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大名府

梨园春秋 ——大名京剧团始末

时间:2021-07-21 10:45:52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岳同山  浏览: 分享:

 

梨园春秋

                      ——大名京剧团始末

岳同山

 

  早先的剧团基本上都是民间业余文艺团体。建国后,国家对剧团做了大量的整编改造工作,纳入了国家统管轨道,从中央到县各级政府才有权组织管理剧团。区乡没有剧团、更没有私人剧团。我县是一九五五年进行这项工作的,当时叫做剧团登记,经过登记组建了三个剧团:一是以刘芝梅为主演的豫剧团,二是以郑慧茹为主演的京剧团,三是以齐秀云为主演的坠子剧团(又叫化装坠子)。这些剧团都建章立制,在县文化科的管理下,实行“三定” ——定人员、定户口、定剧目。并派入一定数量的国家干部到团工作。我是五五年被派入京剧团的,五七年调出,随团三个年头。现将该剧团始末回忆整理如下。

 一、剧团的组成

 该团名叫大名县前驱京剧团,简称大名京剧团,它是由以郑慧茹为主演的临清慧萍京剧团和以赵奎友、苗凤芝为主演的活动在卫东一带的京梆剧团合并而成的。全团六十余人,从演员素质、剧团阵容、上演剧目到行政管理、剧团作风等都令人刮目,呈现一派兴旺景象。整个剧团由四部分人组成。

①派团干部四人:

赵希学,任指导员、党支部书记、主抓政治思想工作。

侯钦,任秘书、团支部书记、重点抓青年演员队伍。

岳同山,任教师,少先队辅导员,负责扫盲和学员工作,间或协助选讲剧本,主讲过《黄飞虎反五关》、《新美人计》等剧。

郭来存,任会计,主管财务,间或协助选讲剧本、主讲过《青山英烈》、《通天荡》等剧。

②老艺人。这部分人分京、梆两组:

京剧组有:

郑慧茹(女),青衣、花衫、刀马。

卢惠春(女),青衣、花衫、刀马。

王桂芬(女),正工老生。

卢振廷(男),净、尤善红净。

赵奎友(男),净、武生、善架子花面。

刘福续(男),文武老生。

冷顺岭(男),老旦、兼梆子老旦。

刘福才(男),小花脸、彩旦。

刘善堂(男),小生。

梆子组:

宰相和(男),须生。

苗凤芝(女),花旦、刀马。

卢惠波(男),须生、兼京剧“里子”。

宛克辛(男),花面、兼京剧“里子”。

马凤兰(女),青衣。

王秀兰(女),小生。

③青年队十一人,是我县自己培养的后起之秀,均属京剧组。

④学员队。为培养新生力量,还招收了一部分十二、三岁的学员,随团学艺并充任“把子”。

上演的主要剧目中,京剧有:霸王别姬、贵妃醉酒、盘丝洞、失空斩、贺后骂殿、八宝公主、十三妹、宝莲灯、虹霓关、花田错等。梆子有:辕门斩子、打金芝、金水桥、三上轿、藏舟等。连台本戏有:金鞭记、狸猫换太子等。新排古装故事剧(全是京剧)有:花木兰、白蛇传、梁山伯与祝英台、通天荡、青山英烈、新美人计、黄飞虎反五关等。

二、黄金时代——两次浮肿——走向枯萎。

该团从一九五五年组建,到一九六二年解体,共历八年。其中前四年是大名县县级剧团,后四年为邯郸地区地级剧团。八年间,有它的黄金时代,也有它绚斓夺目——我说它是浮肿时期,还有它的衰落枯萎的悲局。

五五年至五六年可以说是该团的黄金时代,这是已被历史证实了的,说它是黄金时代主要根据有:

①坚持了正确的政治路线,党、团、队组织健全。

②思想稳定。当时大力倡导“以团为家、以戏为业、扎根大名、献身艺术”的思想,全团上下都把自己的命运与剧团绑在一起,有一种团兴我荣、团败我耻的感情。

③人员稳定。全团人员的粮户关系,组织关系等办在团里,无人流动走穴。当时,外团演员要想进入该团,手续还十分严格。

④剧目稳定。上演剧目都经过严格审定和加工,新排剧目更是严格把关,把一些不健康的东西统统赶出了舞台。

⑤财务稳定。财务制度严格,谁也不能够多吃多占。实行底分分红制。最高的一百六十分,最少的三十五分,基本分每月每分一元,就是说演员月工资35160元之间。所谓“红”是指按规定提取后的余额。从整个收入中提出税金、宣传费后,院二团八分成。剧团再提出公积金、公益金、伙食费(免费供餐)、服装费(每人每年免费发棉、单衣各一套)外,下余部分则为“红”,是为演员分配的,如按底分分“红”之后还有剩余,一般都存起来,到收入不佳的月份使用,做到以盈补缺,保证全年满薪,所以演员收入是有保证的。公积金主要用于购置服装、道俱。公益金主要用于困难户的救济和公共福利事业。

⑥作风过硬。剧团坚持早练制度,——主要是青年队和学员队,早饭前站队唱歌,外出行走列队。还有二支实力不弱的篮球队,常与当地学校、民兵赛球,还真有一股子当年抗大、鲁艺的气派。

后来,剧团因追求“名、高、尖”,致使原来的格局被冲破。一九五六年末,从隆尧请来著名武生裴少春一家和俞派老生杜振华夫妇,又到北京请来了一批名家,当时邀请的主要人物计有:

一斗丑(艺名),全国四大名丑之一。

杜振华(女),俞派老生。

瞿玉萍,小生,宣称与张君秋是同官——即同届同学。

杨惠玲(女),荀派花旦、宣称直接受教于荀惠生大师。

裴少春,著名武生、宣称在天津卫落地有声。

罗茨坤,鼓师,曾与马连良司鼓。

温春山,琴师,原铁道部京剧团琴师等等。

这些人的加入,确实使剧团火红一时,当时在峰峰一带票价高达六毛,一般县剧团票价均在一毛至一毛五、最多也不超过两毛、我团真可谓凤毛麟角了!但这种“胖”实际上是浮肿。这些名角价钱高、架子大,没有扎根思想。说价钱,记得裴少春除工资外,菜金补贴每月就四百元。说架子,记得在彭城演出,演员一下车就把戏门口的海报用竹杆杵烂了,原因是瞿玉萍的名次贴得后错一位。更主要的是这些人都想捞一把就走。剧团原定前三个月为高薪聘用,仨月后合理定级,待到定级时他们就全部“拜拜”了!

经过这一折腾,原来基本队伍人心散了,艺术高的也想跳槽、走穴,艺术水平低的认为得不到重视与培养,感到前途渺茫。原来那盆火大有熄灭的趋势。人怕心寒,寒了心真难收拾。经过回县整顿,剧团气势才有所回升,情况出现好转。到了一九五九年,邯郸行署见该团不错,上调为地属剧团。不久邯郸行署又重蹈了大名复辙,从北京、天津、上海请来了一些名演员,其中一位从上海请的冀小兰,曾为荀惠生剧团的二主演,月薪八百元,享受特供,赶场得坐小汽车,而我们的基本演员几乎成了苦力与杂役。这时,虽然该团又一次名噪燕赵大地,但好景不长,这些名角,要求高,剧团承受不了,他们就弃团而去,所剩基本队伍又一次人心涣散,演出质量暴跌,后遗症更大,几乎无法收拾。又赶上一九六二年“压缩下马”,该团就宣布解散了!

三、顽强的生命

剧团下马后,外地的走了,能反串的到其他剧种、剧团去了。还有一些演员、因他(她)们酷爱戏曲艺术,不甘心离开戏曲舞台,这部分人中主要有京剧旦角主演卢惠春,武生王辅、花脸王孜、武生权良顺等。河北梆子须生、原导演卢惠波,花脸、原团委、支委宛克辛,原外交李如钦等,他(她)们请示县领导批准,于一九六三年组成了业余京梆剧团,活动于临近各县广大农村,收入可观,演出质量也相当不错。文革中被迫散伙。一九七九年,他们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鼓舞下,又以高庄大队为依托组织起了“高庄大队京梆剧团”。一九八二年,高庄大队撤出,接着卢惠春、王辅等京剧演员离团,剩下的梆子老艺人组成了大名河北梆子剧团。并被批准为半职业性质,集体联营,业务上受文化馆指导。至此,该团又踏上新的道路。目前,阵营整齐,服装道俱齐全,从七九年建团至今十三年久演不衰,在全省半职业剧团全部下马,职业剧团很不景气的大气候中,该团却异军突起,十三年平均年演五百场。经济实力在增强、演出质量在提高,九一年年演四百零六场,纯收入七万三千零二十六元,仍呈上升趋势。其生命力可谓十分顽强。

一九九二年春节前,该团的几位负责人回县汇报工作,笔者得知,他们十三年来没向国家要一分钱补贴,完全是自办、自养、自繁。他们的演出阵地多在贫困、偏远农村。几乎没进过县城以上剧场。没有“三高” ——高价演员、高价戏票、高标准舞台,多是农村土台子,采取管饭包场的形式,场价在二百元左右,一个村演上三天戏,花上六、七百元,再磨几斗麦子足矣。邻村亲友也来看,花钱少、看的人次多,群众欢迎,剧团也有相当数量收入。剧团内等差较小,最高工资与最低工资始终控制在四比一之内。更重要的是有一把子献身戏剧事业的戏迷,他(她)们说:只要能唱戏就满足了,收入少,生活苦都不怕!——这就是该团十三年来长盛不衰的奥秘。

链接;http://www.handanwenhua.net/damingfu/2021-07-21/4575.html

邯郸文化网、大名府、梨园春秋、大名京剧团

 

邯郸文化网、大名府、梨园春秋、大名京剧团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邯郸文化网、大名府、梨园春秋、大名京剧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梨园春秋 ——大名京剧团始末
梨园春秋 ——大名京
爆台寺
爆台寺
冀南皮影造型的艺术特征-朴拙写实的造型特征
冀南皮影造型的艺术特
“老芳子”轶事
“老芳子”轶事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855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