏明(续)
看那展翅飞出的犀鸟,像一声呼喊把森林唤醒
看那展翅飞出的犀鸟,像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855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