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涉县天门会活动纪实

时间:2022-06-22 16:54:45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  浏览: 分享:

 

涉县天门会活动纪实

 

在本世纪二十年代,为了反抗军阀统治和土匪骚扰,在河南、河南边境地区暴发了震动一时的天门会起义。涉县天门会组织,是天门会的骨干力量,它的活动影响了邯郸西部地区各县,这里将涉县天门会组织的活动记述如下:

 

 

本世纪二十年代初,在帝国主义支持下的北洋军阀各派系之间,展开了连续不断地争权夺地的混战。一九二○年七月暴发的直皖战争,一九二二年四月和一九二四年十月暴发的两次直奉战争,使中国的农村经济特别是北方农村经济遭到严重破坏。位于太行山东麓的涉县同样处于军阀混战的铁蹄之下,各派系军阀向人民拉丁派夫,催粮逼款;贪官污吏,土豪劣绅趁机敲榨勒索,残酷肃削;匪患蜂起,趁火打劫。再加上水旱灾豁,粮食歉收,数万群众缺吃少穿挣扎在死亡线上。天门大会总团师臻北洋政府函中云:“近年以来,督军省长,残不能闻,一年之内,令纳数年之粮,别立名目,杂捐百征。而军队过境,又毫无纪律,迫民出宅,强住民房,家居什物,捣毁一空。凡此种种,亘古未有之残劫。而军阀官长置若罔闻,听其自然。”又云:“近来年景欠收,饥寒之士铤而走险,因之地方土匪成群,烧房架票,民不安生。”于是,方圆百里气丐成群、饿殍遍野。

   

一九二三年,在中国共产党以及全国新形势的影响下,具有反抗精神的河南林县东油村农民郭官林、韩根仔(韩欲明)发起组织“天门会”,他们以行医看病为名,舍药救人,劝人行善,串联群众,发展会员,反抗军阀政府的统治和土匪骚扰。

   

郭官林,当时三十左右,粗通文字,迷信鬼神,在农村属于下层户。韩根仔,当时三十余岁,石匠出身,全家四口人(老婆和两个孩子),三间草房,二、三山坡地,终年辛劳,不得温饱。他在黄华寺当匠人时,老和尚给他一个“灵宝大法师印”,遂即就流传出“灵宝大法师印”是韩根仔开荒时从山上刨出来的,是“天意所赐”,要他替天行道,普度众生。并宣传入了天门会,有文帝上神保佑,能够避枪避炮。提出“在了天门会,一辈子不受罪”的口号。人民不堪战乱的骚扰和官吏豪绅的盘剥,加上迷信的诱惑,四方民众纷纷加入天门会。

   

正当天门会组织迅速发展的时候,郭官林怕惹出大事,辞去了天门会总团师职务。随之,大家公韩根仔在天门会首领。

   

韩根仔担任天门会总团师职务以后,十分注重人才的选拔和培养。他亲自物色了三十六名骨干(亦说四十名)象征天罡星下界,并将每个人姓名中的第二个字用“欲”字统一。韩根仔改名为韩欲明。这样,天门会就形成了一支以韩欲明为首的骨干队伍。韩并对天门会的组织机构进行了整顿。天门会的最高领导是总团师,总团师处设在东油村,立杏黄黑边大旗一面,上书“天门大会”,附有两联:“仙言民人保家园,长恩大道东油村”,并刻有“天门大会”、“香坛弟兄”两枚木制印章,以行使权力。总团师下设传师,传师分文武,一般方圆二十里左右设文武传师各一人。文传师负责设坛发展会员,武传师主持军务练习武艺。规定了反军阀、反土豪劣绅、反贪官污吏、反苛捐杂税、平息土匪、保卫家园等条款的政治纲领。还规定了会员不许啄纸、鸦片、金丹,不许贪财好色,不许欺压善良百姓,公买公卖不许私自就地抽捐。凡年在十六到四十五岁者,有事需往前线作战,令下即往,孤子病人不在此例,违者轻者罚款、罚跪,重者枪挑炮毙的严密纪律。经过整顿后的天门会,统一了组织,扩大了影响。提高了战斗力。据磁县旧县志记载:“无智禺民,波驰坟附,争相入会,蔓延之速,出人意表”。可见天门会在当时的声势。

 

   

涉县天门会是由林县传入的,是由冯贵德等人串联组织起来的。

冯贵德,合漳村人,时年二十一、二岁,贫苦人出身,喜武术,好不平,家遭战火的蹂躏,不能为生,而他的一户邻居(地主),又霸占了他家的房基地,还往他家的房子上滴水。他全家忍无可忍,到东达的约所告状,反而被评了他家没理,受了重重地罚款,迫使他家把地也卖了,到山上开荒、给人家放羊。这更激起了冯贵德的反抗精神。听说,林县有了天门会,入会者能够避枪避炮,刀枪不入,可以抵抗军阀、平息土匪,还不交附加粮款。他与在古城教书时被村里的土霸王打瘸腿而无人管的后沟秀才冯保汉结合起来在合漳、台庄、温和、后沟、古城等几个村庄秘密串联了民众八十多人,到林县东油村联系。韩欲明任命冯贵德为武传师,冯保汉为文传题,授给“天门大会保家园”的杏黄黑边大旗一面,他们从林县回来后,便在合漳竖旗、设坛传道,提出明确的农民种地不交租纳捐的斗争口号,号召本乡群众参加天门大会,和一切反动势力斗争,保卫家园。首先,合漳附近的村民纷纷加入,很快就扩展到关防、西达、固新,由几十人发展到五百多人。接着天门会组织打了东达、原曲的约所,冯贵德又在合漳设立一约所,凡在村里欺压百姓、不孝不善者,都要给予处分,而且贫民来告状,可以不拿钱。武安冶陶固义村邢其道、邢其加弟兄二人,含冤告状跑了好多地方,最后到合漳约后,合漳约所为他伸张了正义,打击豪强地主,其弟兄两个深为感激,在关防村为冯贵德立碑两座。因此到合漳入会的涉县、武安、磁县各地民众蜂拥而至,于是遍地飘起了“天门大会”的杏黄黑边旗,会员增加到两千多人。此时天门会的组织加强了集权,迷信色彩更浓,林县韩欲明为总团师,涉县冯贵德受命为总传师,执掌会内大权,统一了职权,统一了领导。凡自愿加入天门会者,先要在文帝上神神位前烧香、焚表、叩头礼拜,喝下盖有真印的黄表纸灰,撩起衣服,用刀在身上划三圈,砍三刀,交约一定数目的会费,发给黄占带一条,就成为天门会的会员。然后要学会背颂天门会的咒语“天经地子灵,速请土地神。天旗、地旗、玉皇旗,上神赐我奉旨旗”,“天门开,地门开,上神赐我神学来,玉皇老神天门,佛山老祖显灵灵”。打仗时,要念避枪避炮口诀:“天皇皇、地皇皇,四大金刚来避枪”等等。每人配有长矛、砍刀、红缨枪,成了一支可观的农民武装。

 

 一九二五年,奉军二百五十多人窜入涉县,盘踞县城一带,向民众大肆勒索粮款,蹂躏农民。总传师冯贵德,一面派人去请示总团师韩欲明,一面集合会员千余人,包围了涉县城,在城周围与奉军展开了激战。这时天门会会员们有的手举大刀、有的手握红缨枪、有的抛出土坷垃,与敌人拚命地厮杀,激战一天一夜,天门会并未得手,决定返回原曲休息,等总团师韩欲明派来的援兵。返到原曲休息时,从城里回来的学生说:“奉军子弹打光了,现在都跑了”,正好这时韩欲明派的援兵也赶到,一起开到涉县城。占城后,首先在各处设香坛,宣传天门会组织的意义,发展会员,然后成立军队。冯贵德任团长,王首谋(旧军官,国民党员,后被我镇压)

 

为副团长。团部设在考院,统一服装(灰色)。军人每年伍拾块钱现洋,伍百斤粮食。四方民众纷纷加入,很快编成一团三营十个大队。涉县是冀晋间的要道,每年山西外销冀南、豫北的粮食,必道经涉县。天门会便在河南店设立税卡供作军需,全县粮食也拒不上交,还向各地的地主、恶霸派款,增加收入。天门会一进涉县城,就向北关大恶霸地主任聚武、任老紫派款,他们抗拒,天门会就将其抓起来,送押合漳村,最后他们出了几千元大洋才放回。南岗大地主冯广田给冯贵认本家拉关系,而照样向他派款,冯广田不出,冯贵德将冯广田吊起来毒打,结果冯广田拿出了四百个圆宝,这一行动,深得群众拥护。天门会占领涉县城,在各设香坛、建军队,控制了全县的各级政权,队伍发展到三千多人,建造枪炉三座,仅寨上药王庙一座炉就日产步枪九支。

   

一九二六年,磁县时村营两大煤矿闹纠纷,一家请了奉军,一家请了天门会,两军一场激战,天门会打败奉军,并缴获大炮两门,枪数百支,得胜而归。从此天门会开始有了洋枪、洋炮,军威大振。

   

这年冬天,中共河南省委(当时涉县属河南省)为了掌握和领导天门会这支农民武装,迎接北伐,派共产党员杨介人(沁阳县人)到天门会做工作,参予指挥了天门会与奉军的战斗。年底,经安阳耶酥教堂教主刘成章介绍,林县郎垒村农民郭有元带我党派来的刘××(北京市昌平县人)到林县东油村,会见了天门会的主要首领。经谈判,我党与天门会达成了双方合作的协定,我党为天门会提供枪支弹药、训练军队。商定让郭有元作为天门会的代表,出席了一九二七年三月十五日至二十一日在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召开的河南省武装农民代表大会,亲自聆听了毛泽东、李立三等同志的报告。为了发动群众,反奉军、反土豪、推动北伐,我党又派共产党员郑钢、郭祥明、刘桥日、崔振华、路学颜等到林县天门会做工作,取得了韩欲明的信任,亲自参加指挥了与奉军作战。

   

一九二六年冬天,奉系军阀集结于河北磁县一带,强占民房、抢杀淫掠、逼粮要款、欺压群众,激起民愤。磁县天门会放火烧了岳城警察局,扣留了警察局长。奉军以武力占领了天门会会所。磁县天门会向涉县天门会告急,涉县总传师冯贵德一面派人到林县天门会总团师处求援,一面调队增援。在我党的秘密活动下,二七年一、二月间,林、涉、磁三县天门会两次与奉军作战,将奉军驻岳城骑兵第六旅的两个营击溃。

   

三月,因武安天门会首领万国瑞向本县大地主武霞派款,武非但不出,反而投靠奉军,与天门会对抗,万国瑞求救于林县总团师韩欲明,韩调集林、涉、武、磁的一部分天门会部队,在磁县牛尾岗、岳城一带与奉军作战,打败奉军。三次战斗缴获大炮、迫击炮数门,步枪数百支,子弹数十箱,马多匹。又抄了本地大地主孟老卢的老窝,获得大量钱财,充作军资。

   

这时,我党派河南省农协党团书记萧人鹄(河南省农民自卫军临时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后任中央河南省委军委书记)到林县慰问天门会,做天门会首领的工作。经过宣传解释,韩欲明对新三民主义和北伐战争与农民的密切关系有了进一步的,表示愿与北伐军联合反奉。天门会在阻止奉军南下,和扰乱奉军后方方面做出了贡献。此时天门会发展到西至山西平顺,东至河北大名,北达邢台,南到河南辉县的广大地区。涉及到二十三个县,会员达三、四十万人。

   

四月,由于“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蒋介石公开叛变革命,疯狂屠杀我共产党员,情况非常紧急。我党通知在天门会工作的共产党员,都撤退出来,当郑刚等撤出之后,我党还给韩欲明写了一封信,由纪得贵同志送给路中州转给韩欲明,信中指出他的缺点,韩欲明很受感动,还欲邀请我党同志再到天门会。

   

经过我党的领导和影响,天门会更加生机勃勃。二七年农历六月十日天门会攻克林县城,县知事刘启颜“弃城夜遁”。韩欲明把天门会总团师处由东油村搬到城内黄华书院,设八大处即:会务处、副官处、财务处、传达处、军械处、总务处、军需处、执法处。天门会任命涉县县长石恩伦(石岱林)林县县长,将涉县改名为沙阳县,委派吕约章(林县人)任县长,同时,涉县天门会介入偏城(属山西黎城),摧毁了偏城反动区公所。

    

为了改变涉县贫穷落后、交通不便、地主恶霸逞凶、土匪遍地的面貌,涉县天门会全面地展开工作。

   

“要得富,先修路”,这是历史上千百年来流传的名言,涉县地处深山,严峻的高山挡住去路,泛滥的洪水隔断交通。为了改变这种面貌,天门会在我县的各个交通要道展开了修路、建桥活动。岭底玉路岭是横跨于涉、磁之界的要口,但山高沟深、道路险峻。重修玉路岭的碑文记载曰:“出涉东渡漳陡岭,群山陡峭,凹凸参差,距城七十五里而为涉东之屏藩者岭底也,由岭底东,丛峦叠翠,山谷曲折,迤逦七、八里有龙岗高堰,横跨于涉、磁之界者玉路岭也,是岭不啻为豫直要口,尤属全境关键”。这样的地理位置,过去有一条羊肠小道,是乾隆时皇上发库银修建的,二百年来,早被山水流涮不成样子。重修玉路岭时碑文记载曰:“皇上发库帑以攻筑未易臻,乾隆时重修迄今已二百余载,屡被山水冲涮,雍陷滩塌,经此地者殆有履薄临深之险,故各村少长目击心伤”。天门会各首领、士兵、会员等集资,并诱导周围各村善士为重修玉路岭捐款。正团长冯贵德、副团长冯贵璋各助洋一百元,营长郝庆金助钱二百串、洋一百元,队长李宗仁助洋五十元……,共捐大洋四千余元。在天门会的带动下,四方乡众踊跃供款,重修玉路岭碑上记载曰:“四方良士,尚义输成,解囊倾助”。于是长十五里宽约丈余,弯曲九盘的用青石铺成的大道建成了,它曾为涉县人民物资流通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林旺到西达的中间,有一个岭,叫凉岭,凉岭这山上有一条小路,路虽窄、虽陡,但却是涉、磁、林县之咽喉。天门会为了百万人民着想,从凉岭山的脚下钻一洞子,鉴于当时炸药威力小和工具简陋,天门会用尽全力也没有能够打通,最后决定,加宽凉岭山上的盘山路,通过天门会的百般努力,凉岭山上的盘山路由小道变为宽丈二、三较平的盘山路(排子车能走),深得群众欢迎。

   

过去,从城里到合漳,由于漳河的蜿蜒,要过五六道桥。因为当时桥都是用几根树杆架的简易小桥,天门会为了方便群众和行军,把林旺、匡门口、西达、台庄的五道小桥换成了用水架、木板铺得平板桥。还用罚贩卖大烟土的钱铺砌了关防街。罚大恶霸地主窦说慧(家有八个儿子,人称七郎八虎)奸淫妇女的钱铺砌了大滩街。

   

涉县地处高寒,历史上十年九旱,虽有漳河横穿而过,受益者也不到全县面积的十分之三,广大地区吃水贵如油。天门会便在后沟建水池,想解决村里群众的吃水问题,由于国民党派兵来剿天门会,水池只垒了一人高就被迫停工。

   

千百年来,人人皆知“八字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难进来”,可天门会办的约所贫民百姓伸冤可以不拿钱,而且还能够伸张正义。天门会进入固新镇以后,在固新下约所处绑一个吊车,(在地下扎一根杆,杆上吊一滑轮,用绳子通过滑轮可拉得东西上下),如果谁做了什么坏事就用绳子绑住倒吊空中。昭义村有一个外号叫马和尚的,在村里无恶不作,谁也不敢惹,还吸大烟,天门会发现后,把他吊到车上,用皮鞭狠狠打了一阵,围观的群众很解气。还有一天晚上,有十几个人(其中有高权有和高天领叔叔大爷家的兄弟两个)在固新染房赌钱,被日夜巡逻的天门会会员发现,把他们绑起来,先把高权有吊到吊车上问他:你是挨打,还是拿钱?高权有说我拿钱,结果拿了十篓黄表(每篓一百刀)。又吊开高天领,用同样的办法要他拿了十五篓黄表。一些恶棍土绅,怕上吊车,气焰不得不加以收敛。

   

天门会还实行捐大户惩恶霸。磁县陶泉有一个姓界的,其儿子在蒋介石军队里当参谋长,冯贵德为了获得枪支把老界请到了自己的家,住了好长时间,不让他回去,老界的儿子知道后拿了一二十支手枪。一九二七年六月八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向导》周报,刊登署名“子贞”的“反奉战争中之豫北天门会”的文章。文章中说凡天门会势力所及的地方,不受土匪的蹂躏,不受溃兵的骚扰。免除一切苛捐杂税,有事不必赴县起诉,在就近天门会解决。

   

由于天门会的捐大户,大大地影响了地主老财的利益,温村一带地主老财便组织了一个长枪会,与天门会对抗,这两个组织一见面就打,抓住对方就杀。

 

涉县天门会团长冯贵德为人正直,性情豪迈,知错必纠。团部设涉县城后,城里有一个叫小海的年青人,很不孝顺他的母亲,常骂他的母亲,还说,你这个样,咋生我来。冯贵德在街上见了小海的母亲后,常给他钱。古城侯其珍是冯贵德的亲戚,为人凶暴,常干坏事,冯贵德经常叫到他跟前训斥。魏家河有冯贵德的一个朋友叫河景,一次河景吓唬老百姓,有人把他告到了涉到冯贵德那里,冯贵德知道后,通知他到涉县城,对他说,听说你吓唬百姓,这要是别人,我非毙了他不可。说着就掏出了手枪,一枪从河景的头尖打过,河景吓得昏倒在地,抬到河南店时才醒过来。

   

还有一次,冯贵德的侄儿冯平子吓唬一妇女,这妇女不清楚他的名子,认为他叫魏长寿(冯的警卫员),到冯贵德那里告说魏长寿,冯贵德立即把魏长寿好打,还下了他的枪。真象大白后,冯贵德给魏长寿道了歉,多次看望了他的伤情,魏受到感动,伤愈后又回到了天门会。

   

天门会的兴起,使各处土匪闻风胆落,四方民众在一定程度上过了和平生活。关防碑文记栽“君印贵德,字复民,世居邑之合漳村。君生性豪迈,作事有肝胆,磊落倜傥,不类农家。于民国十四五年间,南北战争起,溃兵土匪遍地抢掠,风声鹤唳,一夕数惊,凡我居民,均无存在之希望矣。君乃揭竿而起,团练乡中子弟,得敢死士八百余人,东剿西捕,所向无敌,而葭莩之徒,闻风胆落。遂自是不敢睽吾幸。然而吾涉父老子弟所以得庆生存者,皆出自君之赐也”。

   

中共河南省委非常重视和支持天门会农民武装斗争。二七年,省委几次向党中央报告天门会情况,要求快派得力的军事政治工作人员到天门会进行工作。

   

二八年,天门会与冯玉祥部下庞炳勋作战,困守桃圆里沟失利时,党派马载同志到天门会协助工作,并直接与庞炳勋部进行了谈判。这一战因敌众我寡,韩欲明突围后撤入涉县,后潜往在磁县战争中结交的朋友奉军张学良那里。

   

二九年农历三月,庞军离开林县。冬季,韩欲明由东北潜回武安,改名韩复生,决心重整旧部。韩欲明在东北长了不少见识,如军队要有战斗力,平时就要训练,指挥军队要有专门知识;世界上没有神,克敌制胜要靠正确的指挥、靠士兵的勇敢等等。韩欲明在武安招集旧部二、三百人,自称团长,他一改天门会旧制度,不设坛,不敬神,会队以营连进行编制。

  

 三○年农历三月初一,韩欲明返回林县,一时旧部会员云集,很快发展成一支上千人队伍。韩欲明出示告示,“后当立功桑梓”,使百姓安居乐业。

  

 三○年三月,中共顺直省委军委书记张兆丰到林县天门会做争取韩欲明的工作。由于种种原因,天门会未能接受我党的主张和领导。

 

   

天门会的后期,由于脱离我党的领导,由于旧军官王首谋等混入组织并窃去了领导职务,再加上整个组织都是农民,由于他们受落后的生产方式束缚,看不清历史发展的方向,没有持续正确的政治纲领,所以待天门会发展壮大后,形成组织涣散、军纪不严。像天门会团长冯贵德的好多亲戚、朋友、大小会首打着他的名义在四方行凶作恶,如侯其珍常在北漳河两岸抢、讹、欺压百姓。合漳天门会给南岗兄弟两个分家,分不公,就全部没收了人家的钱财。为了得到钱财,天门会到处架肉票,有时把抢来的小孩下到水窑里饿死。天门会没有也不可能定出严格的纪律来惩办。

   

天门会内部也发生争权夺利搞宗派、相互火并,林县雾江天门会有一武师叫申换章,涉县天门会的好多传师就是他来传的。此人势力甚大,威信极高,冯贵德为了壮大自己,便设计在辽城把他害死。文传师冯保汉,由于后期冯贵德的势力增大而不服气,到林县总团师韩欲明那儿告了冯贵德,说他不孝顺、欺压百姓……。韩欲明把冯贵德提到了林县打了一顿,回来后冯贵德与冯保汉公开闹了矛盾。因为冯贵德势众,冯保汉吓得拉肚死去,冯贵德又设计请冯保汉家的其余兄弟四人赴宴,在合漳酒场上下了他们的枪,还扣下老三、老四,要他们拿四千块钱现洋,兄弟四人拿不出,被迫逃往山西。固新天门会先传入村北(北天门会),村南有一个叫刘东贵的,是一个做生意人,钱多物广,北天门会常常去吓唬他,给他要钱财,他不服气,到合漳也入了天门会,领了一杆旗,回来发起南天门会。南天门会壮大后,压倒解散了北天门会。

  

 三一年正月,正当得势之时,段曲贫固农民王长栓组织发起了长仙会,王长栓原来一直有病,自称一天他担着粪往地里走,忽然眼前一黑,精神倍增,是蛇精显灵了。于是便组织起长仙会,四下招集信徒,声称入了长仙会办好事,打不平,能够闭火门,打不响枪,发不着火。三月间长仙会发展到十几个村庄,一百多人(张家头、照义、古城等),天门会怕长仙会发展后压倒自己。再加上长仙会迷信自己能闭火门,也故意与天门会闹不和。正月十六,林县任村有几个人到段曲入长仙会,领了旗回到任村,被任村住着的天门会会员看见,把长仙会的旗夺了,这时段曲正唱戏,长仙会这几个人跑回段曲一说,长仙会便集中了二十多个人夜里去任村偷摸天门会的营。当时天门会在任村住着三个连,长仙会到一个连住着的院里默默地害了岗哨,被天门会发现,并且惊动了天门的其它两个连,一看长仙会的人不多,便喊着抓活的向长仙会的二十多人扑来,长仙会一看不妙,扭头就跑,一直追到段曲,结果被天门会杀了十几个。第二天早起,天门会把段曲村包围了个水泄不通,展开了激战,打入村里时,长仙会二十一人被杀,其余的逃跑,接着便烧开了长仙会会员的房子,一时段曲村血流成河,火烟冲天。天门会的首领发出大杀三天的命令,在张家头杀长仙会四人,林旺杀一人,照义杀四、五人,人跑了的拿钱。从此便彻底消灭了长仙会。

   

天门会后期好多会首作风败坏,吸、淫、喝,追求豪华成风。象冯贵德家盖房子,娶小老婆,郝庆金在岭底与一妇女同居,气跑了人家的丈夫。

   

本来是反对战乱和贪官污吏而被迫组织起来的农民组织,结果却走向了自己的反面,使这支农民组织脱离了群众,引起民愤,自取灭亡。

 

  

 由于天门会反对军阀,反对国民党的官府,抗粮抗捐、打击地主豪强,早已引起军阀和国民党反动政府的不满,再加上涉、林地主豪强纠集一伙,到国民党河南省政府联名控告天门会,要求派兵剿灭。一九三一年九月,国民党政府派陕军高桂滋率部来涉县剿灭天门会,同时派驻守新乡的反动军阀刘茂恩、刘惠心率部进击林县天门会;山西阎锡山派晋军剿灭编城地区的天门会。一时到处布满了剿灭天门会的乌云,天门会大受损失。堡武传师郝寿山兄弟三人被抓到林县藩阳,两个砍了头,三弟无下落,家产全部没收。偏城天门会遭到全军覆灭,西大岭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惨景目不忍睹。还将抓住的部分会徒如桑栈的高三和、东鹿头的黑铁匠等人头砍下,悬挂在偏城大街示众月余。

   

高桂滋到涉县后,扎营于城外龙岗山周围,与天门会展开了激烈的战斗。高部占领县城后,顺河南店、茨村、庄上、胡峪紧紧追击,冯贵德率天门会的军队退至东路青峰山,赁险阻击。高桂滋攻不下,才兵分两路,一路牵制青峰山继续攻打,一路从更乐、庞西、小车、连泉过去抄其后路。天门会复背受敌,退到林旺小峻子据守,终因众寡悬殊,败逃林县。高桂滋带领军队来到合漳搜救枪支,大肆放火,烧毁合漳村民房达三分之二,而后在林旺以下官兵放枪三天,顿时,无数村民搬箱倒柜,上山避抢。在林县剿灭天门会的国民党将领刘茂恩,为了将林、涉天门会一网打尽,施展阴谋,派旅长刘惠心带兵驻林县城,所言要招抚韩欲明、冯贵德分别担任林县、涉县保安大队长。并派人到韩、冯部赠送珍贵礼物,到合漳冯贵德的老家补赏战争损失,请韩、冯两首领进城驻防。结果韩、冯被骗入城被捕,押送新乡,经师部军法处审后,于一九三二年一月六日在旧车站西沟枪决,年仅二十八岁的涉县天门会总传师、团长冯贵德英勇就义了。天门会的军队大部逃回家,部分被俘,部分被俘,部分死于战场。至此在林、涉、武、磁等地活动七年之久的天门会起义军便全军覆灭了。

   

天门会被镇压以后,合漳冯贵德的堂弟冯贵起不服,声言要与其兄报仇,于一九三二年秋,收集散会几十人,欲攻进县城复仇,结果败退至北路,途经石泊附近时,又遭漳德府保安团截击打散。

 

   

天门大会就其性质来说,完全是农民反抗军阀、反抗贪官污吏,反抗劣绅士豪的农民武装。正是由于天门会反映了当时人民群众争生存、求安定的愿望和要求,所以,得到了人民群众的广泛拥护和支持。这是天门会发展的主要原因。但是,和我国无数次农民起义一样,天门会也存在着上文说过的致命弱弱点,因而,它不可避免地要归于失败。

  

总之,天门会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在我豫、冀边界地区这个政治舞台上,叱咤风云整整十载,充分显示了农民阶级的浩然正气,点燃了用革命的武装向帝国主义走狗军阀和封建势斗争的烈火,打击和削弱了腐朽没落阶级的反动统治,鼓舞了农民群众的革命斗争精神,推动了历史向前发展。天门会的光辉业绩将永载史册。

   

(此资料,走访了河南林县党史办、涉县党史办,张头、合漳、西达、关防、固新、偏城七个乡镇十六个村庄的上百名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和天门会团长冯贵德的二嫂、警卫员等知情人)

政协涉县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供稿

链接;http://www.handanwenhua.net/hdwhua/2022-06-22/6005.html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国民军在直南一带活动纪实
国民军在直南一带活动
邯郸杏坛诗刊连载——涉县诗词选
邯郸杏坛诗刊连载——
大运河畔的大青砖文化
大运河畔的大青砖文化
古邺城与三台
古邺城与三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