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邯郸名胜

广平府芦苇荡中的龍字形天然水道,是一桩攸关大清国运的历史疑案

时间:2021-01-05 15:38:14  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月照窗外  浏览: 分享:

 

广平府湖泊中的天然龍字形水道

 

       明清直隶广平府历来为京畿望郡,文风昌盛,武风雄踞,科举中式、出将入相者不计其数。府城位于洺阳湖中心,洺阳湖俗称永年洼,因历史上位于洺水之阳而得名。湖环四周,碧波荡漾,花香四溢。每逢夏秋之际,杨柳依依,微风拂面,极目远眺,烟波浩渺,渔舟唱歌、画舫旖旎,一幅江南秀色。雾霭朦胧之中宛若仙境,故广平素以“仙郡”闻名于世,明代即与江南庐州府并称为“南庐北广”。以景色著者,江南泸州,京畿广平!

       在广平府城东南隅一望无际的芦苇荡中,有一天然水道蜿蜒其间,空中俯瞰,宛若神人挥毫一正体“龍”字,实为天地之造化自然而成也。南北慕名而游者,观后无不称奇。广平,真乃圣地也。太极出其左,状元庇于右,文治武功,声名远播!

航拍天然龍字水道

        时至今日,有关这个龍字形的天然水道,在广平府地域仍在流传着一个既传奇又真实,既悲怆又青涩的故事,这个故事曾攸关大清王朝的开国基业。

       公元1628年,明思宗朱由检即位,是为崇祯元年。第二年闯王李自成即率部起义,金兵亦破遵化攻北京,朝廷震动。崇祯在位期间,天灾人祸,祸不单行,百姓困苦,流离失所、卖儿鬻女者甚众。广平虽为京畿望郡,时天灾尤重。据光绪版《永年县志》载:崇祯元年,大风雨晦。三年,夏五月大雨雹,六月黑风拔木。五年,春正月朔,黄尘四塞。六年,冬十二月晦大雷电。八年,春三月朔,黄尘四塞。十一年,蝗灾。十二年,元夜鸣雷,夏旱,蝗灾,草尽,皆集于树,树为之枯,地裂于北汪村。十三年,大饥,人相食,四关村镇设厂赈粥,土寇起,民皆城守露宿,大风,兵刃旗帜生光。十四年 ,大饥,疫发,人相食。十五年,大旱,饥,石生毛。十六年,疫发,黑气绕城,兵刃有光。

 

《永年县志》对崇祯朝灾荒的记载

       古人云,大灾之后必有大治。府城南岱宗观有一道长,道号智云,修道多年,鹤发童颜,凡胎仙体,人皆尊为仙师。智云仙师夜观天象,云广平地域灾异相连,百姓困苦,当有新君出世,时在闯王登基十八载之后也。闯王打天下,广平坐天下。闯王乃一火龙降世,非清君也。隋末窦建德曾定都广平,大明之后广平复为都也。广平苦,后帝都,天气造化也。

       公元1644年,即崇祯十七年。正月李自成在西安建国号大顺,二月入山西,三月破大同、宣化攻入北京,十九日崇祯吊死煤山。次日,闯王在北京登基。闯王素贫,登基后犒赏文武,宣旨文武及百姓,张灯结彩,锦衣华食,日日焚香祷告天地,大贺三十日,日日如过年,需过年三十日庆贺新君登基。关外清兵闻讯,闯王入京,骄奢淫逸,百姓甚苦,怨声载道。更有甚者,闯王大将刘宗敏掳掠吴三桂爱妾陈圆圆据为己有,三桂震怒,随引清兵入关。十八日后,闯王大败,逃离北京。道长云,十八年朝廷鸿运,十八日气数已尽,度日如年,挥霍掳掠,天道也。闯王败离,清世祖福临入京登基,时为顺治元年。

       顺治登基,连年平叛,励精图治,予民休养生息。公元1659年,即顺治十六年,三月吴三桂镇云南,七月郑成功败离南京,八月清兵定四川。天下大事已定,战乱渐安。

       九月九日重阳,百姓登高望远,时任广平知府许瑶登城眺望,赏览湖光秀色。许瑶,顺治九年进士,江南苏州府才子也,书画文章称冠江南,与永年孙启后、张鸿基、成安温如玉同榜进士,挚友也。时张鸿基江宁府为官,与许瑶相宜甚久。广平,益友之故乡也。丝丝秋风掠过,碧波无垠,稻香十里,广平不愧仙郡也,尤胜吾乡苏州也。苏州、广平不远千里,来往繁而久矣。广平才子申君涵光之妹远嫁苏州,亦吾乡之荣也。许瑶游览甚兴,乃登魁星楼望远。魁星楼建于府城东南隅城墙之上,至高也。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许瑶忽吟太白诗句,诗兴亦发。魁星楼上,目击远方,天水一色,仙境矣。许瑶游兴正浓,忽见不远处芦苇荡中,有一巨型龍字水道,天地造化也。许瑶大惊,广平地界何以有此仙迹,天机乎?许瑶乃江南名士,精通阴阳五行。许瑶乃夜观天象,大惊失色,两年后,广平府城内将有新君出世,今新主已经数十年天地造化,业已成形。广平新主文武十大朝臣均已出世,只待幼主。许瑶暗想,天无二日,国无二主。闯王虽为火龙,昏君矣。十八年龙位十八日气数已尽,百姓苦之久矣。顺治虽为草龙,清君矣。励精图治,百姓尚安。倘若新君出世,战火必将再起,生灵涂炭,殃及无辜百姓。况广平为吾友故土,以仙郡著称,新君出世,恐此处首起战端,黎民再遭涂炭。草龙僭位,实为火龙之罪也。吾既为大清臣民,当尽忠于大清也。

       翌日,许瑶急召衙役百余名,于府城外南关龙脉之处,挖壕断脉。龙脉之处,壕沟长约十余丈,当壕沟挖至丈余深时,忽有血水冒出。许瑶大喜,妖龙今日当死,百姓可安矣。许瑶急命衙役深挖勿止,血水巨涌,时犹听地底下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嘶嘶作响。目睹者皆甚恐,唯许瑶乐而笑道,此百姓之幸也。日薄西山时,血水渐无,嘶嘶声渐消。

《邯郸历史大事编年》对永年南关地中“涌血”的记载

       这个真实的故事,被《邯郸历史大事编年》收录其中:顺治十六年(公元1659年),永年南关外地中“涌血”,嘶嘶作响。另据光绪版《永年县志》载,顺治十七年春正月,雨水月余乃止。顺治十八年秋,大雨水,洺河、漳河溢,坏民庐无数。幼主尚未出世即被斩杀,天地同悲,天道也。

       新主尚未出世即被斩杀,然文武十大朝臣均已出世。兵马大元帅庞丁选降生在城东八里义井堡村,军师李修之降生在城西南十里李寨村,先行官周大社降生在城南十五里牛堡村,其余大臣分别降生在唐屯、军堡、郭家堡等村庄。幼主未生已死,十大朝臣无主可保,拒不降清,纷纷落草为寇,号称“十大响马”,专截皇纲。据传,兵马大元帅庞丁选,手持偃月刀丈许,坐骑乌龙驹,乌龙驹头上生一肉瘤,搬肉瘤腾空而起,再搬肉瘤安然落地。庞丁选乘坐宝驹云来雾往,义井堡村人时至今日深信不疑。牛堡村先行官周大社,为替幼主报仇,只身入京,欲行刺顺治,然皇宫难入。一日,周大社在大街寻觅,忽见一宫女抱一幼童由皇宫走出,大社密探方知此幼童乃顺治帝皇太子。大社急奔宫女力夺太子,将太子人头砍落后逃离。顺治十八年出家后,即位者非顺治皇太子而是顺治三子康熙。因太子已被周大社诛杀,只是《清史》隐晦不提。大社离京返乡后,欲再次行刺祸首广平知府许瑶,许瑶闻讯急上书称病逃离,一个月后会稽监生许荣昌始接任广平知府。时至今日大社后人对此仍深信不疑,顺治太子被大社诛杀。李寨村军师李修之,为弟兄十人谋士,每次截皇纲必密谋甚周,皇纲如不能全获不截,防止走漏风声,截之必全获而归。故大清许多皇纲无因而失。李寨村人对李修之的韬略深信不疑,规模宏大的李修之故居在“文革”时期被拆除。

       十大响马的故事,在广平府地域代代相传,乡里对此深信不疑。当南来北往的游客纷纷赞叹芦苇荡中那神奇的“龍”字水道时,他们也许不会想到,这个集天地之造化的芦苇迷宫,曾上演了一场攸关大清国云的历史迷案,惊心动魄,而又扑朔迷离!

点击免费看热门小说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广平府芦苇荡中的龍字形天然水道,是一桩攸关大清国运的历史疑案
广平府芦苇荡中的龍字
赵孟頫其人之我见
赵孟頫其人之我见
1942年夏季反扫荡
1942年夏季反扫荡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855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