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赵国历史

《赵都拾遗》——占卜蓍敬侯都邯

时间:2023-01-12 15:06:16  来源:邯郸文化网  作者:梁献春  浏览: 分享:

 

赵敬侯打败赵朝及其所借助的魏国军队袭击之后,在朝堂上就国都问题,再次征求大臣们的意见。

 

相国出班奏道:“侯爷可求卜问卦,以作决策。”求卜问卦,借助爻辞决策,这是当时常用的办法。 

    

于是,赵敬侯便宣巫师、术士,卜以龟甲、蓍草,据所显卦爻,得出的卦辞是:“折秆二郎,拉辇姬昌。出水敖广,八九侯王。”

敬侯不明,问道:“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

术士解释说:“前二句话是民间的两段传说。”

“什么传说?”敬侯颇感好奇地着急地问道,“快说给寡人听听!”

 

“遵命——”术士慢慢讲述开了:“折秆二郎”,说的是二郎神担山追赶太阳的故事。据说,古时候天上有一位神仙,人称二郎神。二郎神在天界呆的时间长了,感觉非常乏闷。有一天,他离开了天界,来到了蓬莱仙岛,放眼东望,时起时伏的海浪令他留连忘返,他陶醉在大自然的美色之中。忽然,他看到一轮太阳从东方海平面冉冉升起,扭头南北看了看,见北面不远处有两座孤立的山峰,南边是一片高粱地。 二郎神突发奇想:我何不用这儿的高粱秆挑上那两座山,在太阳后边追赶玩闹一下。

    

想罢,二郎神便到到南边的高粱地里,拽折了一根高粱秆,走到北边那两座山峰中间,把高粱秆的两头分别插入两座山峰中。二郎神屈身弯腰,钻过高粱秆,担在肩上,站直身子,迈开大步,跟在太阳后边,向西走去。

    

离北石山(今天的太行余脉紫金山)还有四、五里的时候,忽遇一农妇从家里走出来,手里端着一盆脏水正要倾倒。农妇见沉重的两座山峰竟然是用一根高粱秆担着,吃惊地叫道:“一根高粱秆咋吃得住两座山压?……”话未说完,只听“咔喳——”一声,高粱秆折断了。前半截顺山落下,后半截从山半腰脱离出来,向上一挑,把后山山尖削去。从此,两座山便落在那里,前边山尖,后边山顶稍平。

    

“啊。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今天你算是叫寡人开了眼了。”赵敬侯不无感叹地说。略停了一停,赵敬侯又问道:“‘拉辇姬昌’呢,这又是说的什么故事?”

 

“‘拉辇姬昌’说的是西伯侯、文王姬昌访贤拉纤的故事。”术士又慢慢地讲述起来:

 

周朝初年,有一位大贤士,名叫姜尚,也叫姜子牙。因其先世封于吕,所以又名吕尚。姜子牙因怀才不遇,便隐居在渭水之滨。他经常用无饵的直钩、在距离水面三尺高的地方钓鱼。并自言自语地说喊着:“钓钓钓,钓钓钓,小的不到大的到。不钓鱼和虾,专钓将与侯。”“负命者上钩来。”从他身旁路过的樵夫常常笑他,他也满不在乎,还念念有词地说:“短杆长线守磻溪,这个机关哪个知;只钓当朝君与臣,何尝意在水中鱼?”

 

吕尚就这样在渭水之滨度过了若干个春秋,他的胡子、头发犹如白霜,身体衰老了,可他内心还在苦苦地期盼着,希望总有一天会遇到开明的君王,实现他的抱负。到了八十岁,他才时来运转,遇到了周文王。周文王上了钩。

 

文王是后来追封的谥号,当时是四大伯侯的西伯侯,名讳姬昌。一次,他夜梦飞熊扑来,经术士指点,乘坐着龙凤车辇,走出皇城,四处寻访梦中的飞熊,经过多日的寻访,终于在渭水河岸见到了须发皆白的姜子牙。西伯侯躬身大礼参拜,恳请姜子牙出来辅佐他治理朝政。姜子牙装作十分不愿意的样子,不肯出山。

 

西伯侯最后双膝跪地,满眼珠泪,痛哭失声地请求:“望您看在天下苍生的面上,出山拉本侯一把吧。”

 

“看在天下苍生的面上,贫翁就随你走上一遭。”姜子牙看到西伯侯如此礼贤下士,深受感动。想起临下山时仙师元始天尊交给自己的使命,现在到了实现的时候了,便开口答应了。

 

“多谢仙翁!”一见姜子牙答应出山,西伯侯高兴地破涕为笑。

 

“可是——”姜子牙似乎有点儿难为情地说,“你看,贫翁偌大年纪,行动不便,如何跟得上侯爷的车辇?” 

 

“能够请得仙翁出山,就是给了本侯最大的面子。”西伯侯由衷地说道,“您老就坐上本侯的车辇吧。”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姜子牙毫不客气地答道。

 

看到这个垂钓的穷翁如此傲慢,随行的文武大臣莫不气愤填膺,几次欲要发作,都被西伯侯用眼色制止住了。

 

他们的每一个细微表情,姜子牙全都看在眼里,好像故意和他们过不去,姜子牙坐上车辇后,撇开那些文武大臣,对西伯侯说:“还得烦请侯爷拾起辇绳,亲自来拉贫翁。”

    

“你太不像话了!”文武大臣们再也忍无可忍,终于嚷叫起来。

    

“诸位爱卿不要如此,本侯甘愿拉辇。”西伯侯唯恐惹恼了姜子牙,重又回归山林,忙好言阻止住手下。

    

西伯侯颈套辇绳,双手握住辇杆,低头弓腰拉辇前行。开始时车子较快,后来越拉越慢。想那西伯侯爷,本是四大伯侯之一,何曾受过这份儿罪?直累得侯爷头昏眼花,几次想要停下。姜子牙稳坐在车辇上,一再劝他:再拉几步!再拉几步!

    

最后,西伯侯爷实在拉不动了,停下车辇,坐在地上直喘个不停。

    

姜子牙在车辇上欠起身子,微笑着问西伯侯爷:“侯爷拉了贫翁多少步?”

    

西伯侯爷少气无力地喘着粗气说:“本侯只顾埋头拉辇,累得要死,哪里有心思数步?” 

                                                           

姜子牙不紧不慢地哈哈一笑,说:“侯爷拉了贫翁八百单八步,贫翁保侯爷江山八百单八年。”

    

西伯侯爷一听,“腾——”地从地上一跃而起,从地上拾起辇绳,信心倍增地说:“那本伯侯舍死忘生,把仙翁拉到王城边吧!”

    

“没有必要,”姜子牙笑哈哈地说,“天机一旦道破,就再不灵验了。”

    

周文王任命姜子牙为丞相。文王死后,姜子牙辅佐文王的儿子武王大举伐纣,消灭了商朝,建立了周朝。由于姜子牙功绩卓著,被尊为太公。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趣事。”赵敬侯听得入了迷,随即问道:“但不知这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那就走着瞧吧。”赵敬侯略停了一下,又问道:“‘出水敖广’呢?” 

                                          

“这‘出水敖广’吗,” 术士接着说了下去:“敖广本是东海的龙王。按一般情况来说,龙王本该住在海底水晶宫,这出水的龙王当指在陆地上的龙,但陆地上怎能有龙?这一句颇令人费解,一时搞不清楚。”

 

“‘八九侯王’呢?”赵敬侯急切地问道

 

“‘八九侯王’吗——”术士不慌不忙地说,“这是一种特殊的语法现象,叫‘偏义复指’。”

 

“‘偏义复指’,”赵敬侯急忙说道,“能不能说详细一点儿?”

 

“是,”术士有板有眼地说了下去:

 

所谓偏义复指,就是由两个意义相近或相对的语素构成。意义偏其中一个语素上;而另一个语素只是作为陪衬,只有一个形式,只起到构词的作用。八和九这两个数字,八是陪衬,意义偏在九上。咱们今天所在的城池,名叫甘丹,而甘丹两字的总笔画正好为九画。如果侯爷能把国都迁到这里(邯郸),在此建立都城,便可代代袭爵侯王。”

 

赵敬侯听罢,心中大喜。早在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他综合几个方面反复比较,觉得中牟都不如这里,便产生了迁都的想法。现在一听术士对卦词的解释,竟和自己不谋而合,怎不令他高兴万分?但是总得征询一下大臣们的意见。

 

赵敬侯把自己的想法和大臣们说了,让他们发表自己的意见。

 

大臣们全都表示赞同。

 

迁都的事情终于定下来了。

 

赵敬侯一面大兴土木、加强都城邯郸宫室的建设,一面微服带着巫师、术士、风水先生,边打听、边沿着二郎追赶太阳的路途,向北石山——二郎折秆处——察访。

 

经过一番奔波,终于探听清楚了在折秆东南不远处有一名叫姜窑的村庄,在那里的坡陵处居住着正在修炼的一个黑龙、一个青鼋,他们之间已进行了三次决斗,结果都是龙胜鼋输。

 

黑龙在和青鼋每次决斗的前后,都要蜕去一层皮(犹如我们今天见到的蛇蜕皮,蛇身一抖,便蜕出薄而透明的一层蛇皮。而龙皮则要厚实得多,且是从颈部而出,没有头部。龙之蜕皮,又如古代官员上朝、武士上阵,今日工人上班一样,他们上朝、上阵、上班前,要脱去在家时所穿的衣服,换上朝服、盔甲、工作服。回到家后,再把它们脱去,而换上平常衣服。但龙和人不一样的地方,却是只能蜕下,蜕掉的却不能再穿上)。

 

赵敬侯一行立即向姜窑村奔去。

 

到了黑龙修炼的地方,他们不敢太靠近,只远远地隐在草丛间向那里窥探着。

 

只见有七条龙在那里伏卧着(中间的黑龙本体和左、右各三的龙皮)。赵敬侯默默地祈祷着:“佑我,七龙。”赵敬侯本意是向七条龙祈祷:佑我赵氏江山世世相接、侯爵袭传。

 

陪同的风水先生向赵敬侯贺道:“这里不仅气侯好,现在有龙在此修炼,必是个风水宝地。侯爷应在龙头的朝向,建造坟茔。”

    

赵敬侯一听,大喜,便随同风水先生向东北行去。

    

回到都城邯郸,对风水极为笃信的赵敬侯便立即派遣巫师、术士前去看选坟茔。

    

巫师、术士到了昨日走过的地方,开始看选。

    

巫师向术士问道:“老兄,依您看,咱们应该怎样看选?”

 

术士答道:“老弟,你还记得侯爷昨日怎样祈祷的话吗?”

 

巫师略为回想了一下,似有所悟地笑着说道:“记得,侯爷祈祷的话是‘佑我,七龙’。”

 

术士慢慢地解道:“我是邯郸的土著居户,在邯郸土语里,‘龙’和‘陵’是近似音,侯爷祈祷‘佑我,七龙’,是暗示咱们,要咱们在这里为侯爷看选七座墓茔。”

 

“老兄分析的不无道理,”巫师极为佩服地竖起大拇指,连声称赞道:“高见,高见,真正是高见。”

 

于是,他们便从龙头朝向、距七龙东北三华里的地方,选定了第一个墓地,接着向东走去,一共择定了七处……

 

敬侯(赵章)归天后,接位的成侯(赵种)便把他埋葬在最东边的第一个墓茔地。以后成侯(赵种)、肃侯(赵语)、武灵王(赵雍)、惠文王(赵何)、孝成王(赵丹)、悼襄王(赵偃)七代侯王相继埋葬在此。

 

侯王埋葬的地方称为王陵。陵呈台形,故称陵台。位于最西边、距离黑龙修炼地方最近的陵台,是悼襄王陵墓。陵台以小山丘为基,周以夯土筑成南北长于东西的梯形平台,台面中部置封土。陵台坐西面东,于台面东侧筑有宽大的斜坡状神道。在周围几座山峰中,西南的峝山因和它距离最近,时人便称这座陵台叫“峝山陵台”。

 

其实,当日术士和巫师的那段对话,本是一时滑稽的笑谈,谁知事实竟是如此的巧合,历史的发展却在无意中应了当年敬侯的“七龙”(七陵)之言。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太极拳从这里走向世界(上)
太极拳从这里走向世界
邯郸文化网,网文化邯郸
邯郸文化网,网文化邯郸
永远的丰碑
永远的丰碑
秦始皇为什么叫赵政
秦始皇为什么叫赵政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