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邯郸名人

邯郸名人——杨振基

时间:2019-04-22 10:53:37  来源:《杨澄甫式太极拳》  作者:  浏览: 分享:

t01325acdb0244e2c70.jpg

杨振基:公元1921年-2007年,杨式太极拳第四代传人
 
杨振基是我国著名杨式太极拳创始人杨露禅曾孙,太极拳宗师杨澄甫次子,,1931年杨澄甫亲定传人表中最后去世的一位弟子。
 
1926年起即跟随父亲杨澄甫学习正宗嫡传杨家太极拳,一直到1936年杨澄甫去世的十多年间从未中断。在父亲和叔父杨兆鹏(杨班侯之子)的异常严格训练下,奠定了深厚纯正的杨式太极拳功底。
 
父亲去世后,母亲侯助清携振基、振铎、振国三兄弟回老家永年县南关居住。三兄弟由母亲监督指导,继续刻苦-家门太极功夫。此后不久,杨振基赴南方与长兄杨振铭(守中)共同在广州、中山等地教授传播杨式太极拳,在东南沿海一带及香港地区产生极大影响。
 
人生跌宕
 
上世纪50年代,经太极拳宗师傅钟文先生举荐,中共中央华北局-李雪峰等高层领导邀请杨振基前往教授太极拳,直至文革前的近十年间,先后跟随领导同志到北京、天津、上海、青岛、南京、秦皇岛等地教拳。跟随他学习太极拳的既有如李雪峰、林铁、刘子厚等高级干部,也有华北局、河北省及各地各级干部和群众。文革中他因为传播太极拳和哥哥杨守中“海外”关系受到批斗和审查,曾一度被停止工作。生性倔强和为人谨慎的他心灵遭受巨大创伤,从此不在任何场合谈及自己家庭背景和太极拳功夫。
 
艺高德尚
 
改革开放后的80年代初,他在领导和同志们的多次劝导下,才有限度地开始教拳。主要是在家与夫人裴秀荣二人切磋技艺,并且在小范围中教授学生。90年代年初,太极拳在邯郸引起各级领导及社会的高度关注,并且成为广泛的群众性健身运动,他思想上的禁锢有所松动,开始从跟随他学习的学生中正式吸受徒弟。
 
第一批吸收的弟子中主要有主要有酆秀钦、王凤英、常关城、张宝璘、严翰秀、王跃辉、王芳、郑豪等。其后的十余年中,又陆续吸收入门弟子90余人,范围涉及邯郸、石家庄、邢台、济南、合肥、青岛、蚌埠、南宁、大连、天津、长治等地。杨振基除收徒教拳外,更主要的是多年来热情义务向所有求学者传授太极拳技艺。他经常会同夫人裴秀荣及主要弟子在邯郸、济南、石家庄等地办班传拳,而且从不收费,这基本成为杨振基师门中的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至今不能有人违反。多年来他们办班近300期,从学者两万余人。
 
从他自幼随父辈兄长学习太极拳起,经过八十余年学拳、练拳、传拳生涯的精修苦练,完整地继承了杨家传统太极拳术精要,积淀了深厚的太极拳功夫,形成了身法中正、结构严谨、动作简洁、位置精确、架式舒展、行拳顺畅、虚实分明、轻灵自然的大家风范。
 
他把继承和传播杨家正宗传统太极拳技艺作为自己毕生追求的目标,并为此倾注了全部心血。建国后,鉴于其父杨澄甫早年去世,大哥杨守中因移居香港与大陆隔绝,在祖国内地继承和传播杨家拳艺的重任就责无旁贷地落在他和两位弟弟(振铎、振国)肩上。杨振基膝下无子女,为使杨门真传得以发扬,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起,将所掌握的拳技悉数传授给夫人裴秀荣。夫妇二人携手带徒授艺,开班讲学。不辞辛劳奔波于全国各地。他们还不顾年事已高,远赴香港和美国传拳,为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传播健康作出贡献。
 
为维护传统杨式太极拳技术的准确性、纯洁性和正统性,他将杨家祖传秘籍和历史资料公诸于世,整理出版了《杨澄甫式太极拳》一书。书中将其父杨澄甫的《太极拳体用全书》及诸先师的太极精论附后,将自己的太极拳照及动作解释与前辈宗师的拳照练法一一结合对应,相互比较印证,为传统杨式太极拳的正确练法提供了有力佐证。此书一出,在全国乃至世界上产生极大影响,被视为习练杨式太极拳的经典范本。随该书一同录制的《杨振基太极拳、剑、刀》教学光盘也为杨式太极拳的传播推广起到积极作用。(来源:博雅人物网)
 
 
杨式太极拳随着杨露禅祖孙四代的100多年教学以及杨家外姓传人的传授,目前已在国内外广泛流传。随着传人们对拳理拳法的不同理解,各种练法也百花纷呈。可以说,有开展太极拳活动的地方就有人练习杨式太极拳,有练习杨式太极拳的人,就有各自的教法练法。武术界和医学体疗的无数事实说明,练杨式太极拳所收到的技击和健身效果是明显的。既然杨式太极拳首先是杨家创编传播的,目前,杨家嫡系传人对杨式太极拳的练法认识如何?人们对祖传、家传的艺业往往有一种神秘感。为此笔者再次访问杨振基先生,请他谈谈杨式太极拳的练法。
 
杨振基从小随父亲杨澄甫练拳。父亲去世后,1948年又与大哥杨守中相见于广州,向大哥学,两人统一拳架,统一练法。以后杨振基长期从事杨式太极拳的练习和教学,他的很多精辟的见解使人从中窥见其家传绝艺练法一斑,从中得到一定的启发。
 
苦练位置 一搁就对
 
每一门艺术都有自己入门的方法,太极拳也一样,练习方法对头,才能收到效果。采访中,杨振基从小书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本小册子,上面印有杨澄甫《太极拳之练习谈》一文。他说:“老爷子的书就是教人怎么练的,我一生都按书上说的要点去练去教人,可以说,我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新的发展,只是想法把老爷子的要求练到自己的身上。有人说,练杨式太极拳有一定的难度,难就难在吃不透老爷子说的那些要点。”
 
他回忆了父亲杨澄甫过去教拳的情形。杨澄甫教他们兄弟和徒弟时首先是教人定位,即是定好身体各部分的位置,特别是手和脚的位置,一招一式,位置必须准确。
 
杨振基说,位置对了,才能出劲,在某种意义上说,位置就是劲,练拳时一出手,一抬腿就要运动到一定的位置上,长了不行,短了也不行,要无过不及,适中。要练到一定的位置,得掌握一定的尺度,而这个尺度也通过练才能掌握。比如按手,不是无边的扩大,也不是无边的缩小,按出两手的位置就是对方肘腕的位置,练时按自己的肘腕位置的长度去练。为什么要按在这个位置上呢?这与推手有密切的关系,杨式太极拳在推手中要求管活的不管死的,所谓活的是指人的活的关节,管住对方活的关节对方就不能随意转动。所以,每一招式运行的线路和定式的位置必须准确。他以“白鹤亮翅”这一式为例,这式向前一靠后,右手必须从胸前上提护住自己的中上路,用手外侧上托对方来手,不能往侧外打,也不是亮掌。这手的运动位置对了,经过不断的练习,手一动,位置就准。
 
至于脚的位置,一般弓蹬步是前脚在前,后脚在前脚的外面,两脚有一个距离,这个距离是练拳者自然裆的距离,前弓和后坐是膝与膝的位置的移动。
 
杨振基说,位置是与“拳出有名、腿出有名”相连的。每一个动作要明确它的作用,也即是自己用什么打,打别人什么位置,不能不知其所以然。比如“搬拦捶”最后出拳是用拳面打击对方贲门的部位,拳面要平,斜了打不得力,打高了位置不对,这些不能错。分脚是用脚面踢人,蹬脚是用脚全掌蹬人,而摆莲脚用脚外侧,这些脚法踢蹬摆对方身体什么位置也必须清楚。
 
杨振基认为,练到位置一搁就对,需要若干年的认真苦练,同时还要认真体会思考,逐渐找出那准确的位置,不苦练,不去找,永远不会做到。光练不去思索,不用心去找去悟,也不易做到。当练到一搁就达到正确的位置,这也为练推手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腰拉 腰转
 
杨振基认为,练一套杨式太极拳,以练腰为主,还是以练手脚为主?必须以练腰为主。他教学生时经常重复这几句话:一切动作要靠腰带动,腰带、腰拉、腰转、腰脚手。
 
杨振基说,练太极拳,不论如何转,转得大,转得小,转上转下,转左转右,不能单抡胳膊手,要注意腰领,做到腰的动作多些,手的动作少些。并说,他教人先教人腰的动作,使整套拳打出来能看出明显的腰带动手脚的动作。他反复强调,练太极拳不从腰去练,永远也练不成。
 
如何做到腰带动手脚呢?他以“单鞭”式为例说,打完“揽雀尾”按式动作后,先身后坐,重心移到左脚,手不上下动,随身后移,右脚尖离地上翘起,然后腰带手、带右脚掌向左转动,随身后移,右脚尖离地上翘起,然后腰带手、带右脚掌向左转动,这是腰脚手一齐转。右脚尖只起抬起的作用,不起转的作用。现在一些杨式太极拳家提倡实脚脚尖转动,他认为实脚转动是硬拧,不能做到腰带手脚转,硬拧时间长了会损害膝关节,同时虚实上也不分清。
 
杨振基在教学中和接待一些多年练太极拳的人时,发现他们打太极拳一致的毛病是没有腰的动作或腰的动作不明显,只是动手动脚,腰不能带、不能转。他接触过的一些外国朋友也存在这个毛病。由此,他认为打太极拳打出腰的动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中主要原因是缺乏用腰的意识和不懂方法。
 
他教的学生中有一位60多岁的女学员,膝关节长期患病,打针吃药不管用。她听说打太极拳可治这病,半信半疑,见别人跟杨振基学,她也来学。开始练拳时蹲不下来,她严格按要求练,不到半年,一次做“下势”时一蹲就蹲了下来,膝关节也不痛了,她十分高兴,现在天天坚持练拳,从不间断。
 
笔者采访了杨振基的四弟杨振国,他说,我二哥振基对太极拳用腰的认识是很深刻的,按他说的那样去练杨式太极拳,是正宗的练法。
 
一些杨式太极拳爱好者不惜千里迢迢前来杨振基处,向他求教,杨振基总是耐心地说明腰的重要性和练习方法,亲自打拳示范,手把手教他们。他们认为很难达到用腰来带动手脚的要求,杨振基总是鼓励说:“必须往这方向去练,练的时间长了,可能体会到一些,做到一些,以后逐渐腰的动作更多些。现在一时腰带不动手脚,打拳抡大小臂,这是自然的事。”
 
杨振基教别人用腰的同时,也要求别人先下盘有根,下盘稳固了,腰有依凭,才能更好地带动脚手。
 
用“腰拉、腰转、腰脚手”这样精炼的话来概括说明腰的练法,在太极拳书中未见到。笔者问到这是不是练法上有新的发展时,杨振基说,拳论上有“主宰于腰”的说法,我只是将它具体化而已,不算得什么发展。
 
一个劲
 
杨振基说到杨式太极拳练法的另一个要求是统一行动,集中一点,全身形成一个劲。具体来说是意念来指挥你的动作,意念与身手脚统一向一个方向,走同一条路线,集中到一个打击点上,使全身的劲力在一点上发出。
 
杨振基的这些要求与拳论上说的劲整是一致的,他用更通俗的语言,富有个性的语言表达了出来。
 
杨振基说,一个劲的要求是太极拳的劲路问题。练习太极拳要明确每一式的劲路,如果劲路不明,那是胡打。劲路明了,才能使意念动作集中到一点上,这当然与明确动作的位置和动作的目的有关,因为这些都不是孤立的。
 
为了说明意念和动作形成一个完整的劲,他举了一个生活中的例子说明。他说,打拳与日常生活干活的道理是一样的。一个装满了水的水桶搁在那里,你要用最省的劲把它提起来,首先你要想把它拿起来,然后用意念指挥你的手的动作,意念和动作一致了,全身就会自然地配合起来,就能用最省的一个劲把水桶提起来。如果意念不是想着拿水桶,虽然手也能把桶拿起来,但用的不是最省的劲,能用最省的劲把水桶拿起来表明这是最高明的。而这个最省的劲是一刹那间最集中最完整的一个劲。
 
打拳是复杂了一些,意念和动作配合形成一个劲不易做到。杨振基说他常看见一些学生打太极拳时意念和动作配合不上的情况。比如棚手,五个手指是自然朝一个方向的,如果大拇指向上一翘,或往里往外一歪,所出的劲就不是一个方向,劲就散乱,就只那么一点点,幅度不是很大,劲就不集中了。又以“搂膝拗步”为例,如果前弓的脚尖稍微向左或向右撇一点,全身的劲就会分为若干股了,击出的力假设为1百斤,主要击点上就只有几十斤了。
 
杨振基认为,要做到统一行动,集中一点,形成一个劲,必须用心去找,不找永远也出不了这个劲。练拳是从无知到有知,由有知到明,今天找出了一个劲,明天又悟出另一个劲,慢慢地,拳越打越行。
 
“一个劲”的要求是练拳的要求,同时也是徒手技击的要求,杨式太极拳(不是指后人改过的)每一式都是为了搏击编的,带有技击性的,必须明了拳的本意,明确了会反过来加强练成周身一个劲的意识。
 
求自然 不做作
 
杨振基在谈到把太极拳要点练到身上时说,要力求自然,切不可故意做作。
 
在谈到杨澄甫“太极拳十要”时,杨振基说,“十要”和《太极拳之练习谈》是父亲毕生练拳教拳的总结,依此去练,就能把杨式太极拳练好,但这些要点一时是难以做到的。
 
他根据一些学生不同的领会能力采取不同的教学方法。他说,对初学者有些要点先不讲,讲了反而麻烦。此为教初学者开始不讲虚灵顶劲,只说头正,眼平视,头不晃动。因为往往一讲虚灵顶劲有人头与脖子就硬,这是“顶”字在作怪。也不讲含胸拔背、松腰松胯,一讲含胸拔背有人不是挺胸就是向后窝。一讲松腰胯往往就僵硬。对这三个要求到了学习者练到一段时间才说。什么是虚灵顶劲,他说头不偏不倚,不前后仰,自然正直就是,不用硬去做成,一硬去做就会出毛病。至于含胸拔背,只要自然放松身后背部就是了。气沉丹田,不提气就是气沉丹田。对这些要点,绝不能硬去做成。
 
对于杨式太极拳的呼吸,杨振基说,采用自然呼吸法,呼吸与发劲无联系,意到、气到劲自到,不必要呼吸的配合,不自然的呼吸会造成憋气,一憋气,就违反了太极拳纯任自然的要求了。
 
杨振基主张练杨式太极拳要从练习者本人的身体状况、时间、场地等条件出发,不主张死练拳,不要固定一次打多少趟,正儿八经的打一趟算一趟。有的人要求自己一次打多少趟,练第一趟还可以,以后越练越快,支撑力不行,拳打滑了,不如不打。认真地打一招一式,打一趟也上功夫,练到精疲力尽还要练,这难上功夫,甚至会伤身体。过去有死练拳,拳练得越多越好的要求,现在看来不科学。遍数无所谓,但要认真地练,适当地练,根据自己具备的条件,有时间,精神好,可以练8遍10遍,连想带练,只要身体适应就练。心情不好,百事缠身,思想不集中,练少一些,一切从实际出发,使练拳的数量和质量统一起来,千万不能勉强。总要顺其自然,自然了,身体各部分协调一致,不要故意去做,否则,就练不出应有的效果。
 
教拳容易改拳难
 
杨振基在教拳时常常碰到有人要求帮改拳,而为人改拳,他认为是最难的事也是最头痛的事。
 
杨振基作为嫡传人,虽然自己不愿出名,但名声还是在外的。河北省某市杨式太极拳很流行,有关领导想叫他去给大家改改拳,他认为不妥,不愿去。原因是他认为别人在那里教了十多年杨式太极拳,现要他去改,难道别人以前教的是错的?
 
杨振基认为练杨式太极拳不必求统一,也不可能统一。现在杨式太极拳外姓传人传授的拳也是跟杨家先人学的,父亲杨澄甫的一些学生、徒弟原来不教拳的,后来也教了。在教拳中,有的可能练这个劲,有的可能练那个劲,架子有高有低,甚至可能与原来学的有差别,但总的大致还是相同的,基本路子和练法是差不多的。所以,只要不是原则上的问题,他从不说别人练得不对,不说别人练的不是杨式太极拳,从不说自己练得比别人好,不说别人是假的,自己练的是真的。他总是说,我是这样练的,你愿意像我这样练就跟着练。好与不好,让人通过对比进行鉴别。
 
对找上门来要求改拳的人他总是热情相待,从腰脚手上一一详细讲解。他曾经多次为一些人改拳,改时记住了,一离开又忘了。他体会到学拳者的心境,不是他们不虚心,不愿意改,而是原来所学的已习惯成自然,难改。有时叫人出这个动作,但一打拳就偏偏出另外的动作,要人出这个劲,却偏出了那个劲。
 
杨振基说,教拳容易改拳难。他说他愿意教一个完全没有学过拳的人,教一个武盲。他单位办公室一个小青年,是个拳盲,教他一个动作,练出来象模象样,杨振基很高兴。杨振基说,现在一些有文化的人,一会儿看这本书,一会儿看那本书,教起来也很难,因为他脑子里装的东西很多,对所教给他的东西有抵抗作用,装不进去,吃不进教给他的动作。怎么教对方总是有自己的意念。
 
杨振基认为,要改好拳也不是不可能的,只要把过去学的不符合要求的东西忘掉,一招一式慢慢领会其含义,也是可以改的,只是难而已。经过长时间练习                     
 
可以体会到拳的要求,体会到了,拳就会越打越好。
 
无绝招决窍
 
学武的人往往认为老师留一条绝招不教,象猫教老虎一样,爬树的绝招留着,这是一种普遍的心理。杨振基也碰到过这样的求学者。
 
有一次,一位青年找上门来,说:“ 杨老师,我不用学套路,你教我一些绝招,我白天不练,晚上偷偷练。”杨振基听了啼笑皆非,他反复向这位青年说明自己没有绝招,只要按要求练拳,有功力了,手脚一出就能致用。但无论杨振基怎么说,这青年还是不信,说他保守,不肯教,他只好摇头苦笑。
 
有些学生要求杨振基教如何用太极拳打人,杨振基说,你照练就是了。一些人说,杨老师不肯教打人。
 
杨振基说,他的确没有绝招。他在邯郸市教拳十多年,一开始就这样真诚的教人练法,认为按练法去练就能练成绝招。练拳无捷径,如果说有的话,就是按要求苦练。
 
杨振基说:“说我不教打人,其实我教的都是用来打人的。”他举例说“提手上式”是左右压腕压肘的,“手挥琵琶”是上下托肘压腕的,碰到对抗,一出手就会叫断腕断肘,这不是打人的?这不是绝招?但要用得上,能制敌取胜,必须按要求苦练。老是想打人绝招,且不说动机不够纯,就是告诉他,也使不上,使出劲了也不是一个劲,不能致用。
 
杨振基虽然耐心解释,但一些人还是认为他留一手,认为他肯定有不少家传的东西不肯示人。
 
杨振基反复强调,苦练得真知,苦练出功夫,不苦练得不了,练不出功夫来了,就能在推手中随心所欲,应付自如,就能根据对手的实际情况,制对方于不知不觉之中,这时,“打人”也会了,“绝招”也有了。
·····
 
最后,杨振基说,杨式太极拳经过100多年的传习,不但不消亡,而且越传越广,确实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练习方法,并有其明显的效果,作为杨家的第四代传人,十分珍惜这些练法,也广为向学者介绍这些练法,让杨式太极拳更好地造福社会,造福人民。(摘自《杨澄甫式太极拳》一书)
 
(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appy_happy_maomi)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优秀少先队辅导员一王喜连
优秀少先队辅导员一王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邯郸历史上的今天
30个汉字,道破人生真谛!
30个汉字,道破人生真谛
行走大运河 | 4000多年后,它终于“挂了彩”!
行走大运河 | 4000多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855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