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大名府

呕心沥血 魂系教坛 ——回忆同事柴少白

时间:2021-09-24 11:16:23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郑承祥  浏览: 分享:

 呕心沥血 魂系教坛

——回忆同事柴少白

郑承祥

柴少白乳名秀明,一九四六年出生在大名县老堤南村。自幼聪明好学。他的父亲柴骥是一位医生,少白刚刚懂事,父亲就经常把三爷柴鸿儒(红军师长,一九三六年牺牲于甘肃会宁慢牛坡时年仅三十三岁)与敌人斗争不畏牺牲的故事讲给他听。从那时起少白就立志刻苦李习,做一个象长辈那样无私无畏的人。

少白的六年中学生活是在大名一中度过的。一九五九年考入初中部,国家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他吃着“低指标瓜菜代”坚持学习好各门功课。一九六二年入高中部学习,因成绩优秀在班内排名二号(当时学校新生入学按成绩编排学号),曾多次被评为“三好学生。各门课程,他最喜欢学习英语,也曾有过五彩的梦:考大学,毕业后当一名英语教师,把毕生精力献给人民的教育事业。可万万没有想到,一九六五年高中毕业,竟因为所谓的“家庭问题”被排斥在大学考场之外。这时他苦恼极了,不得不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回到农村,开始种地、养蜂、管理果树、当技术员、当民办教师。但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他也从没把外语学习停止过,常常把单词、短语抄写在卡片上,有空就拿出来不是写就是念。

万恶的“四人帮”被彻底粉碎后,一九七七年大名县文教局举办英语教师培训班,少白犹如久旱的禾苗喜逢甘雨,积极报名参加学习。结业时,因外语成绩优异,他被留下来担任培训教师。一九七八年到大名一中代英语课,不久转为国办教师。他的夙愿终于实现了,他要把整个身心扑在教学上。

少白很清楚:要洒给学生一滴水,自己先要装下几桶水呀!为满足教学需要,他要急切地武装自己,要克服自学道路上种种困难。每周上二十节课,备课、批改作业,还担任班主任,时间对于他来说太紧了。离校七、八里远的家中老小七口人,许多农活家务要他去干。胃病、脾病、肝炎多种疾病缠身。每天晚上,宿舍的灯都要亮到深夜。有时停电,油灯下持苦读。他吃着饭还要看书,走路也嘟嚷着背单词。他的宿舍简直是一个“英语世界” ——杯子、水瓶、食盐,油、醋、桌、椅等一切都贴着用英文写的名称。墙壁、床头几乎贴满了英文单词、短句。每天睁开眼就念,躺下还背,做饭时间也不放过。

一九八0年,中央电大开设英语班,少白欣喜非常,他第一个报名参加学习。当时他的身体已很差,肝部时常疼痛,不时咯血,饭量减退,他常常用拳头顶着胸口念书做笔记。在学习过程中,他从不放过一个疑点。遇上难题就向英语同行学习,利用暑假高考阅卷机会,向来自各地的英语教师请教。

少白当时的工资仅三十元五角,常年身穿两套旧衣服,每天吃从农家带来的咸菜和窝头。他能忍受生活上的困苦,对买书却不吝啬。他全年订阅六、七种英文报刊。有次到邯郸,因为买一本英语书,整整饿了一天没吃上饭。

功夫不负有心人。凭着拼命学习,少白的英语水平提高很快,电大毕业考试,外语成绩986分,是全地区分数最高的。不久他还担任了学校外语教研组组长,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但他并不以此为满足,又开始自学本科英语课程,向更高的目标迈进。

少白为了他心爱的事业,从不考虑个人和家庭的得失。他有一手养蜂技术,到县城任教后,因无暇管理,家里几箱蜜蜂跑个净光,年损失近千元。南方一支养蜂队以高薪聘请他,他毫不动心。

少白对工作认真负责,对业务精益求精。他经常忍着病痛上课,除病卧不能起床,从没误过一节课。一九八一年秋,他刚送走四个初中毕业班,就病倒了。几经转院,在石家庄省二院做了脾切除手术。医生告诫他休息治疗半年。学校领导和同志们也都劝他安心养病。他缠磨不休地说:“我能忍心撂下几个班学生不管吗?”仅歇了不到两个月,就拖着虚弱的身子回到讲台。担任三个高中班十八节英语课和一个班的班主任。

一九八四年夏天,有一次,他又突然发病,高烧四十度,达到昏迷状态。刚刚输完液,一拔下针头,想到次日头两节有课,便支撑着下床要返回学校,走了几步就摔倒在地。他不听妻子和儿女们的劝阻,爬起来骑车就走,一路上不知道歇了几次才回到学校。晚上他坚持备课,第二天照常上课。

少白对学生重言教更重身教。他经常和学生同起床,同上早操,盯班同学习。学生发音不准确,他就把学生叫到自己宿舍,对口形,放录音,直到教会为止。有个学生考试前病倒了,少白一连几天给该生辅导,鼓励他按时参加补考。

少白勤学深究,舍得在备课上花气力下功夫。为讲解一个单词,对照查阅几种英汉词典。为弄清一个句型的用法,他到处请教,能者为师,不耻下问。教学中遇到疑难问题,写信给英文杂志编辑部,向正在大学学习的学生,或通过学生向他们的教授求教。少白对教材和学生做到心中有数,在课堂上抓住向题的实质和要害,力求言简意赅,一语道破,使学生得到清晰准确深刻的概念,从而有更多的时间进行听、说、读、写、译的基本功训练。

少白的全部时间和精力都用在教学和学习上了。教学七年多,根本顾不上辅导自己的孩子学习,更顾不上家务,致使两个儿子中途退学。别人说他,妻子埋怨他,全然不顾。无私奉献,辛勤耕耘,带来的丰硕收获,给他以欣慰与欢乐。一九八一年他教过的四个初中毕业班,除百分之七十以上升入高中外,向邯郸地区外语班输送五名学生,他所任班主任的班级被评为模范班集体。一九八四年他第一次送高中毕业班,三个班高考及格率达百分之九十五,一半多学生升入大专院校,其中有九人考入大专外语系,名列全地区第一名。

送走毕业班,少白又接任新高中班的功课。工作起来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体,以致病情日趋严重,肝部经常剧烈疼痛,气短无力,咳嗽不时带血。一九八五年三月十九日,少白病情加重,他仍然坚持带学生做完早操,强忍着胸痛喝下半碗稀粥照常上课。讲完课文《司机老王》,熬过四十五分钟。一走出教室,哇的一声,吐出鲜血,紧接着又是几口,一头栽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地区医院确诊他的病为,“门脉高压症引起消化道下端静脉曲张大出血”。经抢救刚刚清醒,他就让儿子买回五本英语书籍,一边输液一边看书,他再三要求出院回校上课,把耽误的时间补回来。刚下汽车就又晕倒了。一醒过来,就开始备课。老师和同学们看望他,他很少谈及自己的病情,不是询问学生的学习情况,就是给学生讲练习、提问题。

一九八五年四月十五日,少白永远闭上了眼睛。他把全部的心血洒向心爱的“桃李”,以无私的行动实践了他“为党的教育事业贡献一切”的入党誓言。他留给妻子儿女的是一千元的外债和一书橱书籍。

少白离开了终身为之奋斗的教育事业,师生不会忘记他,党和人民不会忘记他。师生纷纷捐款资助其遗属,大名县直党委追认少白同志为中共正式党员。省授予他“省优秀园丁”光荣称号,不少报刊发表了纪念文章。

一九九五年四月十五日是少白逝世十周年。大名一中的领导和师生为他举行纪念会,他的弟子为恩师建立纪念碑:

“先师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工作认真负责。为师者,为人师表,堪称楷模,为学者,广引博证,不耻下问。所任课程为一中最重,所获成绩为各科最佳。积劳成疾,英年早逝。先师一生,淡泊名利,魂系教坛,家徒四壁,磊落人生。今为先师立碑纪念,以告先师英灵于九泉之下,弘扬先师品德于天地之间。”

链接;http://www.handanwenhua.net/damingfu/2021-09-24/5230.html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邯郸、大名、回忆、柴少白

邯郸、大名、回忆、柴少白

邯郸、大名、回忆、柴少白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邯郸、大名、回忆、柴少白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国民军在直南一带活动纪实
国民军在直南一带活动
邯郸杏坛诗刊连载——涉县诗词选
邯郸杏坛诗刊连载——
大运河畔的大青砖文化
大运河畔的大青砖文化
古邺城与三台
古邺城与三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