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太极圣地

闲聊武术史与史料运用

时间:2021-08-10 14:16:54  来源:武术自由谈  作者:唐才良  浏览: 分享:

 

闲聊武术史与史料运用

邯郸文化、太极圣地、武术史

本文作者 

在重文轻武的农耕时代,我们没有一部像样的武术史,即使现在有了武术史,也只是聊胜于无而已。

自古以来我们国人喜欢造神,尤其是对一些门派的开山鼻祖。著名史学家翦伯赞先生在《略论中国文献学上的史料》中说:“如史书上替那些开国皇帝大半都制造一些神话”,“大抵皆因忌讳而不许记录,其间有记录者,则问万人皆知不可隐蔽之史实,这种忌讳,当然要变乱并淹没许多史实。不但如此,而且在忌讳的反面,又产生逢迎”,“这些神话,完全是凭空扯谎,决不可信”。

武术史何尝不是如此,越是有名的拳种门派,越是有名的祖师与武术家,都会涂上或厚或薄的神仙色彩。比如达摩,岳武穆王,张三丰,秦叔宝,尉迟恭等都是公认的人造神,甚至连董海川、杨露禅、孙禄堂等祖师也成了半人半仙的人物,他们几乎构建了中国半部武术史。因此,阅读武术史文史难分,一半是在看武术小说,真相的“隐蔽”“变乱”“淹没”“逢迎”在所难免。正如翦先生说的,“只是在神话传说中兜了一些圈子,弄得头昏目眩而一无所得”。

研究历史需要史料,史料来自各人的记录和记忆。在文言文时代,国人十有九成是文盲,因此记录历史的重任都在文人笔上,而且文人拥有行政资源,拥有话语权,因此,在重文轻武的社会中,武术的历史基本上由他们说了算。武人有话语而无话语权,他们只能留下口口相传的传说,因此“以讹传讹”也是难免的。

然而这些文字的或口头传说的史料,都是研究历史重要的史料。许多貌似“小道”的传说,如“杂史所记,多系耳闻目见之事,而且其所记之事又多系民间琐事,故其所记,较之正史,皆为真切,皆足以补正史之遗逸缺略,乃至订正正史之讹传”。韩愈所云:“牛溲马勃,败鼓之皮,俱收并蓄,待用无遗”。  所以,当有人批评我“以讹传讹,讹传为据”,我真的不想作答,为了史学常识去争论,是多么无聊。

弄清事物真相是人的天性,而掩饰自己则是本性。人喜欢发现,“原来如此”或“原来不是如此”,肯定比“原来不过如此”要有趣得多。因此,在学术上,人人有自由发现和说话的基本权利;但是任何人都没有强迫别人接受自己观点的权力。

比方说,吴图南的弟子几乎把吴图南吹成个活神仙,吴自报生于1885年,他活了“105”岁。二水居士通过史料查证,发现“吴图南的年龄是靠不住的”,他出生于1902年,虚报了年龄17岁。吴图南的年龄问题一搞清,他的有些话就不攻自破,武术史的某些疑问也可以得到澄清。所以,发现吴图南的年龄造假,是有意义的,对武术史的贡献功不唐捐,决不是“无聊”,或是饭后茶余“消遣”。

著名历史学者季培刚先生,他的《太极拳往事》曾经深受海内外习武者喜爱,一度“洛阳纸贵”。然而“中国的历史资料浩如烟海,学者们往往穷毕生精力,仍莫测其涯际”。季先生在第一版发行后,感到他掌握的史料还不够广、不够多,因而书中对某些武术家、或某些事件,拿捏得还不尽如人意。这几年他努力在浩如烟海的史料中寻找真相,以精益求精、认真严谨的态度修订《太极拳往事》。他广泛收集大量的民国武术史料,书中引用的史料,不少是从不同的、甚至是相反的角度叙述同一件事,让读者在阅读中一起参与研究,贴近真相,去寻找自己想要的“结论”。(《太极拳往事》的修订版即将出版发行,请读者的多多留意。)

近来我在网上谈了孙禄堂先生遭人暗算一事,关于这件事的史料(版本)有许多,远远不止最近“武术自由谈”上有些人所公布的。季先生发给我两段民国小报的史料,这两段史料一般人很少见到,我很感谢他。这两段史料观点绝然相反,非常有趣。说明在孙禄堂在世时,关于孙禄堂遭暗算的事,早已是众说纷纭,争论不休,饭后茶余的消遣已至今快九十年了,看来,只要这件事没有一个正确的标准答案,这种“消遣”还将继续下去,因为揭穿真相的乐趣是人的天性。下面将两段史料抄录如下:

一名为《今报》的小报:传闻日前孙君遨游新新公司,将登电梯,突有人自其身侧过,孙君微觉有人,拟觅取此人,而电梯已冉冉上升,终成邢尹。迨孙君回寓,解衣自视,审知有人以铁砂手伤己。铁砂手者,盖以斗贮铁砂,而以习艺者日夕手指入斗摩擦,迨其艺成就,而手指已与铁砂同其坚韧,盖武术家所最难最畏之一种武术也。孙君虽绝艺在身,而铁砂手所伤处亦痕迹宛然,且曾吐淤血数口,复经长期间以运气自疗,始克霍然,由之可见此铁砂手之可畏也。虽然,武术家同类相残之心理,依然如昨,颇以为非中国国术前途之福也。

而另一名为《琼报》的小报随后又称:月前某小报有记载,拳术家孙禄堂一日登新新公司电梯,为仇人铁砂手所伤。据熟悉孙君者语,则谓绝无此事。孙为少林北派,其绝技名金钟罩,兵刃且不易伤,何况于铁砂手?曩者,孙有十年前之仇人,精于点穴术,一日途遇孙,欲隐以此伤之,为孙觉而某已倒地,而孙则屹立不动,某起立笑谓孙曰:“汝技固佳,恐不久在人世也。”孙公莞尔而答曰:“吾固无恙,然吾为汝危。须领吾药方解君危,否则将不治也。”后某果病不起,饮孙药方愈。盖点穴术凡三种,一名麻醉穴、被创后当时虽不致死,然数日后必不可救。某所施者为绝穴,技固高,然御之以金钟罩则不为功,故孙得以不虑其暗箭伤人也。

上面两段报导引用了谁提供的消息,没有具体的时间、地点,都是“既无时间,也无地点”的“讹传”,但《今报》的报导,平铺直叙,朴实无华,无炒作新闻之嫌。《今报》作者报导的主题,是借孙禄堂被暗算之事,说明“武术家同类相残之心理,依然如昨,颇以为非中国国术前途之福也”的道理,这与我《从武术家之死谈打的风险》一文的主题,是不谋而合的。《今报》肯定了孙先生被暗算的事实,但“以运气自疗,始克霍然”,让人如释重负,丝毫没有幸灾乐祸、炒作的意味。虽然这篇报导会被人扣上“以讹传讹”的帽子,相比之下,《今报》的可信度较高。而《琼报》的描述,是以讹传的格式讲了一个神奇的故事,他否定孙禄堂被暗算。这小报的手法是套用武侠小说的路子,讲述了孙禄堂的金钟罩功夫,不仅铁砂手点穴点不了孙禄堂,反而给孙禄堂不知不觉中点穴了,而且那人回去后差点死去,吃了孙禄堂先生的解药才活命。这故事似乎完美无缺,但涂脂抹粉的感觉太重,反而不真实。欲盖弥彰,给人明显作假的感觉,有“隐蔽史实”与“迎逢”之嫌,因此,可信度极低,仅可作为饭后茶余的谈资。

上面这两段角度完全不同的消息,但都说明孙先生被暗算一事非空穴来风,也从不同角度说明了童旭东披露的孙家人所述史料,如孙禄堂“为了闭关修炼,故意放风说遭人点穴”,以及“用墨汁倒进痰盂,骗人是吐出黑血”等等,是不可信的。既然孙禄堂有超强的金钟罩功夫,为何还要自编被人点穴的谎言,自损形象,太不合常理。所以这所谓的孙氏家属的传言,才是以讹传讹,欲盖弥彰。这里我要对孙剑云老师表示敬意,她实事求是的话才是对历史的尊重。

总之,这两段小报的史料,都有其价值,但都要用正确的立场、方法去剖析,不至于进得去,跳不出,反被史料牵着鼻子走。

有关孙禄堂被人点穴暗算的二段史料:

邯郸文化、太极圣地、武术史

邯郸文化、太极圣地、武术史

当今武术界有人对武术史的钻研和收集史料下了很大的功夫,值得我学习。但是有人得了史料后,急于造神,以致立场和研究的方法发生偏差,钻得进去却跳不出来,成了史料的“奴隶”,以致心目中的“结论”也发生偏差,而且又喜欢将他偏差的神话,强加于人,又以“迎逢”、“溢美”的史料去毁损其它门派,因此这样的人就会变得无聊和讨厌!  史学家翦伯赞先生说:“研究历史要有史料,但是史料不等于历史。”“不钻进史料中去,不能研究历史;从史料中跑不出来,也不算懂得历史。”“不是谁占有史料的问题,而是用什么观点,站在什么立场,用什么方法来研究史料的问题。”翦伯赞先生的话,希望我们这些有兴趣研究武术史的同道,在以后研究中多加注意。

 2021-7-31

链接;http://www.handanwenhua.net/taiji/2021-08-10/4864.html

邯郸文化、太极圣地、武术史

邯郸文化、太极圣地、武术史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邯郸文化、太极圣地、武术史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邱城惨案
邱城惨案
蒸腾邺下 散布四方——“三曹”“七子”营造的建安文学
蒸腾邺下 散布四方—
《大商风华》连载23 热察绥帮①
《大商风华》连载23
武安舍利塔
武安舍利塔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