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流溪别院

胡乔木与《毛泽东诗词选》

时间:2022-11-23 10:56:56  来源:党史博采  作者:武在平  浏览: 分享:

 

胡乔木与《毛泽东诗词选》

胡乔木与《毛泽东诗词选》,只出选集不出全集,分正副两编

 

 文/武在平

 

胡乔木作为毛泽东的秘书,不仅高质量高水平地完成了毛泽东交办的一些文件、文稿的起草工作,而且由于他与毛泽东对诗词的共同爱好,彼此之间经常切磋、研究诗词。翻开《毛泽东诗词选》,虽然没有毛泽东与胡乔木直接唱和的诗词,但毛泽东许多首诗词的发表都和胡乔木是分不开的。

 

反复切磋研究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每有诗词新作往往征求郭沫若、臧克家等人的意见。通常情况下,是毛泽东直接把诗词作品抄送他们或请他们来家作客谈诗。但有些时候,他也委托胡乔木去征求这些诗人的意见,胡乔木将他们的意见告诉毛泽东。然后经过毛泽东反复修改定稿。

 

 

1958年6月30日,毛泽东读了《人民日报》刊登的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一文后,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微风拂煦,旭日临窗,遥望南天,欣然命笔,写下了《七律二首·送瘟神》。7月1日,毛泽东就《七律二首·送瘟神》致函胡乔木:“乔木同志:睡不着觉,写了两首宣传诗,为灭血吸虫病而作。请你同《人民日报》文艺组同志商量一下,看可用否?如有修改,请告诉我。如可以用,请在明天或后天《人民日报》上发表,不使冷气。灭血吸虫是一场恶战。诗中坐地、巡天、红雨、三河之类,可能有些人看不懂,可以不要理他。过一会,或须作点解释。”这两首七律,并没有如毛泽东在信中所说“明天或后天”发表,而是过了三个月才发表。胡乔木曾给毛泽东写信,告知:“《七律·送瘟神》中的‘千村薜苈人遗矢’句,据读者来信建议和查阅有关典籍结果,拟作‘千村薜荔人遗矢’(苈只用于葶苈,系十字花科植物,即焊菜;苈字不与薜连用,亦不单用)。”毛泽东承认把“荔”写成“苈”是笔误,予以改正。

 

胡乔木与《毛泽东诗词选》

胡乔木与毛主席在一起。

 

1959年6月,在离别故乡32年之后,毛泽东重回韶山。他抚今追昔,思绪万千,写下了《七律·到韶山》。6月底,他告别韶山,登上位于江西九江的庐山,7月1日,写出《七律·登庐山》。7月7日,他把这两首诗抄给胡乔木,并指示:“予斟酌,提意见,书面交我,以便修正。”9月7日,毛泽东又致函胡乔木:“诗两首,请你送给郭沫若同志一阅,看有什么毛病没有?加以笔削,是为至要。主题虽好,诗意无多,只有几句较好一些的,例如‘云横九派浮黄鹤’之类。诗难,不易写,经历者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不足为外人道也。”郭沫若阅后,于9月9日和10日两次写信给胡乔木,直率地提出了修改意见。9日的信中说:“主席诗《登庐山》第二句‘欲上逶迤’四字,读起来似有踟躇不进之感。拟易为‘坦道蜿蜒’不识何如。”10日的信中说:“主席诗‘热风吹雨洒南天’句,我也仔细吟味了多遍,觉得和上句‘冷眼向洋观世界’不大谐协。如改为‘热情挥雨洒山川’,似较鲜明,不识如何。古有成语,曰‘挥汗成雨’。”胡乔木将两信转呈毛泽东,毛泽东阅后十分高兴。9月13日,毛泽东再次致函胡乔木:“沫若同志两信都读,给了我启发。两诗又改了一点字句,请再送郭沫若一观,请他再予审改,以其意见告我为盼!”毛泽东在信的下面还写了一段附言:“‘霸主’指蒋介石。这一联写那个时期的阶级斗争。通首写32年的历史。”

 

胡乔木与《毛泽东诗词选》

胡乔木与毛主席在一起

 

1965年5月下旬,毛泽东重上井冈山游览视察,触景生情,心潮激荡,写下了《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接着,他又写了《念奴娇·鸟儿问答》。毛泽东请胡乔木就这两首词送郭沫若征求意见。同年7月23日,郭沫若复函胡乔木:“词两首,以后忙着别的事,不曾再考虑。我觉得不宜改动过多,宜争取早日发表。6月30日我去过井冈山根据地,在那儿住了两天。井冈山主峰和远处的罗霄山脉耸立云端。同志们告诉我:那些地方有原始森林。又黄洋界老地,当年战场犹在。‘飞跃’我觉得可不改,因为是麻雀吹牛。如换为‘逃脱’倒显得麻雀十分老实了。‘土豆烧牛肉’句,点穿了很好,改过后,合乎四、四、五为句地较妥贴,唯‘土豆烧牛肉’是普通的菜,与‘座满嘉宾,盘兼美味’似少相称。可否换为‘有酒盈樽,高朋满座,土豆烧牛肉’?‘牛皮葱炸,从此不知下落’,我觉得太露了。麻雀是有下落,还露过两次面。”郭沫若的这两封信,由胡乔木转给毛泽东,毛泽东再次作了修改后,才予公开发表。

 

 

1966年4月,诗人袁水拍对毛泽东《水调歌头·游泳》词中“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断句提出意见,认为不如初次发表时“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断句好,胡乔木把这意见转告毛泽东,毛泽东当即同意恢复初次发表时的断句。

 

主持编辑《毛泽东诗词选》

 

1986年,为纪念毛泽东逝世10周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决定出版《毛泽东诗词选》新版本。这次选编工作由胡乔木主持。他对这项工作非常重视,大到诗词集的体例、选编原则,小到注释的遣词造句,都认真把关。

 

 

关于诗词集的体例,胡乔木在同人民文学出版社和有关编辑人员谈话和通信中作了明确指示。他说:这次仍然只出毛泽东诗词的选集,不出全集,分正、副两编,适当加注,有些注解可以直接引用毛泽东本人的解释。

 

 

关于选编的原则,胡乔木主张以收集毛泽东生前校订定稿和正式发表过的作品为主,少数虽未经毛泽东校订定稿,但在社会上流传较广,又有较高的艺术价值的作品也可以收入。而对含有明显的戏作成分的作品坚决不收。此外,要同时兼顾诗词的革命色彩,保证全书的统一性。

 

胡乔木与《毛泽东诗词选》

 

关于正、副编划分的原则,胡乔木最初提出主要以是否经毛泽东校订定稿为标准,即经毛泽东校订定稿的收入正编,否则收入副编。但在具体选编时,中央文献研究室的同志对《贺新郎》《吊罗荣桓同志》《读史》这三首,是收入正编还是副编,难以确定。1986年5月8日,中央文献研究室向胡乔木请示。5月14日,胡乔木回信给予详细答复:“正、副编的分法(这类问题去年未能向你们和人民文学出版社同志说明,实为疏误,请予谅解),实际界限在于诗词的质量,读者当可意会。但用经作者校订定稿与否作为标准,个人认为还是适当的。这也就是不同档次的婉词,而亦符合事实。《贺新郎》作者久经琢磨,念念不忘,生前未发表只是由于私生活问题;《吊罗》、《读史》也都可以说是定稿,因为此后作者没有也不可能再作修改。《吊罗》作者生前不愿发表,出于当时的政治考虑,现早已时过境迁,且非本书初次正式发表。这三篇都经中央郑重发表,现列入副编会引起读者的混乱和诘难,使中央的工作缺少应有的连续性和严肃性,编者也难以指出尚未定稿确凿充足的证据和理由,从而使本书的编辑出版既打破了原有的权威性又无法树立自己的权威性。尤其把正、副编的艺术界限打乱了,这很不利于作者在诗词界的声誉。私意现在的分法选法(即将《贺新郎》《吊罗荣桓同志》《读史》三首列入正编)似较得体,但亦不敢自专,谨请反复推敲,权衡得失。……相当一部分知识分子对作者的诗词还是很欣赏,很以为宝贵的,这自是作品的客观价值使然,故对本书的处理务望考虑到这部分读者的心理状态,不要拘泥于某种形式上的界限,而要更多从政治上艺术上的高度决定取舍和编次,以免使这部分读者也感到失望。”

 

 

《毛泽东诗词选》出版时,按照胡乔木的意见,分为正、副两编,正编42首,都是作者生前定稿和正式发表过的。副编8首,是从作者流传较广或较有纪念意义的诗词中选取的。

 

认真审改全部注释

 

为确保《毛泽东诗词选》质量的权威性,本着对作者和读者高度负责的态度,胡乔木对该书的注释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并亲自审改了全部注释,有些注释是他亲自撰写的。

 

 

1986年5月2日,胡乔木致函中央文献研究室,对注释提出意见。他说:“注释太多太繁,使这本书类似辞典之类,很觉累赘。且增改过多,对如期出版也造成不小的困难,这当然是次要的。实际上如再要注释得多些,亦无不可,但原注稿已经各方增补,现看来已嫌太多,只是限于时间精力等,现已无能为力了。作者生前多次反对出他的诗词注释本。韦君宜在五十年代末,搞过一个《毛泽东诗词》注释本,我也帮助修改了,送请毛主席过目,毛主席批示‘诗不宜注,古来注杜诗的很多,少有注得好的,不要注了。’这个注释本就未能问世。直到1966年3月杭州会议时,有四位大区第一书记找到我,要我请求出他的诗词注释本,他才勉强答应可以出一简要的注本在内部发行。我们现在虽不一定要一切按他的话办,但注释太多,对这样一本只有50首的诗词选确有些轻重不称,喧宾夺主的缺点。某些细节的考释说多了,将来再看,也难免会受到时间的淘汰。”

 

胡乔木与《毛泽东诗词选》

1955年,胡乔木在全国文字改革会议闭幕式上作总结发言。

 

5月10日,胡乔木又提出:“字注音者、地名注沿革者、水名注源流者尽量减少。释词后句意自明者不必再加解释。总之,可不注者都不注,力求全书精简。此事涉及全书面貌和水平,可假定读者程度在高中以上,不可不慎。”4天后,胡乔木再次指出:注释的精简化是要照顾一部分热爱、欣赏毛泽东诗词的知识分子的心态,“免得使这部分读者觉得被当成中学生”,他对作者、读者的负责态度,由此可见一斑。

 

 

关于《西江月·井冈山》题注,胡乔木建议在其中加:“在毛泽东同志所率部队同朱德、陈毅等同志所率南昌起义残部会合同到井冈山后,共同组成了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后经党中央改名红军第四军(第四军的番号系沿用北伐战争中声威卓著的国民革命第四军番号,这是因为该军所部叶挺同志率领的独立团中共党员很多,政治素质优异,所以战绩辉煌,所到之处,坚决支持工农群众的革命斗争,备受人民拥护)。”

 

 

关于《浪淘沙·北戴河》中“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注,胡乔木提议加:“现存的碣石山有文物观赏价值,但是否曹操‘东临碣石’的原址,尚待考辨。一般认为原址已没入海中。”后根据最新考古研究成果,此注释中关于“碣石”的解释修改为:“碣石,即今河北省昌黎县城北的碣石山,燕山余脉,东西走向,南距渤海约十五公里。一说碣石山在北戴河外,北魏时已沉入渤海。”在《七律·吊罗荣桓同志》中“罗荣桓”注中,胡乔木建议“应将罗逝世时间放在罗简历后”,并加上“他在知道罗逝世的消息以后十分悲痛,这首悼诗就是在悲痛的激情中写成的”这样一句话。当天晚上,他又委托秘书电告文献研究室的同志,把“十分悲痛”改为“悲痛逾常”。他说:“十分悲痛还不足以说明毛主席当时悲痛的程度。”可见他对注释要求之严。

 

在胡乔木的具体领导下,《毛泽东诗词选》新版本,于1986年9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受到广大读者的热烈欢迎。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胡乔木与《毛泽东诗词选》
胡乔木与《毛泽东诗词
《大商风华》连载41 富而行义 经世济民——武安商帮的家国情怀
《大商风华》连载41
《大商风华》连载40  笑脸相迎和为贵
《大商风华》连载40
教育部:国家开放大学加挂国家老年大学牌子
教育部:国家开放大学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