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我与高树勋将军夫人徐州脱险记

时间:2023-07-14 08:55:45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尹士林  浏览: 分享:

我与高树勋将军夫人徐州脱险记

 

尹士林

 

我15岁时(1938年),参加八路军抗日县政府工作。16岁(1939年春)县政府派我到高树勋将军的国民党新八军作联络工作(当时搞统一战线)。去后因该部作战移防,高老知道我是个小八路,又是盐山县的同乡,就执意把我要去跟他当勤务员。到1945年日本投降时,我已是高老的一个忠诚的上尉随从副官。1945年随高老起义后因我护送高夫人出徐州有功,将我认作他的义子。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蒋介石电令高老部队在河南的南召仍驻原防不准移防。高老认为他的部队在敌人后方坚持抗战数年,日本投降他有权到敌占区受降,而蒋介石不让他北上受降,是蒋排斥他的具体表现。因而他愤然率部队北上,行至新乡时,已与刘伯承将军联系好,到石家庄起义。在起义时怕发生兵变等不测之事,为安全之计,让我护送高夫人乘火车去天津,等起义成功后,我们再化装由天津转解放区。我们乘火车到达徐州后,因山东滕县被新四军解放,火车不通,只好暂停徐州了。当时防守徐州的是原汉奸郝鹏举,日本投降后蒋介石又把郝鹏举改编为国民党的部队,郝当时是淮海省主席兼总司令。郝与高将军都是西北军的人,也是故交,因而他得知高夫人到了徐州不能去天津,派人将高夫人接到他的参谋长公馆住,同时郝还以个人名义请高夫人吃饭一次。那时,还有王定南夫人唐宏强同志及另外几个军官家属仍在火车上住。我随高夫人住的是郝的参谋长公馆,是一套独院,房间很高级,有做饭的。住了没几天,高老即在马头镇与刘、邓同志的代表李达同志谈判起义成功。但高老提出他的夫人在徐州,等将夫人接出后他才能向全国人民发表起义的通电。不然怕高夫人被害。刘、邓首长及时给党中央去急电报告了这一情况,党中央接电后当即给新四军陈毅军长发电,让他迅速派得力人员去徐州将高夫人接出徐州。陈毅军长又命驻防徐州防区的张爱萍师长火速将高夫人接出徐州,张爱萍师长派该师侦查队队员李家瑞同志担任这一艰巨任务。我记的是10月31号的早晨7点左右,李家瑞同志化装走进高夫人住所,他一进门正碰上我,他见我就问高司令夫人在吗?我说:你是哪里的?他说:他父亲与高司令是老弟兄,他奉父命来看高夫人。我向高夫人报告了这一情况后,高夫人说不知此人。我说:既是人家来了就见见吧!问个究竟,也知是怎么回事。这样,我把李领到高夫人住室,李见到高夫人后说了实情。李讲:“陈毅军长接党中央急电,负责火速将高夫人接出徐州”。又说:“据我们情报部门侦悉,明天国民党的宪兵四团要空降徐州,到那时就出不了徐州了,必须今天出城。”高夫人问怎样出徐州?李说:我们上级已安排好,今天先接高夫人一人出城,什么人、什么东西都不带,高夫人化装一平民妇女出城,出城后我军便衣牵一毛驴等候,骑上毛驴走四里路即进入安全区。第二批再接其他人员。高夫人对这一安排坚决不同意,让李回去商议改变一人先出徐州计划。高夫人的意见是,最少先出四人,即高夫人和她的嫂子、唐宏强和我。但到下午2点李回来与高夫人再次见面时说:上级没改变原来的出城计划。并说:这样绝对安全,人多了不安全。高夫人听后决定不走。李怎样讲高夫人也不同意,急的李家瑞直出汗。我看情况不好,我主动要李家瑞领我看出城地形等情况。他领我到了东门出城的地方说:东边离城四里的那个村子里有我们200名便衣武装,进了村就算进入解放区了。我考虑后认为只有化装坐卧车去才行。高夫人也才能同意这样走,因为这样能满足高夫人个人的要求:能将她想带出的人带出,能将她个人的衣物带出。当时我和李说了我的想法,李说:上级没有考虑过一次出这么多人,我个人不能改变原来的安排。我们回到公馆见到高夫人后,我首先讲了我的出城计划,高夫人当即同意。并说,一切有尹士林安排。这时,李家瑞仍不同意,他说:我无法向上级交待。我说:如按你说的意见,高夫人坚持不出城,那样你也不能强拉她走吧?你肯定完不成这次接高夫人的任务。这样,按我的计划也没危险,你也能完成任务。他没办法了,只得同意这样走。他问我什么时候出城?我说:今晚我做好出城准备工作,明天早晨吃过早饭就走。这时天已到下午5点左右,他出城汇报并说明早再带一人来协助出城工作。因我们明天出城时有两部黑色的福特轿车一同走,需要他们每人各在一部车上带路及防备万一。司机发生意外时,他们可采用强制手段。当时我先告诉两个司机,将轿车从火车上卸下,说明天一早夫人要去东乡看朋友。随后,我又在街上买了两套将军军服,买了一副中将的领章,一副少将领章,三副少校领章,还买了两套军衣,是给两个接我们的侦查人员的。当时,我告诉了在火车上的唐宏强同志,让她明天一早就到高夫人处有要事,不能耽误。安排妥当后,我一宵没睡好,怕万一发生问题怎么办?第二天一早,李家瑞同志带了一个比他年龄大的人来,我马上让他俩换上军衣,我又给李家瑞一支手枪。唐宏强同志也按时到了,高夫人和她说:我们要出徐州到解放区。唐当时表示听高夫人的。但高夫人的嫂嫂坚决不进解放区(高夫人的哥哥刘秀岭原是高将军部队一位团长,40年与日本作战时牺牲),高夫人无奈与她挥泪告别后,坐上了第一部车,还有我和诸连荣副官(此人已死),另有新四军来的姓王的一个侦查员。第二部车里有唐宏强、高汝林副官、做饭的王师傅和李家瑞,每车都是四个人。8点出发,行至徐州东门的哨卡处,站岗的三个敌兵见我们两部车都是将军的车,没加阻拦,这样我们就顺利地出了徐州。我看表时是8点25分。刚看完表,后边的敌哨兵开了枪,敌岗楼上也开了机枪。接着我们的武装便衣也开了火。我们前后都打枪,大家都很紧张,拔出手枪以防不测,后来听说,敌人打枪是警告我们不能再向前开车,再向前是新四军的活动区。在双方打枪的情况下我们进了一个村子,进村后就见很多便衣持枪迎接我们,我们才算放了心。第二天,我们就住到了张爱萍师长的师部,张爱萍师长带着参谋长、政委迎接我们。当天晚上,张爱萍师长专请我们吃饭。高夫人深表谢意,气氛欢快融洽。住了数天后,高夫人辞行到解放区与高树勋将军相会,张爱萍师长派了一个加强连护送我们到武安高老部队驻地。我们的两个轿车因不便自带(沿路都是交通沟),一部送给陈毅军长,一部送给张爱萍师长。我们走时坐的是新四军的一辆马车,车上有高夫人、唐宏强和我三人,其他诸、高副官及王师傅骑马。经过长途跋涉,十余天后,我们顺利到达了河北武安解放区,到了高将军身边。

 

另:在我们住到张爱萍师长那里的第二天(11月3号),华东的《曙光日报》在第一版第一条登出了题为《高树勋夫人徐州脱险记》的文章。我看了后,知道共产党的情报准确,而我们也万幸未被捕。《脱险记》里一段说:我们才出徐州,9点钟国民党的宪兵四团由南京空降徐州,下了飞机,他们就乘汽车直奔我们住的地方,到那里就把高夫人的嫂嫂扣住。随后,他们发现高夫人已出徐州,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南京去了,但也将这位刘夫人扣了一个多月才放出。

(作者为河北盐山县人,1923年生,邯郸起义前后为高将军的随从副官、义子。建国后在沧州地区运输公司工作,现离休。)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荣新江|敦煌藏经洞的性质及其封闭原因
荣新江|敦煌藏经洞的性
曹操:我这一生如履薄冰,经营邺城十几年竟被杨坚一把火烧了?
曹操:我这一生如履薄冰
梅香留余韵   芬芳怡后人 ——记已故东风剧团舞美设计师宋次炎先生
梅香留余韵 芬芳怡
将西汉王朝推向绝境的大名王家 ——兼论王莽真的是篡汉吗
将西汉王朝推向绝境的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