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邓小平口述新闻驳谣言

时间:2024-03-01 11:05:11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卫庆前  浏览: 分享:

      邓小平是卓越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在长期的革命生涯中与宣传工作结下不解之缘。他对新闻工作情有独钟,不仅有刻写蜡版的办刊物的亲历亲为,也有创办党的机关报的重大决策,还有火线上发表口述新闻驳斥谣言的果断睿智。

关于邓小平口述新闻驳斥蒋军谣言的故事早有耳闻,但看到依据是新华通讯社、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合编的《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为新华社撰写的新闻作品》这本书,其中第227页刊登消息《蒋方捏造“负伤”“牺牲”谣言,刘伯承将军一笑置之》,并附注释:“这是邓小平对新华社晋冀鲁豫总分社记者口授的消息。”

消息全文如下:

蒋方捏造“负伤”“牺牲”谣言,刘伯承将军一笑置之

(一九四六年十月七日)

[新华社随刘伯承将军总部记者七日电]当记者往访刘伯承将军时,将军总部浸润在紧张而冷静的气氛中,发报机的马达隆隆作响,街上电线纵横,通讯设备极忙碌。刘将军在一幅巨大的地图前,以电话指示机宜。

记者以中央社捏造刘将军牺牲广播稿出示,刘将军一笑置之,仍继续其电话指挥。他正在创造一惊人战果。据刘将军总部某权威人士称:中央社这种无耻造谣,在于掩蔽其接二连三败绩,并图以振奋其再衰三竭之士气军心。近日他们一说刘将军负伤,二说潜逃,三说牺牲,前后矛盾可笑。

天才指挥刘伯承将军部队,在3个月已歼灭蒋军10个旅(师),第三师师长赵锡田负伤被俘,第一旅旅长黄正成被执,三十一师师长刘铭锡、一八一师师长米文和仅以身免,微服落荒而逃。其他高级军官被击毙者更不计其数。他说:刘将军现在发挥其高明的军事指挥天才,不久的将来,蒋介石军将再一次尝到刘将军的厉害。

邓小平口述新闻,驳斥国民党造谣的故事发生在解放战争初期。为什么国民党热衷于造谣,由“负伤”到“潜逃”,再到“牺牲”?这就要从当年的历史背景说起。

对于刘伯承将军的厉害,国民党军队是早就领教过的。

 

1、刘邓大军在上党战役缴获的战利品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蒋介石在美帝国主义的援助下,坚持独裁和内战的反动方针,一面伪装和平同中国共产党谈判,一面调动军队向解放区进犯。8月中旬,国民党阎锡山部在日伪军的配合下,集中五个师17000余人,由临汾、浮山、翼城等地进发,进攻在我军控制下的长治、长子、屯留、潞城、壶关、诸城,企图打通白(圭)晋(城)铁路,侵占整个晋东南地区。为保卫抗战胜利果实,刘伯承司令员率领的晋冀鲁豫军区以太行、太岳、冀南军区三个纵队及当地地方武装共31000余人,于9月10日在山西东南长治地区(古称上党郡)发起反攻。12日,攻克屯留。17日,克潞城。19日,解放长子、壶关。20日,围攻长治。10月2日,将由太原南援的23000余敌军,包围于虒亭以南老爷岭地区,激战6日,歼其大部。12日,太岳纵队将从长治突围的国民党军全部歼灭在沁河以东地区。此役,共歼国民党军35000人,击毙国民党第七集团军副总司令彭毓斌,俘第十九军军长史泽波。上党战役,使中国共产党在政治上、军事上取得了一定程度的主动地位,直接配合了中国共产党同国民党在重庆的谈判。

转年,刘邓大军又连续打了几个胜仗。

一是陇海战役。1946年8月10日,为配合中原和苏中解放区的作战,晋冀鲁豫军区决定在开封、徐州间开辟战场,调动敌人,求得在运动中歼其一部。8月10日起,以其主力和冀鲁豫军区部队一部,分东西两路,向驻守在陇海沿线砀山至徐州段和开封至民权段的国民党军发起突然进攻。经过3天战斗,先后攻克砀山、兰封和杨集、柳河集等车站10余处,控制与破坏铁路300余公里,随后乘胜南下豫东,攻克杞县、通许。15日,争取了夏邑、永城、虞城联防总指挥蒋嘉宾率部5000余人起义。至21日,全歼柳河集以西地区国民党整编五十五师一八一旅,连同保安团队共16000余人,截断了东西交通线,迫使国民党军将追堵中原解放军的3个整编师和已投入及准备投入华东战场的第五军,整编第十一师调到冀鲁豫战场,打乱了国民党军南线作战计划。

 

2、定陶战役缴获的重迫击炮

二是定陶战役。1946年8月下旬,国民党军集结14个整编师、32个旅共30余万人,

从徐州、郑州等地,分东、西两路进攻晋冀鲁豫解放区。晋冀鲁豫野战军以部分地方武装阻击东路国民党军,主力部队集结于定陶地区以西对抗国民党军。9月3日,国民党军整编第3师行至定陶以西大杨湖、大黄集,晋冀鲁豫野战军对其发起进攻。经过3天激战,全歼整编第3师,俘虏师长赵锡田。7日,野战军又在定陶、考城地区歼灭整编第47师大部。此次战役歼灭国民党军4个多旅1.7万人,其中俘1.2万余人,粉碎了国民党军对晋冀鲁豫解放区的进攻。

三是巨野战役,也称龙凤(龙堌集、张凤集)战役,是晋冀鲁豫野战军在山东巨野和龙堌集地区,主动打击进攻中的国民党军的战役,是一场以攻对攻的战役。战役从1946年9月29日开始,至10月7日结束,历时9天。我军参战兵力为晋冀鲁豫野战军和冀鲁豫军区独立旅共计6万余人,国军为第5军和整编第11师共计4万余人。此役,晋冀鲁豫野战军以自身伤亡4300余人的代价,毙伤俘敌5300余人。巨野战役是晋冀鲁豫野战军与国军全部美式装备的“王牌军”的第一次交手,双方打得相持不下,虽对国民党军产生极大的震动,达到了阻止敌人进攻的目的,但我军自身伤亡较大。

这几次战役的总指挥,是晋冀鲁豫军区司令员刘伯承。接二连三的失败,使得国民党动起了歪脑子——造谣惑众。国民党在军事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希望在舆论战场上得到,并且谣言逐步升级。延安新华总社针锋相对,决定派记者前往一线采访刘伯承将军,用事实驳斥谣言。新华社总社派出齐语、吴象、方德3人参加冀鲁豫前线记者团随军采访。

那么,当年是哪位记者采访了刘伯承将军呢?

在1989年2月出版的《中国当代名记者小传》一书中,当年任新华社晋冀鲁豫总分社记者的吴象,《在刘邓大军采访的日子》这篇文章中回忆了当时采访刘伯承将军的情景,文章说:

 

将军连吃败仗,屡次碰壁,气急败坏,竟施用无赖手法,不断造谣说刘伯承负伤、逃遁、战死。大约是十一月初吧,中央社又一次造这个谣。延安新华总社指示前线记者团,派人去访问刘司令员,予以批驳。当时齐语同志到一线部队去了,方德和我在家。我们感到这是个重要任务,但都没有写过这一类文章,有点不知怎么办好。商量了一下,晚饭后便到作战室那个院里去找刘司令员。他因为连续组织战役,日夜筹划操劳,眼疾又犯了。警卫员引我们进屋的时候,医生正让他躺在床上在给他滴眼药。我们说明来意后,他用手示意我们坐下,躺在床上笑着说:“谁知道我已经死了几回?这些无聊的谣言本来可以不去理它,但是总社有指示,大概是政治上考虑有必要,那就得当作回事来研究。”他让我们把总社的电报又念了一遍,并且不听医生和我们的再三劝阻,斜坐起来同我们讨论稿件的写法。……正在这时,邓小平政委走进屋来。刘司令员说:“好了,邓政委来了,听他的吧。”邓政委问明了情况,没有吭气,用右手扶着含在嘴里的烟斗,在屋里来回踱步。过了三四分钟,他说话了:“我看就这样吧!”接着便口授了一遍电讯,一句接着一句,不紧不慢,干净利索,毫无停顿,更无重复。……我们们赶紧快速笔录,回来整理誉抄之后,加上新华社记者的电头,连夜发回总社,总社很快就广播了。

 

是吴象和方德两位记者采访了刘伯承将军。

回忆文章中吴象只写了“总社很快就广播了”,总社一般指新华社延安总社,广播也应该是所在地延安新华广播电台,总社广播这条消息的具体时间今天无法获悉,但是这则电讯是否在报纸上刊登了呢?作者查询有关资料。

1947年3月27日,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停刊。按照吴象回忆事情发生在1946年十一月初,但是查遍馆藏的全月《解放日报》都没有找到这条电讯。

是不是年代久远,回忆的时间有误呢?

作者在另一本著作找到了时间依据。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刘伯承军事生涯》(杨国宇等著,1982年7月出版)第六章《为和平而战》“回马取鄄城”一节,点明了国民党造谣发生的时间:

一九四六年十月间,国民党中央社出于政治上的需要,接连放出谣言,称刘伯承“阵亡”。早在此之前,他们一会儿说刘伯承“负伤”,一会儿说刘伯承“潜逃”,这次干脆说“阵亡”。十分明显,国民党人是企图以此来扰乱民心,掩盖其败绩。

 

3、《解放日报》刊登的“刘伯承将军一笑置之”( 著名收藏家冯艺提供)

“回马取鄄城”一节,提供事情发生的时间为一九四六年十月间”,比吴象说的“十一月初”早一个月。在著名报纸收藏家冯艺先生的协助下,终于在1946年10月10日的《解放日报》第一版,查找到了这条电讯。

电讯中的“牺牲”一词含有褒义,显然不是敌人的语气。应该是记者或编辑不愿意用“阵亡”这样的词语形容自己崇拜的刘将军,用了“牺牲”一词替代。

可以确定,吴象是在10月7日之前采访中原野战军指挥员刘伯承和邓小平的,采访地点在哪里呢?采访地点在鲁西南定(陶)曹(县)前线指挥部。

 

4、《新华日报》(重庆版)刊载的“刘伯承将军正在创造惊人战果”(卫庆前藏)

10月10日,延安《解放日报》在一版全文刊登了邓小平口述的这条电讯,重庆《新华日报》于10月11日,在第二版以“刘伯承将军正在创造惊人战果”为题,转发了这条消息。刘伯承将军已“牺牲”的谣言也自然被击破了。不过,消息文字略有修改。“第一旅旅长黄正诚被执”,“被执”改为“就擒”;“蒋介石军将再一次尝到刘将军的厉害”,“蒋介石军”改为“国民党军”。

作者继续努力,又在邯郸市档案馆找到1946年10月11日晋冀鲁豫中央局《人民日报》第一四五号,报纸在第一版中间位置刊登题《刘伯承将军正发挥指挥才能,不久将有惊人战果——中央社无耻造谣在于掩盖败绩》的消息。两天之内3份报纸,以文字的形式配合中国共产党的广播电台的口播,分别在陕北、晋冀鲁豫边区和重庆有力地驳斥中央社的谣言,打了一场漂亮的舆论战,刘伯承将军已“牺牲”的谣言也自然被击破了。而晋冀鲁豫《人民日报》的“不就将有惊人战果”,埋下伏笔。这“惊人战果”在“滑县战役”中得到实现。滑县战役历时4天,晋冀鲁豫野战军攻克濮(阳)、(滑)县地区纵横八十里敌据点百余处,歼灭国民党军一O四旅全部、一二五旅大部、河北保安第十二总队全部和其他地方反动武装一部,共毙伤俘敌官兵10000余人,打乱了国民党军打通平汉路中断的企图。

 

5、晋冀鲁豫《人民日报》刊登“刘伯承将军正发挥天才不就将有惊人的战果”

邓小平口述新闻稿的故事成为中国新闻史上的一段佳话;记者吴象也成为这段佳话的见证者和记录者。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麦田守望--丁融绘画作品展,一场关于麦子的视觉盛宴
麦田守望--丁融绘画作
【致敬老兵】王秋堂,涉县的最后一个抗战老兵也走了
【致敬老兵】王秋堂,涉
北大教授:道德需要的是“底线”,而不是“高度”
北大教授:道德需要的是
阅古 | “哀莫大于心死”的意思,你可能理解错了
阅古 | “哀莫大于心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