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赵国历史

邺城历史故事

时间:2019-08-08 15:17:55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侯廷生  浏览: 分享:

 一、初拥邺城袁勃兴

东汉末年,中国进入了又ー个大变乱的时代。著名的黄巾农民大起义的怒潮正冲击着绵亘150多年的东汉王朝,朝中的国戚王公们也对朝政争夺不停。公元1899月,控制着中央实权的豪强董卓废除了刚刚做了仅几个月皇帝的汉灵帝的儿子刘辩,改立陈留王刘协,是为汉献帝。汉献帝年仅9岁,朝政完全由董卓把持。董卓为相国辅政,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骄横跋扈,不可一世,其部下也在京城洛阳乱杀乱砍,无恶不作,朝廷内外有人对此深为反感。内有一人姓袁名绍,率先站出来反对董卓,将刀杖悬于城门之上,逃离洛阳,渡过黄河亡奔冀州(今河北南部)

袁绍(?——202),字本初,汝南南阳(今河南商水南)人,其曾祖父袁安曾是汉朝司徒,自他起四世居三公位,因此权倾天下。袁绍能折节下士,士人大都与他有交往,二十岁时就任濮阳长,后为司隶校尉。汉灵帝死后,大将军何进欲召董卓入京铲除宦官势力,董卓尚未至京而其谋已泄,结果何进被宦官杀掉。袁绍闻讯,指挥军队尽杀宦官,从此消灭了汉代长期痼疾宦官势力,令人刮目相看。这次又逆忤董卓,离京亡奔,在人们的心中再次激起了不小的波澜。

却说袁绍既离京城,董卓本欲追捕,当时京城名士周瑟、城门校尉伍琼、议郎何歇等都与袁绍交情颇深,也暂时取得了董卓的信任。他们说“废立大事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袁绍不识大体,恐俱面离开京城,没有别的意思。现在如果追捕太急,势必激变。袁氏树恩四世,门生故吏遍于天下,如果他聚集天下豪杰的话,山东就不是相国你的了。不如赦他无罪,任命他为郡守,那样,袁绍肯定会很高兴他没有罪,他也就不会起兵造反了。”"董卓信以为真,于是便任命袁绍为渤海太守。

 

初平元年(公元190)正月,左将军袁术、冀州牧韩馥、豫州刺史孔伷、兖州刺史刘岱、河内太守王匡、渤海太守袁绍、陈留太守张邈、东郡太守桥瑁、山阳太守袁遗、济北相鲍信等同时起兵,组成了反董卓的联盟,各领数万之兵,屯集于黄河下游两岸,共推袁绍为盟主,讨代董卓,其它地方的大小势力也乘机响应。大军通近京师,董卓见势不好,逐尽焚洛阳宫禁,劫了汉献帝逃往长安。董卓的部将赵岑献了汜水关,孙坚、刘备、曹操、袁绍等各路诸侯相继进入了洛阳。由于洛阳百万余口尽为董卓劫持而去,宗庙、宫宇及帝后陵寝几全毁灭,昔日繁华的都市已成为一片废墟,不久,袁绍就撤出了洛阳,退于延津电守。

袁绍虽被推为盟主,自号车前将军,主要是靠他的四世三公显赫家族的威望,实际上并没有自己的根据地和军事实力。为了能够割据一方,进而称霸天下,他一直想占据邺城,无奈韩馥(邺城的冀州牧)兵多势众。这时谋士逢纪献计说:“可暗中告知公孙瓒前来攻打冀州,韩馥必然害怕。那时你再派人对韩馥晓以利害,陈明福祸,他一定会向你讨主意的,那时就可以乘机夺得邺城了。”袁绍听从了逢纪的谋略。公孙瓒果然前来攻打韩馥,韩馥出兵军于安平,为公孙瓒打败。韩馥仓皇向驻扎延津的袁绍求援,袁绍暗中使高平、荀谌等人劝说韩馥:“公孙瓚乘胜南来,而袁公引军东向,此意不可知,我们私下以为将军危险了。”韩馥道:“那又怎么办呢?”荀谌说:“公孙瓒领燕代之卒锐不可挡,袁绍是盟主,若两雄并力,交于城下,危险马上就出现了。袁将军与你有交情,又是盟主,今为将军计,不如把莫州让给袁将军。袁绍得冀州,公孙瓒必然不敢来争,袁绍也一定会厚待将军的。冀州入于亲交,是将军有让贤之名而身安于泰山呀,愿将军不要再犹豫了。”韩馥一向胆小,遂决计让城,部下耿代、闵纯、李历、沮授等谏道“冀州虽然不强大,但带甲百万,支粟十年。今袁绍孤客穷军,仰我鼻息,犹如一个股掌上的婴儿,一旦断了奶,马上就会饿死的。为什么打算把州城让给他呢?”韩馥道:“我是袁氏的故吏,何况我的才能不如袁绍,度德而让,古人所贯,诸位就不要再说了。”

驻扎在黄河岸边的部下都督从事赵浮、程奂听说要让城给袁绍,连夜率大军从孟津驰流东下,奔邺城而来。当时袁绍兵已抵朝歌清水口,赵浮等人率领的百余艘的近万人的庞大舰队,兵容整齐,在暮色之中从袁绍营旁鸣鼓而过,袁绍很担心遭到袭击。赵浮等到了邺城,对韩馥说:“袁本初已经军无斗粮,兵已四散,虽有个别队伍,如张扬之流,也是新近归附他的,未必就肯为他出力,袁绍不足敌。”请求发兵抗拒袁氏。“不出十天,袁绍必土崩瓦解,将军大可不必担心。”然而韩馥不听,执意让城并派人持冀州的印绶送到黎阳袁绍的手中。

邺城当时是冀州牧治所在,人口众多,粮食充足,且交通便利,既可溯黄河而上抵京都洛阳,又可退而凭据漳滏之险,固守河北,无论就其军事上的战略地位,还是其后备力量都是十分重要的。袁绍不废一兵一卒,唾手可得,使其称雄山东的野心陡然膨胀,从此他专心营构邺城,盘踞黄河以北。

初平二年(公元191)7月,袁绍进居邺城,自任冀州牧。这天,他带领自己的部将以及进入邺城后归顺的韩额的数十名谋士、将领登上邺城西城门,眺望千里。四周是无际的原野,弃腾咆哮的漳水环城而过。西边,绵延起伏的太行山余脉隐约可现。袁绍不禁为自己的胜利而陶醉,他仰天长叹,回头对身边随员说:“如此一块宝地,使我如虎添翼。但当今天下乱世纷纷,我虽有心辅佐汉室,还需要你们这样的人才呀!

韩馥的骑都尉沮授建议道:“将军弱冠登朝,就名播四海,在宫廷废立之际,忠义奋发,反对董卓专权,单骑出奔,而董卓怀怖,济河而北,则海稽首,首振一郡之卒,收编翼州之众,威震河朔,名扬天下,现在举军东向,则青州(时有黄巾起义军)可定。还讨黑山,则张燕(农民起义军一支)可灭。回师北首则公孙瓒(时驻幽州)必衰,成胁戎狄则匈奴必从。横大河之北,合四州之地,收英雄之オ,拥百万之众,迎大驾于西京(长安),复宗庙于洛邑,号令天下以讨未复,以此争锋,谁能敌之?只要数年的时间,此功必不难达到。”

袁绍喜不自胜地说:“这正是我的心愿。”于是提拔沮授为监军,奋威将军,沮授,广平人,据传他年少有志,善谋多略,曾任韩馥手下别驾,后来被拜为骑都尉。为袁绍所收后,成为其主要谋士之一。韩馥的部下魏郡人审配被封为治中,钜鹿人田丰为别驾,也都得到了袁绍的重用。袁绍不仅有了立足之地,还收得了韩馥手下十余人才,开始形成自己的力量。

转眼到了冬天。袁绍占居邺城,这时公孙瓒在镇压了河北的黄巾起义后,屯居广宗一带,对袁绍构成了威胁。公孙瓒因其弟公孙越为袁绍部下流矢射死,迁怒于袁绍,曾发檄文数袁绍十大罪状,并进攻袁绍。时冀州多数州县都叛离袁绍,依附了公瓒孙。初平三年(公元192)正月,袁绍亲自率军反击,双方在界桥(今河北省威县北)20里处展开了一场大战。

当时,公孙瓒步兵20余万人结成方阵,骑兵各五千余人护翼左右,远远望去,一片锦旗铠甲,光照天下。袁绍以800骑兵为先锋,强弩手千余人紧随其后,自己亲率步兵数万人在后面也结成方阵。曲义所率的前锋多是凉州兵,个个骁勇善战。公孙瓒见袁绍前兵少,便没放在眼里,竟出动两翼的骑兵准备踏平袁军。曲义命上兵全部伏于盾下不动,待公孙瓒的骑兵走到只有十几步的时候,突然群起扬尘,大叫面冲向前去,此时强弩乱发,射无不中,一下子斩杀公孙瓒的士卒4千余人。敌人太乱,步骑相踏撞,争相后退,竟然不顾还营。曲义率前锋一鼓作气追了20余里,在界桥,公孙瓒亲自督军回转,与袁军在桥上厮杀起来,结果仍然抵不住。曲义乘机杀入敌营之中,敌兵四散而逃。这时袁绍尚在方阵后面指挥,弃至离界桥十几里的地方,见公孙瓒营垒已破,以为获胜,竟发鞍息马,体息起来,帐前只有几十张大戟,百余人兵卒跟随。这时瓒部两千余骑围了上来,将袁绍紧紧包在中间,弓矢如雨下袁部将别驾从事田丰冒着雨矢护持袁绍拼死逃至一间空房中.袁绍气得将兜䥐至地上,大声说道:“大丈夫应当上前战死,逃到墙中间就能活了?”这时强弩乱发,百余部卒也多被射死,情况十分危急。但公孙瓒部下尚不知围住了袁绍,只道是一般兵将,过不久便稍稍远去。危难之际,曲义急忙前往教护,敌人渐渐被杀退。界桥一战,打垮了公孙瓒主力,公孙瓒落荒而逃,不久即退往幽州,后来,此桥被称为袁公桥(今河北省钜鹿城西)

袁绍既破公孙瓒,率将士南还,至薄洛津方与宾客诸将相会。孰料前方大胜,后方失火。邺城的士兵原是韩馥的手下,本来就对袁绍赚城不服,见袁绍离城作战,乘机联络黑山的黄巾军一起占领了邺城,杀了守城的太守粟成。黄巾军十余路约数万人进入邺城。远在薄洛津大营的袁绍诸将闻风色变,有家属在城中的不禁号啕大哭,独袁绍容貌不变,神情自若,沉首思计。黄巾军中有个叫陶升的,过去曾做过内黄小吏,他早想脱离农民起义军,因此独自率部进入邺西城,闭城不让其他各部进入。随后将袁绍全家及城内的名士以车载之,护送到斥丘(今成安县东南)袁绍闻报急忙率军到斥丘接应,稳住阵脚后,开始发兵围攻邺城,整整用了五天时间才重新夺回邺城。随后又相继击破了周围的黄巾军,再次稳住了脚跟。

初平三年(公元1924月,董卓为王允所杀。1931月汉献帝使太愽马日䃅,太仆赵岐来山东调解各路豪强集团之间的混战,袁绍闻之,特出邺城百里,将赵岐等人迎入自己营中。赵岐在袁营中写信给公孙瓒,从中调解,双方这才停止厮杀。

汉献帝在长安虽然摆脱了董卓,但董卓的部属李催、郭汜等人大肆报复,不久即大杀王允及朝官,西京城内仍是血雨纷飞,汉献帝不愿困死长安,很希望关东诸侯能迎自己回来。当时袁绍也曾派郭图去长安探测形势。郭图回来后对袁绍建议,迎天子于邺城。但立汉献帝本来就是袁绍不同意的,如今让汉献帝到邺城来,袁绍当然不愿意。沮授说袁绍:“将军累叶辅弱,世济忠义,今朝廷播越,宗庙毁坏,天下各州都是托名护驾,实际上互相争伐,没有保护皇帝体恤百姓的。现在将军州域粗定,宜迎大驾安宫邺城。到那时,挟天子以令诸侯,蓄土马以讨不庭,谁能抗拒呢?”袁绍听罢,觉得有道理,郭图却改变初衷,争辩道:“汉室衰败为日久了,今天想帮助它不是也很难吗?况且如今英雄据有州郡,大都有数万人马,所谓秦失其鹿,先得者王,如果将天子迎来邺城,那时动不动就要上表奏闻,听天子的,显得权轻,不听天子的又是拒命,这不是什么好计策。”沮授叹道:“若不早图,必定有人先这样做的。”袁绍拥兵自重,早就想称帝,终于不想让汉献帝到邺城。

公元195年,历尽艰辛的汉献帝,终于逃出长安,于1967月回到洛阳。面对昔日宫中的遍地丛生的蒿草,处处乱跳的野免,华丽宫殿犹若荒野,献帝及公卿在断壁残垣中瑟瑟徘徊,难以安身.拥兵割据的各诸侯竟无人送粮接济,只有占据兖州的曹操,乘机赶到洛阳,不久将汉献帝接到许昌,自封为大将军,改兴平3年为建安元年,开始挟天子以令诸侯,不久又收复了汉南,雄心勃勃进行起统一天下的大业来了。

袁绍在邺城得知天子到了许都,深为后悔。他自幼与曹操交往,深知这位儿时的朋友权谋多变,如今挟持天子,日后必然成为自已称帝道路上的阻碍,于是写信要求曹操将汉献帝转送到鄄城(今山东),但为曹操所拒绝。不久汉献帝封袁绍为大尉,袁绍耻于在曹操之下,对使者说道:“曹操好几次该死了,都是我救得他,今天竟然挟天子以令我吗?”消息传到许都,曹操急忙让献帝改任袁绍为大将军,封邺候。袁绍并不领情。不久袁绍又消灭了公孙瓒,并其部众,接着派其长子袁谭占据青州(今山东南部),中子袁熙盘据幽州(今北京市一带),外甥高千据并州(今山西太原一带),自己坐镇冀州,拥兵数十万,互为声援。又以审配、逢纪统军事,田丰、荀谌、许攸为谋士,颜良、文丑为将军,选精兵十万,锐骑万余,日夜操练,准备进攻许都,消灭曹操。

建安四年(199)春,衰绍势力达到空前强大,要做皇帝的野心也日益暴露。他决心以大军南下亲征许都,消灭曹操。他的地盘包括冀(今河北中南部)(今山东)(今河北中北部都、北京)(今山西)四州,拥兵数十万,地广兵强,手下的田丰、沮授被视为有平良之オ,文丑颜良均万夫之勇。早在190年,袁绍起兵反对董卓时,他就曾对曹操说过:“我要南面据守黄河,北面控制燕代,然后率领大河以北将士,南向以争天下。”从那时起到现在,已过了九年,特别是占据邺城以后,袁绍终于达到了他的目的。

然而他没想到,他一向言听计从的沮授却反对这次南征。沮授劝言道:“我们连年征讨公孙瓚,军队疲劳,百姓穷困,府库空虚,不能不让人优虑,当务之急是发展生产安顿百姓,然后再进屯黎阳(今河南睿县东北)渐营河南,一面添制舟船,修缮兵器,一面派遭精骑,扰乱曹操的边境,使他不得安定,而我却抓紧休整,等待时机,这样肯定能胜利的。”

袁绍没听从他的意见,却按照审配、郭图的主张调整部队,准备集中兵力,直将许昌。这时,南方也出现了有利于袁绍的形势:左将军刘备杀徐州刺史车胄,据沛地反曹操,曹操只得东击刘备。田丰建议袁绍乘此机会立即发兵与刘备呼应,夹击曹操。恰在此时,袁绍最钟爱的小儿子、留在邺城身边的袁尚发病。袁绍有子三人,袁尚是他的后配刘氏所生,是袁绍最喜欢的,他一直想让袁尚继承自己的衣缽,现在娇子有病,因此无心出战。田丰愤恨地举杖击地,叹道:“天赐良机而因为小毛孩有病不出征,痛失这样的机会,可惜啊!”有人传报给衰绍,哀绍十分恼怒,自此疏远了田丰。

曹操十分担心袁兵乘此南下,在匆忙打跑刘备后就急忙回首设防。刘备失败后,北逃投奔了邺城,袁绍这时才打算出兵,田丰劝阻道:“现在机会已失去,许都不再空虚,况且曹操很善用兵,其军虽少,却不可轻视,现在我们应持之以待。以将军据山河之固,拥四州之众,外结英雄,内修农战,派精兵不断袭扰敌人,以逸待劳,不出三年,曹操自然溃灭。”这个主张和沮授的一样,都是主张养精蓄锐,后发制人的,然而袁绍不仅不听从,当田丰再次进谏时,反而以动摇军心为由,将田丰痛打一顿,后来关进牢狱。随后他开始发布由主薄陈琳起草的讨曹檄文:

盖闻明主图危以制变,忠臣虑难以立权,是以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立非常之功。夫非常者,固非常人所拟也。曩者强秦弱主,赵高执柄,专制朝命,威福由己,终有望夷之祸,污辱至今。及臻吕后,禄产专政,擅断万机,决事省禁,下陵上替,海内寒心,于是绛侯朱虚,兴戎奋怒,诛夷逆乱,尊立太宗,故能道化兴隆,光明显融,此则大臣立权之明表也。司空曹操,祖义腾故中常侍,与左琯徐璜,并作妖孽,饕餮放横,伤化虐民。父嵩乞丐携养,因赃假位,與金辇璧,输货权门,窃盗鼎司,倾复重器。操赘阉遗丑,本无令德,僄狡锋侠,好乱乐祸。幕府昔统鹰杨,扫夷凶逆,续遇董卓,侵宫暴国,于是提剑挥鼓,发命东夏,方收罗英雄,弃瑕录用。故遂与操参咨策略,谓其鹰犬之才,爪牙可任,至乃愚佻短虑,轻进易退,伤夷折血,数丧师徒,幕府辄复分兵命锐,修完补辑,表行东郡太守,领兖州刺史,被以虎文,授以偏师,奖就威柄,冀获秦师一克之报。而操遂乘资跋扈,肆行酷烈,割剥元元,残贤害善。故九江太守边让,英才俊逸,天下知名,直言正色,论不阿谄,身被枭悬之戮,妻孥受灰灭之昝。自是土林愤痛,民怨弥重,一夫奋臂,举州同声,故躬破于徐方,地夺于吕布,傍徨东裔,蹈据无所。幕府唯强干弱枝之义,且不登叛人之党,故复援旌甲,席卷赴征,金鼓响振,布众破沮,拯其死亡之患,复其方伯之任,是则幕府无德于兖土之民,而有大造于操也。后会銮驾东返,群贼乱政,时冀州方有北鄙之警,匪遑离局,故使从事中郎徐勋,就发遣操,使缮修宗庙,冀卫幼主。而便放志专行,胁迁省禁,卑侮王宫,败法乱纪,坐领三台,专制朝政,爵赏由心,刑戮在口,所爱光五宗,所恶灭三族,群谈者蒙显诛,腹议者受隐戮,道路以目,百官箝口,尚书记朝会,公卿充员品而己!故太尉杨彪,历典三司,享国极位,操因睚眦,被以非罪,榜楚并兼,五青俱至,触情放慝,不顾宪章。又议郎赵彦,忠谏直言,议有可纳,是以圣朝含听,改容加锡,操欲迷夺时权,杜绝言路,擅收立杀,不俟报闻。又梁孝王为先帝母弟,坟陵尊显,松柏桑梓,尤宜恭肃,而操率将校吏士,亲临发掘,破棺裸尸,略取金宝,至今圣朝流涕,士民伤怀!又特署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所过隳突,无骸不露。身处三公之官,而行桀虏之态,殄国虐民,毒流人鬼,加以细政惨苛,科防互设,罾激充蹊,坑阱塞路,举手推网罗,动足蹈机陷,是以兖豫有无聊之民,帝都有嗟吁之怨,历观古今书籍,所载贪残虐烈无道之臣,于操为甚!幕府方结外奸,未及整训,加诸含容,冀可弥逢。而操豺狼野心,潜包祸谋,乃欲摧挠栋梁,孤弱汉室,除灭患正,专为枭雄,往岁伐鼓北征,讨公孙瓒,强寇桀逆,拒围一年,操因其未破,阴交书命,欲托助王师,以相掩袭,故引兵造河,方舟北济,会其行人发露,瓒亦枭夷,故使锋芒坐缩,厥图不果。今复屯据敖仓,阻河为固,乃欲以螳螂之斧,御隆车之隧!幕府奉汉威灵,折冲字宙,长戟百万,骁骑千群,奋中黄育获之士,骋良号劲弩之势,并州越太行,青州涉济漯,大军泛黄河以角其前,荆州下宛叶而犄其后,雷集虎步,并集虏廷,若举炎火以焫飞蓬,复沧海而沃熛炭,有何不消灭者哉?方今汉道陵迟,纲弛纪绝,圣朝无ー介之辅,股肱无折冲之势,方畿之内,简练之臣,皆垂头搨翼,莫所凭恃,虽有忠义之佐,胁于暴虐之臣,焉能展其节?操又以精兵七百,围守宫阙,外托宿卫,内实拘执,惧其篡虐之萌,因斯而作,此乃忠臣肝脑涂地之秋,烈土立功之会,可不勖哉!今操矫命称制,遣使发兵,恐边远州郡,过听给与,违众旅叛,举以丧名,为天下笑,则明哲不取也。即日幽并青冀,四州并进,郡邑亦各整义兵,罗落境界,举武扬威,并匡社稷,则非常之功,于是乎著,其得操首者,封五千户侯,赏钱五千万!部曲偏裨将校诸吏,降者勿有所问。广宣恩信,班扬符赏,布告天下,咸使知圣朝有拘迫之难。如律令!

陈琳这篇发自邺城的檄文,是一篇历代推崇的奇文,它和后来唐代骆宾王的《讨武曌檄》并称。据说檄文传入许都,曹操正患头痛病复犯,读了此文后,不由得汗流浃背,连头痛病也都发散了。在邺城被曹操占领后,曹兵曾抓住了檄文的起草者陈琳。当时曹操曾诘问他:“你昔日为本初移书,但可罪状我罢了,为什么上及我的父祖呢?”陈琳谢罪不已。曹操虽然恼怒他的殃及无辜,但怜他是个人オ,便没有再加追究,让他做了自己的记室,这是后话。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优秀少先队辅导员一王喜连
优秀少先队辅导员一王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30个汉字,道破人生真谛!
30个汉字,道破人生真谛
行走大运河 | 4000多年后,它终于“挂了彩”!
行走大运河 | 4000多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855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