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赵国历史

陶器、陶山、馆陶

时间:2023-11-08 09:49:20  来源:大运河时空  作者: 文剑   浏览: 分享:

 

作者:文剑

 

 

对于河北省馆陶县的人们来说,“陶山”是一种文化符号,环绕在生活的周边,比如街道有陶山街、学校有陶山中学、市场有陶山市场等等,这是公共设施。此外还有很多有陶山为名的公司企业、饭店宾馆,以及一些冠以“陶山”之名产品,可谓是“无陶山不馆陶”。

 

陶器、陶山、馆陶

馆陶城地图上的“陶山”元素,陶山街、陶山亭、陶山市场

 

确实,没有陶山,就没有馆陶这个名字,唐朝的《元和郡县志》就记载“陶丘在县西北七里,赵时置馆于其侧,故名馆陶”。那么“陶丘”或者说陶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为何能够以它名县?

 

陶器与陶山

 

陶山,顾名思义,就是制陶之山,或者说与陶器有关的山。

 

春秋战国及以前的馆陶一带,是黄河流经之地,黄河沉淀出来的泥沙形成了高低起伏不平的地面,最高者甚至成为小山一样的存在,《尔雅•释丘》中所说的“再成为陶丘”,就是这种小丘的形象写照,丘之上还有丘,两丘相重累者就是陶丘。它比起周边平地来说拥有着更多的泥土,是制作陶器的首选之地,围绕形成众多制陶的作坊,自然就被叫做“陶山”或者“陶丘”。

 

陶器、陶山、馆陶

清朝康熙《山东通志》东昌府图中的馆陶县,有陶山和陶丘

 

发明陶器是人类一个伟大的进化,是人类在学会用火之后,对身边最易获得的泥土这种物质,按照自己需要进行有意识的加工,使其发生性质改变,成为自己所需要的物品。可以说这个改变是人类改造自然界的开端,相当于人类文明的肇始,其重要意义不言而喻。因此与烧制陶器有关的“陶丘”或者“陶山”,被古人所崇拜和景仰,以其为名,是一种荣耀。

 

陶山与馆陶

 

烧制陶器有火有土就行,但如果要成为制陶业的中心,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满足三个重要条件:

 

一是泥土细腻。泥土细腻才能保证陶器的品质,烧制完成后不开裂;

 

二是林木茂盛。茂盛而众多的林木是烧制陶器所必需的燃料;

 

三是运输便利。陶器属于有重量并且易碎的物品,如果需要将陶器贩卖到远方,需要选择运量大、行进平稳的运输方式。

 

馆陶县恰巧能够满足这三个条件:黄河所携带的泥沙沉淀成为适合烧制陶器的厚重且土质细腻的淤泥层。这些淤泥不仅使馆陶在先秦时期就成为制陶业的中心,并且到了明朝,还被确定成为烧制了建设北京所需城砖之地,有“七十二皇窑”,并且在近代还发展出来了“馆陶黑陶”,都是基于这个泥土资源;肥沃的土壤生长出来茂盛丛林,提供出烧制大批量陶器所需的燃料;黄河及其连接的众多支流、岔流,是联系四面八方的交通网络,使用船只来平稳运输,无疑是运输大量陶器的最佳方式。

 

在古人的视野和认知里,在当时中国大地上有四条最大的河流,被称为“四渎”,它们分别是江(长江)、河(黄河)、淮(淮河)济(济水),馆陶位于黄河边上。而在济水边上,也有一个制陶中心,就是今天的山东省菏泽市定陶。

 

陶器、陶山、馆陶

位于黄河之滨的馆陶,与位于济水之畔的定陶

 

和馆陶一样,定陶拥有着同样成为制陶中心的三个条件,因此定陶最初的名字也是“陶丘”。并且因为尧舜两人都在这里制过陶,所以这里的名气要大于馆陶。

 

春秋末期,帮助越王灭掉吴国的范蠡携带西施归隐到这里,借助定陶的物产资源和交通资源做生意成为“陶朱公”,被后人尊为商祖,人们为了纪念他定居并安葬在此,就改名为“定陶”。

 

而馆陶县在那时还是晋国的冠氏邑,直到范蠡去世之后的6、70年,赵王在陶山下置馆驿、取地名,就以“馆驿”、“陶丘”两个词语的首字,成为这里的新名字“馆陶”,一直用到今天。

 

也是从那时候起,分属于济水流域、黄河流域的两个制陶中心,定陶和馆陶,不约而同的都用“陶丘”这个最荣耀、最明显的标志物做了本地的名字,一南一北,在中国北方的大地上熠熠生辉。

 

陶山的消失

 

由于陶山对馆陶人民的深刻影响,自古以来寻找“陶山”的人们以孜孜不倦、锲而不舍的精神探索着,却一直没有发现陶山的踪迹。清朝康熙二十年和雍正三年的两任馆陶县令郎国祯、赵知希,还分别写下了《陶山记》《书陶山记后》两篇文章,也都表达了没有找到陶山的怅然之情。“陶山”去哪了?

 

既然馆陶以“陶山”而得名,那么陶山在历史上必然是客观存在,而非人们臆造。这样一来的话,陶山的消失必然是有原因的。

 

清朝雍正年间的馆陶县令赵知希在他的《书陶山记后》里提到一个想法:

 

汉武帝元光中河决馆陶、成帝时复决,是山原不过沙碛凝结而成,河水顺决,自不如龙门之劳凿也,……

 

是说这座陶山原来就是沙土凝结而成,没有龙门山那个牢固与坚硬,很可能在汉武帝、汉成帝两次河决馆陶时给冲没了。

 

陶器、陶山、馆陶

西汉时期,黄河在馆陶北决,冲出了屯氏河

 

其实这样想,当然也是一个思路,不过陶山的形成就源于黄河主河道的冲刷与淤积,仅仅两次河决就把陶山给冲毁,想来也不是那么容易,陶山的消失可能是多种因素共同的作用。

 

一是烧制陶器。陶器的发明和应用历史久远,直到被外形美观、质地坚硬、不易损坏的瓷器,以及青铜器等取代,中间的时间跨度是很长的,虽然到了赵王设置馆驿的时候,“置馆于其侧”,显然陶山仍然存在,但是其高度和大小想来已远不及远古时期,仅仅是它作为制陶中心的名气比较大而已了。

 

二是黄河泛滥淤积。馆陶县在金代以前属于黄河下游,饱受黄河在汉朝、北宋等朝代的泛滥、改道影响,由于黄河泥沙的多次淤积,本来就被制陶而缩小山体的陶山,后来慢慢的就与黄河泥沙融为一体,不再像山丘那么明显。

 

三是改变了形象。虽然陶山经历制陶、黄河泥沙淤积等作用,但是到后来也应该比周边平地还有较高的地势,只不过比起早期显得微不足道罢了。这样高于周围平地的地势,可以防止陵墓被水浸泡,是我国古代人们建造陵墓的首选,因此在原来的陶山之上就多了几个汉墓,并且还被附会上一个公主与驸马的故事,留下了一个名字“驸马坟”。

 

陶器、陶山、馆陶

驸马坟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邯郸老字号“金字招牌永不倒”的“万宾楼饭庄”
邯郸老字号“金字招牌
穿梭邺城造像之间,感受北朝佛教兴衰,致敬过往千年的不朽信仰|河北邯郸·邺城考古博物馆
穿梭邺城造像之间,感受
白皮红心的“伪装书”
白皮红心的“伪装书”
邯郸:先说北朝,再说战国!
邯郸:先说北朝,再说战国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