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冀南巨奸郭采芹

时间:2022-05-16 07:03:59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司玉凯  浏览: 分享:

冀南巨奸郭采芹

 

司玉凯

一九四六年八月二十五日,邯郸方圆几十里的乡亲们赶着大车,带着干粮,星夜赶到北苏曹(邯郸县政府所在地),参加公审汉奸郭采芹大会。在这次会上,民主政府根据群众的强烈要求,将郭采芹处以死刑。从此,这个冀南著名的汉奸淹没在历史的唾弃之中。

一、在军阀混战中起家

在孙传芳的手下步步高升

郭采芹原名郭华宗,一八九二年生于邯郸县贾村一个中等家庭。兄弟六人,他最小,受到父母的宠爱。高小毕业后,不事劳动,自命不凡,十八岁费劲考上了保定监狱学校,卒业后在外闲散了一段,又回家务农。无奈哥儿六个都不争气,四五十亩地种得不成样子,连年歉收,父母一气之下,统统把他们撵了出去,自立门户,各奔前程。

时值国家内忧外患,战事不断,军阀纷纷招兵买马,拥兵自立。兵贩子的一番鼓噪,正对郭采芹口味,便于一九一五年投入湖北军阀王占元的陆军第二师当兵。不久又考入学兵营受训,期满后归队候差。到一九二一年,转眼六年过去了,郭采芹才当个机枪连排长。这年五月,二师兵变,王占元被迫下台,由孙传芳统领第二师。数年之间,湖北、江西、福建、浙江、江苏走了个遍,孙传芳当上了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总司令,郭采芹也时来运转,由排长到连长、营副、营长、旅长,一九二七年成为孙传芳主力第四师中将师长。

 郭任师长时,正是联军在江苏龙潭被北伐军打得大败之际,为挽救败局,郭率部与北伐军数度激战,颇有战功,成为孙传芳的得力将领。

 一九二八年,孙传芳与冯玉祥会战于山东济宁一带,冯军孙良诚、方振武两军团异常勇猛。孙军主将马葆珩急调最精锐的第一军的郭采芹、康世滨、段承泽等师增援,与冯军激战于十里铺,战斗非常残酷,两军相持七、八日,最后孙军因后方有变而退到济南。

投向蒋介石的怀抱

孙传芳失败后,只身出关去联络张作霖,图谋东山再起。此时联军余部共九个师,四个混成旅,主要掌握在马葆珩、李宝章等保定军校派手里,他们迎合大部分官兵不愿出关的心理,背着孙传芳与阎锡山联络,准备投向国民党。郭采芹本是孙传芳一手提拔,旧情难舍,无奈事至如今,也不得不顺水推舟。

投向蒋家后,部队开往泰山整编。孙部所有九个师,四个旅被缩编为一个四十七师,由蒋介石派王金钰为师长,孙传芳所部的高级军官一律降两级使用,郭采芹在上官云相旅当了个团长。郭一向看重名利钱财,对此耿耿于怀。不久,王金钰升任第九军军长,上官云相升任四十七师师长,郭采芹升任副师长兼一三九旅旅长。

一九三O年,蒋、冯、阎中原大战爆发。第九军开赴河南对冯、阎作战。郭采芹率部驻防河南周口,拱卫战略要地蚌埠。当蒋军与阎、冯军胶着于郑州时,冯玉祥曾派一个高级参谋暗地与郭接头,以十三路军总指挥、安徵省主席和六十万元的代价,想换取他率队抄袭蚌埠,捣蒋后路。郭采芹见如此厚礼,满口答应,但又怕军心难从,犹豫之间,蒋军克复郑州,阎、冯败退,一场好梦,遂告烟消云散。

与上官云相之间的倾轧上官云相也曾是孙传芳的一员战将,凶狠不下郭采芹,阴险奸诈则胜郭一筹。二人心中早有芥蒂,不料整编后又同在四十七师任正副师长,不免貌合神离。郑州克复后,因作战有功,四十七师得赏洋五十万元。郭采芹事先闻讯,灵机一动,行将冯玉祥收买之事报告上官云相。一想取悦上官,以示忠诚;二想分取一些奖赏。谁知上官不买帐,先是派参谋长坐镇监视,等局势安定后,又将郭调至师部,削其兵权。郭采芹勃然大怒,愤而辞职。同时又鼓动全师官佐闹起风潮,纷纷扬言辞职。如此竟把上官云相赶走,五十万元也被上官席卷而去。

二、在“围剿”红军时期输光了老本

 败在红军手下中原因战后,四十七师扩编为四十三师和四十七师,郭采芹任四十三师师长,军长王金钰兼四十七师师长,不久又有五十四师归并第九军建制。

 一九三一年初,第九军奉蒋介石令,开往江西对红军进行第二次“围剿”,当时红军主力在吉安县东固一带,被国民党军二十七个师包围着。五月,郭采芹率四十三师进驻东部阵地。左翼是四十七师、五十四师,右翼是陕军公秉藩师。红军在毛泽东同志的英明领导下,抓住东部之敌“从北方新到,表示恐惧”的弱点,集中三万余兵力,以泰山压顶之势向敌猛力攻击,首先将公秉藩打垮,然后直扑郭采芹的四十三师,转眼之间吃掉他一个营,郭师被彻底击溃,接着,四十七师也被击溃。经营了五个月的第二次“围剿”被迅速粉碎。

 四十三师及四十七师残部逃到永丰一带始获喘息,清点人枪,损失惨重。消息传到南京,正在开国民会议的军长王金钰大骂郭等给其丢脸,一赌气“引咎辞职”。

向陈诚献媚反吃大亏王金钰辞职后,当时任第二师师长的上官云相立即携重金赴南昌活动何应钦,当上了第九军军长。消息传来,郭采芹率全师群起反对,并把队伍拉到峡江一带。上官回头又来联络四十七师的旅长王冠英,王是郭的老部下,又是小同乡,起初也反对上官回任,但上官深知此人是个老粗,派人送来兰谱并大洋三万块,王感激不尽,变了态度,把上官云相迎回部队。谁知上官到任后,立即变了脸,把王撵了出去。王悔恨莫及。

 郭采芹拉走一师人马后,粮弹均无着落。不久,在安福附近与陈诚的十一师、十四师相遇。以自己部队与人家嫡系比较,郭采芹不禁自惭形秽,于是频频向陈军献媚,想沾点便宜。那知陈诚更是歹毒,竟趁郭师毫无戒备,突然将其包围,命令缴枪,听侯“编遣”。郭采芹初时气愤填膺,拒不缴枪,决心拚死一战。如此相恃数日,其间两方使臣往返磋商,如同交易。在此节骨眼上,郭部旅长孔令恂被陈收买,叛向陈军。郭闻讯后捶胸顿足,破口大骂,最后以十万元现款为条件,将部队交给陈诚,自己裹着钱,昼伏夜行,直奔老家邯郸。

三、在日寇的卵翼下成为冀南一霸

 组织反动地方武装--自卫团郭采芹一败于红军,二受欺于陈诚,经此挫折,不免有些灰心丧气。回老家后,用一部分钱在邯郸城里和贾村置了些房地产,其余全数带往北平,买了个小公馆,过起了“寓公”生活,发誓再也不穿“二尺半”军装。他整日去寺庙听经打坐,自以为看破了红尘,想出家,又舍不得姨太太。后来索性吃喝嫖赌抽,把兵痞那一套全都使了出来,也落了个痛快一场。不知不觉两年光景,消耗甚大。又加日本入侵长城各口北平日益不安宁,于是郭又将全家搬回邯郸。

 郭采芹本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发誓不再穿“二尺半”不过是一时激忿而已,其实他无时不在窥视着时机,企图东山再起。他善于沽名钓誉,说话痛快,出手大方,上到官府豪绅、下至三教九流,无所不交;并经常操办或赞助一些公益事业,再加上他原来就有身份,在冀南一带颇有些名气。一九三三年八月,河北省主席于学忠委任他为冀南保安司令兼邯郸督练处处长,负责冀南十四县“自卫团”的编练及“剿匪”事宜。郭久欲重建自己的势力,此事正中下怀。他趁机指使原任县保卫团中队长的侄子郭化民在老家贾村一带拉起“自卫团”,又到处联络地主豪绅,网罗土匪、地痞、购置枪炮弹药,组成地方反动武装,到“七七事变”时,各股武装有数千人,除郭化民外,尚有张立勋、陈运之、牛昆岗、阎昆山、鲁子和、吴老忠、石会东、王致泉、朱建邦、高德林等,都是称霸一方的劣绅、悍匪。他们镇压革命,鱼肉乡里,打家劫舍,绑票抓丁,搅得冀南鸡犬不宁。

 “七七事变”后,郭采芹鼓动各民团首领借抗日为名,扩充实力,并在河北省主席鹿钟麟那里弄了个保安旅的番号,委张立勋为旅长,郭化民、陈运之、阎昆山部各编一个团,分任团长,他自居幕后出谋划策。不久,鹿钟麟逃走,众土匪也纷做鸟兽散,郭采芹密嘱郭化民及其心腹匪首,要牢牢掌握武装,回原地潜伏,相机而动。他以多年的行伍经验深信,不论是国民党的天下,还是日本人的天下,只要手中有实力,那方面都吃香。

出任伪商会会长郭采芹与日寇初交是在邯郸沦陷不久。日酋得知他的身份和地位后,立即派“宣扶班”前往贾村恭请。进城兵,日酋相待如宾,并请他出任伪邯郸县长,但郭婉言谢绝了。日酋以为嫌官小,又让他召集各部匪军,由他任军长,郭仍不答应。回家后,他怕日军报复,索性携着眷属,又到北平逍遥云了。一去又是一年。还是伪县长杨肇基知道他的心思,与地方绅士们联名,请他回邯出任商会会长。郭采芹欣然返回邯郸就职。

邯郸在平汉线上,水陆交通发达,小麦、棉花、煤炭等战略物资极为丰富,是冀南经济中心。日寇入侵不久,就制定了“发展大邯郸计划”,要把邯郸建成侵华战争的粮、棉、煤物资供应基地。郭采芹主持下的商会是日寇这一侵略计划的主要的、忠实的执行者。他当商会会长七年,后来又是县合作社理事会会长、建筑公司理事长、县府财政监理委员、军警后授会委员等,依仗势力,扼杀民族工商业,使邯郸经济日益殖民地化。当时邯郸的一千多家商号中,有一半以上集中在棉、粮、煤、洋广杂货、货栈等行业上,其中仅棉花店就由“事变”前的二十九家剧增到一百六十八家。通过它们平均每年为日寇收购棉花一千三百万斤、棉籽四千八百万斤。

郭采芹不但为日寇的经济侵略尽心效力,而且在商会会长的外衣下,政治上干着反共卖国的勾当。他是邯郸城的日军司令部、伪冀南道尹公署、伪邯郸县政府里的座上客;军警宪特各机关时常见到他的影子 ;城外的各股伪军与他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在各方面周旋,以其反共经验,从中出谋划策,深得各方信赖。尤其伪冀南道尹薛兴甫和伪县长杨肇基,事无巨细,总要与郭商量后方才实施。薛兴甫还索性将其三、四百人的冀南道尹公署教导大队交给他指挥,郭竟成了不挂衔的警备司令。鉴于反共有方,他被日寇递次推举为县、道、省及华北“联合协议会”的委员,多次出席各级会议,与日寇坐商反共计策。一九四一年七月,北平举行冈村宁茨就任华北派遣军司令庆典,郭采芹以“华北联合协议会”委员身份前往参加庆贺。会上,他为大日本皇军的“赫赫威仪”而倾倒,对冈村宁茨布置的第二次“治安强化运动”佩服得五体投地。回来后,他积极布置郭化民等匪军和冀南道教导大队配合日军向我根据地疯狂扫荡。郭还一度担任“联庄会”会长,为日伪培训“教导员”五十名,并下乡组织“联庄会”,帮助日寇“清乡”。一九四二年夏,他参与指挥伪警察所长卢万寿及汉奸特务队长李积玉等将邯郸抗日政府三区区长孔庆祥等十一名干部、战士杀害在插箭岭。

郭采芹为了讨日本人欢心,还支持纵恿商界在仅有三万人口的邯郸城开设了二十家妓院和五家烟膏店,自己也时常出入其间,非嫖即抽,他每天至少要吸一两大烟。

出任伪司令,清丰当俘虏

一九四四年五月,日寇为了弥补其兵力不足,纠集汉奸、伪军拼凑“冀南剿共司令部”,委郭采芹为“剿共军教导司令”,负责训练和指挥十四县伪军与八路军作战。郭一上任,就想露一手,指挥着四千八百名伪军向我军进攻并占领清丰县城。为了向主子献媚表功,他与道尹薛兴甫商定在清丰召开“祝捷”大会,请日寇陆军驻邯郸联络部代理部长名取正雄大尉及十四县日本顾问检阅,给喽罗们打气。

就在他洋洋得意之时,此事早被打入商会的八路军敌工人员侦知,并迅速转告上级。八路军冀鲁豫部队在清丰城设下了天罗地网,一举全歼日伪军一千二百余人,击毙名取正雄,生俘郭采芹、薛兴甫、日本顾问及十四个县的县长、警备队长等。华北日伪为之震惊。据日军文件记载:“数日以后,加藤联络长在旅团两个大队的支援下,经过三天的时间,在清丰县城内外收殓了数百具尸体。由于这一事件的发生,冀南道的保安队一蹶不振。”

 在根据地里,郭采芹等受到八路军的优待,经过多次教育,予以释放。但郭拒不改悔,回邯后,频频向日本主子表示忠诚,并收拾伪军残部继续与八路军为敌。

 道尹薛兴甫自清丰被俘后,失去了主子信任,不久辞职而去,日寇以吴仲轩代之。郭采芹为了实现军、政、财权一把抓的野心,一面向日寇方面活动,一面以种种手段给吴仲轩施加压力,致使吴未敢到任,而由郭的老部下、“围剿”红军时期的四十七师旅长王冠英出任冀南道尹。王冠英唯郭命是从,形同傀儡,而郭独揽军政大权,发号施令,骄横跋扈。各地伪军政头目深知其底细,无不唯唯诺诺。郭采芹就是这样在日本人的卵翼下,成为冀南一霸。

四、日寇投降后负隅顽抗,自绝于人民

日寇宣布投降后,邯郸城一个旅团的日兵开往石家庄集结。汉奸失去了主子,立即陷于混乱状态。这时,蒋介石为了抢占胜利果实,命令各地伪军维持治安,抗拒八路军。于是邯郸城里马上挂出了许多招牌,什么“县政府”、“县党部”,“三青团部”、“党政军团联合办事处”,还有什么“先遣军”、“接收团”,这个说是胡宗南派来的,那个说是奉何应钦之命。各地伪军、土匪也纷纷进城。郭采芹面对这种局面也难辨别谁真谁假,但还是凭着多年的老经验,他心中早有打算。他和王冠英联合发出命令,将城内散兵游勇一律赶出城,命令各股伪军守卫在邯郸外围,而独把郭化民部千余人敲锣打鼓迎进城内,并鼓动商民到处散布“日本不是投降了,而是全面实现和平了!”同时布置郭化民坚守城池,等待“中央”派人来。

 果然,国民党派遣人员孙嗣司找到了门上,并用所带电台与“中央”联系,改编郭化民部为“边挺第三纵队”,郭化民任司令,王冠英任副司令,孙嗣司任参谋长,郭采芹居幕后操纵一切。郭常给其他匪首打气说:国军人力、物力雄厚,加上美国飞机、大炮、坦克,占绝对优势。邯郸乃平汉线重镇,国军短日内定可到达。至于八路军,不过虚张声势,仅有的主力,一部已开往黄河北岸阻击中央军北进,一部则开往山西阻击阎锡山,剩下的民兵游击队绝不敢打、也打不开邯郸。只要守住邯郸,将来的日子不会比跟日本人差。

 就在他们得意忘形的时候,八路军主力部队于八、九月连克冀南之清丰、大名、邱县、广平、肥乡、曲周、鸡泽等县,矛头直指邯郸。郭采芹等立即慌乱起来,匆忙备战,决心顽抗。

 这期间,郭采芹在司令部里同参谋长孙嗣司昼夜谋划,绞尽脑汁。首先,将全镇划分为东西南北中五区,每区组成一个“自卫团”,户出一丁,战前以车站、丛台为重点构筑工事;战时随时准备登城防守。同时,命令商会、“接收委员会”、“军警后援会”等准备军服一万套、小麦一千包和接收日军之全部弹械,以备顽抗。仅这两项,害得全城百姓和商人叫苦不迭。另外,各部分片负责防守,军内成立“敢死队”、“督战队”,司令部里设政治处、宣传处、军法处。欺骗加恐吓,驱使伪军为其卖命。此外,以郭采芹、王冠英之名义,下令各部伪军增援邯郸,构成外围防线。至战前,邯郸一带共集结各部伪军三千余人。

 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一九四五年十月一日,八路军冀南、太行部队约四个团的兵力,开始向邯郸攻击。至二日,已全部扫清外围之敌,将邯郸城团团围住。

 四日下午五时,八路军战士完成土工作业,攻城准备就绪。为了力争和平解决,使邯郸人民免受损失,曾与郭采芹打过交道的王天祥旅长接通伪司令部的电话,劝郭投降。郭拒不接话。于是,八路军开始攻城,各部指战员奋勇向前,势不可挡。

 此时的郭采芹就象输急的赌棍,守着电话机张牙舞爪,在他的命令下,一批批“最死队”、“督战队”增援守城,稍有退缩当即枪毙。但也无济于事。八路军在各城门下,均有数挺机枪,打得敌人抬不起头来。攻城战士奋勇爬城,前仆后继。敌人从城上摔下的大批手榴弹,因被工厂的工人破坏,十有八九不响。郭采芹急调仅有的三门日式迫击炮,向八路军轰击,但炮手操作失灵,一门炮身炸断,另两门也不敢再用。而八路军的炮弹则准确炸响在炮楼上,气得郭彩芹顿路长叹:天亡我也!

 八路军一鼓作气攻进城内,与敌展开巷战,敌人溃不成军。郭采芹眼看大势已去,打电话命令郭化民退守丛台,自己拉着参谋长也溜出了司令部,忽听前面杀声一片,便慌忙躲进平民家中。

 四日晚二十一点,城内残敌全部肃清,被日寇和汉奸统治了八年的冀南重镇邯郸获得解放。仅攻城一战,八路军毙俘伪军二千余名,缴长短枪二千余枝,轻重机枪三十一挺,迫击炮两门,汽车四十四辆。郭采芹为长期固守而囤积的四十万斤粮食、百万斤食盐、一万匹布和盛满三间房屋的药品、医疗器材均城了八路军的战利品。除郭化民外,郭采芹、王冠英、孙嗣同等四百余名大小匪首也全部就擒。

 郭采芹从当兵到邯郸就擒,前后共三十余年。三十余年来,他屠杀百姓,“围剿”红军,反共卖国,可谓罪恶累累。然而他始终执迷不悟,顽固到底。直至死到临头,他仍把这一生的罪恶轻描淡写地说成是“犯了自由主义”。真是死有余辜。

       链接;http://www.handanwenhua.net/hdwhua/2022-05-16/5906.html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冀南巨奸郭采芹
冀南巨奸郭采芹
满江红·晋冀鲁豫  边区政府和军区司令部旧址
满江红·晋冀鲁豫 边
邯郸怡丰面粉公司始末
邯郸怡丰面粉公司始末
漫谈磁州窑
漫谈磁州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