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邯郸艺术

河北邯郸北响堂石窟的佛光 藏在佛窟中心柱中的高欢灵穴

时间:2019-08-07 11:28:04  来源:今日头条——唐时星光  作者:  浏览: 分享:

 一直以来都有传说说高欢实际葬于的并非义平陵,而是我们前往义平陵前一天所去的响堂山。

 

 

其原因是因为《资治通鉴·梁纪十六》中记载:“甲申,(高澄)虚葬齐献武王于漳水之西;潜凿成安鼓山石窟佛顶之旁为穴,纳其柩而塞之,杀其群匠。及齐之亡也,一匠之子知之,发石取金而逃。”

 

而类似却矛盾的记载也存在于《续高僧传》里,只是墓主人变成了高洋。

 

这里所说的鼓山石窟就是现在的北响堂石窟,而凿的穴据说便是目前标有第九洞的窟。

 

 

但我个人一直觉得这个说法值得推敲,毕竟《资治通鉴》是宋人的著作,而《北齐书》和《北史》里对此并未提及。

 

若《资治通鉴》的此记载为真,或许因为《北齐书》曾有丢失所以无从查证,亦或者《北齐书》从未记载过此事,而记载来源于《野史》或口口相传。

 

曾与朋友讨论,罗列过北响堂是与否的原因。

 

是的方面,宋时可能能看到我们所看不到的一些资料,司马光本人也算是严谨的史学家,所以我不该用时间来想空间的问题。

 

而从后世来看,北响堂石窟被认为是高欢的陵穴,主要原因在于其中心柱的构造与上方发现的孔洞,但所谓的洞中有龙基本是后世所做的东西,而非北齐产物,因此不能作为高欢陵穴的依据。

 

同样,北响堂被认为不是高欢陵穴的原因来源于茹茹公主等墓考古报告里提及的“齐献武之茔”,这从一方面反映了高欢义平陵的真实性,而且拜谒皇陵此等大事弄虚作假未免儿戏。

 

历代帝王的陵墓里有几个真的发现了确凿的证据说明是假葬呢?古代帝王所谓的假穴多数源于后世的传说,而且多是因为宋时起失考所致,比如曹操的七十二疑冢就是从宋时开始传说,而这些冢里也恰好有高欢的义平陵存在…如果宋时把义平陵作为曹操的疑冢,那把北响堂当做高欢陵墓也不是不可能的。

 

说法各有可取,但千年后的真相毕竟难寻。

 

当初高澄既然杀了群匠,北齐年间也无人发现说明这个陵穴应该很隐秘,无人知道。

 

然后到齐灭的时候就出现了一个匠人之子盗取,或许齐灭后宇文邕刚好在灭佛,所以这里少有人烟,匠人也就轻而易举成功了。

 

但不多久,宇文邕便离世,宇文赟很快重兴佛教,此窟应该也会重新使用。若重新使用,被盗之事当时就应该发现…实在想不明白为何唐人没发现没记载,宋人反而知道这里有玄机,而且被匠人之子给盗了,总不能是匠人之子的多少代孙揭秘吧…

 

虽然如此,我还是很期待北响堂之行,因为毕竟是北齐的东西~

 

48日,我和果果抱着去看欢哥的心情,加上行程第一日,整个人兴奋的不要不要的。

 

但昨日的行程实在不算顺,好在我和果果的心都超大,被导航带错了路,反而在空山上俯瞰了下方玩得愉快,拍了半小时山景下山进到景区,又赶上景区少有提示牌,买票啥的各种找,摆渡车也只从停车场到入口,还要爬半小时山…总之前奏过长,让我们都有点汗…

 

不过气喘吁吁的我们在见到了第九洞的时候,简直是惊呆了,觉得前面的一切皆是欢哥给我们的试炼~

 

这里的美很难用语言形容,也绝对不逊于知名的几大石窟。

 

而踏足至此的我,真的开始怀疑起高欢的真正葬地。

 

特别是一进来就感觉步入了教堂一样的地方,佛神鬼怪,似乎在这里幻化成了那个华丽又如禽兽般短命的王朝之景,让我一时间彷徨迷惘。

 

突然想起了二圣慧可的《楞伽经》…

 

世间离生灭,犹如虚空华,

 

智不得有无,而兴大悲心;

 

一切法如幻,远离于心识,

 

智不得有无,而兴大悲心………………

 

杀戮与慈悲,这样矛盾的两样东西,却是齐土上一直主宰般的存在了近30年,而自天保六年废道后,在这片土地上,几乎只存在佛教一家的信仰…

 

但为何如此信佛的一个王朝竟然会沦落为历史上最疯狂可悲的一个时代呢?那些本该有的善良在他们的君主身上为何那般脆弱,脆弱到因一句谶语囚杀掉兄弟,脆弱到对自己的嫂侄都不能放过,脆弱到因果往复般的报来报去…

 

滔滔漳水中,埋了多少北朝白骨,才能让人不敢食鱼,流淌成血液的色彩…

 

而明明,这里曾是那般繁华的都城,繁华到本可能成为正朔所在,被后世认可…

 

北齐的色彩在千年的时光中消磨着,可却总留有让人挥之不去的深刻记忆,即使彼时的齐国因战败成为了伪朝,即使史家之笔因此毫不忌惮,即使后世的我们看到那时代的疯狂都乍舌…

 

但就是这般的神奇,亦如今日所见的佛窟一般,它的华丽并不曾被历史淹没了光彩…

 

 

 

 

 

 

 

 

 

漫步在洞窟中,欣赏着一个王朝曾经的身影,我忍不住摸着千年前匠人的刀刻,跪拜面前的佛祖…

 

壁上精致的花纹让人久久移不开视线,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花,宝相,曼陀罗,抑或其他,但每一个都分成了三股,好像在述说着北齐的前世,当世与今生…

 

有一瞬,我似乎想明白了北齐为啥会衰亡。

 

这信仰佛教之心,这不断的工程,还有那所谓的“一夜然油万盆”等等夸张之说,原来真的不一定是子虚乌有的形容…

 

 

 

 

北响堂的第九窟又名“大佛洞”,为中心方柱式塔庙窟,窟高12.5米,宽13米,深12.5米。

 

窟分前后室,前室为仿木构的窟檐,窟檐上部有摩尼宝珠和覆钵丘,形成独具特色的响堂“覆钵式塔形窟”,可惜坍塌风化较重。

 

后室(主室)平面呈方形,平顶,中心方柱三面开大型帷幕帐形龛,后壁上部与山体相连,下部形成低矮甬道,供礼佛通行。

 

主尊造像为三世佛题材,正中为释迦摩尼佛,北侧为东方药师佛,南侧为西方阿弥陀佛,基坛上雕神王形象。

 

对佛造像知识甚少的我,只能看出曹衣出水,薄衣贴体这样的形容,其余却说不上来讲究。

 

窟室四壁满刻16座塔型列龛,前壁采用物象外减地平浮雕手法雕刻出上下两层的“帝后礼佛图”,是椁内石窟中最大的一幅,可惜坍塌残缺。

 

 

沉醉在这北齐疯狂的时代里,久久不曾移步,在洞的北侧呆了很久我们才想前往南侧,可不想光线就在这时展现了神奇的变化。

 

北齐的佛影中,不知何时迎来了一道佛光。

 

因为这缕佛光,整个洞都如临西天圣境一般。

 

它从西北侧的窗口摄入,将北齐黑暗的时代照亮,也让我们如沐春风…

 

我突然觉得好像领悟了齐人对佛的信仰,在那样残酷的时代里,若是没有这一道佛光,那些苦难的百姓要如何活下去,那些宗室权臣要如何在朝不保夕的争斗里看到希望呢……

 

 

 

 

 

 

久久的沐浴,我们才从甬道穿到南面的位置。

我猜想这个衣着又袒胸者应该是阿弥陀佛,此刻西南的窗口光束正射在他的膝盖之上。

 

我顶礼膜拜着,不知为何觉得这佛祖的神色让我有些异样的想法,这也是我在此第一次觉得这里的中心柱有些高的蹊跷,若是在此藏些什么,确实不是不可能的。

 

 

 

佛光所达的终点位置是旁边菩萨的足。

 

那曹衣出水之感,在它的下摆显得尤为明显。

 

光影的游戏让我突然想到了埃及的阿布辛贝勒神庙还有英国的巨石阵,利用节气太阳高度角,这阳光总能照在特殊的位置,若是如此,会不会这里的佛窟也利用了太阳高度角,在高欢生辰或者忌日的时候,会刚好照到陵穴呢?可惜只是我的猜测罢了…

 

 

 

 

不知道为何抬头看了一眼,竟觉得上方好像有洞的存在。

另一个让我们两个比较好奇的地方,在最靠东壁的两尊佛像。

 

它们的底座和其余的有异,其他好像都是小鬼,这两个却是龙的形象。(但佛应该是明的作品。)

 

 

 

 

 

看到最后,我对大佛像基座的几个雕刻明显来了兴趣,因为形态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像白象?像天王?像唐僧?还有个长得特别像扑克牌里的国王,尤其是胡子。

 

 

这像精美的胡靴,也让人感觉到北朝鲜卑之气。

回到正中观看释迦摩尼,我们再次注意到跪垫旁边奇怪的棋盘,此外还有些石壁上的文字,修缮记录等等…

 

 

离开前,我们再次拜了释迦摩尼佛,此刻的光尚在他肩膀之下。

 

回来看了相关片子才知道,这佛像的背屏上竟然是有龙的,这会不会也是高欢葬在这里的提示呢?(虽然这龙是民国泥塑的产物。)

 

当时我不自觉拍了佛顶部的位置,虽然损毁严重,但可以看出来靠西侧的这面是没有洞的。

 

看过北响堂的中洞和南洞后,我和果果想起来刚才都没有录像第九窟,便又折了回来。

 

这一回来可是真真惊呆了我们。

 

因为此刻的光正巧打在了释迦摩尼佛的头顶。

 

 

我们两调好相机,准备从左手边起,转一圈录像,结果突然听到了头顶的声音。

 

我一抬头就看到了鸽子掠过,但真的瞬间不见了…

 

我正问着果果看到没,她说听到了声音,没看到东西。

 

于是我们先行转圈录起了石刻,因为光线的变化,现在的石窟已经比我们下午来时明亮了许多。

 

 

 

 

就在我快要绕完南侧,低头记录刚才发现的扑克牌风格雕刻时,头顶再次传来了翅膀的声音。

 

猛然抬头就看到鸽子进了上方中心柱上面不知道到底应叫壸门还是佛龛的地方,原来南侧这面是空的。

 

我激动了老半天,因为觉得鸽子进来很神奇…

 

果果当时还戏言说没准葬欢哥的呢…

 

然后我们竟然就这样走了。

回来翻找当时的照片,看到了第九窟外的记载:中心方柱顶部有文献记载的“高欢陵穴”,上世纪八十年代,响堂学者赵立春曾进入过陵穴考察…

看完这句整个人都愣了,回想当时鸽子的景象,不自觉想到了那个鸽子进去的地方…

 

于是找了赵老师当初做的响堂节目观看,果然鸽子洞就是传说中的“高欢陵穴”,而且当初也是因为鸽子才被发现的。

 

再思考着当时我们那天在那里看阿弥陀佛,光束,鸽子,还有好多奇怪的事情联系起来,真的觉得就好像是什么在指引着我们去发现高欢的葬地一样…

 

我突然觉得高欢那般有远见的人,在死前可以交代儿子那么多事情,还真搞不好会担心未来西土反胜毁他坟墓,让儿子把自己葬在别处,而这件事为了保密杀了很多工匠,不想还是暴露了…

 

我俩看过赵老师的片子后觉得还应该再去一次,好好看看那个让我们当时瞎扯的洞…

 

可惜赵老师进入洞穴勘察后只发现了这个洞穴的大小可以放下帝王的棺柩,而是否真的有棺柩却成了千古难解之谜。

 

而这些秘密,随着那位叱咤风云的高王离世,随着绚烂的北齐王朝灭亡,也已经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或许,我们只能等到义平陵发掘出蛛丝马迹才能下定论了。

 

响堂之行,因为欢哥的陵穴,终将让我们难忘。

 

后记

 

第一次去北响堂的时候曾觉得石窟中,特别是两侧的小佛像不像北齐之物,而这个想法在第二次去时寻到了答案。

 

实际石窟中的小佛像是明代的造像,而主佛的修复很多是民国时的泥塑,包括背屏上的龙形。

 

但这丝毫不影响此洞留给我们的印象…

 

那一日,因为那道光,和周围北齐残留下的神王鬼怪,还有中心柱上佛祖菩萨们薄衣贴体的身躯让我恍惚错觉,一睹北齐之华丽,而第二次前往时,我在黑暗中通过微弱的光影寻到了墙壁上几乎被磨平的帝后礼佛图…没有了光的普照,这洞窟更似北齐亡国后的衰败景色…

 

那些故事,就留待下次再说吧…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优秀少先队辅导员一王喜连
优秀少先队辅导员一王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30个汉字,道破人生真谛!
30个汉字,道破人生真谛
行走大运河 | 4000多年后,它终于“挂了彩”!
行走大运河 | 4000多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855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