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大名府

“六合”石印局始末

时间:2021-07-23 08:52:59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李大放 供稿 李学杰 整理  浏览: 分享:

 

“六合”石印局始末

李大放  供稿    李学杰  整理

 大名自古为北方重镇:东锁齐鲁,西濒太行,居南北之要冲,扼冀鲁豫三省之咽喉。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当时军政、文化、教育、商业的需要,大名的印刷业相当发达。从民国二十年左右算起,仅大名城内就有好多家,如南大街靳文海的“文明石印局”、黄庆元的“铅印局”、徐家的“荣和堂”,路东有张仲三的“华祥石印局”、辛建勋的“文华铅印局”等。

一九三七年十月,日军侵占大名。在七年多的沦陷岁月里,由于日军的掠夺和破坏,大名印刷业遭到灭顶之灾,原有的印刷设备、资料几乎损失殆尽。

日本投降后,一九四六年,经冀南区工商管理局局长汪海云的赞许,由起义人员李大放着手筹建大名石印局。经李多方奔走、活动,把当时较为开明的印刷界人士组织起来合股经营,他们是:双井人辛建勋、窑厂人黄庆元、山东人靳文海、靳庆德叔侄以及秦固人张仲三。他们分别入股的“股金”是:靳庆德出人造石一块,黄庆元、靳文海、辛建勋各出冀南票一千元,李大放、张仲三因懂技术,能干印刷全活,也分别各作一股。由于六股合股经营,石印局成立后取名为“六合石印局”,同时也取其东西南北、上下六方相合之意,暗含以“人和(合)为贵”。李大放任经理并兼技师。六股商定经营时间暂定一年为期。

“六合石印局”的招牌虽然挂出,但实际上却是“空壳”,因为当时敌区封锁很严,从天津、上海买不来药纸,更搞不来机器,一不能制版,二不能印刷,所谓开办印刷业务也只能是一句空话。他们在李大放带领下,苦钻细研,土法上马,终于造成了“药纸”。其做法是:

鹿角(又名龙须)、冰糖、白糖、桃胶用文火熬成稀浆,外加少许石碱面、药料;其印刷法是:用排刷浸沾药浆,在适当温度下,将药浆刷在稀薄的纸胎上,要求匀之又匀;之后放在平板上,待阴干后就是药纸。而后用研就的“药墨水”写画在药纸上,再将药纸压在洗净的印石上,经数次带潮复压,揭去药纸,再经过其它工序,就算完成了制版过程。

虽然解决了药纸问题,但没有机器,他们只得采取“人工上版”的办法:把写画好的药纸版铺在洗净的印石上,再覆盖上一张厚而软的硬纸片,用磁碗或磁球的光凸部分用力反复推压,再经过一定工序,印版就制成了。印刷时,一人持滚上油墨,一人推动棕刷,如此这般,一张接一张的印刷品就见面了,字迹清晰,色泽鲜艳。

人工制版,虽然成功,但人力毕竟有限,只能应急一时,难以耐久。于是,他们根据印刷机原理制造出一个“木质机器”。由李大放设计绘图,请天主教堂木工张广恩(大名县前街人)按图施工,其做法是:

先做一个二尺长的架子(只花了五元钱),四边插上桩柱,架上镶钳着一百多斤重的方石;架子两旁各插两个手柄,两人持柄前后做滚动状,一来一往,轻便灵活,得心应手,省去了许多人力,且迅速快捷,既省了劳作时间,又提高了工作效率。

为使木机器进一步配套,他们又做了一个大木凳子,上面放稳印石,木凳里安放三尺长的一块长方板,用于存放机器(长方板的薄厚恰与印石相同),长方板的外边,夹钉上四尺长的白胶布,布端系一条长绳,通过檩上的滑车可以进退自如,既可压石制版,又可印刷厚纸,推一次印一张,每天可印两三千张。这样的“木机器”照现在的眼光来看,很象是玩游戏,但成千上万张、乃至千百万张的印刷品,概源于它的“杰作”。它解决了方圆二百里内的大名县、魏县、广平县、元朝县、南乐县、莘县、朝城……党政军民、机关学校、人民团体所必须的印刷品,在当时确实起到了匡济时艰的作用。

“六合”石印局开办不久,客户纷纷上门,从早到晚,络绎不绝。李大放等六人加班加点,夜以继日的工作,仍是供不应求。他们迎来送往,忙的不亦乐乎,很有一番“买卖茂盛达三江”的兴旺气象。当时,他们的资金周转得很快,平均每十天周转一次,经济效益也相当可观。可惜的是,“六合”石印局好景不长,在那动荡的年代里不久就夭折了。

一九四六年深秋,我晋冀鲁豫刘邓大军经大名向南推进的过程中,国民党反动派派飞机对大名狂轰滥炸,一时间硝烟弥漫,战火纷飞,敌机先是猛烈地轰击了大名东街天主教堂,而后波击到城郊和乡村。当时大名城人心惶惶,人们白天出去躲避敌机的轰炸,夜间回城看守门户,再也顾不上去光顾“六合”石印局的门楣了。“六合”门前门庭冷落,主顾从此绝迹。

面临此种情势,“六合”的各股股东主张散伙,结束账目,各讨方便。身为经理的李大放被迫答应大家的要求:按股分红,还本付息。大家分红后就各自逃避他乡去了。

这年的隆冬,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春节前夕,国民党先遣部队的师长唐永良进驻大名,天天抓夫抓丁,抢修炮楼,村村为营,街街为垒,城里城外成了到处可见的兵营,搞得民无宁日。

不久,我刘邓大军破陇海、袭徐州,迫使平汉敌军回救老巢,唐永良于一九四七年正月十六日来不及过元肖节就仓皇放弃大名,败退安阳去了。

“又是一江春水绿,仍然十里杏花香”。大名再次解放,人民重见天日。李大放审时度势,想再度开设印刷局。当时的老搭档辛建勋、黄庆元等人远避乡村,申明无意再干,靳文海年老体弱已无力再干。李大放思前想后,只得独树一帜了。

于是他租赁了靳庆德的一块德国人造印石,赁价为每月三十斤小米,配合原有的两个辊子、两个墨石……重操旧业。李大放动员妻子、孩子一起上,起名叫“大合印刷局”。

当我第二野战军兵临安阳城时,内黄、魏县、邺县……都是游击区,大名成了后防根据地。因此,在印刷方面,前方部队及边缘地带的工作机构,都得远道来大名印刷。特别是二野第十纵队司令部,曾派专人住在李大放的家里坐摧赶印。于是,无计其数的印刷品、文件、表格、证件、布告、广告、公文纸、信封、奖状……一批又一批地运往部队、解放区。与此同时,我冀鲁豫第八军分区“军政治工作部”、八地委也闻讯而来联系印刷业务。李大放在承办好印刷业务的同时,还帮助他们组建印刷厂。

随着形势的发展和需要,李大放又让其内弟郝金生到南乐县,去开辟大名至濮阳一线的印刷业,字号是“文昌印刷局”,得到了南乐县的支持和帮助。先后在南乐县城内南街、东街、西街开办印刷,承揽业务。(郝一九五三年撤回大名,在道前街路南开设“大生印刷局”)。

与此同时,李大放委派其族侄李明仔也在魏县开办了“魏县石印局”。

一九五六年元月,李大放、张仲三、郝金生联名向大名县工商业联合会申请走公私合营的道路。不久,三家所有印刷器材、生产资料、流动资金全部纳入合营。

根据党的“统筹兼顾、全面安排,一包到底”的工商政策,李大放、郝金生、张仲三等人也就成了大名印刷厂的工作人员了。

链接;http://www.handanwenhua.net/damingfu/2021-07-23/4606.html

邯郸文化网、文化、大名府、六合、石印局

邯郸文化网、文化、大名府、六合、石印局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邯郸文化网、文化、大名府、六合、石印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邱城惨案
邱城惨案
蒸腾邺下 散布四方——“三曹”“七子”营造的建安文学
蒸腾邺下 散布四方—
《大商风华》连载23 热察绥帮①
《大商风华》连载23
武安舍利塔
武安舍利塔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