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赵国历史

红线盗盒

时间:2021-08-09 09:50:37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  浏览: 分享:

 

红线盗盒

红线,是潞州节度使薛嵩的奴婢女,善于弹奏阮这种乐器,又通晓经史典籍。薛篙让她掌管文件书信,称她作“内记室”。有一次军中大排筵席,红线对薛嵩说:“羯鼓的声音很悲凉。击鼓手一定有什么心事。”薛嵩也通晓声律,说:“真是象你所说的。”便召他来问,鼓手答道:我妻子昨夜死了,今天我不敢请假。”薛嵩立即让他回去了。当时正是至德以后,河北、河中两个地方还没有太平,开始设置了昭义军,以釜阳为驻地,命薛嵩牢牢镇守,控制太行山以东地区。丧乱之余,昭义军的幕府初创。朝廷又让薛嵩把女儿嫁给魏博节度使田承嗣的儿子,命令他儿子娶滑州节度使令孤彰的女儿,使三方藩镇相互结成姻亲,使者来来往往不断。但田承嗣常患热毒风病,遇到夏天病更加重。他经常说:“我如果调防去镇守太行山以东地区,呼吸那边的凉爽空气,可以多活几年。”于是招募军队里武勇过人的勇士共三千人,号称“外宅男”并给他们优厚的待遇。他常派三百人夜里值班守护州府。选择好日子,打算占领潞州,并驻扎在那儿。薛嵩听说后,日夜担忧唉声叹气,自言自语,想不出什么对策。一天夜里将要起更的时候,辕门已关闭,薛嵩拄着拐杖在庭院内踱来踱去,只有红线陪伴着他。红线说:“主公已有一个月吃不好睡不安了,心里所关注的,难道是邻境的事么?”薛嵩说: “事关安危存亡,不是你所能想到的。”红线说:“我虽地位低贱,可也有解除主公忧心的办法。”薛嵩便把这事详细告诉了她,并说: “我承袭祖父的官爵,身受国家的恩惠,丧失了疆土,数百年的功勋业绩就毁于一旦了。”红线说:“这太容易了,不值得烦劳主公忧心。请你放我去一趟魏州城,看看它的虚实。我今夜一更上路,三更就可以回来报告你。请你先指定一匹快马并准备好问候的书信,其他就等我回来再说了。”薛嵩大惊说:“不知道你还是一个不平凡的人,是我的糊涂呀。然而事情如果办不成,反而招致祸患,怎么办?”红线说:“我干事没有不成功的。”便走进闺房,打点行装。梳个乌蛮髻,插上金凤钗,外穿紫色绣花短袄,下穿青丝轻便鞋。胸前佩有龙纹的匕首,额前题有太乙神的名字。再拜辞行,一瞬间就不见踪影了。薛嵩便回身关上门,背着蜡烛端坐着。平时喝酒,不能超过几杯,这天晚上竟连喝了十几杯还不醉。忽然他听到黎明时军中的号角声随风传来,仿佛一片树叶有露水滴下,他不觉吃了一惊,试着问了一声,却是红线回来了。薛嵩高兴而关切的问道:“事情办妥了吗?”红线答道:“不敢有辱使命。”又问:“没有什么杀伤吗?”答道:“不至于如此。只是取来床头放的金盒子做见证罢了。”红线又说:“我在夜半子时前三刻,就到魏州城,经过了几道门,便来到他的寝室。听到‘外宅男’歇在房外走廊上鼾声雷动。看到主帅驻所的士兵,在庭院廊房走动,传呼口令如风声陡起;我打开他左边的门,直达他睡的帐前。看到田亲家翁正在帐子里,弯腿翘脚呼呼熟睡,头下枕有花纹的犀牛皮枕头,发髻包着黄色绉纱,枕边露出一把七星剑,剑旁放着一个向上打开的金盒子,盒里写着生身年庚八字和北斗星的神名,还有名贵香料和美丽珍宝,散放在上面。他在将帅的帐幕里扬威,只指望活着的时候随心所欲,在内室做梦,没想到命已悬在我手中。费得着什么捉放的功夫呢,那只能是增添伤感。当时蜡烛的光焰结成灯花而暗淡,炉里的香已烧完了,侍从遍地,武器森罗密布。有的头触屏风,垂头打呼噜;有的拿着手巾、拂尘,睡得直挺挺的。我拨下他们的簪子和耳环,把他们的衣裳捆在一起,他仍睡的昏昏沉沉,都没能醒过来,我拿着金盒子回来了。待我出了魏城的西门,约走了二百里路,看到铜雀台高高耸立,漳河水滔滔东流,晨风吹动荒野,月亮斜挂在林梢。我带着忧心前往,带着欣喜而归,顿时忘记奔波劳苦,感激知遇之恩,报答主公的恩德,这才稍微尽了些心愿。所以半夜三更,往返七百里,进入危险疆土,经过五六座城池,只希望能减去主公的烦忧,怎敢说什么劳驾呢。”

薛嵩于是派使者给田承嗣送信说:“昨晚有人从魏城中来,说是从元帅的头边得到一个金盒子。我不敢留在这里,小心地把它封好交还。”于是专门派使者连夜赶往,半夜才赶到。使者看到田承嗣的勇士正在搜查金盒子,全军忧心仲忡。使者用马鞭子敲门,不是按正常时间请求接见。田承嗣很快就出来了,使者便把金盒交给了他。田承嗣接过金盒子的时候,不觉吃惊瘫倒在地。于是他留使者住在宅内,私自宴请他,表示亲密并给了他很多赏赐。第二天,派使者送去绸缎三万匹、名马两百匹,及其他价值相当的东西,送给薛嵩,说:“我的头没有被砍掉,全仗着你的恩情。我应当改过自新,不再自寻苦恼了。我将诚心服从你的命令,岂敢因姻亲而自居平等之列。如有差使,我就紧跟在你车后捧毂转轮,你如前来我就挥鞭在前面替你开道。设置照料门户的叫做‘外宅男’的那些仆人,本为防范其他盗贼,也没有什么其他意图。现在已卸下他们的军装,叫他们回去种田了。”

此后一、两个月内,河北、河南,使者来往不断。但红线要告辞离去了。薛嵩说:“你生长在我家里,今天打算上哪里去?我正要依靠你,怎可以说走呢?”红线说:“我前世本是个男子,游历江湖,读神农的药书,拯救世人的灾难疾患。当时巷中有个孕妇,忽然得了肚里生虫的病,我用芫花酒把它打了下来,妇人和肚里的两个孩子全都死了。这样我一下子杀死了三个人。阎王爷惩罚我,让我托生为女人,使我身为奴婢,而秉贼的元气上应贼星。可庆幸的是生在主公家里。到现在已有十九年了。穿遍了绞罗绸缎,吃尽了甘鲜美味,您对我特别宠爱,我是相当荣幸的了。况且国家朝纲、福传万代。这一批人违背天理理当彻底消除灾患。前日去魏州城,以此报答恩情。两地各保守其城池,万人保全其性命。让作乱的臣子懂得俱怕,将士们安分守己。我这样一个妇人,功劳也不算小了,应当可以赎前世的罪,

恢复本来面目。此后自当远离尘世,摆脱俗念,使元气清澄,超脱生死而长生不老。”薛嵩说:“你不愿留下,那就送你千两黄金作为隐居山林的费用吧。”红线说:“事情关系到来世,怎么能预先安排呢。”薛嵩知道留不住她,便大为排场,替她饯行,请来了所有宾客,夜里在中堂摆下宴席。薛嵩用歌送红线,请座中客人冷朝阳作的歌词:

采菱歌怨木兰舟,

送别魂消百尺楼。

还似洛妃乘雾去。

碧天无际水长流。

唱完,薛嵩不胜悲伤,红线一边下拜一边哭泣,便假装喝醉离开了筵席,从此以后人们就不知她的行踪了。

        注释:

        ①魏州:今河北大名县。

        ②潞州:今山西长治市。

        ③釜阳:在今河北磁县。

        ④铜台:即铜雀台,遗址在今河北省临漳县西。

        ⑤辞嵩:唐绛州龙门人。

            ⑥田承嗣:唐卢龙人。

    文史办辑选自巴蜀书社《唐人传奇选译》

       链接;http://www.handanwenhua.net/lishi/2021-08-09/4840.html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原创作品,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邯郸文化、赵国历史、红线盗盒

邯郸文化、赵国历史、红线盗盒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邯郸文化、赵国历史、红线盗盒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129师献礼“七大”的绘画降落伞
129师献礼“七大”的
邯郸老字号“金字招牌永不倒”的“万宾楼饭庄”
邯郸老字号“金字招牌
穿梭邺城造像之间,感受北朝佛教兴衰,致敬过往千年的不朽信仰|河北邯郸·邺城考古博物馆
穿梭邺城造像之间,感受
白皮红心的“伪装书”
白皮红心的“伪装书”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