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邯郸

和村万人坑

时间:2022-07-09 10:28:21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陈光唐  浏览: 分享:

 

和村万人坑 

陈光唐

 “七七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向我国发动了全面的进攻,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遭受日寇的奴役和屠杀,和村万人坑就是日本法西斯强盗屠杀中国人民的罪证之一。

    

和村位于邯郸市矿区邯郸环行铁路的西侧,地处鼓山西部丘陵与鼓山高峰之间的槽状地带。抗日时期的和村镇属武安县。镇内包括和村、后连庄、曹庄、杜庄、东庄、何庄等六个自然村,总人口约三千,居民多务农,少数是挖煤工和流动小商贩。由于交遍方便,自然资源丰富,集市贸易素来很兴旺。当地有个谚语:武安县,八大镇,数了阳邑数和村。其实此时和村比阳邑还要繁华。

   

 一、侵略者的魔爪伸入和村镇

    

“七七事变”后不久,日寇侵占了华北大部分地区,十月十七日占领邯郸,旧历十二月侵占武安,一九三九年三月间在和村建立据点,日军头目茂里林清的指挥部设在地主李一琪大院,房顶、住院前后及寨门、墙厚五米,高三至四米,上有城垛,可巡逻放哨。寨内南北长一华里,东西半华里,百余名日寇住在寨内,数百名伪军住在寨外。一九四○年华北百团大战后,日寇又在村南百余步的田野新建一座兵营,占地十余亩。

   

 日寇笼络大小汉奸走狗为其效劳,在矿区一带的大汉奸有聘三、刘紫廷、樊龙堂、霍子谦等。此外,当地一些地痞流氓、懒汉无赖者投靠日寇,依仗其主子的势力,向人民敲榨勒索。当时保长李一琪,是十分狡猾凶狠的汉奸,他死心踏地为日寇效劳。段岗西段小三更坏,他纠集一伙狐朋狗友,充当日寇打手,仗其主子势力,到处为非作歹,见谁不顺眼就报谁通八路,谁就得遭秧;谁家有钱,就登门警告“你通八路”,借以敲榨钱财,用来吃喝嫖睹。人们对这个败类,恨入骨髓,一天我党地下人员,在一个小巷内结束了他的生命。人们至今还对这位为民除豁的无名英雄赞不绝口。皇协军一个队长叫范林堂,鼓山东彦亭村人(有说是薛村人),手下百余人,充当日寇打手,做尽了坏事,家里有五个老婆,还到处霸占民女。日寇、汉奸互相勾结,狼狈为奸,人民不但完全丧失了自由,甚至随时都有“进窑筒”的危险。

   

 二、鲜血淋淋的万人坑

    

“万人坑”位于村南二百余步,原是一个出煤的园筒形竖井,直径约四米,深约五十米。井南二十余米有一通风口,比竖井浅小。自从侵略者占领和村以后,这里一切都变了样,出煤的井筒变为惨死者的坟墓,洞内受豁者多是我抗日工作人员、民兵和无辜的群众。

    

日寇从在当地或附近各村掠夺、扫荡中中抓来的群众,经关押与严刑烤打后,大部分都推杀于窑筒,村里人民亲眼见到的有:

    

一九四一年东索井村一位农民宋索臣,来和村串亲戚顺便买点菜,被敌人扭住硬说他是八路的探子,关押三四天和另外七个外村人一起推杀于窑筒。大约同年,镇内杜庄有个农民叫武景贵,家穷冕上搬出一张桌子,准备次日到街上出售,巡逻兵说他是给八路军准备的,不几天也把这位无辜的农民推入井筒。同村易五的与汉奸申绪雅有矛盾,申报告易通八路,也被推下井去。南胡村农民胡栓子,来和村看姑姑被敌人抓捕,受不了拷打,便说了一句“和八路有过来往,”第二天一条绳子捆着六个人一起推下窑筒。

   

 武安上洛阳有个农民叫郭武宝,与当地保长不和被抓,临死前高声大喊“我死的冤枉,我是被保长××陷害的,父老兄弟们,你们要评公理,帮我记下这个深仇大恨……。”喊声未完便落在窑筒里了。

    

一九四○年左右,鬼子到西王看扫荡时,抓去乡长的父亲陈庆佳,敌人逼他说出村里干部,陈只说:“我不知道。”后来押到黑乎乎的筒口逼问,老陈对粉身碎骨的窑筒毫不畏惧,斩钉戴铁的回答:“不知道!”残暴的敌人最后杀害了他。

    

有一次十二位外村客人,从东面各带一包棉花经村北泥黑桥往西去,被敌军截住,鬼子对这些偷运重点违禁品的人,哪能放过,第二天大群鬼子兵押着被绑的十二位客人,通通刺杀推下窑筒。

    

一九四二年夏季,十七位客人从邯郸一带背着食盐,路经村南六华里的十三间沟,在沟旁等到天黑时偷度敌人封锁沟,到西边解放区去。不料被汉奸段小三发现,日寇立即派兵包围,鬼子认为这次抓到的是真正通八路的人,便迫不及待地举行“游街示众”,鬼子挨家挨户敲门,强迫人民出来观看,想杀一儆百,不料观众在心坎上更增添了对侵略者的仇恨与反抗的怒火,游街完毕,这十七位同胞完全死于窑筒。

   

 日寇侵占和村六、七年期间,到底杀害多少人?窑筒里有多少遭难者的尸体?当时已无法统计,现在当然更说不清了。据姜秀老人亲眼见到,杀害最多的一次是三十二人,是在一九四四年麦收季节。宋士兴等老人亲眼见到最多的一次是二十人,其他三、五人、十几人的次数算也算不清。两个窑筒原深四、五十米,日寇投降时只有十多米了。井内除死难者尸骨外,当然也有泥沙、石块。由于受害的人很多,但又无法数清,便称万人坑。鬼子杀人的手段非常残忍。据当时群众见到的受害者几乎都是几个人一起用铁丝或绳子穿捆着手,站在窑筒旁,背后是端着刺刀的鬼子,一声令下,鬼子先捅一刀,然后用脚一蹬拔出刺刀,受害者便倒向窑筒,最后往窑筒里投手榴弹、丢石块。群众说“提起窑筒的事,眼前立即出现可怕可恨的伤心情景,它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屠杀中国人民的一本血泪帐……”。

   

 三、人民强烈地反抗

    

尽管敌人设防严密,统治手段凶狠,也动摇不了人民抗日救国的决心。窑筒虽然很深,距敌炮楼很近,只要里面还有活着的同志,和村人民都千方百计下井抢救,姜委、宋士兴等老人当年都是舍己救人的无名英雄。姜老先后下窑筒十几次,救出抗日先锋队排长××、农民刘二的等十几人。下窑筒救人十分危险,要有几个同心协力的伙计密切配合,先用绳子捆着自己,由另外几人输送下去,捆好受伤者与自己后,由另外几个人拉上来。有一次姜老刚到窑底,炮楼的敌人发现了,便开枪扫射,姜老照例做好对付敌人的准备,搬开几具尸体掩盖好受伤者与自己,敌人扫射一阵子后,看四周无埋伏,便来到井旁,先用手电,后丢炸弹,最后投石头。其实石头比炸弹还可怕,一块大石头可砸断一具尸体。敌人走后,几个同伴按原约救出阶级兄弟。

    

封锁沟再深也隔不开和村人民与解放区的联系,敌占人民源源不断地向解放区输送食盐、药品……,姜老便是其中之一。这里需要说明一点,不论是下坑救人或偷渡封锁线,有些伪军是睁一眼闭一眼给了方便的,有时给他们一些买烟钱,他们更愿帮个忙。

    

不管敌人多么恐怖,中共和村地下党组织仍坚持工作,把敌占区的情报送到解放区,把上级的指示带回来。直到抗日快胜利时,中共和村地下组织才被破坏,负责人李一家等同志才到解放区去。

    

解放区武装部队也常越过封锁沟,向和村驻敌开枪扰乱或袭击敌人营房。尤其是抗战后期,人民武装力量愈战愈强,敌人越来越不敢出头露面,大部龟缩于炮楼之中挨打。

    

和村万人坑记录了国民党政府腐败无能,记录了日本侵略者屠杀中国人民的罪行,记录了革命者为民族独立、自由、英勇斗争的辉事迹。人民纪念死难烈士,于一九四五年八月八日在万人坑旁立石碑一座。

   

 以上是一九八三、八四年两次采访和村乡、村干部及村内老人姜秀、宋士兴、李继鹏、李一家、李大昌等后整理的。

链接:http://www.handanwenhua.net/hdwhua/2022-07-09/6064.html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国民军在直南一带活动纪实
国民军在直南一带活动
邯郸杏坛诗刊连载——涉县诗词选
邯郸杏坛诗刊连载——
大运河畔的大青砖文化
大运河畔的大青砖文化
古邺城与三台
古邺城与三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