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大名府

月下故国

时间:2021-08-26 10:00:27  来源:游园惊梦(公众号)  作者:罗楠  浏览: 分享:

月下故国

罗楠

晚饭后,夜幕下,总是会去城墙上走走,看看旧时月色。

城上没有灯笼,通常,只有天上或圆或缺的月悬着,反倒给了人一种空间,不确定是沿着今日的城在走,还是沿着旧日的时光行走。

晚风微凉。前人的题咏依旧高悬,古城的楼台亦静默如斯。迎面春风今又是,不过换了人间。

我不喜欢这样的感喟,太过于让人心灰意冷。虽然,所有古城的命运都大同小异,只得以停滞、倒退或变异的方式存在。

它不似那个仅相隔3公里,沉于地下的陪都那么富于王者之气,这里没有宫楼殿阙,没有笙歌艳舞,有的,只是普通的寒暖百姓家。

曾显赫一时的陪都大名府终没能抵挡住时间的崩塌,“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它以死亡的状态隐没于一千年的光阴深处。

公元1401年的那场大水摧毁了地表的一切,血脉相连的是城破家亡后的痛楚,人们挥泪告别自己的故园,同时告别了一个时代的荣光。这个颓败的世界,终会由毁灭中重新建立起来,焕发生机,井然有序。

人们期待这样的复生。

余秋雨先生曾说,“一座城市是一种无形的情绪的集中,一种文化默契的定型,哪怕是无声的砖石檐墙,大街通衢也会构成一种强大的故国之思”。历史就是在反复地做梦。人们势必要在这荒芜之地上,重建大名府。

随着建设,大名府城在人们面前逐渐清晰:四方的城体,高大阔深的门洞,常年流水不断的护城河,精美的石桥。战时,军队车马亦可从坡道迅速登城,驰骋于宽阔的城墙之上。

这座重建于明代的大名府城,风情虽不及北宋时的大名府,但显然更为实用,城貌也更坚固壮观。

月下故国——邯郸文化网

这是人们记忆中的城。对故园的爱活在心上,不是时间就能轻易打断的,就算交会时短,记忆也会超越岁月边疆。

北宋大名府的一生是一个传奇,可传奇的背后,谁又能抚慰历史的伤痛?而它过于迅速的恢复又何尝不是上一场衰落的徵兆?它的背后,藏着的又何尝不是对恐惧记忆潜意识上的逃避和掩埋?

没了帝王气,听不出多少历史的浩叹。它也有过升沉荣辱,但更多的,是洋溢着尘世烟火的安稳气息,那承载过的生活被推向岁月深处。

这样一座略带颓废而美的城。

《东京梦华录》中孟元老写道,“是月季春,万花烂漫,牡丹芍药,棠棣香木,种种上市,卖花者以马头竹篮铺开,歌叫之声,清奇可听。晴帘静院,晓幕高楼,宿酒未醒,好梦初觉,闻之莫不新愁易感,幽恨悬生,最一时之佳况。”

东京汴梁之种种风流,又何尝不是大名府的日常写照。那时的古城,也是描眉画眼等春来,姹紫嫣红牡丹开的。

我想象着昔日城内普通人家的院落。胡同小巷,大宅门第,青砖灰瓦的墙,墙头探出蔷薇花。院中央通常有一株老桃树,香气氤氲了半条街。

日暮时,黄昏的温柔透过零乱的树叶斑驳地洒落,古城被定格成一幅暧昧的绣面,在静缓的时光中化为陈旧的永恒。

月下故国——邯郸文化网

如果是明月夜,如果是寻常屋瓦巷,安暖的人家儿女,细细念叨着日子,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含蓄委婉铺陈着。我幻想这般平实生活中的美景,就像幻想洛阳每年春天盛开的牡丹花,它就像东京汴梁一样,繁华富庶的烟火人间。

人们看夕阳,看秋河,看花,听雨,闻香,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饱腹的点心,这些无用之美呵,游荡于城中,秉烛夜游,出入尽欢,在这终将被岁月吞噬的古都中,释放内心的火焰。

城中随处是故事。那活了400年的古槐,静默,凝肃,苍盛,带给人岁月的支撑感。在一个有古老树木的小城里生活,多么地有底气。而老树又使一座古城具备质感和尊严。

古老的城市看过去都是沉稳的。日本西行法师写过,“花开的本身,即注定着花落,非因春风吹袭的缘故,但梦中醒来,内心仍感凄戚”。

开败的花,老去的城,绽放都只是瞬间,可当你看着花开,闻过花香,等着花落时,一切也就都归于平和。

所谓静生智,定生慧,曾经喧嚣的往事尘烟日渐平息,荣光被日常取代,疲倦也好,麻木也罢,总算平静下来了。

孟元老是孤独的男人,只有内心孤独的男人才会记录下一座城池,固执地回忆一座城。我们又何尝不是孤独的,欲知过去事,今生受者是,那些房子,颓败的,模糊的标语与字迹,留下漫长时光的痕迹,还有忍耐、愤怒以及对生的热爱。和死亡停滞之美。一朝一夕,拖延至一生那么绵长而令人惆怅。

我们同样经历了时间。这样的回忆,是会让人对所有世间情意都心灰意冷的。因为最好的已经过去。到最后,会产生一种幻觉,以为这所有的一切,是存留在大脑里的属于前生的记忆。

月下故国——邯郸文化网

可是,可是,我仍爱着这座城,这座让我热泪盈眶的城,这座让我魂梦相依的城。爱着她,就像爱着黑夜中盛开的晚香玉,爱着窗外浓烈铺张的栀子花。

这也是一种爱情。一如命运的安排下,隐秘的,只许人,独自耐心的等待。等待着终有一天,与她血肉相融。

在古城中行走,你不会寂寞,不会惶恐。几百年的风悠悠地吹着,你像是走在梦里,走在时光搭置的布景里,幻化全在黑白之间,虽浅淡,却可入画。

面前悬着圆圆的月,风吹着,遍地的月光。我喜欢这样的时刻,走在时间的洪荒中,走在往昔的沧桑中,心里全是回忆在缠绕。这种感觉恰如一位旧时文人回忆童年时听到的一段横笛——“这时有人吹横笛,直吹得溪山月色与屋瓦皆变成笛色,而笛声亦即是溪山月色屋瓦,那嘹亮悠远,把一切都打开了,连不是心思徘徊,而是天上地下,星辰人物皆正经起来了,本色起来了,而天上世界古往今来,就如同银汉无声转玉盘,没有生死成毁,亦没有英雄圣贤,此时若有恩爱夫妻,亦只能相敬如宾”。

今夕何夕,月色如水。这样的夜,这样的城,最令人疑是前世。

链接http://www.handanwenhua.net/damingfu/2021-08-26/5095.html

月下故国——邯郸文化网

月下故国——邯郸文化网

月下故国——邯郸文化网

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月下故国——邯郸文化网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月下故国
月下故国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齐白石绘写和平鸽
齐白石绘写和平鸽
《林清玄散文集》——沁入文字中的高雅品味和水晶般纯净的心
《林清玄散文集》——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855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