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流溪别院

回忆胞兄 著名国画家田辛甫

时间:2021-06-27 15:12:36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田辛茄 口述 陈献德 整理  浏览: 分享:

 回忆胞兄

       著名国画家田辛甫

田辛茄  口述

陈献德  整理

    一九八五年五月三日下午,我怀着极其悲痛的心情,在石家庄市殡仪馆,向胞兄田辛甫的遗体告别。他虽然离开了我们,与世长辞,但他一生勤奋作画,精心育人,为我省美术事业呕心历血的精神,却令人永不忘怀。

(一)

    我家住在河北省大名县樊河道村。祖父田体让是个前清秀才。父亲弟兄四个:大伯田玠、父亲田坷、三叔田璐、四叔田埗。我弟兄三个:大哥田辛甫、二哥田孝一、我是老三。我家几辈务农,深爱农村生活。与农民息息相通。我父亲会画戏剧人物,每年春节总画些画,糊成灯笼,到集市上卖。四叔擅长画花鸟画。由于家庭环境的熏陶,大哥从小就非常喜欢画画。

    他从小聪明、勤劳、好学。十来岁时,除上学念书外,下学后总是帮家庭干些零活。主要是割草喂牛,踏遍田野,寻遍百草,每天割几十斤的草,从不叫苦喊累。回家后,其他孩子总是凑在一起玩耍,可他一头钻到我家小草屋里,在一张破旧的小地桌上,坐着个草墩,学画画。草屋、地桌、草墩象磁铁一样吸引着他。不管春夏秋冬,从不肯轻易离开。夏天汗水洗面,蚊叮虫咬,他毫不在意,冬天脚冻僵,手打颤,也不忍离去。有一回,我们为了逗他出来玩玩,把他研好的墨水泼在纸上,目的是不让他再画,谁知他就借着我们泼下的墨水,在纸上又画了起来。学画画,他象中了“邪”,入了“迷”,有时连饭都忘了吃。别人都叫他“画迷”。

    在父辈的指教下,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开始学画的是人物,如:包公、武松……,后又学画花草,如:芦葺、南瓜……。他心细手巧,画啥象啥,赢得了乡亲们的夸奖。

    后来他考取了“直隶省立第七师范学校”。跟白寿章老师学画画,在白老师的精心指教下,他如饥似渴地学习,学会了绘画的基础知识,提高了绘画的技能。

(二)

    他参加革命工作后,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艰苦年代里,整天东奔西跑,到处打游击,很少在家住。那时他身背钢板、钢笔、绘画工具,随机关辗转于农村,经常与农民一起坚持斗争。别人工作他工作,别人行军他行军,但一停下来,别人休息,他就作画。他利用绘画的一技之长,不知劳苦地画宣传画、连环画。在环境相当艰苦、条件相当简陋、力量相当薄弱的情况下,他创办了《冀南画报》。经过他的艰苦努力,克服了重重困难,使《画报》出版了二十三期。

    他的画服从于革命战争的需要,发挥了极大的战斗作用,在当时有很大影响。由于他不间断地苦练,绘画技术也有了显著提高,在我省已有了一定的威望。

(三)

    建国后,他担任我省美术战线上的领导工作,先后创办了《河北画报》、《河北美术》等画刊。在繁忙的工作中,他没有居官自满,仍挤时间辛勤作画。家人有时劝他:工作那么繁忙、劳累,还画它干啥?他说:“美术是一门艺术科学,不懂科学的人,怎能领导好科学工作呢?”尽管别人都夸他绘画技艺高超,但他从不满足于自己的绘画,对每幅画总是反复斟酌,不停地改进。

    一九五四年他巳四十多岁了,为了向“花鸟”、“山水”国画的更高境界攀登,不慕官位,不享安逸生活,毅然离职到中央美术学院进修。在三年的进修学习中,他授师于齐白石、李苦禅诸位名画家的熏陶和指点、虚心学习,刻苦练习。他学习了西方画技,并揉和于国画之中,使他有着田园风味的花鸟,更为饱满、苍劲。

    六十年代前期,他一直钻研探讨中国花鸟画,选题立意、另辟蹊径,刻意求新。他生在农村,熟悉农村、热爱农村。总企图把常见的农作物和百花野草入画,如:千谷穗、牛舌草、鸡冠花、老玉米等。力图将那些一般人不注意的自然生命力赋以新的匠意,激发人们热爱祖国大自然的情操,给人以启发精神,风趣盎然的艺术感染。

    “四人帮”横行的年代里,批判他是“白专道路”、“资产阶级艺术权威”,使他的身心倍遭摧残,耽误了他宝贵的艺术年华。粉碎“四人帮”后,他焕发了革命青春,以极大的政治热忱投入创作。他画的“胜似春光”、“大地回春”、“百花齐放”等较大幅的作品,比前期更老练成熟。特别是那“藤罗”、“瓜蔓”“芦雁”、“葫芦”更显得苍劲古拙兼备醇厚的书翰意趣。

    离休后,他木应舒舒适适地安度晚年,但为了亲朋、好友及社会的需要,他每天仍坚持画3一5幅画,从不间断。晚辈人曾多次劝他:要注意身体,不要过多地作画。他却置之不顾。他常说:“人的一生是短暂的,要在晚年好好学习、实践,努力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几十年来,他心不离画,手不离笔。绘画是他一生中最大的乐趣,是生活中的精神食粮。由于他勤学苦练,辛勤作画,终于成为我省和国内著名国画家。

(四)

    他一生除自己辛勤作画外,还为发展我省美术事业、精心培育后人而孜孜不倦地工作。

    建国初期,为开展我省美术工作,他亲自领导组织了美术干部的培训工作,先后举办了三期美术训练班,每期他都亲自给学员讲课,这些学员后来都成了我省美术战线上的骨干力量。

    他还在我省多次组织举行了各种形式的美术展览,互相学习,交流经验,推动了我省美术事业的发展。

    他还接受慕名求师的美术爱好者到家学习。每到星期六晚上或星期天,美术爱好者接踵不断地登门求教,他放弃家务,牺牲休息,总是耐心地向求学者指教。他总是说:“我学习的一技之长,就是为了毫无保留地传给后人,服务于社会。不然,艺术再高超,又有什么用。”

    他在我省之所以享有崇高的威望,不仅有高超的绘画技术,更主要的是:他有毫无自私自利的高尚品质和精心育人的“园丁”精神。

(五)

    大哥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参加工作后也从未脱离过农村。就是他担任省美术战线领导工作后,虽住城市,也经常不断地下乡蹲点,接触农民,体验生活。因此,他非常熟悉农村,了解农民,热爱农村的一草一木。

他经常以农民的感情,描绘人民眼中的景物。花草、鸟兽、山水都是描绘的主要对象。他善于画花鸟、山水,尤其是芦雁、藤罗和葫芦更享有盛誉。河北省前省长李尔重曾评价他的画展:“朴实淳厚、溢于自然,清新丰满,花卉景色,庄重轻盈。篇幅不多,百景臻集,晴朗、雄浑、尽驱沉暗,流畅园润、广开新宇,道出了浩翰的时代气息”。还在评价他的《大地回春》时说:“《大地回春》上的群鸭,是以动物的形象出现,而涌现出了人民的心情,欢情叙语,是迎春,是群雄赴战的情意。不是伤春,感春‘好过的年,难过的春’的情绪。这就是画面与时代精神融通之处”。

    他致力于国画创作几十年,既继承了中国画的传统画法,又超出了传统画法。艺术造诣颇深,笔底尤见功力,运笔、授色、布局匠心独具。

    总之他的画反映了强烈的时代精神,表现了人民的风土人情。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

(六)

    在艰苦战争年代里,大哥奔东跑西,每到一处都作画留念。在永年、魏县举行的军民庆功会上,他绘制了大幅连环画,为此冀南三分区奖给他“人民功臣”本一个。他创办的《冀南画报》广泛散发于解放区,发挥了极大的战斗作用,赢得了人民的热爱。

    建国后他精心作画,反映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的蓬勃发展。六五年秋他回大名,到过营镇,画了东营大队的牲口棚,骡马成群,膘肥马壮,这幅画还拿到大名进行过展览。还画了西营生产队的大谷垛,旁边还有几个欢蹦欢跳的小鸡,形象逼真,歌颂了农村大丰收的景象。

    他的画深受我省广大人民特别是大名家乡人民的喜爱。亲朋好友,社会名人总是千方百计地求他作画留念。托人求他作画的无计其数。不管谁他总是有求必应,从不推辞。八四年秋他来到大名,县领导和知名人士纷纷要求他作画留念,于是便举行了“大名一日展”,他不顾七十四岁的高龄,从早到晚一气作画三十多幅。后来,别人看他实在劳累,经多次劝说,他才勉强停笔。

    一九八一年中国美术协会河北省分会,举办了“田辛甫画展”,他的“画展”多次在石家庄、保定等地展出,参观的人络异不绝。一九八四年由河北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了《田辛甫画集》畅销于国内外。

    他的国画不仅在国内有广泛的影响,在国外也很有威望。八O年我到石家庄开会,晚上到大哥家去玩,不一会来了几个日本客人,是登门向他求取国画的,于是他精心作画,赠送给国际友人,留作纪念。这说明他的国画是受日本人民欢迎的,特别是他画的葫芦更受到广大日本朋友的喜爱。

    他的画曾在省内、国内多次获奖,有的作品还到美国、日本、东南亚、印度等国展出,为国增了光,为河北省争得了荣誉。

(七)           

    我大哥田辛甫高高的个儿,身体方正魁梧,年轻时是“七师”有名的一号篮球健将,每次篮球比赛,他都是主力队员,他还擅长音乐,会拉胡琴、弹风琴、吹口琴,每次文艺晚会总得由他参加伴奏。他一生勤勤恳恳,很少安逸闲坐。他性格温柔和蔼,从来没见他发过急。他一生不吸烟,不喝洒,不讲吃穿,始终保持着农民憨厚、朴实的作风。

    建国前,他曾任:大名、魏县文教科长,冀南一专署文教科长,《黎明报》、《人山报》、《冀南日报》编辑,《冀南画报》科长,《冀南美术社》主任。

    建国后,历任省文联美术部部长,省美工室主任,河北画报社总编辑,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美协河北分会主席、河北省文化局顾问,河北省政协委员等职,他曾多次参加全国文代会、美代会。

    一九八三年离休后,他人虽离了职,但心仍时刻关心着我省的美术事业。他编写了《河北省美术工作三十年大事记》。八五年一月他写了自己的《美术活动五十年》的回忆录,这既是他一生绘画生涯的总结,也是我省美术发展的历史。他打算辑印大型绘画总辑。他已准备好,五月一日参加在济南召开的全国文代会会议。

    不幸的是,一九八五年四月二十四日,他在参加省文化厅老干部活动时,可能是由于心情过分激动、身体过于劳累,心脏病突然暴发,经抢救无效,与世长辞,亭年七十五岁。

    早在“七师”学习时,他就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以崭新的精神面貌,投身于艰巨、光荣的革命斗争中。几十年他忠实地遵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兢兢业业地勤奋作画,可以说他为共产主义事业一直描绘到心脏停止了跳动。

    逝世后,省委、省人大常委会、省政府、省政协的负责同志张曙光、邢崇智、尹哲、王东宁、杨泽江、白石以及黄桦参加了向遗体告别仪式。

    他的生前好友林铁、平杰三、李尔重、李一帆、翟向东、华君武、蒋兆和、蔡若虹、刘开渠等送了花圈。

    五月三日下午,省直及来自全省各地的四百五十多人,破格举行了追悼大会。会上很多美术爱好者痛哭失声,久久不停。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以为大同古迹够多…没想到山西这座城更古朴,誉为太行明珠,72处国保一周不够玩(附攻略)
以为大同古迹够多…没
河北邯郸水浴寺石窟
河北邯郸水浴寺石窟
北魏: 汉化与迁都、 六镇之乱
北魏: 汉化与迁都、 六
冀菜系发源地  唯有大名府
冀菜系发源地 唯有大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