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丛台之声

任宝亭:我对邯邢基地来龙去脉的一些记忆

时间:2024-03-29 14:45:12  来源:邯郸日报  作者:任宝亭  浏览: 分享:

 


 

(位于邯郸市光明路的邯邢基地冶金矿山建设指挥部办公楼)
 

  我在冶金战线工作了大半生,从1971年18岁参加工作,就到了当时的河北省7023指挥部,一直到2013年从中国华冶科工集团公司高管层退休,退休后没有离岗,又返聘四年,到2017年才完全脱离工作,足足在冶金行业工作了46年。
  这期间亲身经历了邯郸钢铁建设大发展的整个过程,特别是邯邢钢铁基地建设那轰轰烈烈的激情岁月。现在虽然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也退休多年,但那刻在脑海深处的记忆,总是“不思量,自难忘”,甚至愈发清晰起来,那一个个热火朝天的场景,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常常回放在眼前。
  邯郸人总说,邯郸是座三千年没有改过名字的城市,但它的内涵却经历了无数次的跌宕兴衰,在邯郸近现代史上,邯邢钢铁基地建设无疑是邯郸发展中一页具有转折性意义的辉煌篇章。
  邯邢钢铁基地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批准建设的,出发点是落实毛主席“邯郸是要复兴的,很有希望搞一个大钢铁城”和“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指示。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成立了邯邢钢铁基地建设领导小组,新建了办公楼,坐落在邯郸市中华路与丛台路交叉口的西北角,此楼后来改为丛台区委区政府办公楼,现在然存在。
  邯邢钢铁基地领导小组成立时,由时任河北省委书记马辉担任领导小组组长、省、部委有关负责同志任副组长,省建委主任、后来任省委领导的刘英任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新华社对邯邢基地也很重视,还在邯邢基地领导小组设立了记者站,办公地点就在邯邢基地办公楼内,我曾前去向一位姓逯的记者送过稿件,他也曾多次到我单位做过采访。
  邯邢基地领导小组下属邯邢基地冶金矿山建设指挥部,邯邢基地煤炭建设指挥部,邯邢基地水文地质指挥部,邯邢冶金矿山管理局等。还有邢台沙河的解放军工程兵部队、河北省505指挥部、涉县的天津6985指挥部、武安的中国人民解放军2672钢厂,河北省冶金建设公司等也在其协调管理范围内。6985指挥部第一任指挥长是抗日名将杨虎城将军的长子杨拯民,当时他是天津市副市长。不久冶金部为了加强邯邢基地建设,又新组建了直属的第二十冶金建设公司,投入6985钢厂建设。
 


(地处武安的玉石洼铁矿)
 
  1973年声势浩大的邯邢基地建设拉开了序幕,从全国调集了数万人的精兵强将,参加邯邢基地大会战,要建冶金矿山10个,其中大型矿山6个,规划目标到1980年邯邢基地年生产钢200万吨,生产铁400万吨,铁矿石1300万吨。
  1973年10月22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到邯郸老区视察。他听完汇报高兴地说:邯郸是个好地方,我也非常怀念这个地方,这里有煤、有铁、有水、有电,要搞一个大型的邯邢钢铁生产基地。他当时想去涉县八路军129师故地重游,他和刘伯承曾带领129师,在涉县住了六年多,离开这个老根据地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一直想回去看看那里的老乡,那里的太行山,那里的清漳河,那里的赤岸村,可惜种种原因这次未能成行,小平感到很遗憾,他只好坐邯郸环行列车走了一圈。他在武安车站下车走了走,登上一个木头垛遥望武安城,他说看到了那座古塔,用手指着说,那就是武安县城。
  邯邢基地冶金矿山建设指挥部,就是中国华冶的前身,1974年8月正式宣布成立。指挥部第一书记由参加过两万五千里长征的十级高干赵仲云兼任(同时担任邯邢矿山管理局书记),从延安走出来的十二级老干部杨士敬担任第二书记、指挥长,长期在冶金战线工作的张国华担任副书记、副指挥,其他几个副指挥有老邯采来的,有从武钢调来的,也有从鞍钢、太钢等单位调来的。 下属六个矿山井巷公司,一个露天矿山公司,一个特凿公司,一个矿山机修总厂,一个技工学校等。矿建指挥部的员工一部分来自于邯邢冶金矿山管理局(前身是邯郸冶金采矿公司,简称“老邯采”),还有河北省505指挥部下属的铁矿,有7023指挥部(即后来的五家子铁矿)、7025指挥部(即后来的南洺河铁矿)、7028指挥部(即后来的西郝庄铁矿),天津6985西石门铁矿、天津6985马甲垴铁矿等,而大部分管理、技术人员和老员工来自武汉钢铁公司、鞍山钢铁公司、包头钢铁公司、太原钢铁公司、攀枝花钢铁公司、冶金部在四川的六冶建设公司等等,还有一大批成建制的复员转业军人,以及参加有关项目施工的战备团(即民工队伍,主要是馆陶县战备团)。
  1975年冶金部为加强邯邢矿山建设力量,又决定把著名的英雄掘进队——马万水工程队从河北龙烟铁矿调入邯邢基地冶金矿山建设指挥部,邯郸市在火车站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欢迎仪式。当时,矿建指挥部人员除台湾以外的29个省市自治区都有,民族有十几个民族,包括藏族,维吾尔族,壮族,哈萨克族,苗族,回族,满族等,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建成了“五矿二厂”,即西石门铁矿,玉石洼铁矿,五家子铁矿,北洺河铁矿,马甲垴铁矿,西石门选厂,五家子选厂,建成后移交邯邢冶金矿山管理局。
  邯邢基地煤炭建设指挥部的来由,大致是这样的。1973年“邯邢煤炭工业基本建设局”成立,次年更名为“邯邢基地煤炭建设指挥部”,(简称“邯邢煤指”)。人员来自贵州六盘水(63处),攀枝花(49处),江西临水(31处)等地。
  参加邯邢基地建设的有多少人呢?据不完全统计,超过10万人,包括邯邢矿建指挥部、邯邢煤建指挥部,还有中煤设计院、中煤水文、首钢设计院、冶金地质局518队等一大批中央直属单位员工。连同附属单位和家属,30万人移民邯郸。整个邯邢基地没用多少成本就完成了几十万人的技术移民,这笔财富将永远留在邯郸,至今享用不尽。
  邯邢基地领导小组级别很高,由省委书记担任组长,省、部委领导担任副组长,人员又来自于五湖四海,这在全国引人注目,影响巨大。1977年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代表大会的邯郸代表共6人,其中4人来自邯邢基地,矿建的马万水工程队邢玉宝出席了这次大会。
  上世纪末,曾有一句很流行的话,“八十年代看深圳,九十年代看浦东”,如果给它前面加一句,那就是“七十年代看邯邢”。它改变了邯郸的产业结构,邯郸从此成为全国最重要的钢铁、煤炭产区。
  它不仅让邯郸市主城区增加了一倍的人口,而且大大提升了邯郸的人口素质。邯郸基地超过30万的移民,再加上国家加大三线建设,兴建了纺织部纺织机械厂,天津工学院化工系,煤炭部煤炭建工学院(河北工程大学的前身),水电部水电学院(后迁往郑州),五机部第五机械厂、第六机械厂,还有天津援建邯郸的四个大型纺织厂,天津棉机厂等,这些都从根本上改变了邯郸的工业规模和产业结构,极大提升了邯郸市的城市品位。
 

 
(邯郸西石门选矿厂)
 
  邯邢基地建设在改变邯郸面貌,促进邯郸经济发展的同时,还在短时间内,让邯郸接受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化冲击,各种风俗在这里交融,各种观念在这里碰撞。邯郸普通话的普及程度一下子跃升到全国先进行列,超过石家庄,济南,郑州,太原…等省会城市,邯郸市从此成为普通话普及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邯郸企业走出去的孩子大都只会说普通话,不会说地方话。
  邯郸人的服装,文化,思想开放程度等人文领域也都同时有了巨大变化。北方人的豪爽大度,南方人的精明干练交汇于此,东北的“二人转”、广东的“不好义希(意思)”、四川的麻辣烫、陕北的信天游等等,一股脑地被邯郸吸收、接纳、融汇,做成了邯郸的”大锅烩”,形成了新的邯郸人文精神!在河北,人们公认邯郸的文化底蕴最深厚,也很前卫,走在了那个时代的前锋,这与邯邢钢铁基地的建设无不有着重大关系。
  1979年,随着国家经济调整,邯邢钢铁基地下马。矿建,煤指等都分别划归国务院冶金部、煤炭部等,单位也因之更名,去掉了邯邢基地和指挥部字样,加上了各个工业部(冶金部、煤炭部、纺织部等)的名称。
  邯邢基地煤炭建设指挥部去掉邯邢和指挥部后,更名为煤炭工业部第一建设公司、煤炭工业部建安公司、煤炭工业部煤炭建筑设计院、煤炭工业部水文地质公司等,后来国家各工业部取消后,又组建了中煤建设集团,他们分别更名为中煤第一建设公司,中煤建安公司、中煤建设筑设计院、中煤水文地质公司等。
  邯邢基地冶金矿山建设指挥部,成为冶金工业部华北冶金矿山建设公司,简称“华北矿建”。由此,开始由邯邢基地走向了全国冶金矿山市场,以致国际市场。1998年随着冶金工业部的取消,成为中国华北冶金矿山建设公司。2002年,为了适应全国冶金建设市场的需要,改为中国华北冶金建设公司,施工领域由以黑色冶金矿山为主,扩展为以冶金钢铁厂建设、冶金矿山建设、地表建筑工程三大领域为主的综合建设公司。
  2005年企业改制,成为中冶集团华冶资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2007年总部迁入北京)和中国华北冶金建设公司,2009年公司进一步调整,变更为中国华冶科工集团有限公司至今。而邯邢冶金矿山管理局,则归属了中国五矿集团,改为五矿集团邯邢矿业有限公司,总部迁入安徽合肥,经营的矿山除邯郸外,多在安徽霍邱、山东临淄等地。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邯郸基地虽然下马了,但河北省邯郸钢铁厂、涉县的天津6985钢厂、武安的解放军2672钢厂三大钢铁厂已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一批国有铁矿、煤矿星罗棋布,又带动了一大批武安、涉县民营铁矿、煤矿、钢铁厂的兴起,使邯郸钢铁产量一跃而位居国家前列,2023年在限产、减排、环保等措施下,仍达到1.42亿吨,在全国钢铁产区占有重要地位。毛主席当年“邯郸很有希望搞一个大钢铁城”的构想变成了现实。
  所有这些,都与当年邯邢钢铁基地铺垫的宏大而又坚实的基础有关。这个基础,不仅是物质的、技术的,还有人文的、思想的、格局的……
 
  作者简介:任宝亭,字茅山,号汲古斋主人,现为河北省民俗文化国学研究委员会顾问、河北省工艺美术研究中心名誉主任,河北省太极拳协会顾问,邯郸企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名誉主任,中国华冶书画协会主席,中国冶金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作有《书法审美的公共语境》《书法的形制》《兰亭序三探》《祭侄文稿为什么成为天下第二行书》《寒食诗帖的艺术解读》《读好三本书走好人生路》《多读书、读好书、会读书》等讲座,出版有散文集《谦师孺牛》《先锋颂》《蓝花布的思念》等著作。《蓝花布的思念》获河北省首届网络文学作品五个一优秀作品奖,其散文《紫荆花儿两地开》《双泉涌蓝花布》入选《中国当代散文大观》一书。


 
往期精选

●  游记龙井问茶九溪烟树

●  晋城远近闻名的画家村:李圪塔艺术写生基地

●  安阳:古都传奇三千

●  2023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王边溪谷美术馆



王边溪谷艺术中心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邯郸老字号“金字招牌永不倒”的“万宾楼饭庄”
邯郸老字号“金字招牌
穿梭邺城造像之间,感受北朝佛教兴衰,致敬过往千年的不朽信仰|河北邯郸·邺城考古博物馆
穿梭邺城造像之间,感受
白皮红心的“伪装书”
白皮红心的“伪装书”
邯郸:先说北朝,再说战国!
邯郸:先说北朝,再说战国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