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流溪别院

追忆我的父亲

时间:2023-11-30 11:10:35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赵民堂  浏览: 分享:

追忆我的父亲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晃父亲离开20年。我清晰记得,父亲离开的当天,县委通知下午去植树,我吃过午饭给父亲打个招呼扛上铁锨就去单位了,因下着小雨下午二点半了还未去植树,我爱人给我打电话说父亲快不行了,我就从县纪委匆忙往家赶,回到家中见父亲大口喘息,秋堂弟在帮父亲按摩身子,我搂着父亲看他有点难受,也帮他揉肚子,不一会儿他就安享离去了,正好本家林堂和存祥两位从铺上来大名看父亲,北邻居凤仙婶子也来了,给父亲穿上寿衣,收拾好一切,我给县殡仪馆连馆长打电话,连馆长带车来把我父亲遗体送到铺上家中,第二天上午街坊邻居、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和县直机关有关领导等对父亲进行吊唁;下午去大名殡仪馆火化时天气很冷,许多同学、同事、纪委领导班子成员亲自到场,特别是老同事王国民从外地赶回来到了殡仪馆,待到父亲火化后才离开,我非常感动。第三天出殡时雾特别大,到坟坑前什么方向也看不清,我就说按这个方向下葬吧。父亲入土三天后去圆坟,天气特别晴朗,我一看父亲棺木的方位从铺上砖厂东和郑二庄砖厂西中间穿插而过,一望无际,心情特别舒畅。父亲去世后按家乡的习俗所有忌日都邀请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参加了。父亲二十周年,为响应县红白事简办指示,考虑本家好几个侄儿在外地干活做生意,回来都不容易,我和爱人商定,该给父亲买的供品全买,除在铺上的本家人一起上坟祭奠外,不邀请其他人参加。

     

父亲赵同生出生于1933年5月20日,病逝于2003年10月25日(农历),享年71岁,父亲排行老三是家中最小,一生勤恳、好做善事、乐于助人。过去因家里特别穷,奶奶把我唯一的姑姑给了山里(磁县都党乡辛四庄)。奶奶1976年去世后姑姑来过铺上一次,1995年秋后振科兄安排车辆使我和父亲、家属儿女一起去新四庄村看望过姑姑,姑姑和父亲相见后聊的很亲切。

      

从我记事起(1970年),就看到父亲和九章二爷在生产队当饲养员,专职饲养生产队的牲口,不用下地干农活,父亲每年通过捞麦糠能折腾出小麦几十斤,磨成白面,供家里过节吃顿饺子用。父亲每年空闲时间都会去大堤里割青草上千斤掇上一大掇,干青草每斤4分售卖后补贴家用。有时割芦草晒干搓成草绳卖,换上几元钱。每年入冬前父亲都会赶着毛驴排子车与村里其他人搭邦拿着几个窝头来回三四天去峰峰或武安康二城拉上一千多斤煤,使家里能温暖过冬。老家1977年翻盖西屋时,父亲在村东南大坑挖土托坯,我在旁边当帮手,现历历在目…

       

1979年10月同江告诉我大名一中招插班生,我考了第7名被安排到106班复读,一周回家一次,周六下学时经常和同班的徐宝元(也是插班生)一起骑自行车往家走。1980年春的一天,我们骑车到蔡屯东地(现常元公路)下起了雨,道路泥泞,我们一起回到铺上我的家中,父母亲非常热情款待他,第二天上学时让我和他各带一周干粮上学,从此我和宝元兄结下了深情的友谊。

      

1980年9月我考上邯郸工校,父亲拉着排子车把家里玉米一半以上拉到常马庄粮站给我换凭单(粮票),让我在学校生活补贴用。当时学校每天供应1斤,我需吃1斤6两,每天早晚各半斤、中午6两;早晚是2个黄锅饼(每个2两)、一盆儿玉米粥(1两)、一块咸菜,中午是3个馍头(每个2两)、一盆儿白菜汤、有时有两小片肉,在邯郸工校学习两年就是这样度过的。

      

1981年下半年,我唯一的妹妹患再生障碍性贫血,父亲让我到邯郸县医院买药后寄回家,1982年元旦过后收到家里的信,说治好了不用买药了(想起来我太傻了,不知道此病厉害程度,放到现在我会把自己的骨髓移植给她去全力救治)。1982年春节前放寒假回家,父亲骑自行车去漳河村接我,在邯郸上学时座常马庄到邯郸(东辛庄站)小火车,学生票半价,常马庄站到东辛庄站7角钱,漳河村站到东辛庄站6角钱,上学2年8趟回家到校,每趟为了省一角钱,都是父亲骑自行车到漳河村站接送我。当时见到父亲时,我向父亲问妹妹的状况,父亲骑自行车驮着我一声未吭,到了铺上家后,我发现妹妹的所有生活、学习用品全没了,我禁不住潸然泪下,恸哭不已…,妹妹离开后,我从未见过父母在我面前滴过眼泪,他们把对妹妹的思念留在心中。

      

父亲好做善事帮助人。记得是1970年左右,父亲赶着毛驴车和我一起去魏县双井公社西西寨村接我姥姥来铺上住,走到村南口碰见六大娘,她要去拐里北串亲戚,说秀堂哥嫌兰女嫂子头发黄,已订的婚约要解除,是要去告诉女方家。因为是顺路,六大娘座上了我们排子车上,父亲和六大娘唠叨了一路,父亲让六大娘不要这样做,要她做好两个孩子的工作,让他们多接触多了解。后来他俩终于成亲结婚,育有二儿一女,非常幸福。父亲多次帮助人,邻居二爷排子车轮胎坏了,父亲帮助修补,邻居自行车坏了,父亲帮助修理。

       

1985年我考上河北电大,同时儿子出生,父母亲到县城帮我照看孩子,父亲洗尿布做饭啥活都干。1990年我家属怀孕临产,找妇幼院杨院长检查说又是一个儿子,父亲听说后干劲更足了,后来添了女儿,父母亲特别喜欢他们的孙女。。

      

父亲对我要求严格。1995年5月母亲因病离世后,父亲和我一起在县城住,帮我做饭接送儿女上学。因我善于助人,老家来找我办事的人很多,父亲都盛情接待。有次我回家看见父亲和学武哥正喝酒,学武哥喝得脸色通红。我在纪委工作,有人送物品到家找我,父亲坚决不让我接受当事人的礼物,跟我说咱农村人参加工作不容易,一定不能犯错误。有次黄金堤乡一村干部拿着烟酒还有其他物品找到我家,父亲不让他进门。

       

父亲爱孙子胜过爱自己。1996年6月我家正在县城盖房,我儿子拿30元买了游戏币,下学后去游戏厅玩。我发现后非常生气,从游戏厅找到儿子,我和爱人要打儿子,父亲拦着我说:打我吧,别打孩子。我找到了儿子买的一小兜游戏币,发狠心把它全扔进城外万大路挢下泥坑中,从此儿子改掉坏毛病,不再打游戏,学习成绩提高了。

      

2001年父亲查出食道癌,宝元兄介绍在市中医院做的手术,父亲手术期间我本家兄弟侄儿、小孩舅、继朝兄等多人给我帮忙陪护,父亲手术很成功。父亲住院期间和回家后,亲朋好友、同学同事、本家邻居多次进行探望,父亲心情很好,笑囗常开。术后三个月去邯郸检查发现转移到脖子下淋巴上了,我到石家庄平安医院找张书臣院长给父亲拿治肿瘤的两种中药胶囊,一瓶100粒98元,每顿各吃5粒,一天需30粒,父亲吃半年后效果很好,脸色红润,去邯郸复查时郭主任说恢复很好。此后父亲为了给我省钱减少了药量,一天吃12一18粒,我认为到时间该拿药了,可是还有许多药。因工作忙对父亲照顾不周,现在想起来十分愧疚。因吃药量不足,使肿瘤在淋巴上慢慢发展。对于父亲的病情,父亲曾经问过我,我一直未如实告诉过他。

       

我父亲辈份高,加之我在县城工作,自从我1996年在县城内建好房后至2003年春节共7年春节,本家晚辈都会来大名家中给父亲拜年,中午在我家拉上3桌,相当热闹,气氛很融洽,父亲很开心。

       

父亲在县城住的期间,与周围邻居相处很好,大家都很尊重他。父亲得病后期,泽堂兄、内侄儿长运一直陪伴他。为了防止癌细胞发作疼痛,宝元兄、光月兄、富顺兄等给提供了足够的镇疼药,使父亲未感到疼苦。父亲去世前三天,可能有感觉,他把我叫到跟前,拿出我平时给他零花而攒的570元给了我,我心情特别激动,给他的零用钱除给孩子买点东西外,自己舍不得花一分钱,可怜天下父母心。

    

弹指一挥间,父亲离开二十年了,社会和家庭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我家搬到了水电气暖齐全的楼房里,小区环境很好,我退休后在北京给同事帮忙,爱人退休给儿子做饭接送孙子上下学。我儿子研究生毕业在省直机关工作,我女儿本科毕业通过考录成为教师。

      

尊敬的父母亲,我时常想念你们,你们的音容笑貌,时常在我眼前闪现。子欲养而亲不待。您们安息吧!

(赵民堂)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王边溪谷美术馆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麦田守望--丁融绘画作品展,一场关于麦子的视觉盛宴
麦田守望--丁融绘画作
【致敬老兵】王秋堂,涉县的最后一个抗战老兵也走了
【致敬老兵】王秋堂,涉
北大教授:道德需要的是“底线”,而不是“高度”
北大教授:道德需要的是
阅古 | “哀莫大于心死”的意思,你可能理解错了
阅古 | “哀莫大于心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