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查询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大名府

马陵战役地点的审辨与求证

时间:2024-03-07 14:11:46  来源:魏州书院  作者:张建新  浏览: 分享:

 

  马陵战役是中国历史上一次著名战役,以围点打援,以假乱真、诱敌深入、定点设伏而取胜著称。由于《史记》《战国策》等典籍对马陵战役并未说明确切的决战具体位置,所以千百年来,史学界对这次战役的地点存在很大的争议。本人在写作《赵世家风云录》这本书时犯了同样的错误。不可原谅的是,因我阅览有限,思索浅显,角度扭曲,粗解书中的情节,以致无端否定了战役地点发生在大名县马陵村一带的论断。读了《应进一步喊亮叫响马陵之战发生地在大名之说》,几天来重新读了《史记》的《赵世家》《魏世家》《仲完田敬世家》的相关章节,还翻了翻《竹书纪年》,然后经过几天思考,逐渐倾向“元城马陵”说。因为缺乏实地考察,仅用某种逻辑进行推理,感觉马陵战役的决战地点在大名县马陵村(东、西、郭、李等)一带的概率较大,理由如下:
  古今中外,战役名称一般是以战役发生地命名的,如我国解放战争发生的济南战役、太原战役、平津战役、兰州战役等等。马陵战役之所以叫马陵战役,作战地点自然发生在马陵。可以查看地图,在晋冀鲁豫交界的黄河中下游一带,以马陵作为村名、镇名、市名的仅有大名县6个马陵村。
  《地名学概论》说:地名命名的类型一般有4种,其中一类是“描写自然景观的,诸如方位距离地理形态等”。另一类是“记叙人文历史的”,包括居民族姓史迹事件及人物传说的等。我认为,以上两项因素是构成大名县6个马陵村的地名形成的主要因素。根据推理,当时大名马陵村一带会有如同奔马形状的山陵存在(即使海拔不高),当地先民也会以这个山陵命名自己的村庄。至于后来发生在此地的齐魏决战,史学界自然会以马陵冠名。

  大名县马陵村形成于何时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至少在生活在魏晋时期的政治家、军事家杜预(公元222-285年)出生前这里就有人定居了。这时,距马陵战役发生的公元前341年只有563年。这500多年的时间里,经历了战国后期的122年(前341--前221年)、秦朝(前221--前207年)、楚汉动乱期(前209--前205年)、西汉(前206-公元25年)、东汉(公元25--220年),其间除去建安年代,马陵这里还没有查到战争和动乱的记载,这里的地形地物能得到保留,原住民能得到繁衍生息。即使在动乱的献帝时期这里的情况有所变化,但因距离杜预出生年代只有三十几年时间,(东汉时期因蔡伦造纸技术的发明,纸张得到利用)官府的文书应有所记载,民间传说也不会中断,估计对生活在这个时期的杜预留下深刻的印象,形成一定的影响,在他作《春秋左传经传集解》时,在充分考证的前提下,把马陵战役的决战战场确定在元城马陵。
  《史记·河渠书》说:大禹治水时,在今天冀州(今河北省境内)挖掘了九条河渠把黄河向北引入渤海。东汉以前,元城马陵村一带位于黄河以东不远的地方,今天大名县东部沿东北-西南方向仍然遗留着黄河故道。马陵诸村立于黄河冲积带上。历史上,黄河河道很不稳定,频繁对两岸冲刷,经常性改变着这里的地形地貌。因此我推辨,马陵战役后,由于黄河水的漫溢和裹挟,马陵山崮被河水推平,沙石随河水裹挟而去是有可能的。这就形成今天我们所看到的马陵村一带一马平川的地貌。
  对于东晋虞喜《志林》所说的决战地在今天山东省鄄城县东北六十里“有陵,涧谷深峻,可以置伏”,我同样找到理由存疑。鄄城位于山东东南的菏泽地区,属“黄河冲击平原,沃野百里、河流纵横,地势西南高,东北低”(见《鄄城县·地理环境》),东北六十里怎会有“有陵”及“涧谷深峻”?
  鄄城是古濮州治所,即使“有陵”,也只能出现在汉武帝文光三年(前132年)。这年,黄河在瓠子口决堤,泥沙俱下,直扑巨野,路径鄄城在这里形成短暂的沙丘是有可能的,但是这时离马陵之战已经209年了。所以,马陵战役决战发生在这里几无可能。此其一。

  第二方面历史上,杜预是提出马陵战役决战地的第一人,而虞喜是提出鄄城说第一人,二人是各自学说的始作俑者。杜预和虞喜都是各自时期的大学问家,都分别被《晋书》入传。判断两人谁的结论可靠性大些,我想,不妨从以下几个方面考察:
  一是时间不同。杜预生在西晋前期,虞喜的生卒年代不祥,政治活动时期大概在公元300年至360年之间,比杜预晚了近百年。一般情况下,靠近事件发生时间点更能准确把握事件的要素。尤其是西晋与东晋整个时期,时局动荡,各种可求证的资料随时间的推移随时可能丧失。所以,杜预比虞喜更有可能获取马陵战役的相关资料。
  二是地点不同。杜预是京兆郡(在今陕西省)杜陵县人,北方人,在北方从事政治文化活动较多,从地理位置上更容易接近元城等北方地区。而虞喜是会稽(今浙江绍兴)余桃人,南方人,且主要活动时间在东晋。东晋与北方的前秦、北魏等划淮划江而治,路途遥远,道路阻隔,估计虞喜很少有机会到北方考察马陵战役地址,即使有也不会像杜预那样从容和细致。我估计大概率上虞喜是道听途说加想象认定鄄城是马陵战役地点的。
  三是经历不同。杜预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经学家、军事家。曾先后服务与曹魏政权与司马氏政权。曾参与对孙吴作战,对消灭东南割据发挥了巨大作用。他懂军事,在战场考察与运用上独具匠心。因此在考察马陵战役的地址方面,不随意而为,而是会用军事家的眼光审视斟酌,因此审慎度比较高。尤其他曾任河南尹,对鄄城不会不关注,但他没有做出鄄城是马陵战役地址的结论,绝非疏忽和偶然。
  而虞喜是一位纯粹的文化人、道德模范,一生没有参加过军事活动,遇见战事就躲在家里,连官也不去作了。他所判断的军事战役地址,相比杜预要大打折扣的,可信度较低。
  第三方面,回到马陵战役过程上来,齐国田忌、孙膑领齐军直扑大梁,遇太子申与庞涓迎击而进行诱敌深入的过程中,绝不会选择如同鄄城那样河网纵横交织地方设伏。因为春秋战国时期的战车极其笨重(马陵战役发生在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之前),战车一旦陷入沼泽将是灾难性。所以选在相对平坦干燥的元城马陵是在情理之中的。
  综上所述,我认为马陵之战的决战地址在河北省大名县境内的马陵一带应是符合历史唯物主义史观的科学推断。

  写于2022年1月31日至11月6日


作者简介:张建新,1947年出生于大名县张集乡白果寸。中共党员。主要著作:主编《邯郸市邯山区志(1988-2010年)》(河南古典书籍出版社出版);原创长篇历史纪实书《赵世家风云录》(安徽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属邯郸文化网原创

请尊重作者,转载注明作者、文章出处

王边溪谷美术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邯郸老字号“金字招牌永不倒”的“万宾楼饭庄”
邯郸老字号“金字招牌
穿梭邺城造像之间,感受北朝佛教兴衰,致敬过往千年的不朽信仰|河北邯郸·邺城考古博物馆
穿梭邺城造像之间,感受
白皮红心的“伪装书”
白皮红心的“伪装书”
邯郸:先说北朝,再说战国!
邯郸:先说北朝,再说战国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郸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10-3115600   邮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备18017602号-1    
国家版权局软著登字第3269884号
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8
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1*0*082021003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