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生命之树常青

时间:2021-09-07 09:52:01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高连生  浏览: 分享:

  生命之树常青

——记共和国卫士王玉文 

高连生

一九八九年的六月二十四日。武警总医院的特级护理病房。一位奄奄一息的武警战士,在病榻上艰难地度过了整整20天严重昏迷的煎熬时光后,痛苦地睁开了淤满红色血肿的眼睛。他的目光是那样的平静、安宁。生活,对于他这个与死神搏斗的胜利者来说又重新开始了。

他叫王玉文,是我县西店乡店北村人,198612月入伍,原是北京总队一支队卫生队化验员。在平息首都反革命暴乱中为救护受伤的战友被暴徒重伤。鉴于他的英雄事迹,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他“共和国卫士”的光荣称号。

一、白塔寺的哭泣

64日凌晨3点。北京市古老的白塔寺周围一扫往日温馨静谧的气氛,变得恐怖阴森。白塔寺路口,一辆武警的救护车被推倒在地,一股股殷红的血迹顺着车的缝隙往外淌。这是北京总队一支队的救护车。63日晚,一支队在西单路口执行为解放军戒严部队开进天安门广场疏通道路的任务。164名官兵被暴徒打伤。那是一场极其残酷的血战,为了不误伤群众,一支队的官兵保持了极大的克制。王玉文这辆救护车拉了6名重伤员送往人民医院抢救,没想到在白塔寺人民医院门口救护车被暴徒掀翻,战士刘艳波被活活打死(“共和国卫士”,河北藁城县人)。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冒着极大风险,把其余伤员抢进医院。这时暴徒们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团团围住,并疯狂叫嚣:“人民医院立场不坚定”。扬言要火烧医院,打死武警。一时间,医院门前暴徒气焰极其嚣张。

340分,一支队派出的第二辆救护车开到白塔寺路口,暴徒们煽动不明真相的人群蜂拥而上,有的人高喊:“这是武警运送催泪弹的汽车,把它给掀了!”他们还说:“他们刚刚打死了一个5岁的小女孩,现在是逃走,快截住这辆车!”谣言如同在燃烧的干柴上泼了一桶油,不明真相的人们发疯般的向这辆救护车涌来。“让武警偿命!”“向武警讨还血债!”呼喊的声浪在夜空中一阵阵炸响。军医张树喜被拉出车门砸倒在地,拳打脚踢,司机李拥政挣扎着从驾驶室里往外爬,一边爬,一边挨砖砸、棒打。

翻倒的车里剩下王玉文和卫生员张启军,他俩借助车厢遮掩紧紧地抱在一起,互相用身体遮挡着飞进车里的砖石和棍棒。起初,王玉文面对飞来的砖石,捅进的钢筋棍还知道咬着牙关左右躲闪,后来,他实在支持不住了,便躺在车里痛苦地抽搐着,后来飞进的棍棒、石头砸在他身上就再也没有反应了。

凶残的暴徒以为王玉文死了,又用绳子套住他的脚,硬把他从车里拖出来,在马路上拖“尸”示众。最后,暴徒们把王玉文扔在白塔寺路口中央,又把一块足有10公斤重的水泥方砖压在王玉文的胸口上。有一些暴徒觉得缺少足够的证据来证明王玉文是个武警,又撕碎他的衣服,搜出几张武警一支队卫生队食堂用的饭票甩在王玉文血肉模糊的脸上。就在这种情况下,有的家伙还感到不解气,硬是用脚踢他的头,踹他的脸。

我们勤劳善良的祖先喜欢修塔,据说塔是太平吉祥的建筑,塔可以镇邪降妖,驱除人间罪恶。经历了人世间数百年风雨沧桑的白塔寺,如果你有知,目睹了武警战士惨遭暴徒肆意毒打的场面,一定会为自己无法施展镇邪降妖的法术而掩面哭泣,流下同情悲伤的泪水。

二、“白衣天使”的诉说

64日的黎明来的极为缓慢。在黎明前的黑暗中,王玉文被暴徒折磨凌辱了长达3个半小时之久,目击者却以为他已经死了。凌晨4点半钟,一支队出动20名官兵赶到白塔寺路口想救王玉文,卫生员万平同志扒开人群,看到血泊中奄奄一息的王玉文,心如刀绞,泪如泉涌。他刚刚掀掉压在王玉文身上的方砖,立刻遭到一顿毒打,左手无名指被打断一节,右臂被打骨折,头上也横七竖八地被砍了十多道血口子,昏倒在地不省人事。其余4名战士虽然身着便装,但因为他们象武警战士也同样遭到毒打。年过50岁的卫生队长汪克应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战士惨遭毒打无法营救,又气又急,在街头失声痛哭。在王玉文生命垂危的时刻,人民医院医护人员顶着“立场不坚定”的指责,冲出医院,将王玉文抢进了医院进行了紧急抢救。而这时的王玉文巳令人目不忍睹:他,整个面部血肉模糊,颊腮几乎全部塌陷,两排门牙全部被打碎,头部数不清的伤口巳结上紫黑色的血痂,有的伤口皮肉外翻,黑色的污泥夹杂着红色的血迹一起往下滴,只剩下一点缓慢的呼吸能证明生命的存在。人民医院的医生立即切开王玉文的气管,给他强行输氧,为后来的抢救赢得了时间。当天,王玉文被转到北京医学院附属口腔医院,口腔医生为他撑起了凹陷下的颊腮,在他的嘴里固定了钢丝架。这时医生很快发现,这个重度昏迷的武警战士被打塌的口腔并不是主要致命伤,很可能是颅脑外伤。67日深夜,王玉文又转到武警总医院。总部卫生处立即召集总部最好的医生为王玉文进行详细检查,检查结果是:颅后脑骨折、下颌骨粉碎性骨折、颅脑外伤、肾脏破裂、头上有33处被锐器重击伤、身上软组织挫伤103处。望着这一身累累伤痕,医生、护士忍不住流下了悲愤的热泪。总医院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抢救这位普通战士的生命,很快派飞机专程从黑龙江总队调来了脑外科有权威的医生,并成立了抢救特级护理组。医生、护士以强烈的热情都在注视着王玉文的伤情变化。武警一支队领导看王玉文伤情如此严重,他们从最坏处着想,从北京向家人通了电话,希望王玉文的亲人来京见上一面。

三、与死神的搏斗

王玉文身上青紫的伤痕连成一片,那是坏死的细胞毒素。身上的毒素如果不尽快排出体外就会形成尿毒症,后果将致人于死命。要排出这些皮下淤血的毒素,需要大量进水。但是,王玉文的颅脑严重损伤,一旦大量进水,造成脑水肿可能危及生命,总医院从来没有医治过这么矛盾的病例。为了使王玉文能够活下来,总医院的泌尿科、口腔科、外科、脑外科的权威们经过认真研究,采取大进大出的办法,让水在体内快进快出。这种方案,对于王玉文来说,也是唯一保持生命的医疗办法。

整整20天,医生、护士分秒未离开王玉文的床前,医护小组每天2次专门研究他的伤情。葡萄搪注射液一瓶一瓶地注入他的体内。一连20天,王玉文体内排出的尿都是红色的,嘴唇上“烧”起的大泡足有蚕豆粒哪么大。人们在千方百计抢救他的同时,不免为他的命运担忧。这样一个伤势严重,重昏迷20天的战士,即使抢救过来,也可能会成为一个只有知觉而没有智力的植物人。

也许他的福大命大,也许战士的生命力本来就是顽强的,824日,王玉文的生命出现了一连串罕见的奇迹:他能按医生的吩咐使劲蹬医生按在他脚心上的手掌,能听从医生的招呼吃力地抬起胳膊活动肢体,能伸出苍白无力的手对看望他的党政军警领导表示谢意了。

四、警营战友和人民的致意

当王玉文为抢救战友而身负重伤的消息传到一支队卫生队后,战友们纷纷到医院去看望他。战友们望着他那被切开的气管,望着他那一身伤痕,望着他那重度昏迷的样子,许多同志都为此而泣不成声。

64日,卫生队奉命去民族文化宫一带救护伤员,因他是化验员,完全可以留在家里,但他却把安全留给了战友,把危险留给了自己。当时,他完全知道北京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反革命暴徒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设置障碍,砸烧军车,非法盘问来往车辆人员,见解放军和武警就往死里打。面对这些,王玉文全然不顾,积极参加抢救的行列。当王玉文驱车赶到民族文化宫时,被暴徒的路障挡住,无法找到伤员的确切位置。这时,他和战友们如果拐回卫生队也可能不会遭到毒打,但是,王玉文坚定地要求到人民医院去。没想到,在白塔寺路口就疯狂般受到如此惨重的毒打。

经医护人员全力救护,王玉文的知觉、记忆力正在恢复,他巳经能够辨别出来看望人的特征。北京发生反革命暴乱前,经卫生队同意,王玉文报考了北京武警总队指挥学校,支队的预考他已过关,只等总队统一考试了。熟悉他的人都说:凭王玉文的知识掌握程度,他录取是十拿九稳的事。他负伤后,战友安慰他说:平息反革命暴乱你立了功,可以被保送入学,但他在纸上写道:“等我养好伤后,我要靠我的真本领重新去考……!”当王玉文听到自己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共和国卫士”的消息后,他激动地说:“我只不过是做了些军人应该做的事,而党和祖国给了我这么高的荣誉,这怎么不让我更热爱党,热爱我们伟大的祖国呢?”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中共大名县委向全县发出了“向共和国卫士王玉文学习的通知”,大名县人民武装部、共青团大名县委等五家联合发出“向王玉文学习的倡议书”,邯郸军分区及地区民政局的领导也分别代表全区人民到王玉文的家乡进行了探望。1010日县委和武装部的领导到北京看望了王玉文,以表达全县60多万人民对英雄的崇敬之情,1021日,王玉文同志也在病榻上用吃力的手写信给全县人民,信中写到:“尊敬的领导:您们好!今天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向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感谢领导和同志们对我及家里的关心。北京发生的动乱及反革命暴乱,做为一名首都的武警战士,我只是尽了自己应尽的责任。可党和国家给了我这么多的关怀,使我心里更加感觉到党的温暖。面对党和人民的关怀,所给的极大荣誉,(我)一定要在今后的工作学习中,当作前进的动力,正确对待。在今后的工作中更加努力,为祖国再立新功,为家乡父老争光。”为此《邯郸日报》在第一版显要位置以《<共和国卫士>王玉文致信家乡人民》为题转载了他的来信。

现在王玉文已被破格提拔为武警干部,部队做媒为他在北京举行了婚礼,并分给他一套较好的住房,以表示党和人民对他的关心。前年他探家时,我问起当时负伤住院的情景,他显得非常激动的说:“抢救战友是我应尽的责任,而部队为我的第二次生命,国家开支15万元之多,真是从内心里感谢党和人民,如果需要的话,我还会这样做,因为我是一名军人,一名党员,关键的时刻就是要用我们这些特殊材料制成的人。

链接;http://www.handanwenhua.net/hdwhua/2021-09-07/5176.html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共和国卫士、王玉文、武警、暴徒

共和国卫士、王玉文、武警、暴徒

共和国卫士、王玉文、武警、暴徒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共和国卫士、王玉文、武警、暴徒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生命之树常青
生命之树常青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宋朝时黄河在大名的危害与治理
宋朝时黄河在大名的危
巧袭康堤口
巧袭康堤口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855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