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赵国历史

对德茂恒茶庄的回顾

时间:2022-05-26 06:38:24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米毓襄 米毓诚口述 李自谦 张文涛整理  浏览: 分享:

 

 

对德茂恒茶庄的回顾

对德茂恒茶庄的回顾

米毓襄  米毓诚口述

李自谦  张文涛整理

   

德茂恒茶庄原是邯郸市郊区王郎村米家开办的,是邯郸有名的老字号,一九五六年公私合营时,也是当时邯郸有数的大户之一。

   

米毓襄、米毓诚我们是兄弟俩,从三十年代后期弃文从商,帮助父亲经营“德茂恒”,对店内一些活动记忆犹新,在这里愿将德茂恒茶庄发展的过程写出来,供读者进一步认识民族资产阶级工商业是从旧社会怎样挣扎过来的。观点、事实不符之处,请批评、指正。

   

德茂恒茶庄的由来

   

德茂恒创建于一九二一年三月,它的前身是鸿昌号,座落在邯郸火车站的小斜街(原叫马路街)。鸿昌号原属我舅父李三和(孟仵村人)所有,主要经营杂货、百货、糕点之类,由我父亲代其经营(当时称领事掌柜),后因舅父办煤矿事忙,放弃了鸿昌号。一九二一年,我父亲把经营鸿昌号所得的一部分利润和家中的一部分农业收入,共出四百个大洋将鸿昌商号买下。因我父名叫米德懋(1895-1962),故将鸿昌号改名为德茂恒。一九二三年,德茂恒就以经营茶叶为主了,故称“德茂恒茶庄”。

   

德茂恒茶庄的发展

   

德茂恒茶庄开始并不经营茶叶行当,只经营杂货、百货、糕点等,有平房六间,三个店员(一个正式店员,两个学徒)。正式店员杨更新,是南宫人,对茶叶是内行,就建议父亲在店内增设茶叶一项。先父是个有心人,认识到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是人们生活中的重要用品,加之当时邯郸经营茶叶的手又稀,有杨更新与外地茶店联系较广的这个方便条件可以利用(因当时在邯郸、邢台等地经营茶叶的多是南宫人),先父当即答应在店铺内增设茶叶一项,并派杨更新的到安阳、邢台等地进货。从一九二三年开始,经营一段经营,这项收入也比较可靠,遂奠定了长期经营这项专业的决心。

   

一九二七年五月十一日(农历),因军阀混战,奉军沿京汉铁路北撤,一路烧杀抢掠,激起邯郸的地方农民武装——红枪会的反抗。先父深知自筹店铺来之不易,就闭门死守财产,当奉军在火车站附近放火焚烧商店哩,家人都劝他外出躲避,但他死淳店,直到大火烧到自己店铺时,才迫不得已,慌张从楼窗中跳下逃命,遂被奉军发现,抓到怡丰面粉厂扛粮。先父扛了一袋面粉由奉军押着随人群一起进了城,当走到一个亲戚门前时,趁着奉军不注意就躲了进去,才侥幸脱险。等奉军去远后,父亲才偷偷从城里往外走,走到“悦来店”,见到马路两旁的店铺、民房全都变为灰烬,当奔回自己的店铺时,德茂恒茶店早已付之一炬了。这次损失两千元,先父见以此景,潸然泪下,但并没有自暴自弃,他懂得只有在苦难中挣扎,自求生路才是唯一的出路。于是在遭灾劫后,再次求亲告友,变卖家产,凑了一部分钱,准备继续开业。幸好邢台德春茶店、安阳晋丰茶店两债主高抬贵手,债务千余元没追索,还继续发货,先父就暂时租赁南关街路西临街门面三间,仍挂出老字号“德茂恒茶庄”的牌子,继续售货。这时,长兄毓令已十六岁,也只得弃学经商了,他在茶庄内,很快就成了父亲的得力助手。舅父李三和念兄妹手足之情,又参马路街原地将六门平房迅速盖起,德茂恒又搬回原处。由于我家是邯郸老户,坚持薄利广销、记帐赊销,在邯郸赢得了信誉,加之生活俭朴,苦心经营,在同德中增强竞争能力,为商号发展奠定了基础。先后把同德  衡茶庄(经理为周元恒)、中和裕茶庄(经理为王永清)、天宝福茶庄(经理为寇国彬)相继战垮。如在竞争时,同样的茶叶,他们每斤茶叶卖贰元肆角,我们每斤就卖壹元陆角,并装上留声机大造声势,再加上毓令哥和几个得力伙计的配合,在每条街巷及城外农村大量张贴广告等,闹得十分红火。当战胜对方、博得好评后,我们再来平价出售,以图广销,因此在茶行中,渐居首位。在这一段经营中,杨更新自恃有功,又有技术,时有为难东家的现象。先父此时也掌握了经营茶叶的技术,借经营支绌为由,将杨更新解雇。从此,德茂恒茶庄只用学徒工,不用或少用正式店员,只有不得已时用一、两名必不可少的店员。在德茂恒茶庄的店员、学徒工的工钱由掌柜定,学徒工每年年终发二十元工钱,另外再送二十几元不等;正式店员每年年终发三十元工资,另外再送三十几元不等,以此做为对店员、学徒工的常年支付工资的基础。少发多送,防止下年生意不好时不好处理劳资关系。不管正式店员还是学徒工,店方一律管饭吃。

   

一九三五年间,由邮局代收物价的关系,德茂恒茶庄开始与福建省福州市的陆经斋茶庄、何同泰茶庄等建立了来往关系。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后,父亲吸取一九二七年惨遭奉军火烧茶庄的教训,在日寇逼近邯郸时,事先将茶叶等货疏散在武安土山舅父家和邯郸县陈岩嵛村亲戚家。由于事先有准备,所以在日寇侵占邯郸这场劫祸中,德茂恒幸免于难,实力没遭大的损失。

   

一九三七年十月十七日日军侵占邯郸后,鬼子汉奸残暴肆虐,土匪恶霸到处骚扰,局势相当混乱。德茂恒店铺封闭,我们全家逃到西乡陈夺嵛亲戚家避难,直到农历十一月的一天,让长兄毓令回市看动静,当走到彭家寨时,遇见见个鬼子兵,强迫搜身,因没搜到钱,一个鬼子劈刀就向我哥哥砍来,我大哥躲闪得快,未砍中要害,急从棉衣中掏出两张大票给了鬼子才算了事。等到一九三八年春天,局势稍稳定后,我们全家才回王郎老家,德茂恒茶庄重新开业。这时毓诚也不再上师范学校,到店内学做生意。因我号东边的“同盛德”住上了宪兵队(日本特务机关),火车站那段路几乎达到人稀路绝的地步。随之,邯郸的繁华区也转移到了以“新华池”澡塘为中心的新华街。新华池掌柜李超群(南关人)、何殿臣(南门里人)和先父都很熟悉,也比较要好,因此先父就在新华前街路北租赁房屋楼上楼下各三间,开设了德茂恒茶庄分训,为德茂恒茶庄“东记”,由常致道和毓诚主持。常致道(邯郸县汉霸庄人)从一九三三年到我店当店员,由售货员、采购员到主管会计,历时二十三个年头(直至公私合营),始终勤勤恳恳,尽职尽责,利弊到各方好评。另外还有店员栗广富(中柳林人)、张宝珍。

   

一九三八年春,邮局通知德茂恒茶庄:福州市茶庄邮来茶叶一部分,因中日战争,货存在郑州邮局,郑局邮至我局,请速派人来领取。此时由于中日全面开战,南北交通中断,茶源奇缺,这批货如及时雨,雪中炭,成了我店发达的资本。后来,除和福州市两家茶庄来往往频繁外,又和天津市太裕茶庄、北平市的庆林春茶庄等六、七处茶庄取得了联系。就这样,德茂恒茶庄很快又兴隆起来了。

   

德茂恒茶庄从开业之日起,相继把中和裕、  衡、天宝福茶庄战垮后,就成了邯郸唯一的茶庄。德茂恒茶庄创出了牌子,博得了好评。由于时局不稳,南方茶叶时来时断,供不应求,先父就积极组织货源。经人指点,发现河北平乡的“平茶”和西山(涉县)的莲荞茶,价格低、汤头好,同时也受晋丰茶庄和德春茶庄以次充好恶习影响,采取了他们掺杂使假的错误做法。先后从平乡、涉县购来莲荞茶(木本植物)和“平茶”(俗称车蓟麻,野生草本植物),这种“茶叶”是北方土产,色似茶,但质远不及南方茶叶,利用土茶,名曰南方次茶,欺瞒顾客。

   

一九三八年,德茂恒茶庄在新民街(现和平路)西头路南合伙盖了一座二层楼房,我店门面占上下楼四间,另柜房两间,共六间,为德茂恒茶庄总号;在新华前街租得新华池六间房为德茂恒茶庄分号(东记),解放后又将此门面买下。两个共有店员、学徒五人和我父子四人。两个商号都在邯郸市最繁华的地方,我商号经营的商品除茶叶外,兼营果品、糕点、海味等,买卖盛行一时。

 

德茂恒茶庄的几次灾祸

   

随着德茂恒的了越来越大,我店受到外部的压力也越来越大。那时军队揉躏,官府敲榨,土匪绑票,流氓无赖骚扰……,闹得整日提心吊胆,随时有意想不到的横祸,特别在日伪时期,我店经历了几个大的挫折。

   

一是一九四三年八、九月间,西区土匪陈润之给我家中发下税款条子,让马上交一万五千斤小麦。先父接到条子后,坐立不安,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后悉陈润之的参谋长岳运之是毓襄在师范学校时的老师,就给毓襄备了一份山珍味像样的厚礼,让毓襄立刻拜访老师,经岳的讲情,陈润之把一万五千斤小麦改为一千斤小麦,我们交远后,才算息事。

   

二是一九四四年九月的一日夜,紫山土匪郭玉坤,从王郎村把家母米李氏绑走,同时牵走两头大牲口。为了保全家母性命,先父东奔西跑托熟人,经过七址多天的多方交涉,并让长兄毓令托人给郭匪送去二十万元,才把家母赎回。

   

三是一九四四年农历六月间,在东北满铁做事的表弟李好道被我军俘虏后放回,不敢再干伪差事而来我家躲避。后被人告发我家窝藏罪犯,表弟好道和毓襄一起被抓到日军黑赖军部,被打得死去活来,又把毓襄押到西北荒郊邢场开枪假枪毙,吓得毓襄面如土色,几个鬼子哈哈大笑而去。

   

四是一九三八至一九四五年间,工商业者夜间经常收到恐吓信。一九四四年春,土匪、特务给我店下过三次恐吓信。恐吓信的内容多半是:请送××处茶叶×斤,糕点×盒……。这些地方多是荒郊边野,在兵慌马乱的年月,别说夜间去送东西,就是白天也没人敢去。但第二天夜,又有恐吓信,内容就更厉害,什么: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小心……。

   

一九四四年六月,特务队长李积玉派人把毓襄抓去,恐吓说:“你收到条子为什么不报告,你犯了隐瞒罪!”接着又说:“你家给土匪出赎票钱,违犯了赎案条例!”这些人想敲竹杠何患无词,其实下恐吓条子大部分是他们自己干的。经和事人调解,将毓襄放回,但毓襄前头进店门,后脚管事人也赶到了。先父一见此景,也就领会了他的来意,只得让管事人给特务头子李积玉、张星吾、刘之政等三人带回一万两千元表示谢意。事隔两天,管事人又来找我父亲说:“章(鸿年)县长也知道这事了,光感谢队长,不感谢县长不合适,应该再感谢感谢章县长才对。”先父无耐,只得再给章县长四千元的感谢费。管事人来回奔跑,自然不能白跑,先父又给他二百元的跑路费才算了事。

   

我店尽管受到竽竽的敲榨和勒索,但由于经营有一定基础,并未被压垮,还是照常营业下去。

 

德茂恒茶庄的经营管理

   

德茂恒茶庄得以不断地发展,天时(乱世求进)地利(老邯郸)人和(父子兵)的因素都有,但最主要的是不断改进经营管理,适应市场的客观需要。

   

()摸准市场信息,根据需要经营短缺商品。这一条是我家在经营过程中非常注意的。德茂恒是经营茶叶为主,在长时间里虽不是我家独家经营的商品,需求量也不大,但我们坚持经常不断,加之多数顾客都到我们店里买,细算起来销售量也是很可观的。同时根据市场需要,又兼营山珍海味,获利也不少。

   

市场上的需要不是一成不变,市场需求一变,我们经营的商品就随之改变。一九四三年邯郸一带遭受了虫灾,大片庄稼被蝗虫吃光,先父根据此景就马上组织人力、财力,派我兄毓令等人到北平、山西、行唐、正定、新乐等地采购来菜籽、荞麦种等。果然不出先父预料,购来的菜籽、荞麦种一抢而光。当经营完菜籽、荞麦种后,先父又经营粮食,结果又是销售很快。这些商品,既周转快,盈利又大。

   

()注意选择商店的位置。经过实践我们父子认为,店铺的闰置对商品销售量的大小关系很大。店铺的位置适当,销售量就在;店铺的位置不当,销售量就小,而且还有倒闭的危险。因此我家很注意店铺的位置。德茂恒茶庄开业时,店铺地点在鸿顺店门口,当时那里是邯郸市最繁华的地方。后来,邯郸市的繁华地区转移到和平路和新华前街,因此,我们就把店铺迁移,在和平路西头和新华前街偏西头同时开设两个店铺。我们经常随着繁华地方的转移而转移,使商品和销售量一直很大。

   

()善于竞争。经营商业就会有竞争,德茂恒茶庄又特别注意竞争。一九三三年,南宫一个姓关的在德茂恒茶庄对门开设了中和裕茶庄。姓关的既是资本家,又是大地主,在沈阳、太原等地都有他的商号。他一来到邯郸,就雄心勃勃,一心想把德茂恒茶庄压倒,独霸邯郸。中和裕茶庄比起德恒茶庄来,它有许多有利条件:商店大、人员多、资金雄厚、经营的品种又多,并在店门口按上喇叭(留声机)广为宣传。德茂恒茶庄针对此种情况,也毫不示弱,也同样按上了喇叭相对宣传。为了给中和裕一个下马威,德茂恒茶庄在中和裕开门头三天,不惜一切把茶叶大幅度降价,原来二元四角一斤的茶叶降为一元六角出售。由于德茂恒茶庄采取了降价措施,在中和裕茶庄开门的那天,把顾客都争到了我们的商店,使中和裕茶庄开门的头一天就冷冷清清。后来,我们为了压倒对方,取得优势,就经常不断地派和我家关系较好的人到中和裕茶庄买茶当样品,茶买来后,我们爷几个就坐在一起品尝,开“诸葛亮”会,尔后,把自己出售的茶叶的技师调配得总要比中和裕茶庄的茶叶高一筹,相比之下,中和裕茶庄的茶叶总是销售不下去。因此,中和裕茶庄到邯郸开店不到两年就赔了一万余元。姓关的看到此景,就把店铺交给经理王永清走了。后来,王永清又把店铺交给伙计们。这样几折腾,资财的分散,就更无力与德茂恒茶庄竞争了,于是德茂恒茶庄就以压倒优势的姿态,基本上掌握了邯郸的茶叶市场。

   

()以自己经营为主,以雇用店员为铺。德茂恒茶庄向来以自己经营为主,先父既是掌柜又兼采购,毓令兄既管货房又主管茶叶的品配,毓襄主管外交事宜,毓诚既为会计又售货。店员最多时也不过五人,但劳(店员)(我们)关系比较融洽。我们认为,这样做有几大好处:第一,可以延长工作时间,德茂恒茶庄不分白天黑夜,顾客啥时来啥时卖。第二,可以提高服务技师。在我们店铺顾客点啥货,我们取啥货,向来没有怨言。第三,可以节俭。我们父子经营的店铺,向来不浪费一针一线。在别的店铺是废物的,在我们那里却是宝贝。如包装箱,在别处做废物处理,而我们拨箱一部分拆开改制成糕点盒,一部分自己当蜂箱,一部分还用作包装箱。店员们看到这种情况时说:咱店真是卖水的看河,净漂()了!

   

()亦农亦商,互补互济。我父米德懋既是地主,又是商人。土地的收入是我们经商的保证,商业收入又使我们不断地扩大了土地的亩数。我们经营的店铺,不论店员还是主人,吃穿都是自家土地收的,因此开销很少,这使我们的盈利相对就大一些,用我们自行的话说是“净赚”。有土地作依靠,使我们不怕商业上的突变。比如一九二七年奉军把我们的店铺一火烧尽,但我们有土地的收入,没有破产,经过艰苦经营,又发展起来了,我父常说:“庄稼加买卖,永远没个败”。

 

德茂恒茶庄的新生

   

一九四五年十月四日,我冀南、太行两支大军一举攻克工邯郸,邯郸回到了人民的手中,德茂恒茶庄也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一九四六年,我家因是地主而被斗,德茂恒茶庄由王郎村农会接管,但时间不久,中央《五四指示》下来,保护民族工商业,茶庄又发还给我们父子经营。以后在党对资本主义工商业利用、限制、改造的方针指导下,在共产党人杨化南、温碧空、芦文涛等同志的关心帮助下,逐渐革除旧弊,经营逐步纳入社会主义轨道。毓襄被政府委任为茶叶行业副主任。从此,我们更加相信党的政策,大胆接受工人的建议,管理缺席和经营不断革新。一九五三年为兴建邯郸大时代戏院捐款六百三十元,主动买了公债二百四十份。万其是一九五六年公私合营时,德茂恒茶庄已有资金一万一千七百元(其中固定资产三千五百元,家具四百七十元,流动资金七千七百元)和两座楼房,全部纳入合营。当时毓襄颂诗一首:资产阶级莫可恋,和平改造乐欣然,社会主义同享福,何愁子女受饥寒。这样一传,得到全市工商业者的称赞,德茂恒茶庄为全市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带了个好头。

   

合营后,毓襄担任茶叶经营处副主任,我们父子四人都成公职人员,工作得到适当安排,从此生活得到了保障。

   

为了适应当前的城市经济体制改革,搞好两个文明建设,在各级领导的关怀下,德茂恒茶庄于一九八五年元月,又在邯郸市最繁华的和平路中段重新挂起了德茂恒茶庄的牌子,毓襄虽年年退休,又被请回管理门市。从此,德茂恒茶庄又开始了新的历程。

链接:http://www.handanwenhua.net/lishi/2022-05-26/5937.html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对德茂恒茶庄的回顾
对德茂恒茶庄的回顾
文人苟且偷生的姿势
文人苟且偷生的姿势
病态审美与戏墨美学
病态审美与戏墨美学
走进河北革命老区涉县:瞰,红河谷畔新画廊
走进河北革命老区涉县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