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大名府

《水浒传》中的大名府(插图版)之情节篇(三)

时间:2022-04-16 08:38:19  来源: 融媒大名   作者:王拯  浏览: 分享:

 

 

   前

 

一部《水浒》传天下,世人皆知大名府。120回本《水浒全传》,涉及或提到大名府的就有十九回之多,四万多字。其中直接描写大名府或与大名府有关的人或事的就有十五回,可见大名府当时作为北宋陪都北京的重要地位。涉及到大名府的人物:有梁山一百单八将中的河北玉麒麟卢俊义,青面兽杨志、急先锋索超、大刀关胜、浪子燕青、“铁臂膊”蔡福、“一枝花”蔡庆、石将军石勇八人,占一百单八将的百分之七强。其中明确指出是大名府人氏或土居大名府的就有卢俊义、燕青、蔡福、蔡庆、石勇五人,杨志和关胜则是在大名府为官(杨志被梁中书破格提拔为大名府管军提辖使,关胜在征方腊得胜还朝后被宋徽宗封为大名府正兵马总管),不是大名府人。索超原系大名府正牌军,后因与杨志校场比武不分上下,同时被梁中书提拔为大名府管军提辖使,究竟是哪里人氏,书中没有交待。此外还有大名府的隐士许贯中,北京大名府留守司留守梁中书、兵马都监闻大刀闻达、管军都监李天王李成、首将王定、副牌军周谨,先从东京押送林冲到沧州充军,后从北京押送卢俊义到沙门岛充军的“名”解差董超、薛霸,卢俊义的管家李固、老婆贾氏等,一个个描写得栩栩如生,令人拍案叫绝。为进一步挖掘大名府文化资源,笔者不揣鄙陋,将《水浒全传》中涉及或提到大名府的相关内容摘录出来,分类整理为人物篇、情节篇、景物篇三个部分。

 

《水浒传》中的大名府(插图版)之情节篇(三)

(自左至右:索超、杨志、关胜、卢俊义、石勇、燕青、蔡福、蔡庆)

 

插画作者:胡贯森

 

情节篇

 

第十七回

花和尚单打二龙山 青面兽双夺宝珠寺

 

话说杨志当时在黄泥冈上被取了生辰纲去,如何回转见得梁中书去,欲畏罪就冈子上自寻死路;却待望黄泥冈下跃身一跳,猛可醒悟,拽住了脚,寻思道:“爹娘生下洒家,堂堂一表,凛凛一躯。自小学成十八般武艺在身,终不成只这般休了?比及今日寻个死处,不如日后等他拿得着时,却再理会。”回身再看那十四个人时,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杨志,没有挣扎得起。杨志指着骂道:“都是你这厮们不听我言语,因此做将出来,连累了洒家!”树根头拿了朴刀,挂了腰刀,周围看时,别无物件,杨志叹了口气,一直下冈子去了。

 

那十四个人直到二更方才得醒。一个个爬将起来,口里只叫得连珠箭的苦。老都管道:“你们众人不听杨提辖的好言语,今日送了我也!”众人道:“老爷,今事已做出来了,且通个商量。”老都管道:“你们有甚见识?”众人道:“是我们不是了。古人有言∶“火烧到身,各自去扫;蜂虿入怀,随即解衣。”若还杨提辖在这里,我们都说不过;如今他自去得不知去向,我们回去见梁中书相公,何不都推在他身上?只说道∶“他一路上凌辱打骂众人,逼迫我们都动不得。他和强人做一路,把蒙汁药将俺们麻翻了,缚了手脚,将金宝都掳去了。”老都管道:“这话也说得是。我们等天明先去本处官司首告;太师得知,着落济州追获这伙强人便了。”次日天晓,老都管自和一行人来济州府该管官吏首告,不在话下。

……

鲁智深并杨志做了二龙山山寨之王,置酒设宴庆贺。小喽罗们尽皆投伏了,仍设小头目管领。曹正别了二位好汉,领了班家自回家去了,不在话下。

却说那押生辰纲老都管并几个厢禁军晓行午住,赶回北京;到得梁中书府,直至厅前,齐齐都拜翻在地下告罪。梁中书道:“你们路上辛苦,多亏了你众人。”又问:“杨提辖何在?”众人告道:“不可说!这人是个大胆忘恩的贼!自离了此间五七日后,行得到黄泥冈,天气大热,都在林子里歇凉。不想杨志和七个贼人通同,假装做贩枣子客商。杨志约会与他做一路,先推七辆江州车儿在这黄泥冈上松林里等候;却叫一个汉子挑一担酒来冈子上歇下。小的众人不合买他酒吃,被那厮把蒙汗药都麻翻了,又将索子捆缚众人。杨志和那七个贼人却把生辰纲财宝并行李尽装载车上将了去。见今去本管济州府呈告了,留两个虞候在那里随衙听候捉拿贼人。小人等众人星夜赶回,来告知恩相。”

 

《水浒传》中的大名府(插图版)之情节篇(三)

 

梁中书听了大惊,骂道:“这贼配军!你是犯罪的囚徒,我一力抬举你成人,怎敢做这等不仁忘恩的事!我若拿住他时,碎尸万段!”随即便唤书吏写了文书,当时差人星夜来济州投下;又写一封家书,着人也连夜上东京报与太师知道。

 

……

 

第三十四回

石将军村店寄书 小李广梁山射雕

 

……

 

当时宋江和燕顺下了马,入酒店里来;叫孩儿们松了马肚带,都入酒店里坐。宋江和燕顺先入店里来看时,只有三副大座头,小座头不多几副。只见一副大座头上,先有一个在那里占了。宋江看那人时,戴一顶猪嘴头巾,脑后两个太原府金不换扭丝铜环;上穿一领皂衫,腰系一条白搭膊;下面腿护膝,八搭麻鞋;桌子边倚着短棒;横头上放着个衣包;生得八尺来长,淡黄骨查脸,一双鲜眼,没根髭髯。

 

《水浒传》中的大名府(插图版)之情节篇(三) 

 

宋江便叫酒保过来说道:“我的伴当多,我两个借你里面坐一坐。你叫那个客人,移换那副大座头与我伴当们,多打些酒。”酒保应道:“小人理会得。”宋江与燕顺里面坐了。先叫酒保打酒来:“大碗先与伴当一人三碗。有肉便买些来与他众人,却来我这里斟酒。”酒保又见伴当们都立满在炉边,酒保却去看着那个公人模样的客人道:“有劳上下,挪借这副大座头与里面两个官人的伴当坐一坐。”那汉嗔怪呼他做“上下”,便焦躁道:“也有个先来后到!甚么官人的伴当要换座头!老爷不换!”燕顺听了,对宋江道:“你看他无礼么?”宋江道:“由他便了,你也和他一般见识。”却把燕顺按住了。只见那汉转头,看了宋江、燕顺冷笑。酒保又陪小心道:“上下,周全小人的买卖,换一换有何妨?”那汉大怒,拍着桌子道:“你这鸟男女好不识人!欺负老爷独自一个!要换座头。便是赵官家,老爷也鸟不换。高做声,大老爷的拳不认得你!”酒保道:“小人又不曾说甚么。”那汉喝道:“量你这厮,敢说甚么!”燕顺听了,那里忍耐得住?便说道:“兀那汉子,你也鸟强!不换便罢,没可得鸟吓他。”那汉便跳起来,绰了短棒在手里,便应道:“我自骂他,要你多管!老爷天下只让得两个人,其余的都把来做脚底下的泥。”燕顺焦躁,便提起板凳,却待要打将去。宋江因见那人出语不俗,横身在里面劝解:“且都不要闹。我且请问你,你天下只让得哪两个人?”那汉道: “我说与你,惊得你呆了!”宋江道:“愿闻那两个好汉大名。”那汉道:“一个是沧州横海郡柴世宗的子孙,唤做小旋风柴进柴大官人。”宋江暗暗地点头;又问:“那一个是谁?”那汉道:“这一个又奢遮!是郓城县押司山东及时雨呼保义宋公明。”宋江看了燕顺暗笑,燕顺早把板凳放下了。“老爷只除了这两个,便是大宋皇帝也不怕他。”宋江道: “你且住。我问你:你既说起这两个人,我却都认得。你在那里与他两个相会?”那汉道: “你既认得,我不说谎。三年前在柴大官人庄上住了四个月有余,只不曾见得宋公明。”宋江道:“你便要认黑三郎么?”那汉道:“我如今正要去寻他。”宋江问道:“谁教你寻他?”那汉道:“他的亲兄弟铁扇子宋清,教我寄家书去寻他。”宋江听了大喜,向前拖住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只我便是黑三郎宋江。”那汉相了一面,便拜道:“天幸使令小弟得遇哥哥!争些儿错过,空去孔太公那里走一遭。”宋江便把那汉,拖入里面,问道:“家中近日没甚事?”那汉道:“哥哥听禀:小人姓石名勇。原是大名府人氏。日常只靠放赌为生。本乡起小人一个异名,唤做‘石将军’。为因赌博一拳打死了个人,逃走在柴大官人庄上。多听得往来江湖上人说哥哥大名,因此特去郓城县投奔哥哥。却又听得说道为事出外;因见四郎,听得小人说起柴大官人来,却说哥哥在白虎山孔太公庄上。因小弟要拜识哥哥,四郎特写这封家书,与小人寄来孔太公庄上,‘如寻见哥哥时,可叫兄长作急回来’。”宋江见说,心中疑惑,便问道:“你到我庄上住了几日?曾见我父亲么?”石勇道:“小人在彼只住得一夜便来了,不曾得见太公。”宋江把上梁山泊一节,都对石勇说了。石勇道:“小人自离了柴大官人庄上,江湖上只闻得哥哥大名,轻财仗义,济困扶危。如今哥哥既去那里入伙,是必携带。”宋江道:“这不必你说,何争你一个人?且来和燕顺相见。”叫酒保且来这里斟酒。三杯酒罢,石勇便去包里内取出家书,慌忙递与宋江。 

《水浒传》中的大名府(插图版)之情节篇(三)

 

宋江接来看时,封皮逆封着,又没“平安”二字。心内越是疑惑,连忙扯开封皮,从头读至一半,后面写道:……父亲于今年正月初头,因病身故,见今做丧在家,专等哥哥来家迁葬。千万千万!一切不可误!弟清泣血奉书。宋江读罢,叫声苦,不知高低;自把胸脯捶将起来,自骂道:“不孝逆子,做下非为!老父身亡,不能尽人子之道,畜生何异!”自把头去壁上磕撞,大哭起来。燕顺、石勇抱住。宋江哭得昏迷,半晌方苏醒。燕顺、石勇两个劝道:“哥哥,且省烦恼。”宋江便分付燕顺道:“不是我寡情薄意,其实只有这个老父记挂。今已殁了,只是星夜赶归去。教兄弟们自上山则个。”燕顺劝道:“哥哥,太公既已殁了,便到家时,也不得见了。‘天下无不死的父母’,且请宽心,引我们弟兄去了,那时小弟却陪侍哥哥归去奔丧,未为晚了。自古道:‘蛇无头而不行。’若无仁兄去时,他那里如何肯收留我们?”宋江道:“若等我送你们上山去时,误了我多少日期,却是使不得。我只写封备细书札,都说在内,就带了石勇,一发入伙,等他们一处上山。我如今不知便罢,既是天教我知了,正是度日如年,燃眉之急。我马也不要,从人也不带一个,连夜自赶回家。”燕顺、石勇那里留得住。宋江问酒保借笔砚,对了一幅纸,一头哭着,一面写书;再三叮咛在上面,写了,封皮不粘,交与燕顺收了;脱石勇的八搭麻鞋穿上,取了些银两藏放在身边,挎了一口腰刀,就拿了石勇的短棒,酒食都不肯沾唇,便出门要走。燕顺道:“哥哥,也等秦总管,花知寨都来相见一面了去也未迟。”宋江道:“我不等了。我的书去,并无阻滞。石家贤弟,自说备细,可为我上覆众兄弟们,可怜见宋江奔丧之急,休怪则个。”宋江恨不得一步跨到家中,飞也似独自一个去了。

......

 

次日,山寨中再备筵席,议定座次。本是秦明及花荣,因为花荣是秦明大舅,众人推让花荣在林冲肩下,坐了第五位,秦明第六位,刘唐坐第七位,黄信坐第八位,三阮之下,便是燕顺、王矮虎、吕方、郭盛、郑天寿、石勇、杜迁、宋万、朱贵、白胜:一行共是二十一个头领坐定。

 

第五十九回

公孙胜芒砀山降魔 晁天王曾头市中箭

……

 

梁山泊水寨内,大小头领,自从宋公明为寨主,尽皆一心,拱听约束。一日,宋江聚众商议:「本要与晁天王报仇,兴兵去打曾头市,却思庶民居丧,尚且不可轻动,我们岂可不待百日之后举兵?」众头领依宋江之言,守在山寨,每日修设好事,只做功果,追荐晁盖。一日,请到一僧,法名大圆,乃是北京大名府在城龙华寺法主;只为游方来到济南,经过梁山泊,就请在寨内做道场。因吃斋闲语间,宋江问起北京风土人物。那大圆和尚说道:「头领如何不闻河北玉麒麟之名?」宋江听了,猛然省起,说道:「你看我们未老,却恁地忘事!北京城里是有个卢员外,双名俊义,绰号玉麒麟;是河北三绝;祖居北京人氏;一身好武艺,棍棒天下无对!梁山泊寨中若得此人时,小可心上还有甚么烦恼不释?」吴用笑道:

 

「哥哥何故自丧志气?若要此人上山,有何难哉!」宋江答道:「他是北京大名府第一等长者,如何能够得他来落草?」吴学究道:「吴用也在心多时了,不想一向忘却。小生略施小计,便教本人上山。」宋江便道:「人称足下为智多星,端的名不虚传!敢问军师用甚计策,赚得本人上山?」

 

《水浒传》中的大名府(插图版)之情节篇(三)

 

吴用不慌不忙说出这段计来,有分教:卢俊义撇却锦簇珠围,来试龙潭虎穴。正是:只为一人归水浒,致令百姓受兵戈。

 

毕竟吴学究怎么赚卢俊义上山,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简介

 

 

王拯,男,19723月出生,汉族,中共党员,河北省大名县大街镇王董村人,大学文化。19958月参加工作,现任大名县卫生健康局领导班子成员、副主任科员。2021年当选县政协委员、县政协文史委兼职副主任。

 

链接;http://www.handanwenhua.net/damingfu/2022-04-16/5817.html

 

《水浒传》中的大名府(插图版)之情节篇(三)

《水浒传》中的大名府(插图版)之情节篇(三)

《水浒传》中的大名府(插图版)之情节篇(三)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水浒传》中的大名府(插图版)之情节篇(三)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国民军在直南一带活动纪实
国民军在直南一带活动
邯郸杏坛诗刊连载——涉县诗词选
邯郸杏坛诗刊连载——
大运河畔的大青砖文化
大运河畔的大青砖文化
古邺城与三台
古邺城与三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