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国民军在直南一带活动纪实

时间:2022-07-26 14:45:36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呼中汉  浏览: 分享:

 

国民军在直南一带活动纪实

 

呼中汉

 

早在二十年代,有不少军队在直南(冀南)一带驻过,你来我往,征粮派款,拉丁抓夫,广大人民群众受尽了战祸之苦。对当时驻过直南一带许多军队,相比之下,国民三军和国民二军还有别于其它军阀部队,给人留有一个好的印象。那时,国民二、三军是冯玉祥将军所统辖下的中华民国国民军(以下简称国民军)①,建军于一九二四年十月北京政变以后,冯玉祥任总司令兼第一军军长,胡景翼②任副司令兼第二军军长,孙岳⑧任副司令兼第三军军长。国民军建立前后,自一九二二年到一九二五年,孙岳和胡景翼部曾驻直南一带,有四年多的时间。如今为真实地记述这两军驻直南一带的活动历史,笔者根据有关史料和新走访的情况,综合整理成《国民军在直南一带活动记实》一文。但由于笔者思想水平和掌握的资料所限,难免有不妥之处,敬请熟悉这段历史的同志看后多予指正。

 

直南原为直隶省(今为河北省)南部,亦称冀南,和山西、河南、山东相毗邻,纵横数百里,有四十余县。多年以来,这里的人民受着封建统治阶级的压迫和剥削,长期过着极端贫困的生活。尤其在北洋军阀混战期间,兵灾匪祸,再加上自然灾害,广大民众真是啼饥号寒,日月难度。一九二二年第一次直奉战争后,孙岳任了直南镇守使④,他的十五混成旅来到直南一带,进驻大名、邯郸等地,自此,混乱的社会秩序开始有了变化。

 

大名原是北方的一个重镇,号称北门锁钥,是当时直南一带的政治、军事、文化中心。但是,大名一带有三多:即土匪多、毒品多、自然灾害多。面对大名的客观状况,孙岳的部队进驻以后,他采纳了他的参谋长何遂⑤等进步人士的意见,要想稳定社会秩序,首先得进行地方治乱,消除三害,安定民心。原来,孙岳在这一次直奉战争中,出力不小,他的十五混成旅损失不少,然而吴佩孚不仅不补充兵力,反又把孙部曹世杰(曹锟的侄子)一团扩充为十六混成旅。孙岳的十五混成旅进驻大名等地,名为一个旅的牌子,实则这时只剩下一个团,一个学兵连,炮兵、骑兵各一营。

 

当时大名一带,有以刘桂堂为首的一伙土匪,到处打家劫舍,拦路杀人,奸淫妇女,图财害命,闹得百姓们叫苦连天,昼夜不宁。孙岳目睹地方百姓之惨状,深为所动,因受良知的驱使,迅速组织力量剿杀土匪。他首先把部队分别派往土匪活动最为频繁的县城,并在所辖的四十二县建立地方武装,指定骑兵营营长庞炳勋负责清剿。对于捕获的罪大恶极的匪徒,集中到大名,分批镇压,每批十几个,杀头示众,震慑了匪帮。经此一举,大名一带的社会秩序,开始逐渐好转。在地方治乱中,大名县县长丁春膏⑧给予积极配合。在大名境内,实行十家联保制,登记人口,清查各村各户,对于无职业的和素性不正者,另入一册,秘密掌握,令各村村长随时监督。同时,还设立教养院,专收容清乡后的游惰之入。对所收容的人一边进行教育,一边让其谙知编织技艺的人为师传技术,学编簸箩等用物,出院自新后能自谋生活。

 

另外,还创办了惠民、平民工厂,招考幼年子弟,学习传统技艺,编织毛鞋,草帽等,以此抵制日货。时经年余,大名一带贼盗敛迹,社会秩序得以稳定。

 

就大名地理环境看,东有卫河,西有漳河,上达道口以远,下通天津,水路交通比较方便。但是,自鸦片战争后随着帝国主义势力的侵入,大名一带吸毒现象也非常严重,直接影响到人民的身心健康。这时,从上层统治者来看,在美、英帝国主义支特下的直系军阀垄断了北京政权,曹(锟)吴(佩孚)的气焰一天高似一天,坏事越来越多越大,不仅卖官鬻爵,镇压工农运动,甚至导演出收买议员贿选总统的丑剧。曹锟贿选的筹款,假借以禁毒为名,大名辖区也摊上了一份。曹锐(曹锟弟,时为直隶省长)交给孙岳一份“金丹犯”⑦名单,几乎把大名一带所有有钱的绅士都包括在内,第一名就是大名中国银行行长吴钦泰(由于何遂力争,把此人免了)。上司指令,孙岳当然是要照办了。孙岳在县长丁春膏配合下,一方面按“金丹犯”名单抓人,查封烟馆,对贩卖金丹的惯犯给予严厉惩办多另一方面,动员中、小学学生参加禁烟宣传,指出贩毒的害处,这样为时不长,大名一带的贩毒吸毒歪风就被刹住。此间,虽然有以十一中校长刘锟书为首的反对派鼓动风潮,反对孙岳,向上控告,结果大名向省押出三十二万元,这样风潮未起就自消了。当然,从大名拿出的这一笔款项,就成为曹锟买选票的一份用费。

 

大名是一座古城,当地有不少所谓圣贤和社会名流。孙岳在大名,也不是都统统加以崇敬。当他了解有个甘愿退居故里的成阁老时,他随即带人到成家家庙进行祭奠。有人提议也到黄家家庙进行祭奠,他表示不同意。他说,黄阁老与成阁老不一样,清兵入关,成阁老身为明朝臣,不为清朝办事,而甘愿退居故里,有民族气节不可不敬。然黄阁老投靠清兵,可敬他什么?原来,孙岳说这话也是事出有因的。孙岳原是明未辽沈督部孙承宗的后裔,清兵入关时,孙承宗被拴在马后,活活的被拖死了,所以孙家的后人在清朝是不应试的。如今孙岳祭成家家庙时,除赞扬成阁老的民族精神外,还表白自己的军队要多为地方上办些好事;并劝成家子弟参加他的部队,他很愿意为当地多培养人才。

   

 孙岳在大名主张正义,也深得了民心。大名有个银行经理吴纪川,他上有靠山,下有势力,坑害百姓,还玩弄女人,民愤极大。孙岳进驻大名不久,便碰上吴奸污女学生的事件,这个女学生当时正在学校读书,吴见此女美貌,顿生歹意,以金钱利诱未能得逞,于是寻机将其强行奸污。孙岳一向嫉恶如仇,得知后立即将吴纪川收监入狱。吴的上下左右,闻讯都来帮忙,有的送礼,有的说情,结果,均被孙岳拒之门外,为恐节外生枝,孙岳提前处决了吴纪川,为当地百姓除去了一害。

 

大名地处漳(河),卫(河)流域,水源还是比较充足的,但因缺少水利设施,旱灾常年威胁着广大民众。一九二三年,孙岳在大名成立水利会。经多方协商,公举孙岳的参谋长何遂为水利会长,县长丁春膏和县议长史锦云为副会长,何遂胞弟何岭精通测量,不远千里,也被电遨来大。同时还聘阎、吴二工程师与永年李某,共同研究,进行实地测验。初拟引卫河水西流,但因大名地势东低西高,愈西愈高,测至城西马神庙时,地平线高一丈八尺。如引卫西流,工程难度较大,不便实施,后又向西测量,遂决定从大名西区(今魏县西部)引漳河东流,开挖干渠,施工中何遂亲自督工,孙岳时常到工地视察。时经年余、总干渠建成,共途经四十二个村庄,全长六十华里。还开挖支渠若干,建成总闸、正闸、节水闸四座。由此,解除了大名西区的干旱,庄稼获得年年丰收。孙岳、何遂、丁春膏受到百姓拥戴,为他们在大名城北立功德碑(毁于十年动乱)详记之。

 

旱灾刚止,水灾又来。一九二四年秋,大名一带洪水泛滥成灾。大名城西南漳河两岸,数十个村庄田园被淹,城东南龙王庙一带房屋倒塌十之八九,大名至金滩镇,均遭水患。同时,城东殷河溃决,下游数十个村庄均成泽国。此时,孙岳急派船只,满载粮馍救灾民于水火之中。

 

孙岳在大名期间,为民众办了不少好事,得到民众的信任和赞扬,相应的他的部队也得到扩充。初到大名时,名誉上是一个旅,实际只有一团多人。然而经过不太长的时间,至一九二四年北京政变之前,由一团多人发展到四千多人。此间,他的参谋长何遂的作用不可忽视。何遂在大名城内南文庙创办军事学校,从当地中、小学校中选拔青年,进行分批培训,毕业后即调入他的部队任下级职务,成为他的骨干力量。孙岳还采纳何参谋长的意见,派补充营营长刘崇武,训练各县县队,以提高作战本领。为提高训练水平,孙岳在大名城外西北开辟了百亩大的练兵场,改修了新式的阅兵台,为严格军纪,还在关帝庙添置房院,设立军法处。如此采取多种措施,扩充兵员,提高素质,加强战斗力,仅二年多的时间,孙岳的部队就发展壮大起来,可以这样说,大名一带是国民三军的一个发祥之地。

 

一九二二年孙岳的部队进驻直南,邯郸驻有该部徐永昌一个团。这时,胡景翼部驻顺德(今邢台)至彰德(今安阳)铁路沿线地区,司令部设在顺德。胡部和孙部的防区就连成了一片。胡景翼部,原是靖国军解体后迅速发展起来的’一支部队,由于吴佩孚、冯玉祥都想收编他们,经孙岳在曹锟面前说情,疏通关系,曹锟才把胡部编在自己的范围内,给了一个陕军暂编第一师的称号。孙岳和胡景翼是通过何遂相结识的,他们曾在陕西华山组织过反袁团体“共学团”,早有交往。如今孙岳、胡景翼两部驻区相邻,遇事当然是相互支援了。胡景翼要训练军官,孙岳的参谋长何遂替他精心操办,在邯郸设立陕军第一师教练所,三个月一期,共办半年多,为胡部培训了一批军事骨干。

 

 邯郸这个地方,原是战国时赵国的都城,有不少古迹名胜,但由于历代战乱,多成为一片废墟。自一九二二年孙岳的部队进驻邯郸,便引起了广大官兵们的兴趣。孙岳的参谋长何遂,通晓史书,知识渊博,他视察了许多名胜遗址,极为重视,尤其是对赵王故台,称它可与孔子故居并峙,给予高度评价。经他提议,并和孙岳、胡景翼等共同集资,.经县绅士王文山操办,还复原丛台旧貌。首先,将一块废园十余亩地,扩为台址。改丛台上财神庙为武灵旧馆,缀以天桥等诸景于南北,凿地为湖,沟通城壕。湖周围筑路,湖中为岛,为纪念古赵名将望诸君乐毅,建望诸榭于其上。其他一切,也多复修如故。并集历代名家文赋、诗词等刻石立于台上,以扬国光。次后,胡景翼题书“滏流东渐,紫气西来”,八个如尺大字,分刻八石,嵌砌城垣,时至今日,字迹清晰可见。

 

在一九二四年十月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孙岳、胡景翼同冯玉祥发动了北京政变,推翻了贿选的总统曹锟。国民军建立后,孙岳率国民三军攻占保定,消灭了曹、吴的一部分残余势力。段祺瑞上台后,国民一军由冯玉祥率领由北京向热河、察哈尔一带发展。胡景翼率国民二军在漳河以南抵御着吴佩孚的反扑势力,以河南督办之名,占领了河南大部地区。孙岳率领的国民三军,经过在保定、大名等地休整之后,其部有了大的发展,顾海青、徐永昌、庞炳勋、门炳岳都已扩编为步兵旅。孙岳兼任第一师师长,叶荃任副军长兼第二师师长,何遂接替孙岳任大名镇守使兼十五混成旅旅长。此时,吴佩孚在漳河一线准备反扑,国民三军为协助胡景翼的国民二军抵御吴佩孚残部南犯,何遂又被任命为三军前敌总指挥,率部南进,先到邯郸,再次进驻大名。这时,何遂率领的十五混成旅没有多少兵力,徐永昌等分出去后,何遂出发时只带了一营炮兵(营长宋国兴)和一个补充营(营长麻振达)。当何遂这次返大后,大名各界获知国民三军要再次与吴佩孚军阀作战,就更受民众欢迎。银行行长吴钦泰首先给予支持,他将大名辖区的“上忙”⑧三十八万元,交给了何遂。何遂用此款大赏士兵,有几个因作战受伤的都发给六百至一千二百元的养伤费,深得民心,影响很大。同时,何遂还让原在大名搞县队训练的补充营营长刘崇武,负责集中各县县.队于濮阳,整装待命,并调用四十辆军用卡车,从保定取运枪支等武器,这样一支新军很快拼凑而成。何遂让兵分两路,他亲率一部兵力到濮阳,直取道口镇;另一路由大名西南之回隆(今属魏县)出击,进占彰德,这样就直接威胁了直军漳河一线的后方。当时驻道口附近至京汉线的直军是徐寿椿旅,驻彰德一线的是贺国光旅,由于受形势所迫,未经战斗,这两个旅很快归了国民军节制。不久,吴佩孚见漳河战役失利,败势已定,便迅速从洛阳出走了。国民军军威大震,何遂在开封地方人士请求下,率部渡黄河进驻了开封,国民二军也相继进占郑州。至此,国民二、三军防区联成一片,控制了河北、河南大部分地区。

 

吴佩孚败走之后,其残余势力憨玉琨部又与国民军争夺河南地盘。河南问题关系着国民军的生死存亡。为加强国民军在河南的实力,一九二五年二月二十日,孙岳忍痛与奉系李景林建立协定,让出保(定),大(名)等地,率部进驻河南支援二军。国民二、三军合兵,几经战斗,憨部兵败,孙岳率部又乘胜进驻了陕西。此间,李景林任直隶督办兼省长。张作霖乘机进关,政局更加混乱。这年秋,为稳定河北政局,孙岳毅然北上,还军河北,十一月八日,反奉战争爆发,国民军分别在鲁西和京汉线的保定.大名一带发起猛烈进攻,奉军不支,张作霖被迫签定和约。十一月十八日,孙岳部重进保定、大名等地,尔后又经战斗,李景林败走河北,孙岳任了直隶督办兼省长。

 

  

此间,正直奉军败北镇道移防之际,南乐县寺庄有个韩悦,言称奉吴佩孚密令,以直鲁豫联军总司令为名,乘隙进入大名城,占据镇道两署。城内各界,惊恐万状,不知所措,时有前国民军一个团长张兴科,带手枪队十余人抵境,设计将伪司令韩悦及其一个参谋捕捉迅速正法示众,余党部分被捕,其他随行人知事情败露,均暗自散去。次年初,梁寿凯镇守大名,至夏梁奉冯玉祥之命率部离大,这以后大名一带又重陷入兵灾匪祸之中。

  

国民二,三军在直南一带驻防期间,社会秩序可以说是得以暂时的安定。胡景翼、孙岳、何遂等原都是同盟会员,思想比较进步,其部中倾向革命的人也较多,同时还有一些共产党员在该部工作。尤其是一九二四年直奉战争后在南方革命形势的影响下,直南一带的政治形势也起了很大的变化,人民群众有了一些民主自由的权利。如今列举几个事例,可以看出国民军在这方面所起的重要作用。

 

一九二五年,国民二军胡景翼部骑兵第一旅驻顺德时,该部的进步官兵,对当时社会上学校师生的进步活动,不阻挠不干涉,局势比较稳定。该旅有一个宣传队,队长王环新(江西人)带领一些共产党员队员,由当地学生配合,先到邯郸,后又深入邢台一带的任县、南和,南宫、巨鹿、新河等县,积极进行反帝反军阀的宣传活动,每到一个地方,召集一大批人,宣传革命道理,讲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讲苏联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讲军阀混战对中华民族的危害,鼓动大家行动起来,响应南方革命的号召,唤起民众的觉醒。同时,还有共产党员官兵深入到邢台十二中,发展共产党员,为直南革命播下火种。

 

“五卅”反帝爱国运动爆发后,在国民二军的驻地彰德,工、商、学、绅、军政各界联合举行反帝大集会,并进行游行示威,反对美、日帝国主义,声援上海“五卅”爱国运动。这时,国民二军将士参加集会,发言表态,还支持将此爱国运动引向深入发展。国民二军教导营政治教官徐象谦(即徐向前)和彰德我党负责人杨介人、罗任一等,深入工厂、学校、兵营,广泛宣传群众,痛斥帝国主义的罪行。这年八月,省立十一中五十多名学生,在国民二军爱国官兵的指导下,进行暑假军训,学习军事本领,准备参加反帝行列。徐象谦经常对大家说:“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必须准备力量,有了革命的头脑,还要有革命的武装,二者结合,才能有效地保卫国家”。在他的启发教育下,有二十多名进步学生投笔从戎,考入了黄埔军校。

 

这年,国民军一个营驻防在六河沟(即现在的磁县观台镇)煤矿,比较支持当地的矿工运动。广大矿工在我地下党领导下,组建工会,领导矿工向资本家斗争,在当地驻军支持下工人运动比较活跃。后来驻军离开六河沟,工会组织就被资本家给解散了,国民军在矿工中留下了好的印象。

 

 

这支由北洋军阀分化出来的倾向民主革命的国民军,从它一建立,就受到北方我党的重视。为协助国民军更好地开展政治工作,李大钊派了一批共产党员到该部去,我区磁县籍的张兆丰同志,就是受李大钊派遣而到国民三军的,张兆丰在国民三军先后担任旅参谋长、团长、最后升任师长。他利用职务之便和朋友关系,发展党员,建立组织,努力开展政治工作,并办随军干校,培训骨干,这对提高官兵的政治觉悟和加强战斗力,都起了重要作用。另外,张兆丰还亲自深入自己的家乡磁县彭城一带,宣传反帝救国思想,激发民众的爱国热忱,在他的影响下,有不少进步青年加入了国民军,壮大了这支反帝反军阀的武装力量。

 

  

国民军芷北方是有影响的军队,二、三军驻直南一带时也做了不少有益于民众的好事,但毕竟其前身原属军阀系统,虽说后来从军阀军队中分化出来,但也做过不利于民众的事情。孙岳部队初到大名,就为曹锟贿选总统筹过款,胡景翼部在彰德、顺德打击和压制过声援“二·七”大罢工的工人运动,以及为扩军备战,过多的征粮派款,增加了民众的负担,这些都在民众中产生了不良影响。时至今日,当追述孙岳和胡景翼部在直南一带的活动史实时,不能不说是该部的一个严重问题。当然,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尽管如此,对国民军反帝反军阀的进步表现和为民众所办的许多好事,是应该载入直南革命史册。

注释:

①国民军是冯玉祥所统辖的军队,原属于北洋直系。一九二四年十月,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冯玉祥联合胡景翼和孙岳,率部倒戈,发动北京政变,推翻了曹锟的贿选政府,组成国民军。一九二六年五月五原誓师后,部队改称国民联军,冯任总司令,参加国民革命。一九二七年初,和北阀军会攻河南。一九三零年中原大战后冯部兵败,其部被国民党政府改编。

 

②孙岳字禹行(1978—1928),河北高阳人,一九零六年加入同盟会,参加反袁世凯的斗争。一九二二年出任直军第十五混成旅旅长兼大名镇守使。一九二四年和冯玉祥、胡景翼发动北京政变。国民军成立后,任副司令兼第三军军长。一九二五年出任直隶督办兼省长。一九二六年接任冯玉祥对奉作战前敌总指挥。大沽口事件后通电解职、后抱病参加五原誓师,欲加入北伐行列,由于病情加重,后病故。

 

③胡景翼(1892—1925),陕西富平人。一九一零年加入同盟会。武昌起义时,他在陕西举兵响应。一九一七年参加组织陕西靖国军。一九二二年冯玉祥任陕西督军时,胡任第一师师长。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归属直系曹锟所属。一九二四年他和鸿玉祥、孙岳发动北京政变。国民军成立后,任副司令兼第二军军长;后任河南督办,一九二五年病故。

 

④镇守使,官名。北洋军阀统治期间,为省内一地区的军事长官。管辖军队一旅或一师。大名镇兵为清嘉庆十八年改设。一九二二年孙岳出任大名镇守使,使署驻大名城内,辖原大(名)、顺(德)、广(平)等府所属的四十余县。

 

⑤何遂字叙甫(1888—1968),福建闽侯人。一九零七年加入同盟会。一九二二年出任十五混成旅孙岳的参谋长。一九二九年以后,先后任黄埔军校代理校长、杨虎城十七路军总参议,国民政府立法院军事委员长等职。解放后,先后任华东军事委员会委员、司法部部长、政法委员会副主任,还是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等,其生平事迹详见何达撰文《悼念我的父亲何遂》刊于《人民日报》I985年2月24日第五版。

 

⑥丁春膏,贵州织金县人。一九二三年五月由盐山县调大名任县长。在地方治乱方面,协助孙岳做了不少好事,其生平不详,待查。

 

⑦金丹,是以海洛英为主要材料,用面粉等合成的药丸。在当时贩运金丹是违法行为,故称贩金丹为金丹犯。

 

⑧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规定地丁钱粮在农历二月开征,五月截止,名为上忙;下期八月接征,十一月截止,名为下忙。上下两忙征收的地丁钱粮为“忙银”。此处“上忙”指大名镇区一年上期的地丁征款。

 

主要参考资料:

    [1]《关于国民军的几段回忆》何遂撰文,刊于1962年全国政协的《文史资料选辑》第五十一辑。

    [2]《孙岳将军传略》,牛国华撰文,刊于1985年《河北文史资料选辑》第十六辑。

    (3]《大名县志》卷七、十二、十三、二十六等有关部分,1934年版。

    [4]《邯郸县志》卷十五有关部分,1933年4版。

    [5]1987年6月1日成润谈话录。

    [6]《邢台十二中早期建党情况》,鲍济生回忆稿,刊于1983年《邢台党史资料选集》第一辑。  

    [7]李相虞回忆录的有关部分,刊于——1982 .4-《直南党史资料》第一期。    

    [8]《在五卅风暴中》一文,见《前辈的足迹》一书,1987年安阳市委党史委编印。

    [9]《“八一三”运动与国民军》一文,李善雨撰文,刊于《河北学刊》1986年第二期。

    [10]<邯郸早期三个党员始末》(孔仲梅谈话录),刊于1959年《邯郸市党史资料》第三集。

    [11]《张兆丰传》稿,刊于1986年《邯郸市党史资料》第十集。

    [12]《冯玉祥将军》一书中的有关部分,高兴亚著,北京出版社1982年版。

    [13]《北洋军阀统治时期期史话》下册有关章节,陶菊隐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1983年版。

    附件一:丛台集序碑何遂序文

    丛台集序碑,在丛台城上。民国十一年陆军第十五混成旅参谋长侯官何遂撰,邑人王琴堂书。

 何遂序文:曩游欧美于罗马,见二千余年之古城遗址,一砖一石,灿然备列。社会、个人所以爱惜之者无不至美,为新建之邦亦盛饰历史遗物以为国光,他国称是:盖所以资凭吊助美育,俾目击者如游心于历史中,与往古社会相接触意至美也。吾族有史垂四千年,古物之存在者,钟鼎彝器,金石文字外,建筑之物率为古圣贤帝王陵墓宫室之伦,则以待有兵燹,存者寥寥。其历年之久,可与孔子故居并峙者,则邯郸之丛台也。台之名,始见于《汉书》颜师古注,日:以其连聚非一,故名,盖六王时赵王之故台也。《名胜志》谓为赵武灵王所筑云。今台在城东北隅,为明嘉靖间兵备副使杨彝重加修缮,建有据胜亭。清高宗南巡,曾留题刻石其上。同治间,邑令英祭,侯国钧续为建筑,存至今日。壬戍秋,予驻军兹土,军书余暇,辄与二、三袍泽联袂登临,气爽天高,云蒸霞起,紫山西峙,滏河北回,树色粘天,薄云遍野,牛羊归牧,樵歌互答。感人事之不常,喜掑斯台之宛在,唯是丹漆蚀于风雨,名区委诸草莱,时统军孙公禹行驻邯郸,胡公立生驻邢台,岳公西峰驻洹上,爱相与集资,属邑缉王君文山董其事。就台次旧神祠改建武灵旧馆于其侧。新筑三楹,名日如意轩,以《汉书》称赵王营丛台。赵王者,高帝子如意也。轩之上为台,以小桥通于其上。台四周与城堞间有仄径,曲折通内外,因就其上为棚,遍植藤葡瓜豆之属。复就台旁积石为洞建屋其次,而古籍相传有天桥、雪洞,妆台、翠被诸胜者,依稀近之。台西下1日有明太保张国彦废园十余亩,圈归台址,其地有湖,备水道通城壕,岁久湮废,今俱为修凿如故。湖中有岛,因旧有望诸君祠,爰建望诸榭于其上,邑有三忠祠及四贤祠,祠奉韩厥,程婴、公孙杵臼、廉颇、李牧、赵奢、蔺相如,今俱废。湖之西北隅得隙地,因合建为七贤祠,仍附以开国以来诸先烈,存旧迹,式先贤,资观感也。湖之四周筑路、筑堤二,从西北向,又东向南转,通望诸榭,于其交会之处没宛在亭,延长西侧,北绕赵武灵王丛台故址碑,更折而西,过明太保旧坊,直达通衙。而计划略备,并拟刻古贤今人诗赋于其上,上自曹魏,下迄胜清,得文赋十首,诗词五十余首,益以掌故十余则,编为专集,颁诸海内。博雅君子,幸广其意,发为诗文书画,俾存之名区,勒诸贞石,与斯台同其不朽。则以存古物、扬国光、助美育、资登临凭吊者,其为得不己多欤?是为序。(刊于邯郸县志卷十五,一九三三年版)

 

附件二2

 

水利渠之缘起大名十年九旱,民不聊生。民国十二年,丁公春膏来绾邑符,下车伊始,即以兴利除弊为已任,昼夜筹思,见吾邑近临漳御,慨然有引水灌田之举,遂禀镇守使孙公禹行(名岳高阳县人),协商何参谋长叙甫(名遂、福建闽侯县入),即举何公为水利会会长,丁公任副公长,复举县议长史君锦云为副会长,何公胞弟职甫(名岑)精于测量,不远千里,电邀来大,又聘阎、吴二工程师与永年李君草夫,参考研究,实地测验,初意欲引御水以灌田,无奈由东而西,愈西愈高,测至马神庙村,地平线高一丈八尺,碍难进行,遂舍御验漳,乃于西区蒲潭营村,验至县境极北之义井村,约计干渠线有六十里远近。开办一年有奇渠,工始克告成后,灌田数次,颇著成效。渠上岸有何公渠碑记,今就干渠所经过之村庄,与宽深列表以志。

 

干渠经过之村庄:蒲潭营,西上村、小康瞳、北皋集、蒋谢庄,李谢庄、苗村、贾庄、六座楼、胡贯寺、王庄、霍庄、岳庄、邢于村、刘庄、白仕望,刘河下、河里,瞳上、王横、徐小庄、义井。

 

干渠之宽深:自蒲潭营至西上村,渠口宽四丈,底宽两丈五尺,深八九尺至五六尺不等,自西上村至北皋集、渠口宽三丈,底宽二丈,深四五尺或二三尺不等,自北皋集至义井村,渠口宽两丈,底宽一丈五尺,深四尺或二尺不等。

 

水利支渠:支渠之功用,在于干渠之水,供给灌田之小渠沟。若支渠不开,距干渠较远之处,仍不能得水,故欲扩张灌溉区域,非多开支渠不为功。今就现已告成者计有两段。

 

巳开支渠:西上村至旧魏县、方里集至马头集。均系故河道未曾挑挖,故无宽深数目。

 

水利渠闸门:总渠之口,设总闸以司启闭,支渠下游亦设一节水闸,操纵水之高下,俾各支渠得适当之水位,至各支渠亦须有启闭之小闸门,操纵水量,今已成之闸共有四座。

 

已成闸口:蒲潭营渠口总闸一座、‘西上村正闸一座,西上村旁闸一座,小康瞳节水闸一座。(刊于大名县志卷七第二十五页,一九三四年版)

 链接:http://www.handanwenhua.net/hdwhua/2022-07-26/6102.html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邱城惨案
邱城惨案
蒸腾邺下 散布四方——“三曹”“七子”营造的建安文学
蒸腾邺下 散布四方—
《大商风华》连载23 热察绥帮①
《大商风华》连载23
武安舍利塔
武安舍利塔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