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我党在王天祥部的工作情况

时间:2021-09-08 11:30:00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步玉洁  浏览: 分享:

 我党在王天祥部的工作情况

步玉洁

一、关子东亚同盟自治军和王天样

1942年,侵华日军在冀鲁豫边区的邯郸、安阳、大名之间的三角地带,组建了一支庞大的伪军一一东亚同盟自治军(以下简称自治军)。这是一支由几股土匪拼凑起来的武装,军长王天祥、副军长程希孟,下面有四个旅,兵力分布在大名,南乐、内黄、魏县、漳河县一带,主要兵力在自楚旺、回隆沿卫河两岸至金滩镇、营镇一带,兵力不足万人。这支队伍分布面广,在这一带影响较大,当时我党曾对自治军作了大量的争取和分化瓦解的工作。

当时的形势及组军的基础

1941年到1942年,抗日战争已进入到相持阶段后期,日军为支持太平洋战争,变华北为他们的“大东亚战争兵战基地”。集中半数以上的侵华日军,对我华北抗日根据地反复扫荡,疯狂推行“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开展强化治安运动,妄图以“以战养战”达其侵华目的。为了弥补其兵源之不足,日军在华北进一步加强了伪军和伪组织的工作。

当时,日军在冀鲁豫边区的兵力有限,他们在邯郸驻的华北方面军独立第一混成旅团共有五个大队,在邯郸、安阳、邢台、大名、清丰各驻一个大队,总兵力不过六千余人,大有捉襟见肘之势。因此,从19383月开始,日军就在这一地区组织伪军,各县建有警备大队,三百人至一千人,数目不等,共约三千余人。日伪军在广大(广平至大名)公路以南,冀南一分区抗日根根地四周,建立了无数据点和碉堡,在广大路北边、南边各挖有封锁沟,企图以星罗棋布的据点为“点”,以纵横交叉的公路封锁沟为“线”,把这块根据地割裂为条条块块,编织成“囚笼”,在这里建立治安区,实行保甲制。然而,日军兵力有限,为了彻底摧毁我根据地,还必须在更大程度上,在更大范围内借助伪军的力量。

可是,这一带的土匪,如郭清、王自全、程希孟、李成华等,虽然大多数在名义上接受了日军的指挥,不断向我根据地进犯骚扰,但实际上对这些土生土长的窝贼,日军并不能完全控制和调遣。日军既没有正式授给他们伪军番号,又没有供他们武装、粮饷,想叫他们俯首贴耳为之效力卖命,自然是不可能的。日军为了在更大的范围内和更高的程度上使用这些土匪,必须更进一步采取措施,把他们组织起来,并给他们一些好处,此时,日军非常需要一个愿意出面承担收拢组编土匪的人。而王天祥正是这样一个人。

王天祥其人

王天祥(1909年一一 1958年),字瑞符,山东单县人,幼年家贫,十七岁开始当兵,任过连长、副官、队长、副团长等职。“七·七”事变后,奉孙殿英命在沙河、武安一带组织武装,任支队长、团长。在武安、林县、沁阳、济源、淇县一带与日军打过几仗,有些声誉,最后升任副师长。结识的朋友中有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对我党有些认识。在沙河、武安组织武装时,同我党我军关系更为密切。他的军队中有不少进步人士,其中有些共产党员。在他的请求下,我军派去以张磐石同志为首的若干政工干部,帮助建立政治机关、制度。1939年下半年,孙殿英随蒋反共,想方设法排挤、陷害王。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密电孙殿英立即将王就地正法,队伍编散。王天祥急于19418月率部出太行到安阳东之辛村集,这里是程道合的管辖区。程和王原是拜把弟兄,在此之前,王为扩充势力,曾多次到这一地区活动,同土匪头子交友结盟,这次王东出太行,目的也是联合土匪力量,另开抗日局面。可是他立足未稳,孙殿英即勾结日伪军尾追上来。在程道合的配合下,王打了胜仗,但终因众寡不敌,被迫东撤。王打算向我冀鲁豫军区部队靠拢,但当时正遇日军大规模扫荡,未能如愿。王部在辗转过程中,伤亡过大,军心不稳,又受国民党特务煽动,王对部队难以控制,迫不得已,把队伍拉到柳下屯投靠了高树勋。高是新八军军长,归蒋鼎文指挥,高持

蒋的密电,将王软禁起来,王部被编散。194112月,我冀鲁豫军区派小部队将王救出,准备让王任军分区司令员职务。王以“无功不能受禄”谢绝了,并提出收编程道合、程乾、李成华等土匪的计划。得到冀鲁豫军区同意,王来到程道合处,又经他们拉拢了杨法贤部。程、杨这些伪匪头目不但不受收编,且愿拥王为领袖以取得正规伪军番号。王派人到太行八路军总部反映情况,征得同意后,王通过辛村集教堂的意大利神甫转托人同安阳日军松本大佐拉上关系,经驻邯日军华北第一混成旅团铃木旅团长批准,筹组军队。

“自治军”的概况

19428月,“东亚同盟自治军”在邯郸宣告成立,日军华北方面军独立第一混成旅团长铃木向这股武装的军官举行了授旗仪式。

按照日军规定,“自治军”由四个旅(八个团)组成,军长、副军长授中将衔,旅长授少将衔,团长授上校衔。军长王天祥、副军长程希孟,第一旅旅长李成华,团长程海波、师建业;第二旅旅长程乾,团长程坤、郭德惠;第三旅旅长程道合,团长程兴华、程道生;第四旅旅长杨法贤,团长玉文香、路景文。军部突击团团长张履亭。

“自治军”组建完毕,日军派岩桥秀男上尉为军事顾问,子磨上尉为经济顾问。松本以部队长名义控制全军,各旅均有日军一个小队监督。凡军长下达的命令、文件必须有顾问的签署方能生效,实际上,日军是凌驾于“自治军”头上的太上皇。日军并划我元城县为其“自治区”,建立“行政公署”,任霍计芝为主任。

二、斗争的方针和策略

根据194076总政治部《关于伪军工作的指示》中提出的“孤立日寇,使日寇不能组织有力的伪军,对已有的伪军进行瓦解工作,削弱其战斗意志,争取伪军对抗日的同情与帮助,争取伪军反正”对伪军工作的总方针,对“自治军”,我们采取了如下的斗争策略:

第一、针对“自治军”上层分子两面派的特点,针锋相对,采取以武装斗争为主的革命的两面政策。

“自治军”是日军的傀儡,汉奸组织,消灭日军当然要消灭“自治军”。但是,参加“自治军”的成员极端复杂,其下层多是些为生活所迫而被裹胁进去的劳动者,其中上层多是些两面分子,卖国求荣的卖国贼只占少数。两面分子的特点是动摇于敌我之间,同日军有矛盾,同我党也有矛盾,脚踏敌、顽、我三只船,他们明投日军,暗靠国民党,假近共产党。当然,在两面分子当中,对敌、顽、我三方面的态度是各不相同的,不能一概而论。他们各自的态度不是一成不变的,只要抓住了两面分子的本质和特点,有针对性的去做工作,争取其爱国的一面,反对其卖国的一面,就有可能促使其向好的方面转化。

为此,在政治上,我们利用各种复杂的社会关系,同上层分子取得联系,争取以 “合法”身份向其内部派出代表或联络员,以上层关系作掩护,做下层工作,在其内部发展我们的力量,待条件成熟时,策动其一部或全部反正。当时我冀南一分区派张瑞符(化名王殿杰),先到王部一旅旅长李成华的一大队唐维部工作,通过唐维的一连长连廷洁(原我漳河县工作人员),建立了我党领导下的一支地下武装。王殿杰又作了李成华心腹人李德裕的工作,疏通了和李成华的关系,后来名义上是李成华的“秘书”实际成了李的参谋长。冀鲁豫军区在程道合部派张符瑛(化名张复玉)为首的工作组,当时我们的工作组住在东楼,国民党的工作组住在西楼,彼此都不说明,是公开的秘密。在建立关系之后,我们向他们开展政治攻势,进行爱国主义的宣传教育,晓以民族大义,陈述爱国与卖国之利弊,指明只有爱国才有出路,劝其“人在曹营心在汉”,不要做民族的罪人。我们还通过各种社交活动,拢络感情。如冀南一分区桂干生司令员,和李成华换了“兰谱”,请李德裕到我冀南根据地参观,并请他担任冀南一专署的“参议员”,以争取他们向我党靠拢。在经济上,我们以民族斗争为重,不改变他们现有的经济地位和生活方式,缓和彼此之间的矛盾,尽量照顾他们的利益,必要时还可以给予赞助,或者合作共事。

在军事上,我们始终以武装力量为后盾,把我们的两面政策放在军事斗争的基础上,利用两面分子“既能当官又不被消灭”的心理,经过谈判,向他们提出“约法三章”:1互不侵犯,各守防地,不准到我根据地抢掠、骚扰群众,2、不能危害我方工作人员的活动,保证过往人员和物资运输的安全,3、及时给我方提供情报等(实际内容不限于这三条)。如果他们能遵守照办,我们保证不危害本人及家属安全。日本投降后,不追究其罪责。“约法三章”对他们起到了一定的约束作用。

由于我们以抗日大局为重,利用民族矛盾,坚持了革命的两面政策,化敌为友,少树死敌,争取了一切可以争取的抗日力量,最大限度地孤立了日军,实现了全民族抗战这一总的战略目标。因而我们的工作取得很大成效。如我们在两面分子的掩护下,成功地开辟了横跨平汉铁路,连接太行、冀南、冀鲁豫根据地的冀豫边地下交通线,几年当中没发生过大的差错。

第二,在争取、分化、瓦解和消灭“自治军”的总原则下,根据匪首不同的态度和表现加以区别对待:争取较好的,孤立中间的,打击顽固的,把政治上的争取、瓦解和军事上的打击、消灭结合起来。当时我们对“自治军”的主要匪首进行了具体分析:军长王天祥是我们的抗日朋友,愿意接受我党的领导,是争取和依靠的主要力量;一旅长李成华倾向我党,应该积极争取和帮助,三旅长程道合是个惯匪,具有十足的两面派特征,需要在争取的前提下加以孤立,四旅长杨法贤是个暴发户,被国民党特务掌握的很紧,与我党严重敌对,必须给予一定的打击方可将其孤立起来;最顽固的是程希孟、程乾父子,长期与我党为敌,是瓦解和消灭的主要对象。当然,这是斗争的侧重面,不能把它绝对化,拉中有打,打中有拉,又打又拉,打的立脚点还是拉。随着战局的发展,伪匪首的态度必然有所变化,我们的对策也必须相应而变,不能死守定规。不仅如此,在匪首之间还存在着又相互勾结又相互排斥的矛盾现象。他们表面上称兄道弟、拜把子、认干亲,实质上争权夺势,利害冲突,往往刀兵相见,暗害仇杀。我们将这些矛盾统统利用起来,以分化瓦解敌人。如李成华和程家父子之间矛盾重重,李打算借助我军的力量除掉程家,以便独占回隆;王自全有向东发展的野心,极力想扫清程家这个障碍。在这一点上,李成华和王自全是一致的,二者便联合起来。对我们来讲,消灭程家正符合斗争需要,于是,我军确定了争取李成华、打击和消灭程家父子的指导方针。

三、和“自洽军”斗争的经过

1、元城战役

 “自治军”成立之后,日军划卫河以东的元城地区为“自治军”的防区,并设立了“政公署”,霍计芝任主任(霍后来加入共产党)。日军在邯郸召开“军”、“旅”长会议,决定东进。军部由回隆迁至龙王庙,松本率一个中队相随,并令王天祥立即进犯我根据地。元城县是当时我冀南一分区仅剩下的一小块根据地,日军这样部署的目的,一是迫使王天祥东犯我元城根据地,造成“自治军”与我军作战的局面;二是叫这些匪首离开老窝,失去立足之地,以便今后能听从调遣。王天祥心里明白,如果他按日军的命令行动,必然受到我军的反对,他立即派人到一分区找桂干生司令员、吴建初政委联系,希望我军给他腾出一点地盘,去应付一下日军。由于日军命令急迫,联系的人员尚未返回,王天祥军部在日军的催逼下,已抵达龙王庙一线,李成华率程海波团进驻了大名以东卫河以西地区,师建业团占据了金滩镇,伪二旅程坤团占领了南李庄,伪三旅程兴华团占领了小村,伪四旅王文香团在龙王庙东南一个有寨的村庄安了据点,突击团进驻了孙甘店。

为打击敌人东犯元城,冀南军区司令员陈再道亲临指挥,发动了元城战役,调来了骑兵团、二十六团、卫东支队及附近各县武装。八月十五日,在南李庄全歼程坤团,程坤只身化装逃跑。八月三十一日,复强袭金滩镇,消灭了师建业团,师本人泅水漏网。此时,程道合、李成华已和我有关系。我军在对伪二旅军事打击之后立即向程、李进行政治瓦解,经一分区敌工科副科长阎之青和我方派驻李成华部代表王殿杰(张瑞符)说明利害,表明我坚决保卫根据地的严正立场,如背信弃义,必将受到惩罚。在我方争取下,李成华主动率主力程海波团从前线撤退,程也撤回大部兵力,元城战役结束,日军驱使“自治军”进攻我根据地的图谋遭到失败,我军乘胜扩大战果,打回了广大路南,恢复了失去的根据地和游击区。

2、两打回隆

日军宣布李成华“临阵逃脱”是“叛变”,李也宣布脱离该军,其实,这时李也没有多少兵力,程乾占据回隆,李失去了地盘,暂住在张庄、六上,不得已把队伍大部分解散,把枪插起来。李同“自治军”留守回隆的程希孟父子、郭德惠原来就有矛盾,现在就更加激化。在李成华的请求下,我军根据争取李成华、打击程家父子的方针,决定攻打回隆,伺机消灭程部和郭德惠团。

一打回隆是在1943922(农历813,回隆镇大集)由桂干生司令员指挥,八旅肖永智政委和孔庆德副旅长率二十六团、二十二团参加战斗。战前,由连廷洁连长将我侦察人员带进镇内,按规定时间开镇门把我部队接进去。巷战一夜,我军消灭二旅程乾的一部分,但因缺乏攻坚武器,西街程家碉堡和东街郭德惠的碉堡,均未攻破。崔桥的大土匪王自全从李成华处得知我军一打回隆的情况,想借机从中搞掉程家父子,让李成华从中介绍,会见桂司令。在王的请求下,桂干生在崔沙庄会见了王自全,主要商谈二打回隆之事,这样,我冀南一分区通过李成华同王自全建立了正式联系。由于王自全的掩护,我冀豫边抗日地下交通线比较顺利地开展起来。

二打回隆镇是在同年114日(农历926,回隆镇大集)。陈再道司令员、宋任穷政委亲临指挥,骑兵团、二十团和地方武装参加。战斗前一天,连廷杰连长佯装到镇外征粮,将本连带至附近村里,脱下伪军服,让我二十团侦察战士换上,傍晚再由连廷杰带回镇内,按约定时间打开南门,引我军主力入寨,立即投入巷战,迅速把伪二旅一部缴械生俘,程家父子突围逃至太保伪三旅处,后来经程道生从中周旋,程家父子向我军求和。我们本着斗争“适可而止”的原则,派阎之青同其谈判。从此,没有发生大的军事冲突。

3、大名起义

1943年,国际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日军在太平洋和中国战场上接连失利,面临着灭顶之灾。为了挽回在华北的危局,1943526,日军向我冀南广大路南根据地发动了一次大扫荡,我一分区遭到了严重的损失。大扫荡后,日军龟缩兵力,放弃卫河以东元城据点,1943年冬令王天祥军部转移驻楚旺镇,为迎接反攻,整顿“自治军”,我八路军总部派来了靖任秋同志。靖是共产党员,在孙殿英部任过副师长,同王天祥关系密切,王给靖以高参名义,便于活动。19444月,日军又令王将军部移驻大名城里。三分区(一、三分区已合并)敌工科长张励到大名与靖、王在北关美国教堂办军官教导团,目的是加强思想工作,相机去掉坏军官。在一次旅长、参谋长会议上,靖讲了形势及今后部队前途,被军参谋处长、国民党特务邱效天所怀疑。为除隐患,王以邱有讹诈民财罪将其处决。三旅参谋长程兴华公开提出质疑:“说‘日本人占不住,国民党又过不来’,是不是叫我们投共产党?”王除患心切,即以程兴华挑拨三旅长与军长的关系为名,将程交军法处查办。程兴华当过旧军队下级军官,后随郭好礼参加八路军,任过我三八六旅十八团副团长,回家不归,投伪匪程道合部任团长,因程道合对他有顾忌,改任旅参谋长,由薛登宽接任团长。薛闻讯率部由楚旺至旧大名县示威,声言不放程兴华即攻城。日军滕坟也觉有异,也出面干预,并乘机派日本特务刘昆为副军长,吴寿彭为参谋处长,后又派檀松甫为军参谋长,对王天祥进行牵制、监视。19448月,日军乘王留住邯郸公馆之机,将王软禁,强行解职,宣布刘昆为军长。日军逼王供认私通八路,王坚决不承认,因无确证,将王解到保定,宣布王为河北省省长高凌尉的“高参”,并警告王不得再插手军内事务。王借口看病到了北平,几经周折摆脱了日军的监视,到了冀鲁豫根据地。194410月,王正式参加了八路军。

1944年,抗日战争已进入到战略反攻阶段,为适应战局的发展,攻克大名,摧毁“自治军”这支庞大的伪匪组织,已势在必行,且时机已经成熟。大名为冀南重镇,古称“天雄军”,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大名城墙高而坚实,城河深而宽,城门高大,城垛林立。193711月日军占领大名城后,在城内经常保持驻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并在十一中学校内,构筑工事,自成防御体系。19444月,“自治军”军部移驻大名城内,王天祥令他的突击团控制了四门,由突击团团长张履亭任城防司令,还配有伪警备队,伪警察防守。刘昆当上军长后,还没有敢马上将突击团撤换下来。

我冀鲁豫军区详细分析研究了大名城易守难攻的特点和敌兵力部署的情况,制定了策动突击团起义,里应外合夺取大名的作战方案,王天祥派陈济黎、张蔚林潜入到大名策动突击团起义。为联系方便,派任玉巧(女)随张蔚林进城,同突击团团长张履亭取上了联系。1945年元月16日晚,王天祥和三分区首长率参加战斗的二十三团团长陈中民,来到大名城东三里店村。零点,里应外合起义成功,击毙刘昆、檀松甫、吴寿彭。同时还歼灭日军一个小队,摧毁了伪军和伪组织,“自治军”从此土崩瓦解,一蹶不振,开始走向覆灭。

附:王天祥在突击团起义后的情况

1945年元月突击团起义后,王天祥任冀鲁豫军区抗日游击第一纵队司令员,突击团为纵队第一团。王后为二纵六旅旅长。19466月,王天祥由冀南二纵司令员陈再道介绍加入共产党。1947年王养一段病,后被分配到冀鲁豫军政大学任大队长。石家庄解放,华北军区成立,19494月王入本校高干班学习,结业后在军政干校工作,后调蒙绥军区察蒙军分区任司令员,不久调蒙绥军区干校任副校长。1954年转业,任河北省文化干校校长。

1956年调任河北省体委副主任,195812月病逝,享年五十三岁。

一九八七年七月 

链接;http://www.handanwenhua.net/hdwhua/2021-09-08/5183.html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邯郸历史、抗战、王天祥、起义

邯郸历史、抗战、王天祥、起义

邯郸历史、抗战、王天祥、起义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邯郸历史、抗战、王天祥、起义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我党在王天祥部的工作情况
我党在王天祥部的工作
我党对丁树本部队开展统一战线工作的回忆
我党对丁树本部队开展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刘小东和他的朋友圈
刘小东和他的朋友圈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855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