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邯郸抗战史略 ______ 愿拼热血卫吾华

时间:2020-10-09 10:19:57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史安昌  浏览: 分享:

邯郸抗战史略 

愿拼热血卫吾华 

19425月反”扫荡”战役纪实 

史安昌

 

扼守十字岭

 

彭总一行人马,胜利突出包围圈后,十字岭往西的几道山沟内,到处还有突围的人流。敌机对那里猛烈轰炸,十字岭西的山庄、土林背等地响起更加激烈的机枪声。而十字岭南山下也正打得火热,机枪声、步枪声、手榴弹爆炸声交织在一起。一股敌人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妄图抢夺十字岭。我三连凭借有利地形奋起反击,敌人伤亡不少,一批接一批的退了回去。狡猾的敌人又妄图从对面西山向北迂回运动,也被我三连火力截断,使敌人的阴谋没能得逞。我控制下的十字岭山顶上,开始几个山包背面还可隐蔽,后来红土垴方向的炮弹不时袭来,加之飞机轰炸扫射,结果使山包几面受击,扼守十字岭的任务就变得更加艰难。幸好我三连是七六九团的模范连队,老红军的基础,英勇善战,能攻善守。他们既理解敌情严重,更理解掩护任务的重要。狡猾的敌人左侧偷袭,在后包抄两次失败后,又从正面强攻十字岭,与我守敌部进行拼命,枪声炮声一阵紧似一阵,震耳欲聋,硝烟几乎把白昼变成了黑夜,但敌人几次强攻还是被我强烈的火力击退。我三连牢牢扼守在自己的阵地上,任你炮火连天,我自岿然不动。

因十字岭这一有利地形始终在我控制之下,有效的保证了突围道路畅通,我突围的人流和骡马辎重,沿着山坡小道,似几条长龙,陆续向十字岭北部婉蜒转去。

太阳偏西了,又有一队人马走上山来,他们排着一路纵队像平时行军的样子。王亚朴教导员见状,大声喊道:”怎么这样慢慢腾腾?快,快向那里走!

奇怪,这支部队和别的部队不同,竟然不听王的”命令”。为首的一人反而向王走来,笑着问道:”你看见13号了么?

13?13号不是彭总战时的代号么?王回答:”没有看见。”

他又问罗瑞卿、杨立三等首长的情况,他听王说没看见不晓得后,显得非常焦虑和不安。王一面回答一面想,这是谁呢?仔细一看,不由一怔,才辨认出是我们的左权副参谋长。左权环顾十字岭的前前后后,又询问王的职务、部队番号和三连部署情况后,脸上才露出满意的笑容,说:你们的部署和决心很好。告诉同志们,坚守这个山岭很重要。现在还有很多人在山下,丢了这个山岭不堪设想。你们一定要坚持到底,只要还有一个人没出去,就不能撤退!只有人员都转移出去,才是完全的胜利。””!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坚持到底。请首长尽快离开这里。王回答后,左副参谋长微微笑一笑,点点头,才向通往北艾铺的山里走去。

 

左权殉国

 

左权同志始终和最后面的突围部队在一起。无论他走到哪里,哪里就信心倍增,士气大长,“太行山压顶绝不动摇,誓死保卫总部安全转移”的口号不时在空中回荡。

太阳偏西时分,当看到被围的总直人员大部分已分路突出重围,并获悉彭、罗、杨等首长也跳出敌合围圈,左权将军的脸上才现出欣喜之情。这时,敌人又从四面向十字岭发动了猛烈攻击,左权同志机智沉着,从容自如的指挥着部队突围。当他和部分突围人员冲到第三道防线时,发现挑文件箱的同志没有跟上来,急令熟悉情况的警卫员郭树保去找,以保我机密文件的安全转移。护送彭总突围后,又返回来接应左权的郑国仲团长和唐万成连长,恳求他尽快离开这里。他却说:我不能离开,这里不能没有我。他深知一个指挥员在这关键时刻的一言一行,会给战斗胜利产生多么大的影响。正在这时,一颗呼啸的炮弹飞来,他高喊:“同志们快卧倒!”大伙应声卧下,然而,昂然挺立的左权同志却被弹片击中头部,年仅36岁,血染沙场。

我转移人员全部突围之后,十字岭失去控制意义,扼守十字岭的我三连,互相掩护,由南向北撤出阵地。事后王亚朴教导员对三连作战斗总结时说:“今天的仗我们在被动中打了胜仗。第一,我们控制了十字岭,总部安全转移;第二,敌人表面凶狠,色厉而内荏,只敢打枪打炮,就是不敢冲锋肉搏,是三连手下败兵;第三,我们伤亡少,一伤二亡,轻伤无人报告,代价不大。是一次被动中的胜仗。”

日落前夕,日军先后占领了南艾铺和十字岭。夜幕降临后,怕死的敌人龟缩在山头支起的帐篷里,点起簇簇篝火壮胆,却不敢向外游走一步。敌人相继占领了这一带地区的各个制高点和要道口,还要进行10余天的“梳篦式”搜山、“扫荡”,企图挽回失败的命运。

 

朝鲜战友立战功

 

罗瑞卿主任率领向东南方向突围的野政直属队伍;大部分是些机关干部,携带的行李、公文箱子多,行动比较迟缓,于下午4点到达窑门口一带。当他们沿着山沟正在行进时,突然发现前方两面山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敌人。敌人发现这支庞杂的转移队伍后,一面打枪,一面像一群饿狼似的哇哇乱叫。接着敌机也飞来助战,在头顶上反复俯冲,炸弹不时地在队伍的前后爆炸,就在这十分紧要关头,罗主任出现在一个小山坡上。他挥臂高呼道:“同志们!我们同生死,共患难,大家要沉住气,听指挥……”接着,罗主任命警卫排到西面狙击尾追敌人,又命当时受我总部指挥的朝鲜义勇军狙击东面敌人。

 朝鲜义勇军,自然是朝鲜人组成的队伍,其成员都是流亡在国统区的朝鲜爱国者。他们最初在国民党第五战区活动,国民党的消极抗日和对朝鲜人歧视慢的态度,使这些具有强烈爱国主义思想和民族自尊心的朝鲜青年极为愤慨。他们从生活实践中看到,只有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才是中国人民的希望,才是朝鲜人民的真正朋友。他们决心到敌后根据地去,和八路军并肩打击日本鬼子,以便将来打过鸭绿江,解放自己的祖国。为此,他们同国民党进行了种种尖锐斗争,经过许多困难和曲折,最后辗转到我太行山根据地。虽然他们仅有100余人,但大都是干部,不但会汉语还懂日语,受过军事院校的正规训练。在八路军中,他们是半武装的宣传队伍,主要任务是用演讲、贴标语、向日军喊话等形式,来宣传、揭露日军侵华战争的非正义性,激励中国人民起来抗日。我党为爱惜这支国际主义队伍,一般不让他们到前沿阵地去,而今,面临与敌人的狭路相逢,朝鲜同志义愤填膺,纷纷请战,罗主任只好批准他们担当狙击任务,除此以外,再无任何武装力量可支派了。

朝鲜义勇军接到命令后,马上分成两队,急速奔向东面的山头。密集的枪弹在头顶上飞啸着,织成一道道严密的火网,但丝毫没能阻止他们的前进。一会儿,义勇军的机枪在山头上咆哮起来敌人遭到这个突然打击,便仓惶的集中火力向义勇军射击。这样,就给我军突围创造了条件,使我们得以摆脱敌人的尾追,迅速向黑龙洞方向突围。这次战斗中,朝鲜义勇军打得十分英勇,他们只有一挺机枪,其余是步枪,却顶着敌人数倍于我的枪弹,临危不惧顽强应战。敌人一次次疯狂的向他们坚守的阵地猛扑,他们始终没有后退一步,知道我们的增援队伍一起跳出了包围圈。但令人痛心的是:义勇军种的陈光华、石鼎等同志在战斗中光荣牺牲了。

 

罗总迂回太行山

 

       当罗主任率领一行人马冲出第一道封锁线,南行到黑龙洞时,又遇上一股敌人,他们占领了正前方的东山山麓青塔村,封锁着沟口,使我不能通过,正好这时前来掩护总部转移的一二九师十三团赶到这里,罗主任命十三团抢占青塔后山,掩护机关从青塔后沟的北坡登上东山去。两架敌机来了,向我轰炸扫射,我转移人员不得不就地卧倒隐蔽。当我十三团冲到对面的南坡上,英勇压制住敌人的火力,并又对空射击,使我转移人员才得以通过这又一道封锁。天黑以后,他们进入一个小村庄休息做饭。饭前,罗主任传下命令:马上轻装,吃饭后继续向东转移,要在一夜间越过太行山脊,摆脱敌人,转移到黄泽关通阳邑的南洺河河谷一带。那是敌人“铁壁合围”的一个空隙。

       从这里登上太行山颠,是一个陡坡,只有羊肠小道,荆棘丛生。因路陡难行,一连几匹军马摔进沟里,再没出来。罗主任坚定地率领队伍往上攀登。好不容易登上山顶,有了较为宽平之路,但人们干渴得嗓子冒烟,一点水也找不上,越走越渴,这时,才理解到“渴望”这个词的真正含义。

       黎明终于来临,举目远眺,雄伟高大的太行山山影轮廓格外分明的映在熹微的晨光中。南洺河两岸的村落、道路隐约可见。

       队伍行进到太行山东麓的小店、管陶村一带休息做饭,同杨立三部长率领的后勤队伍相遇了,同武安地方工作队也取得了联系。大家首先喝了满肚子开水,但饭还没吃完,又传来东山后活水、册井的敌人向这边出动。罗主任立即命令在东山上布阵的十三团准备迎击敌人。当队伍沿着东山麓向北转移时,从活水出动的敌一个大队,已占领了东山上一个山头,准备向我压来。战斗部队立即向敌人进行了牵制射击。这时杨立三部长立即命令野政警卫班狙击敌人,同时命令大家跳下崖去。因为这是一段断绝地带。听到命令,只有十几人的警卫班,沿着占领有利地势布阵,大家也立即向下跳去。郝治平(罗瑞卿夫人)和鲁艺的木刻家、剧团演员也都纷纷跳了下去,有的碰伤了头,有的摔坏了腿。

       突然,罗主任骑在马上的高大身影出现在南洺河的大道上,高喊:“同志们,跟我来!”于是队伍重新集合,几十队人马涌上去,在大道上汇成长长的队伍,跟随罗主任,直奔黄泽关下南洺河的源头白草坪而去。在这里,为缩小目标,转移队伍又分并行动,一二九师十三团也奉命去执行其他战斗任务去了。罗主任所率人马,又沿着曲折的道路向西攀登太行山主脉。走了一夜,凌晨登上山顶一个叫功德崖的地方。从这里极目四望,千山万壑,犹如碧波万顷的海洋,红日浴海而出。从这里向西俯瞰,是一个巨大的山谷,那远方的一个谷口,正是前天突围的窑门口,附近一个山岭,即是左权将军壮烈牺牲的十字岭。大家站着默哀了一会儿,便分散到几个小山庄和窑洞里休息做饭。三天三夜没有休息了,又饿又累,但既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只好喝足了地窖里汲出来的水,随便吃上几口饭,把剩下的饭装在茶缸里,带在身边。

     这时分散的队伍传来罗主任的命令:我们仍处在敌人的包围圈之中。一二九师各团队还在外线打击敌人,敌人要用“梳篦战术”在包围圈内反复实施“抉剔清剿”。我们必须再一次化整为零,组织游击小组,各自活动,以分散敌人目标,在内线牵制敌人,配合外围打破敌人的“铁壁合围”。

      于是,野政各部门立即组成游击小组,各组分了粮食和现款,自己放哨,自己侦察敌情,自己决定行动方向。本准备当晚行动,但到半下午,又传来敌情:一个轻装的敌突击队,带着轻机枪和小炮来袭。罗主任急令各游击小组提前分散行动。但当看到罗主任率领一个小小队伍出发时,各小组又不约而同的跟了上去,就像孩子离不开娘似的。敌人的枪声响了,此时此刻,罗主任也完全理解大家的心情,在这危急时刻,他也舍不得离开大家。他没作声,冒着敌人密集的枪声和发射的炮弹,率领着大家由快步变为跑步转移。在敌人的追击下,在起伏的太行山上,翻越了几道山梁,终于摆脱了敌人。敌人的袭击又一次失败了。

       天近黄昏,密密的树林遮盖着山沟,这里有潺潺的清泉,大家痛饮一番,坐在泉边休息,汗水尽落。片刻之后,罗主任站在大家面前,有一分钟之久没有吭声,用爱抚的目光看着自己的阶级兄弟。然后,用果断地、充满战友感情的声调说:“我们同生死共患难,但不能同归于尽啊!”大家听了后,没再说什么。各游击小组组长,各带着自己的人马分散而去。

       化整为零的决策,很快就把被动局面扭转过来。在内线几十个游击小组,留下的独立班、排、朝鲜义勇军,结合当地群众和地方工作队,到处骚扰敌人,牵制敌人,干扰敌人的交通运输线,分散敌人的目标,使敌人疲于奔命,到处扑空,四处碰壁。所到之处都是坚壁清野,拆去井架辘辘,封死井口的无人村庄。加上一二九师和军分区游击队在外线痛击敌人,经过一个月的苦战,敌人终于支持不住了,“铁壁合围”的计划终告失败。

 

殉国英烈垂千古

 

       在赵姑村,彭总命欧团长带领3个连返回南、北艾铺一带,去接应和收拢突围失散在山里的同志。并交待:第一,尽快找到左权同志的遗体,负责掩埋好并记住地点,以便日后重新安葬。第二,迅速打扫好战场,把牺牲的同志集中掩埋,收拾到的遗失物品集中管理。欧团长一行人马赶到十字岭时,敌人已经撒退,他们很快在十字岭偏向南艾铺一侧的山沟找到左权遗体,并将遗体抬上岭顶,由卫生队队长宋一珍和医生含泪将遗体擦洗干净,换上崭新的灰布军衣,盖上红旗,掩埋后立了个木牌以做标记。他们又一边清理战场,挖坑掩埋了牺牲的其他同志,一边派人四处喊话,寻找躲在山里而失散的同志。开始,并不见有人出来,怕是敌人诱惑;后来改用吹号的办法来召唤,还算灵验,没半天功夫,失散的人们陆续从草丛、岩洞、山沟里三三两两走了出来。其中党校学员较多,不少人因饥饿浑身无力,几乎是爬着出来的,饿昏的由别人背着走。当见到亲人、战友前来解救他们,都无不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这次反“扫荡”战役历时一个月,敌人“铁壁合围”我总部的战略计划,终于被我粉碎。敌人伤亡300余人,而我方也牺牲了许多同志。从一些当事人写的回忆史料查到的有:

       八路军总部:副总参谋长左权。

     《新华日报》社:社长何云、政委朱三省、国际版编辑缪乙平、编辑黄中坚、乔秋远、总务科长韩秩吾、经理部主任黄君钰、医生韩瑞生、译电员王健等46名同志牺牲。

       朝鲜义勇军:陈光华、石鼎、胡维伯、孙一锋、韩道成、朴哲东、石现淳等。

       中共北方局:政权委员会秘书张衡宇、岳一锋、宣传科长刘毓蹈,政策研究室11人全部遇难。

       野战政治部:组织科长李文楷、干部科长龚竹村、保卫部科长李月波。

       冀南银行:行长赖勤。

       太行五专署:专员赵进扬。

       偏城县:妇救会主席朱坚,财粮科长江玉堂。

       左权将军的警卫员郭树保。

       野战后勤部:政治部部长谢翰文。

       战争过后,太行山军民为纪念反“扫荡”战役中牺牲的左权将军和牺牲的抗战烈士,万人签名,要求将辽县易名“左权县”。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批准这一要求,1942918日起,辽县易名左权县。太行山军民还创编了《左权将军小调》到处传唱,并一致要求在太行山上兴建“抗战殉国烈士公墓”。19421010日,左权将军陵墓在涉县石门村之山清水秀、群峰朝拱的北山坡上建成,左权将军的遗体安葬其内,于次年8月又安葬了何云、张衡宇、陈光华、石鼎等。在痛悼左权英灵之际,朱德总司令写下了:

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

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

       周恩来副主席、刘伯承师长、邓小平政委、杨尚昆书记(北方局)等领导同志也都写了悼念文章分别发表在《新华日报》和《解放日报》上。

       建国后,由朱总司令亲手题名的“晋冀鲁豫烈士陵园”在邯郸建成,左权将军和其他8位烈士迁葬其内。原涉县石门墓址,至今保留原样无损,时有游人到此参观凭吊。近年,由河北省委宣传部、文物局主办,辽城乡党委、政府承办,重修了烈士公墓,并新建了“朝鲜义勇军烈士纪念馆”,新铺了柏油路,更成了红色之旅的好去处。

 

注:根据亲历此次战役的原八路军总部警卫团团长欧致富,原一二九师七六九团团长郑国仲,一营教导员王亚朴,原八路军政治部唐平铸、陈斐琴、解力夫的回忆资料和郭喜 同志的讲述整理。

(涉县政协)

(完)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麦田守望--丁融绘画作品展,一场关于麦子的视觉盛宴
麦田守望--丁融绘画作
【致敬老兵】王秋堂,涉县的最后一个抗战老兵也走了
【致敬老兵】王秋堂,涉
北大教授:道德需要的是“底线”,而不是“高度”
北大教授:道德需要的是
阅古 | “哀莫大于心死”的意思,你可能理解错了
阅古 | “哀莫大于心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