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流溪别院

参寥子:我是苏轼的“铁粉”,他被贬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时间:2022-03-12 17:59:09  来源:百度  作者: 三顺说名著  浏览: 分享:

 

参寥子:我是苏轼的“铁粉”,他被贬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洒脱的苏轼,一生交了许多朋友。“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的陈季常,“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张先,“二十四孝”中“弃官寻母”的朱康叔,调侃苏轼“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的佛印……被贬黄州的时候,奉朝廷之命监督苏轼的徐君猷,也成了苏轼最好的朋友。

 参寥子:我是苏轼的“铁粉”,他被贬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在苏轼无数的好友之中,有一位最为默默无闻。此人也是一位出家人,法号道潜,字参寥,也被称为参寥子。

 

准确来说,参寥子不仅是苏轼的朋友,更像是苏轼的“铁粉”,他对苏轼,有一种近乎痴迷的情感。苏轼的一生,颠沛流离,曾多次被贬,参寥子,就是那个永远都会默默追随着苏轼,去往任何一个地方的人。

 

在《苏轼诗集》的第十七卷《次韵僧潜见赠》中,有这样一段小注:“僧道潜,字参寥,於潜人,能文章,尤喜为诗……过东坡于彭城,甚爱之,以书告文与可,谓其诗句清绝,与林逋上下,而通了道义,见之令人萧然。坡守吴兴,会于松江。坡既谪居,不远二千里,相从于齐安。留期年,遇移汝海,同游庐山,有《次韵留别》诗;坡守钱塘,卜智果精舍居之……坡南迁,遂欲转海访之。以书力戒,勿萌此意,自揣余生必须相见……”

 参寥子:我是苏轼的“铁粉”,他被贬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这段小注说了什么呢?参寥子是一位诗才很高的僧人,他曾经在彭城见过苏东坡,苏东坡看了他的诗,非常喜欢,专门写了一封信给文与可(胸有成竹的那位),说参寥子的诗清绝,和林逋不相上下,而且还含有一定的道义和禅机。从此以后,苏轼和参寥子,便开始了这段感人至深的友情。

 

苏东坡在吴兴的时候,参寥子跟到了吴兴;苏东坡被贬到了黄州,参寥子又跟到了黄州;苏东坡调任汝州,两人又一起畅游庐山——苏轼那首最著名的《题西林壁》,就是他和参寥子同游庐山的时候,写下来的;后来苏东坡又被派到了杭州,参寥子又跑到了杭州的智果院居住;后来,苏轼被贬海南,参寥子开始四处想办法,准备过海去找苏轼。苏轼赶紧写信劝阻他,说今生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参寥子:我是苏轼的“铁粉”,他被贬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参寥子究竟有没有去海南找苏轼呢?没有,难道真的是因为苏轼的这封信劝住了参寥子?并非如此,因为参寥子也遇到了麻烦。因为和苏轼走得太近,参寥子曾经写过的诗文,也被人收集起来,罗织罪名。不久之后,参寥子被迫还俗,到了建中靖国初,曾子开上书,替参寥子开脱,说参寥子并没有什么罪,参寥子这才又重新出了家。

 

参寥子对苏轼近乎痴迷,堪称苏轼的“铁粉”,苏轼对参寥子又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参寥子:我是苏轼的“铁粉”,他被贬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苏轼曾经在自己的《书参寥诗》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我在黄州的时候,参寥从吴中来看我,住在东坡。有一天,我梦见参寥写的诗,其中有两句是‘寒食清明都过了,石泉槐火一时新’。七年之后,我被调任钱塘,参寥也搬到了西湖的智果院。院中有清泉从石缝中流出,清冽甘甜,非常适合烹茶。寒食节的第二天,我和几位客人泛舟西湖,来找参寥,他汲泉钻火,烹黄蘖茶,我忽然想起七年前的那个梦,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幕,是七年前就已经注定了的。”

 

您见到过这样的友情吗?似乎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了苏轼和参寥这一生的相互抱团取暖。参寥子离不开苏轼,苏轼也离不开参寥子。

 参寥子:我是苏轼的“铁粉”,他被贬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苏轼谪居儋州的时候,曾经给参寥写了一首《八声甘州·寄参寥子》——

 

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问钱塘江上,西兴浦口,几度斜晖。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谁似东坡老,白首忘机。

 

记取西湖西畔,正暮山好处,空翠烟霏。算诗人相得,如我与君稀。约他年,东还海道,愿谢公,雅志莫相违。西州路,不应回首,为我沾衣!

 

这是世上最真挚、最感人的友情。苏轼用最平实的语言,写出了最深厚的情意。当年的我们,曾经在钱塘江上,曾经在西兴渡口,共同欣赏过多少次落日的斜晖?其实,又何必思量太多人世间的事?如今我也老了,又有谁能像我一样,老了也淡忘了那些功名利禄。

 参寥子:我是苏轼的“铁粉”,他被贬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念念不忘的,不仅仅是西湖的美景,还有你我的友情,人世间像这样深厚的友情,太稀少了。如果有一天,我能像谢安一样,东还海道,一定会辞官归里。你也不必为了我,泪湿僧衣。

 

“西州路,不应回首,为我沾衣”,用的也是谢安的典故。谢安有一个外甥,名叫羊昙,两人感情很好。谢安死后,羊昙不肯再经过西州门。有一次羊昙喝醉了,无意间来到了西州门,猛然醒悟之后,羊昙放声大哭,念着曹子建的诗说:“生存华屋处,零落归山丘。”

 

苏轼被贬儋州的时候,已经五十多岁了。他在这首词的最后,写出来“西州路”的典故,总让人感到隐隐的不祥,却又透露出一丝超然物外的洒脱。

 

在苏轼颠沛流离的一生中,能有参寥子这样的知己,足矣!

链接;http://www.handanwenhua.net/liuxiby/2022-03-12/5726.html

参寥子:我是苏轼的“铁粉”,他被贬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参寥子:我是苏轼的“铁粉”,他被贬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参寥子:我是苏轼的“铁粉”,他被贬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参寥子:我是苏轼的“铁粉”,他被贬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太极拳从这里走向世界(上)
太极拳从这里走向世界
邯郸文化网,网文化邯郸
邯郸文化网,网文化邯郸
永远的丰碑
永远的丰碑
秦始皇为什么叫赵政
秦始皇为什么叫赵政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